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超級淘寶

點擊:
一名在校大學生無意中獲得了一枚金幣之后,開啟了一個光怪陸離的未知領域,從此踏上了修真旅途......
“你想要一顆核彈頭?小Case,請問您需要的是什么重量級的核彈頭?是一顆能夠毀掉一個城市,一個國家,還是能夠炸掉半個地球的?”
“你想要一個美女?沒問題,請問您想要地球美女,火星美女,還是全宇宙最美麗的比尤特弗星系,MM星球特產的美女?”
“什么?原來你想要的是一只小寵物?那就更容易了,請問您是需要五爪金龍,地獄火鳳凰,還是變異血麒麟呢?”
故事,從地球開始……

第一章帝皇酒吧

在夜生活豐富的h市,位于風景勝地區域內的帝皇酒吧無疑是最富盛名的酒吧之一。

這一天又是一個周五,每個星期的這個時候,帝皇酒吧的生意比起平常來都要火爆上數倍。原因無他,只是這一天,都有一名年輕男子過來駐唱。

“龍哥來了!”酒吧門口的保安和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打著招呼。

只見那名男子大概有一米八五左右的個頭,年紀不大,估摸著也就二十七八的樣子。濃眉大眼,短短的寸頭顯得格外的精神,俊朗之中又帶著幾分彪悍的氣息。上身一件高檔白絲襯衫,最上面一顆扣子卻是敞開著,隱約露出的胸肌引得周圍女子頻頻側目卻也只敢遠觀;下身一件筆挺的深藍色西褲,腳下一雙锃亮的皮鞋,在這嘈雜的場合顯得有些不倫不類。他的身后跟著兩個頗有肅殺氣息的漢子,個頭比他更要高出半個頭,看上去似乎是跟班。

當男子進入酒吧中后,酒吧之中原本恣意搖曳自己身體的男男女女明顯都沒有了剛才的放縱,動作幅度都減小了不少,顯然對他有所忌憚。

他所過之處,所有人都自動讓開了腳步,讓他很輕易就進入了酒吧深處,到了離吧臺表演處最近的中央位置,他微一皺眉,“鋒哥呢?他還沒來?”

“他還沒到,可能是堵車了吧,您也知道,周五這個時間正好是大家下班的高峰期……”一個上身穿著黃色印花襯衫,下身藍色沙灘褲的胖子,眨巴著一雙小眼睛,腆著肚子諂媚地湊了過來。

“這個家伙,每次都堵車,說好了我每個星期我開紅色法拉利接他,就是不肯。”男子微微搖頭,雖眉頭微皺,略作深沉,但也難以掩飾那股騷包氣息。

“說誰壞話呢?”一個帶著磁性的年輕聲音從門口傳來。

眾人定睛望去,那是一個明顯臉上還帶著些許稚氣的年輕男子,看模樣也就二十歲左右的樣子,一張帥氣的臉,修長的身材,差不多一米七八的個子。不熟悉的人則是詫異他的一身裝扮,那身明顯并非社會人士穿的學生裝沒有脫下來,完全不像是來酒吧泄剩余精力的。

“哈哈,鋒哥,你總算是來了。”這名看上去頗有身份的男子,嘴中的鋒哥竟然是一個小他近十歲的小年輕。

“龍哥,你又來了......”那青年臉上的表情明顯有幾分無奈。

“我這不是給鋒哥你來捧場來了嗎?哪次能少了我呢?”被稱作龍哥的男子依舊滿臉痞笑,看了一眼周圍的眾人,然后將目光收了回來,“鋒哥,看來你今晚又是我的人了......今天好像沒有什么競爭對手呢,沒有什么懸念了。”

青年的目光也快地掃過四周一圈,然后有幾分無奈的搖了搖頭,“我換衣服去了。”

龍哥有些猥瑣的沖著他笑著,“去吧,去吧,小心女色狼偷窺哦。”

他裝做沒聽見,直接繞過了龍哥朝著換衣間走了過去。

“小鋒,來了,今天又堵車了吧,哈哈……”和青年說話的是剛才與龍哥搭話的中年男子,腦袋上耷拉著幾根稀疏的頭,滿臉油光亮,上身穿著騷包的黃色印花襯衫,下身更是“性、感”藍色沙灘褲,腳底下一雙邋遢的人字拖鞋,他就是這個帝皇酒吧的老板——劉海。

“劉總,今天怎么有時間過來?”青年淡淡地笑著。

“還不是上個星期那個膩味了,今天再來換個,你要知道,每個星期五,因為你的緣故,這里Lmm多了幾倍,也省了我不少功夫,嘿嘿……”劉總極為yd地笑著,露出了滿嘴的大黃牙,“對了,小鋒你今年都二十了吧,有沒有女朋友?沒有的話,我給你介紹幾個?”

“還是算了吧,我知道劉總你收了那些小女生不少紅包,怎么處理是你的事情,反正我是不會去和那些小女生約會的。”青年微笑著聳了聳肩膀,“當初我們已經說好了,我只負責唱歌,其他的事情我無能為力。”

“嘿嘿,知道了,你賣唱不賣身……”劉總沒有營養地干笑了兩下,然后頗為尷尬地走開,“你去準備吧,等會好好唱,我找小姑娘去了。”

青年對于劉總這種調侃的話語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然后穿過長廊,進了換衣間。

……………………………………………………………………………………

這名年輕人的名字叫做葉鋒,是個孤兒,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住在哪里,他從小在一個人在孤兒院長大。不過他也從來沒有讓人操心過,從小學開始,一直到大學,他從來都是第一名。正因為如此,他的學費大部分都被減免了,少量的費用靠著好心人士的資助,以及他自己偶爾打打零工也能夠支撐下來。十八歲那一年他更是以省高考狀元考入了xx大學,成為了xx大學的一名高材生,而他來到這帝皇酒吧也純屬偶然:

大一的一個無聊的周末,寢室一幫哥們蛋疼的叫囂著要去h市最富盛名的酒吧——帝皇酒吧之中享受一番帝皇的感覺,原本在圖書館看書的葉鋒也被無辜地殃及到了。在眾人的慫恿之下,他不僅沒有推辭掉一起去酒吧的事情,反而還被不良室友冠以各種莫須有的罪名,被罰在酒吧當著眾人的面唱歌一。

他性子原本就極其隨和,抵不過眾人的一番熱情,在眾人的強烈呼聲之下,只能硬著頭皮上了那僅有三尺余寬的舞臺。

隨后生的事情就極具戲劇性了,原本大家以為只是隨意唱唱,起起哄,熱鬧一下就好。卻不料,葉鋒點了一《Just-the-ay-you-are》,那輕快地曲調,清晰而圓潤的吐詞以及富有張力的聲線瞬間讓在場的眾人安靜了下來。

“oh-her-eyes,her-eyes.make-the-stars-1ook-1ike-they‘re-not-shining.her-hair,her-hair.Fa11s-erfenetg..she‘s-so-beautifu1,and-I-te11-her-everyday......”(噢,她的眼睛,讓星光都為之黯淡。她的頭,如瀑布般完美垂落。我每天都贊美她,她是如此的美麗......)

在場的眾人都沉醉其中,一曲很快作罷,葉鋒那原本就略帶著幾份稚氣的帥氣正好讓在場的姑娘們愈地尖叫起來。

酒吧的老板劉海,在看到了葉鋒的表現之后,心中立即有了計較。他十分清楚,只要加以包裝,葉鋒絕對是一個偶像加實力派歌手。只要說服葉鋒在自己的酒吧唱歌,他絕對會是自己的一顆搖錢樹。于是在葉鋒下臺之后立刻就偷偷找上了他,提出要求,讓他每個星期過來一次,只唱一歌,每次一千塊錢,時間可以由他自己定。

葉鋒一開始不愿應承這種事情,因為在他看來,這種職業畢竟不是什么正經的職業。而且他也在擔心自己不能給劉總帶來利益,到時候讓人家賠錢,他也不好意思,所以也表現得有些猶豫。

劉總也不愧為一個精明的生意人,當時拍板下來:試用期一個月,如果效果不好,我錢照出,不過第二個月你就不用來了。

他也是算計好了,這樣他即使虧本也就四千塊錢,如果效果好的話,帶來的遠遠就不止這么四千塊錢了。

葉鋒正好也需要這筆錢,所以無奈之下只好答應了試用要求。

卻不料他這么一個試用,雖然一個月下來僅僅只有四次,竟然有不少客人專程跑過來聽他唱歌。這更讓劉總看到了這顆搖錢樹的茁壯成長。作為一個敏銳的商人,他立即就嗅到了商機,也十分清楚葉鋒必定會成為自己的招財貓,于是在一番利誘之下,終于成功地和葉鋒簽訂了合作的合約。

并且將他的演唱時間改到了每個星期五晚上,這個時候正值雙休,客人數量比平時要多不少,這樣可以讓更多的人知道葉鋒。

他還推出了一個點唱的制度,那就是每個星期只有一個客人,以競拍的形式,當場出最高價錢的人,可以讓葉鋒為自己唱一歌,雖然說是為這一個客人唱,但是事實上,也是站在臺上唱給所有的人聽,只是在唱之前說一下這是獻給某個人的一歌,滿足了一下客人小小的虛榮心。可是,就是這樣一種小小的虛榮心讓很多女人都為之瘋狂。這種點唱的方式所得的錢劉總和葉鋒六四分成。葉鋒就這樣在這酒吧待了近半年的時間,很多人都知道了他的名字,雖然每個星期只去一次,只唱一歌,但是他掙得比很多白領都要多,學費的事情也終于不讓他愁了。

第二章龍哥

葉鋒對于這個經常來給自己捧場的龍哥了解也不是很深,只是從周圍人的談論中知道他叫龍天,是當地一個頗有勢力的黑社會老大,似乎背后還有某個勢力龐大的后臺。而他和自己認識的過程也有些戲劇性。

那是葉鋒來到帝皇酒吧唱歌的第二周,龍哥之前也聽說了酒吧來了一個新的駐唱,于是打算來看看自己地頭上最后紅的酒吧里,這駐唱的水準到底怎么樣。

當他帶人緩步邁入酒吧的時候,葉鋒依稀能夠感覺到在他進入酒吧之后,原本恣意放縱自己的人群都開始有些收斂起來,看向他的眼神有敬畏,有崇拜,有狂熱,也有仇恨……無疑的,這是一個給人壓力的男人。

于是他有些好奇的看了過去,卻不料迎面而來的卻是刀鋒般的目光,讓他心中有些寒,但是依舊不肯示弱的回瞪了過去。那男子只是嘴角微揚,就將目光轉向了站在葉鋒不遠處的酒吧擁有者劉海,朝著他走了過去。

“這個小屁孩就是新的駐唱?”龍哥走到劉總跟前,搖頭笑道,“老劉,你要知道雇傭童工可是違法的行為哦......”

“龍哥,他可是xx大學的高材生,學經濟的,今年剛剛大一。我也打聽過了,他是個孤兒,學費都是用的助學貸款,而且嗓子也不錯,人也帥氣,所以我就......”老劉立即賠笑道,心里卻是弄不清楚龍哥到底是個什么意思。

“他是孤兒?”龍哥微微皺了皺眉頭,仿佛自言自語般低聲喃喃道。半晌才抬起頭來,“看他模樣倒是挺俊的,歌唱得也很好?”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