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都市蟲皇

點擊:
莫名奇妙,李鋒擁有了收集血精能力。
飼養螞蟻,螞蟻成為了蟻王,而且還有擁有號召千蟻的統率值?
飼養蚊子,蚊子成為了血蚊王,蚊王汲取別人的血液,還能給他帶來血精?
飼養螳螂,五次飼養之后,居然晉升為了使魔,并且還能共享蟲群特長?螞蟻之力,蟑螂之體,螳螂的戰斗本能,我擦,某人的苦逼人生逆轉了。
收集血精,飼養,共享特長,改造,合成……從此,苦逼吊絲玩轉都市。

第1章 擊殺一只蚊子

“啪”地一聲,李峰憤憤把紙箱里的雜物丟在宿舍一角,渾身無力把自己丟到床上,一言不發看著天花板。

“已經是多少次了?”

近一月以來,算上這次,已是第三次了,自己一個月之內先后居然被東家因為“各種原因”辭退了三次?

此時此刻,李鋒整個人心情煩燥了起來。

眼看還有一個星期不到的最后限期,學校就律令應屆畢業生全部搬出宿舍,但現在自己至今仍然找不到穩定工作,以后到底何去何從?

難道讓自己夾著尾巴回鄉下混日子?

不,這太丟人,想到當初,自己以驚人的分數線考入秦市重點秦城大學,家鄉鄰里的驚嘆贊賞聲就沒少過,他李鋒實在不敢想像,當事隔四年,自己就這么一點作為也沒有滾回老家混日子,這到底得多少閑言閑語。

自己倒是無所謂,可是如果因為這事讓自己家人也受累丟面子,這真是大不孝了。

而且他不甘,不甘心,如果真的是他個人能力有問題,那他只能認命,可事情卻不是這樣,一切都來自于那人……為什么,李鋒有些茫然望著天花板。

“老三,怎么了,難道你又被新公司辭退了?”宿舍里的老四秦明,正從電腦屏回過神,臉色有點猶豫問道。

“嗯。”李鋒輕輕嗯了聲。

宿舍兩人,不由陷入了一陣沉默。

宿舍里原本住了五人,按年紀排輩份,他李鋒是老三,秦明比自己少兩個月,自然是老四。

現在他們這批應屆畢業生基本都離開校園這個象牙塔七七八八了,如今也就只有老四秦明,是本市人,這家伙由于家底比較殷實,因此他根本就不需擔心即將走出校園里的生活。

秦明之所以至今仍然留在這里,用他的話來說,那就是沒家人管圖個自由痛快,趁著學校還未趕人,整天抓緊著這獨立自由的最后幾天時間,瘋狂下副本,好不快樂。

要知道,一旦回家,他可沒有這么快活。

“哎,要不到我家老子的物流公司吧,雖然不是大公司,但是至少還能夠讓你先在秦市穩定下來。”

無論是老大方正,還是老二、老五他們,宿舍五人住在一起數年,雖沒有一起扛過槍、嫖過娼,但一起開黑,一起共進退,五人的兄弟義氣都沒得說。

老四秦明平時一副怕事,斯斯文文的樣子,但這關鍵時刻,這家伙居然推推眼鏡,挺義氣認真地道。

“老四……謝了,你的好意我李鋒心領,但那徐剛,你家老子招惹不起。”李鋒想不到平時怕事的秦明,居然在自己落難關頭,居然也有這么一份重情義,他一骨碌起來,仔細打量著自己兄弟久久,內心升起一絲感動,卻是毫不猶豫拒絕了老四的提議。

老四在宿舍五人之中,算為家中最薄有資產的一個,老子開了一間物流貨運公司,在本地也小有人脈,但是打心底,李鋒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他并不想禍害了兄弟及家人。

那徐明的能量大著呢,至少,在他這種普通屁民眼里,還真的招惹不起。

“那……那你怎么辦,回你那偏頗的李家村嗎?”秦明呆了下,不忿道。

與此同時,就連他自己得知李鋒拒絕了自己的幫助,也不由松了口氣。

剛才義氣沖動之下,他確實是真心想幫助李鋒,可是一聽到徐剛這個名字,心頭就不由被一盆冷水,把剛才的熱血沖動澆得熄滅。

是啊,李三說得對,徐剛,他秦明招惹不起,他老子也招惹不起,如果李鋒真的來了他老爸的公司,恐怕他老爸的十數年奮斗,估計也會化為霧水。

想到這里,秦明既羞愧又是驚出一身冷汗,這也怪不了他現實,如果只是他自己的話,倒是沒有二話,但如果牽涉到家里境況,那就實在無能為力了。

老四秦明暗暗搖頭,心中一嘆,古人誠不欺人,都說紅顏禍水,這真是一點都沒錯。

原本老三一直都是好好的,人長得小帥,學習成績更是上佳,運動方便也是強項,藍球、足球,田徑各項都不俗,若真說唯一的短處,那就家庭背景了。

要不然,老三在校里,也算得上一枚校草了,但這一切,自從那系花林倩倩與老三接近開始,李鋒就倒霉了。

當然,這也算不上林倩倩的錯,只能說,還是那句話吧,紅顏禍水。

美人雖好,但當今社會,如果沒權沒勢,你能HOLD得住么?

“飯點到,我去打飯,眼下在一起的時間也不多了,今天咱們就好好吃一頓,聚聚吧。”

想到自己幫不了什么忙,秦明心中有愧,連忙丟下副本,走了出去打飯,他決定,今天打多兩個菜,嗯,自己還有點錢,就留給老三了。

只能這么做了,幫不了兄弟多少,原本死賴在宿舒不回家住的秦明,抖然間也沒有了臉面繼續在這里呆下去的心思。

秦明走出去了后,只留下李鋒仍然一個人呆呆出神。

“真的回李家村么?”他腦海出神反復著老四這句話!耳邊一股嗡嗡聲,糾纏不斷,好不煩人!

本就是煩燥不已的李鋒,不由心火一怒,啪地一聲,一巴掌甩了過去。

終于,那蚊子煩人的嗡嗡聲,終于安靜下來了,但是下一刻,一股冷冰冰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卻讓他整個彈了起來。

“擊殺蚊子一只,你收集到0.1單位血精。”

“這……是什么?”李鋒跳起來四處警惕張望,心中不由升起一絲驚疑。

自己腦海怎么會出現這股聲音?

難道是最近為了工作好好表現,弄得太疲累,導致精神出現了幻覺。

可是不對!

絕對的不對,如果沒有記錯,他隱隱約約憶起,剛才這一股聲音,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了。

最早的一次,好像是上個星期,自己半夜被蚊子咬醒,模模糊湖之間,拍死了一只蚊子,腦中同樣也出現了這種情景。

只不過當時處于半夢半醒狀態,第二天早上起來,他根本沒當回事。

“自己身體到底出現了什么問題?真是見鬼了。”想到這里,李鋒寒毛不由豎起。

他仔細回憶著剛才腦海出現冷冰冰的提示語音,這個情景,無論怎么看,都像極了游戲里的擊殺提示。

“難道是……?”想到這里,李鋒思路不由漸漸明了,記得在上個禮拜。

自己呆在宿舍與老四他們一起玩機玩網游,正好當時朗朗晴空平地一聲雷,把自己的筆記本劈壞了,與此同時,也導致自己倒霉地昏過了。

“難道正是這樣?”

想到這里,一時之間,李鋒心中升起驚濤駭浪,他強忍著怪異,盯著宿舍角落四處尋找。

驀地,他突然伸手往墻體一角拍了過去。

“噗”一聲,毫無意外,又是一只蚊子被他干掉,但是這并不是他的目的。

他真正想要試探的,是證明實自己心中那一股猜測。

“擊殺蚊子一只,你收集到0.1單位血精,你目前一共擁有0.3單位血精。”

果然,腦海中,莫明的聲音再次引出,李鋒整個人聞言一震,我去。

第2章 飼養是啥東西

這種靈異事件,居然會發生在他身上?

一種怪異、復雜的情感,從李鋒身上猛然升起,一時間,他也說不出好壞,到底是自己身體被雷劈得出了問題,還是一份奇遇?

“擊殺蚊子,收集,擁有,血精……”他把手上的蚊子血跡擦掉,緩緩冷靜下來重復念著提示的關鍵詞。

沒錯,就是這些關鍵詞。

認真分板,這好像不是殺怪升級啊,畢竟如果他沒有理解錯的話,自己剛才的行動,只能說明擊殺了一只蚊子。

如果把蚊子當作為了怪物的話,那么自己確實是擊殺了一只“怪物”。

但得到的卻不是經驗,似乎與平時網絡小說中陰差陽錯附體有很大區別,自己得到的不是經驗,而只是提示到收集到0.1單位血精。

“血精又是什么?它能給予自己什么改變?”漸漸冷靜下來,李鋒亦驚亦喜。

驚的就是這前無古人奇異事件發生在自己身上,現在還看不出到底是好是壞。

喜的就是,自己居然有了這一個奇際機遇,打游戲被雷劈,居然擁有了匪夷所思的能力,實在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但無疑,李鋒只知道一點,那就是他奇遇了。

這種能力,估計普天之下,恐怕就只有他獨樹一幟。

正當他心中興奮莫明,試圖繼續摸索出這突然其來的能力時候,秦明打著飯菜回來了。

前所未有豐富。

五個飯盒,三個小炒,兩個飯,還有幾聽啤酒,李鋒強忍著心中好奇,與兄弟痛快吃完這頓分別飯。

“老四,你不用介懷,不是還有五天時間么,說不定這幾天時間,我又能找到一份工作,而且比曾經的要好。”席間,李鋒看著慚愧的秦明,反而主動樂觀相勸。

“話是這么說,但那徐剛老子是市里的工商局一把手,他想要整你,估計許多公司還真不敢……”說到這里,秦明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算了,我也看開了,他老子有權,但也不是只手遮天,我就不相信所有大公司都會懼他,更何況,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來吧,干了這一杯,希望我們五兄弟走出社會,以后一個比一個好。”

李鋒搖搖頭,努力不想這些煩躁事兒,干脆咕嚕咕嚕把手里的啤酒一飲而盡。

說完這些話,他整個也輕松多了,沒錯,為什么要鉆牛角尖,他徐剛老子在秦市很有能量,爺我暫時招惹不起,但他總不能管過界,管到鄰市去吧?

充其量,哪怕是工商局一把手,那也是秦市的而已,想到這里,李鋒干脆什么也不想,與老四吃完了這一頓散別飯。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