皮膚
字號

不敗靈主

點擊:
你有血脈至尊無上?我有神魂鎮壓四方!你有秘法千千萬?我有無上神體,變幻無常!你有無盡療傷圣藥?我自無限涅槃,越挫越勇,越傷越強!天地靈界,神魔動蕩,萬族林立,誰主沉浮?道心在此,神魔難阻,蕩九天,誅邪魔,逍遙天地,大千世界,唯我不敗!

第一章 落難天才

正午時間,明亮的天空一抹紫光伏下,如流星般降落在一片曠野上,遂消失無蹤。

……

在一座繁華的古城中,那悅耳的鐘聲在整個城樓間燦然響起,混沌中透著絲絲威勢。

隨即在街道中,無數道目光都是忍不住望向古城中心那高高的塔尖,實則是一座碩大的城府。

“人皇鐘響起了,有天驕覺醒了。”有人目光凝望著城府上空那一片白云,喃喃自語道。

而其他人也都是唏噓不已,一個個七嘴八舌,互相討論了起來。

“聽說人皇鐘好像百年沒有過動靜了。”

“誰說的,簡直是放屁,七年前它就被敲響了好不好。”

“你說的是那絕世天才洛星辰嗎?可惜呀,他已經是個廢物了。”

“切,不管怎么說,人皇鐘是已經第二次響起了。”

“這次會是誰?”

“不用猜了,尹家尹流風,十二歲覺醒了星龍血脈,霸氣無雙,少年封王,這人皇鐘肯定是他敲響的。”

……

在這街頭巷尾,到處都是議論紛紛之聲,而他們議論的主題,便是關于天都府尹流風的事跡。

這古城名叫天云城,一共分三大勢力,分別為:天都府,洛神府,和冰雪閣。

而這尹流風,便是天都府百年不遇的天才,十二歲就成功覺醒了祖脈炎日星龍,引得整個天云城都驚嘆不已,要知道,凡是能夠在十五歲之前覺醒血脈的,那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甚至有可能會和整個蒼風大陸的天才比肩。

但是這尹流風雖少年天驕,卻始終都抹不去一個名字——洛星辰。

洛星辰,是個神話,他和尹流風同歲,但是卻在五歲就覺醒了血脈,成為整個蒼風大陸都為之震驚的天才。

當初滄州九大勢力,全部都爭著搶著要預訂這位小妖孽,他的名氣,可謂響亮,就算在整個蒼風大陸上都赫赫有名。

只可惜,后來因為某些緣故,當年的天才卻是徹頭徹尾地淪為了一個廢人。

此刻,在天云城附近的青城山,萬丈綠蔭,遮擋山峰,峰巒疊彰,層林盡染。

山腳下,一位黑衣少年樣貌英俊,年約十五歲,他清秀的面龐上透著一種堅毅,嚴肅無比,那雙眸之中,仿佛有種破天般的信念久不消散。

緊攥著拳頭,他將身軀直直地往前方一塊巖石撞了過去,一下子,骨骼發出“咔咔”的響聲,他的臉部,也在摩擦了巖石后,立刻變得鼻青臉腫,并帶著絲絲血跡。

如果放在旁人身上,早就疼得嗷嗷叫了,但這少年,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痛苦之色,依舊冷利平靜無比。

他再一次用血肉之軀撞過去,再撞過去,衣衫和巖石摩擦,使得身上浮現出一道道血痕,承受著常人不能忍受的痛苦,卻一直悶聲,不叫一聲疼,仿佛對這疼痛早已習慣。

他這么做,不是為了自殘,只是想打通全身廢絡的經脈,他這么不斷重復的嘗試,已經整整七年了,也就是說,這種痛苦,他也忍受了七年。

曾經他還咬著牙忍受,現在卻已經不會咬牙了,只把這當做了家常便飯。

凡有強者降臨,對視著少年這雙眼睛,便是一陣驚嘆:這堅韌如精鐵的雙眼,得是經受了怎樣的意志磨練才能擁有呀!

只可惜,他們隨之便會哀嘆一聲:天妒英才了。

此刻,少年渾身已傷痕累累,神識觀望著體內那廢舊的元府,他眼神中閃過一絲失落,但隨即又一片通明,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淡然。

面無表情的他,將地上的水袋撿起,痛飲了幾口水,隨后將剩下的水揚過頭頂,淋濕頭發傾瀉而下,接著他便低頭俯視著地面,依舊面無波瀾。

不遠處,一道青衫身影目視著少年,眸中暗含一縷憂傷,輕輕嘆了口氣,搖頭嘆息道:“唉,可憐的少主,明知徒勞,卻依舊如故,老天無眼啊!”

這青衫中年臉上棱角分明,透著干練,顯然是閱歷豐富之人,他就是洛神府的總管,洛南山,這英俊少年,自然就是洛星辰。

在他遠望著洛星辰的身影,暗自幽嘆時,身后走來一道黑色身影,拱手道:“總管,兩件事情,今日天都府的尹流風,敲響了那人皇鐘,已經被紫胤宗派使者降臨,將之定為紫胤宗的弟子了。”

青衫中年面色淡然,頭也不回,輕聲隨口道:“這好像只有一件事情吧。”

“呃,第二件事。”那黑色身影猶豫了一下,神情不自然,有些難以開口。

“說……”洛南山吐出一個字,淡漠無比。

“冰雪閣的宋天罡閣主,帶領著兩名靈氣境的強者,來了我洛神府,說有要事相商,現正在會議廳。”黑色身影終于帶著一絲無奈,開口道,語氣低沉無力,仿佛在昭示著什么。

洛南山淡漠的面龐上浮起一絲波動,沉默了片刻,才緩緩開口道:“我知道了,你盡量勸勸府主,讓他不要再消沉了。”

黑色身影苦笑道:“總管您又在為難我了,我怎么可能勸得了府主大人……”他實在是有些難為情。

“……我知道了,那你先回去吧。”洛南山平靜開口,黑色身影點頭退去,消失在了后山中。

洛南山再次遠遠地瞥了洛星辰一眼,洛星辰又開始“自殘”了,他只好無奈地又輕嘆一聲,終于開口對洛星辰喊道:“少主,今日可以結束了!”

洛星辰從喘息中回過神,深吸了一口氣,回頭看了洛南山一眼,一言不發,又將地上的水袋撿起,帶著滿身傷痕,離開了原地。

這片大陸的境界,劃分為:靈力境,靈氣境,靈圖境,靈印境等,可謂是一層一重天,強者可開山岳斷河流,掌管一方土地。

蒼風大陸有四州:滄州,雷州,越州,離州,每州均有大小勢力無數,其中最為耀眼的,便是四州的三十六宗門,每州均有九大宗門,宗門內強者無數,而且不斷有各小勢力補充血液,所以長年屹立不倒。

當然,在這片名叫靈界的大世界中,偌大的蒼風大陸,也不過是冰山一角罷了。

這片世界的境界,劃分為:靈力境,靈氣境,靈動境,靈圖境,靈印境,靈淵境,地元境,天人境。萬意境。十劫境,域主境,界主境,靈主境。

在蒼風大陸靈圖境已是至強巔峰,靈印境都是老祖級別的怪物了,一只手數得過來。嚴格來說,蒼風大陸并不大,盡管如此,還是擁有浩瀚數萬里疆域,可以想象,整個靈界,到底有多么浩大!

洛星辰,洛神府府主洛天的獨子,五歲時,覺醒了洛神祖脈,震驚大陸,各大勢力爭相欲收其為徒,那是一個五歲孩童,聲名可謂是響徹八方,何其風光?

可惜好景不長,在他覺醒血脈三年后,就突然從某個神秘大陸闖來一批強者,個個擁有毀天滅地的實力,他們冷酷無情,在洛神府不由分說,大開殺戮,洛神府元氣大傷,這還不算完,他們直接擄走了洛星辰和其母林羽仙,洛星辰的大伯洛谷為了保護他,被敵人一擊打得粉身碎骨,凄慘壯烈!

洛天眼睜睜地看著妻兒被抓走,他卻無能為力,真是絕望怨天。

一隔數月,洛星辰被送回來了,他從之前的樂觀活潑,變得少言寡語,一言不發,從來都是陰沉著臉,不愿多說一句話。目光中充滿了恨意,如同中了魔怔。

洛天查探洛星辰的身體后發現,竟然已經經脈俱斷,五臟受創,形同廢人!

洛天簡直瘋了,他徹底絕望了,他接連問了數遍:“辰兒,你娘呢?”

洛星辰沉默不答,只帶著滿腔恨意,一聲不吭。

自那日起,洛天徹底頹廢了,整個人蒼老了十年,整日沉湎于烈酒當中,昏昏沉沉,洛神府的大小事情他都不聞不問,整個爛攤子交給了總管洛南山,萬般勸說毫無所動,轉眼間便是七年,洛星辰已經十五歲了。

洛神府因為實力遭受重創,從三大勢力的第一名跌到了第三名,但殘虎之軀,仍不可惹,因此與洛神府敵對的天都府也只是打壓他們,沒有下死手,洛神府直到今天,依然存在,而洛南山,也是兢兢業業打理上下,更是在五年前突破了靈動境大圓滿,震懾了天云城,洛神府直到現在,在洛南山的支撐下,終于逐漸恢復了元氣。

洛天雖然頹廢,洛星辰卻沒有,他從回來以后,就只知道用殘酷的方法逼迫自己的潛能,每天都咬著牙忍受裂骨之痛,日不停歇,似乎除了修煉,他就沒了別的事情可做了。

直到現在,他被那群神秘人擄走之后,發生了什么,不知道,他的仇恨,卻是比天高,唉比海深,已經冰冷到了骨子里,整個人像個瘋子一樣。

有一次一群紈绔看他全身盡廢,試圖欺辱他,結果他被暴打一頓之后,根本不知道疼,直接帶著重傷像瘋狗一樣撲上去,目光如同兇獸般凌厲可怕,那群紈绔被他咬掉了全身上下一塊塊肉,耳朵,鼻子,手指!毫無人性!疼得他們哭爹喊娘,用盡全力擊打洛星辰,洛星辰都毫無所動。

最終,他們被洛星辰兇獸般的氣勢所驚,肝膽欲裂,再也不敢招惹這個瘋子,天云城各勢力的長輩,都吩咐門下勿要招惹他。

什么樣的仇恨,可以讓一個天真的幾歲孩童,一瞬間變成這樣!多大仇?多大恨!

這一切,直到現在,都沒有答案。

不過,這幾年天云城流傳著一首打油詩:寧惹地獄鬼閻羅,莫惹瘋子洛星辰,閻羅出手亦有道,瘋子一怒食爾魂!

可見洛星辰成為廢人之后,兇名,依舊可怕!

作者長庭浩宇說:這是一個無邊的世界,由無數大陸接壤而成,宗門林立,強者無數。魔門逆亂,萬界無主,寥寥一角,璨星一亮,且看少年如何踏破這無際乾坤,活出一世驚天動地!為戰而生,至死方休!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