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最后一個鬼修

點擊:
被封印五百年之后,白凡發現自己成為了這個世界上最后一個鬼修者。
老子的萬貫家財呢?現在怎么都用紙了?
老子的顯赫地位呢?
作為最后一個鬼修,身負萬千厲鬼,看我顛覆這一切!

第1章 、我大明亡了?

黑暗陰森恐怖的一座墓地,一伙盜墓賊終于撬開了最里面的一個大棺材。

還沒來得及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寶貝,突然聽到了里面傳來一陣凄涼的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老子總算是重見天日拉!”

隨著這個聲音,一個‘人’從棺材里面直接坐了起來!

“臥槽!快!尸變了!貼靈符!”

里面那個家伙還沒來得及看外面到底啥情況,就感覺先是一張紙直接貼在了自己腦門上!

“潑黑狗血!”

一下子一股什么液體直接澆在自己頭上,那液體腥臭無比,讓人聞之欲嘔!

“塞他黑驢蹄子!”

又是一個什么硬邦邦還帶著屎味的東西直接塞進了自己嘴里。

剛剛醒過來,才來得及高興一會兒的白凡大怒:“你們這些畜生!敢這樣對待你們祖爺爺?”

直接把黑驢蹄子吐了,把頭上那張紙給丟掉然后沖出了棺材,一把抓住一個摸出一桿什么東西準備打他的家伙。

“六丁六甲符?對鬼修有什么用處?黑狗血?這黑狗血幾天了?都臭了沒聞到嗎?還有這個什么黑驢蹄子算什么東西?你們都是一群傻逼么?”

三個盜墓賊,這時候已經傻了。

白凡稍微冷靜了一下,捏著面前這個盜墓賊問到:“說!現在是什么年號?當今圣上是何人?”

三個盜墓賊大概也算是見多識廣,這時候居然冷靜下來了:“是中國……”

“中國?當今圣上是何人?姓什么?”

“這個……”

“什么?”白凡腦子轟的就炸了:“不是姓朱了?我大明已經亡了?”

“老大,別說大明了,大清都亡了好久了!”

白凡感覺有些天旋地轉。

作為一個鬼修,自己當年倒斗尋找強大的鬼魂,結果被一個白衣女鬼所騙,被封印在這口金木棺材里,這下子也不知道多少年過去了。自己鬼修這一門現在到底還有多少人在呢?

“你們知道不知道大明嘉靖皇帝?距離現在多久了。”

三個盜墓賊面面相窺,但是做這一行他們的基本素質還是沒問題的,其中一個年齡比較老的盜墓賊立刻回答:“明世宗嘉靖皇帝,從登基到現在已經有五百年了!”

五百年了?都過去五百年了?

白凡無語問蒼天!

“你們幾個都是偷墳掘墓的對不對?五百年之后居然還有人干這事情?”

這時候,幾個盜墓賊總算是清醒了過來:他們這才看清楚,從棺材里面鉆出來的是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看起來應該還沒有18歲的樣子!

幾個盜墓賊瞠目結舌,然后似乎終于明白了什么,被白凡抓住的盜墓賊扭動掙扎著說道:“你這家伙是什么人?你躺在棺材里是想嚇人對不對?你是誰的手下?”

“我是誰的手下?呵呵,算了,看在你們救我出來,我就不追究了。你們三個記住:六丁六甲符必須對僵尸才有效!黑狗血要新鮮的!最好的辦法是帶著一只黑狗下來隨時殺狗取血!這個黑驢蹄子是什么東西?真是亂來!現在快點給我滾!”

說著,不再理會三個盜墓賊,直接走出了墓穴。三個盜墓賊面面相窺,最后只能驚疑不定的離開了。

在金木棺材里躺了500年,白凡也知道外面肯定已經是大變樣了,不過看到外面的樣子,還是讓白凡嚇的差點沒一屁股坐下!

出去的地上是在一道山坡上,而山坡上本身很荒涼,但是在山下的不遠處,居然是一個巨大的城市。

現在是晚上,城市里面亮著燈光看起來非常的漂亮:這個城市本來就是以夜景出名的。

但是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城市的白凡嚇的瞪大了眼睛:“這……這是什么地方?就算是京城也沒有這么繁華的燈光啊?”

正在白凡仔細看的時候,突然他的背后兩道燈光照了過來,白凡一臉懵逼的轉身,卻發現自己連眼睛都睜不開。

“前面的人聽著!蹲下抱住頭!不準有別的任何動作!否則擊斃!”

為什么有如此之強烈的亮光?莫非是傳說中的大光明術?白凡看不清楚前面的情況,有些驚疑不定。

鬼修的天敵除了強大的鬼之外,就是所謂的‘天修’之人。

天修的意思就是‘修行入天階之徒’,算是鬼修的天敵。天修的法術中的一種,就被稱為‘大光明術’。

雖然看不清楚但是聽起來對方肯定是知道了自己脫困在這里伏擊自己,那么最好的辦法還是先不要動手,視情況脫身。

于是白凡按照對方的要求,蹲了下來抱住頭。

立刻有幾個人沖到了自己的身邊,把自己的胳膊扭到背后,用一副金屬的鐐銬銬了起來。

看著那銀色的金屬鐐銬,白凡有些發慌:居然知道用銀桎鋯!看來真是天修!

“你!站起來!叫什么名字!”

一個身材高大,穿著一身藏青色衣服還帶著一頂帽子的高大男人拎著自己的衣服,用一種惡狠狠的口氣罵道。

“白凡。”發現對方真是天修,白凡只好老實回答。

“白凡?114盜墓集團有這樣一個人嗎?”那個高大的男人似乎有些困惑,轉過腦袋問自己的伙伴們。

這時候。另外一個也穿著一身藏青色衣服,卻顯然是一個女人的人出現了。

“沒有這個人。你的真實姓名是什么?在盜墓集團中的代號是什么?”

現在居然還有女的天修?天修中女的不都是智慧女,用來做天修階梯的么?怎么會和別的天修一起出現?還能平等說話?

白凡不打,只是上上下下的打量著那個女警。

女警十分高挑,一張瓜子臉卻濃眉大眼,看起來帶著一絲絲的英武之氣。

嗯,是個上等的智慧女。白凡做了一個評價。

“我就叫白凡,沒有代號,我剛加入他們不久。”

發覺對方似乎沒有發現自己鬼修的身份,白凡正好借坡下驢。

“那么你的同伙們的呢?還在里面?”那個男的瞪著白凡問道。

“都已經死了,我是最后活著的人。”

“都死了?”兩個人對看一下,都是一臉的驚愕,而白凡則一直對著那個女的看。

“看什么看?你們這些無恥的盜墓賊!帶走!”女警察一臉氣憤的看著白凡。

正文 第2章 、你是我的

一個月后,白凡穿著一身平常的衣服,走在了他曾經在一個月前,剛剛脫困所看到的這個城市里。

利用這一個月的時間,他基本搞清楚了這個時代的事情。

此時他走在大街上,正在觀賞著這個世界,不過要是別人知道了他在看什么,肯定會罵他:色狼。

“這個女子長相丑陋,陰氣卻極盛,看樣子是淫邪之人,應該是已經克死兩任男人了。”

“這個女子長相不錯但腿間無肉,臀部平緩無翹起,陰力不足,應當的身有隱疾……”

他就那么在一個個的評價走來走去的女人!

轉過一個街角,白凡突然發現前面的一家挺大的珠寶店面門口,站著一個穿著超短裙的女孩,正在對著店面指指點點。

看到這女孩,白凡眼睛猛的一下亮了!

“面若朝霞、身如拂柳、臀如圓丘、腿如天際之云,窈窕生姿!好女!”

而此時那位被白凡成為‘好女’的漂亮女孩正走到路邊給人拉開了車門。

“金山大師,今天的店面開光還要麻煩您!”

女孩的聲音也非常的好聽,猶如鶯歌燕語,環繞耳邊,白凡又看了一下女孩的面目:一雙大大的杏仁眼,瓊鼻,小嘴,五官相當的不錯,最妙的是女孩的一雙剪水雙瞳,神采飛揚。

這時候,隨著女孩拉開的車門,一個穿著大黃色衣服,看起來就像是一座金山一樣的胖子走了下來,后面還跟著一個瘦狼一樣的跟班。胖子笑瞇瞇的看著女孩說道:“雅琪小姐不用多說,本尊為雅琪小姐的店面開光是分內之事,金山能為雅琪小姐服務是金山的榮幸。

一邊說,一邊用手在雅琪的手上捏了一下。

雅琪稍微皺了一下眉頭,但是顯然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這胖子揩油了,但是因為還要求這胖子辦事,只能忍了下來,默默縮回手:“要準備的一切都準備好了,請大師開始吧。”

胖子金山看了一眼這家店面,點點頭笑的像個彌勒佛:“不錯不錯,不過雅琪小姐,你還記得本尊這是第多少次給們家的店面開光了嗎?”

雅琪一臉不解,仔細想了想回答:“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第18家了。”

“嗯,都第18家了,我這枚五銖錢使用的太多基本也要失效了。雅琪小姐,本尊法器幾乎都在為了你家開光,這都第十八家了,每家都是生意興隆,你們家似乎也該補償我一下這枚法器的損失啊?”

說著,胖子的手心里多了一枚古幣:五銖錢。

雅琪一下子皺起了眉頭:“這……那您這枚法器需要多少錢?”

“呵呵,不多,這枚五銖錢乃是后漢時期孝桓帝所發行,存世量極少,要價……3000萬吧!”

一聽這數字雅琪一臉的驚愕:“3000萬?這是不是太多了?我們十幾個店面每月的利潤還不到50萬呢!”。

那個胖子聽了也不驚訝,笑瞇瞇的說道:“確實是有點難為雅琪小姐了。要不這樣吧?雅琪小姐做一次我的智慧女也可以。”

“智慧女是什么?”雅琪一臉懵逼。

“就是這胖子想要上你。”

一個看起來很清秀的少年從邊上走了過來,直接開口說道。

雅琪一臉的驚愕,然后直接變成了憤怒!

而那個胖子臉上的肉直抖,后面那個瘦狼直接一腳垮了出來瞪著那個少年:“你是何人?居然對金山大師出言不遜?金山大師只是想要賜福給雅琪小姐!你說的是什么屁話!太粗俗了!”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