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非常獵人(上)

點擊:
戰士:“庫克就是人渣!居然用陷阱,而且是魔法陷阱。”
弓箭手:“庫克就是最猥瑣的,你們見過獵人在前面頂著,寵物在后面偷襲么?”
盜賊:“天啦,你是說庫克那個混蛋,上次我居然被他偷襲了,他的飛刀比老子的還準,你認識那個混蛋么?”
魔法師:“庫克那個應當的家伙,居然讓寵物爬上老娘的內衣里面去了,不要讓老娘再看見他!”
藥劑師:“那就是個天才,配置的毒藥以及解毒劑根本是我沒有見過的。”
庫克:“其實我只是被逼而已,真的,誰讓我的寵物不是很強悍呢?”
一個有著八分之一兔人血統的獵人傳奇。

正文 第一章 晉級一級護衛

“庫克希爾頓,現在提升你為一級護衛,明天去護衛部報道吧,!”尤利總管微笑著看著庫克,并且親熱的拍拍庫克的肩膀,把一份羊皮卷軸遞給了庫克。

“尤利總管實在是太感謝您老了,您老以后有什么事情,盡管吩咐一聲,我庫克赴湯蹈火,萬死不辭。”庫克一臉的感動,一只手緊緊的握住了尤利總管的手。

“呵呵,以后有什么事情還可以找我,價錢好商量。”尤利總管看著手心里面的兩個個金幣,心里也十分的郁悶,要不是賭馬輸了,自己何必為這兩個個金幣而做這樣的交易呢。

“那是,誰不知道尤利總管你厚道啊。”庫克一臉的笑意的奉承道,其實心里早就嘀咕開了:“不愧是有福克斯血統的家伙,精明的不得了,把老子的最后一分錢都榨出來了,那可是老子的老婆本啊!”

“呵呵,不說了,你也準備準備,護衛部的那些家伙可不是伙房里面的那些家伙好打交道。”尤利總管呵呵笑著說道,明顯是請人的言語了。

庫克只好念念不舍的,一步三回頭的看著尤利總管手里的三個金幣,要知道那雖然不是自己親手存下的,但是想一下一個月只有50枚銅幣的家伙要存夠兩個金幣,該需要多少辛苦啊,!《一金幣等于一百個銀幣,一個銀幣等于一百個銅幣。》

“不過還好,不是光靠這點銅幣,子爵大人的生日啊,夫人的生日啊,還有每年過節啊,都有賞錢,要不然這家伙也不可能存的夠,這可是需要400個月,每年只有12個月,最低也得30多年啊,老子這身體不過才16歲而已!這他嗎的比老子們公司好多了,不但會克扣,而且福利待遇還很好,要是沒有老婆,還包老婆呢。”庫克心里暗自盤算著。

庫克已經不是原來的庫克了,庫克的靈魂已經被一個某個世界的保安所代替,這個保安只有初中文化,說白了就是混日子的,至于說保安需要的證件,那么多的武術學校,只管收錢,然后半個月就可以拿證件了,這小子當班打瞌睡,哪知道一覺醒來,就成為了庫克。

一個子爵大人廚房里面的仆役,先前的驚恐過后,庫克發現在這里,居然比自己的公司待遇還好,要知道自己的公司可是跨國公司,庫克最興奮的是,做仆役不但有錢,而且過年過節,還有賞錢,而且到了18歲,沒有老婆子爵大人還賜予老婆,這是庫克最看重的,心中忍不住的心想:“要是這地方能移民的話,估計我們國家的人都跑來了。”

庫克來這里足足一年了,庫克從方方面面,其實就是聽人八卦知道,護衛部的工資要高些,執勤的時候還能接觸道某些貴婦人,據說某個應當的家伙就做了某個貴婦人的守護騎士,其實就是情人的一種,讓庫克羨慕不已,再說了護衛要是出門也風光不是,而且一年的衣服是四套,不是仆役的兩套,一月更是1枚銀幣的報酬,不過庫克也聽說了這護衛其實是個很危險的活。

但是庫克還是有上進心的不是,總不可能一輩子就看著廚房里面的幾個肥婆,庫克已經看得倒胃口了,那不是一般的肥胖,而是腰圍與身高幾乎是相等的了,所以庫克背著自己的父母把自己存的私房錢拿出來,賄賂了總管,總管據說具有福克斯血統,最會算計,而且很得子爵大人喜歡,所以一份一級護衛的命令是很輕松的事情。

至于說子爵大人長什么樣子,庫克一年也沒有見到過一次,因為仆役是不能亂走的,不過庫克倒是有幸見過子爵大人的侍女,很是漂亮,聽說還不是貼身的那種,而是一般掃地的,庫克覺得自己要是有那樣的老婆就值了。

“哈哈,哈哈!父親,母親!妹妹!我回來了。”庫克拿著卷軸一路開心的回到家。

子爵大人居住在城堡里面,而他所有的子民則居住在城堡后面的一些木頭建造的小屋子里面,一旦有情況發生,子民能夠迅速的被收攏到城堡里面,要知道這里的貴族互相之間暗地里擄掠對方的子民是很常見的,還有就是某個貴族的待遇好了,暗地里跑的也不在少數。

因為子民就關系到收入,還有領地的安全等等因素,其中最重要的一個就是帝國規定每個相等爵位必須要有相等的領民,一旦領民的數量不夠達到一定時間,爵位會自動滑落道相應的水準,庫克就聽說一個伯爵的領民不斷的出走,最后爵位就剩下男爵了,而且帝國對于貴族有很嚴格的考核,至于多嚴格,庫克就不清楚了。

“庫克!今天怎么這么早回來了?”庫克的父親才30歲多一點,但是看著就像是50多歲的人,庫克的父親人們親切的稱呼為老希爾,是一名負責捕魚的漁夫,要知道在這個世界,有一門手藝可是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情。

“父親,我進護衛部了。”庫克一臉興奮的回答道,其實庫克知道這老希爾會發火,但是庫克不得不演戲,因為要是那樣自己就顯得不同了。

“什么,護衛部,你個傻小子難道不知道護衛部是傷亡最高的部分了,上了戰場是很危險的,我們做平民的只要沒有反抗是不會被怎么樣的。”老希爾憤怒的吼道。

“父親!護衛部是危險,但是薪水高啊,而且你看看護衛部的家屬們,都居住在石頭房子里面,不像我們一家四口就居住在這潮濕的木頭房子里面。”庫克大聲的分辨道。

“你懂個屁,那是人質,是子爵大人怕護衛們不拼命。”老希爾把門關上,房間里面頓時一片黑暗,老希爾責罵道。

“好了,好了,你們不要吵了,把命令拿給我看看。”庫克的母親才30歲,不過看樣子卻又40多歲了,沒辦法,這個世界的醫療水平以及營養啥的始終跟不上,這還是老希爾是漁夫,待遇啥的比一般的沒有手藝的平民好,因為老希爾會把子爵大人不要的一些小魚小蝦拿回來做成魚干,磨成粉放在食物里面,不過說老實話這里的烹調實在是不咋的,哪怕是子爵大人的廚房里面,除了烤,煮一,煎以外,就沒有什么其他方法了。

而老希爾同年級的人看著就像是60歲一樣,比起來老希爾還活的很滋潤,庫克的母親拿起卷軸看了看,然后說道:“沒事,是一級護衛,除非子爵大人的護衛都完了,才輪得到我們家的庫克。”

“母親,你哦居然認得字?”庫克長大了嘴巴。

“當然,你沒看見這有一個一字么?”庫克的母親洋洋得意的回答道。

“哥哥!哥哥!你回來了。”這個時候,一個五歲多的小女孩赤腳跑了進來,頭發雖然是金黃色的,但是亂蓬蓬的,滿臉的灰塵,小女孩身上是一件裙子不是裙子,衣服不是衣服的袍子,庫克知道那是父親的衣服壞了給妹妹改制的,不過看著上面粗大的麻繩所縫制的紋路,庫克就感覺一陣心酸,不過沒辦法,這個世界的生活水平就那樣。

“莉莉!看看你,怎么不穿哥哥給你做的小皮靴子。”庫克說的皮靴子,是一雙兔皮做的靴子,當然很粗糙就是了。

“靴子要冬天穿。”莉莉就是庫克妹妹的名字,莉莉非常懂事的說道,同時雙手摟住庫克的脖子。

“穿上,等到了冬天,哥哥又會給你做的。”庫克看著莉莉,就像自己的女兒一般,沒辦法庫克心理年紀是近30歲了。

“好了,既然你小子要去護衛部,那么咱們還是要去拜訪一下克林隊長,你小子在家等著,我去看看河里面有沒有大魚,給克林隊長送過去。”老希爾看著兒子已經有自己高了,沒辦法,只有隨兒子了,要知道老希爾前后共有六個子女,但是就活下來兩個。

“等等,父親,我們一起去。”庫克趕緊抓起一個木頭叉子要與老希爾一起去。

正文 第二章 抓魚

子爵大人的全名庫克不知道,只是知道子爵大人喜歡別人稱呼他為,洛克子爵大人,洛克子爵的領地不算小,但是也不算太大,只有幾千畝的土地以及周圍數平方公里的山林而已,而在城堡的下方是一條河流,說是河流有些夸大了,說是溪流又委屈了。

這條小河的河床很寬,庫克知道那是夏季洪水暴發的時候沖刷出來的,而伴隨著河岸的是一片農田,農田里面的主要糧食是一種燕麥,跟地球上的燕麥差不多,現在燕麥還沒有成熟,所以農田里面幾乎沒有什么人影。

庫克與老希爾熟悉的走過了農田邊的小樹林,穿過樹林直接就來到了小河邊,樹林里面幾個砍柴的樵夫看見了庫克與老希爾親熱的跟老希爾打招呼。

“老希爾,又下河去了?”

“小庫克倒是越長越大了,什么時候去我家喝酒?”

“呵呵,你們忙我們父子去看看去。”老希爾親熱的回答道,不過轉過身以后就對庫克吩咐道:“剛才叫你去喝酒的那個家伙有個女兒,人倒是不錯,就是風評不大好,咱們家千萬不要那種女人,知道嗎?”

“知道,父親。”庫克有什么不了解的,整個子爵大人的領民還不足兩千人,才幾百個家庭,要知道酷庫克地球上的公司,每天上班的都不止這點人,庫克的記憶力是最好的,剛才叫喝酒的那個樵夫的女兒據說在鎮子上的酒館里面做些買賣。

鎮子是伯爵爵位才允許設立的,子爵是村落。哪里不但有酒館,還有鐵匠鋪,還有裁縫鋪,以及各種各樣的鋪面,因為只有到了伯爵才能夠允許用糧食釀酒出來銷售,對于釀酒,帝國以及公國都管理的很嚴格的,當然鐵器也是一樣,庫克家里唯一的鐵器就是一口鍋,以及用一個廢棄的馬掌改制的菜刀,至于說管制刀具啥的,根本不可能擁有,因為鐵鍋還是屬于子爵大人的財產。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