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貧道有禮

點擊:
在這個瘋狂的年代……他,是地球上最后一名道士!

正文 001章 小試牛刀

清晨的一場小雨,將天空洗得湛藍透亮。

陽光也就顯得格外明媚,穿梭在高樓林立的龐大基地城市中,尋找到反光的物事,便肆無忌憚地折射著。于是整個基地市的繁華世界,就多了許多斑駁的光斑和耀眼的光點,光怪陸離。

刺目的反光透過車窗晃過了余文生瘦削的臉頰,一閃而過。

他稍感不適地瞇縫起眼睛,抬腕看看時間,快到十點了。內心里越發焦急起來,眼巴巴地看向懸浮客車外——如果十點鐘的時候還無法抵達學校,就會錯過每學期一次的異能考核機會。

下次?

沒有下次了。

因為余文生現在是高三學生,而高考,也只剩下了一個多月的時間。

待高考結束一切都定下來時,再想進入大學里的異能系學習,唔……難度很大,機會渺茫,除非被特招。

……

此時,靈關基地市第二高中的校園里,一些學生們三五成群,或站或蹲在教學樓一側的樹蔭下閑聊著,一邊流露出羨慕和向往的神色,關注著不遠處那道拱形的朱紅色大門。

大門,修建在校園內壘砌的一道墻壁上。

之所以如此說,是因為這道門和這道高墻的另一側院校,同屬于靈關基地市第二高中。只不過,院墻的這一邊,是普通的文化系科班。院墻那邊,則是異能學院——只有異能基因覺醒且異能力達標的學生,才有資格進入建筑規模不足整個學校十分之一的異能院校內,就讀除卻正常文化課之外的異能系課程。

當然了,在這個殘酷而現實的年代,即便是文化系院校,體能訓練和格斗搏擊課程也是每一個學生必修的科目。

異能院校的門口處,幾名在其他同學面前得意洋洋神色驕傲的學生,正排著隊走過去,把準考證遞給守在門口的副校長李守先檢查。得到允許后,就會帶著略顯緊張和興奮的表情進入異能院。

今天上午十點十分,二中異能院校將準時舉行異能考核。

有資格參加考核的,都是近期異能覺醒后,體能和基因進化發展狀況良好的學生。如果考核達標,下學期就可以進入異能院校,在學習文化課程的同時,接受更完善的異能力教育培訓。

十點整,參加考核的學生都已經入場。

李守先打了個哈欠,準備關門。

就在這時,一個中等個頭,身材瘦巴巴的學生急匆匆跑來,藍白相間的高中生校服套在他身上顯得寬松肥大,奔跑中甚至都鼓蕩起來。

他一邊跑一邊喊:“校長,校長……等等我!”

“嗯?”李守先看清楚這個跑得到自己面前氣喘吁吁的學生后,頓時眉頭微皺,面露不喜之色,道:“余文生,你有什么事嗎?”

余文生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校長,我,我想,參加,參加異能考核!”

“你?”

“嗯!”氣都喘不勻的余文生一本正經地點點頭。

李守先像是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般,咧開嘴想放聲大笑,不過旋即覺得有些厭惡和惱怒,一個普通的學生敢隨便跑到副校長面前開玩笑,成何體統!于是他板著臉揮手叱道:“胡鬧,去去……”

不遠處觀望著這邊的學生們,看到余文生竟然跑過去請求進入異能院參加考核,不由得轟然大笑起來,指指點點著,這廝絕對是胡鬧來了——全校師生誰不知道這小子的底細?別說異能覺醒了,丫連最基本的優選性遺傳基因都沒有,身體還排斥基因改良進化藥物,綜合體能更是被評為極其罕有的零級。

就這資質,還想進異能系院校?

不過,沒想到這出了名的慫包廢物,膽子竟然變大了,敢調戲一向以古板嚴謹暴力而著稱的副校長李守先,后果很嚴重的。

余文生眼巴巴地請求道:“校長,給個機會吧!”

“你異能覺醒了?”

“沒有。”

“身體基因接受藥物改良進化了?”

“沒有。”

“有準考證嗎?”

“沒有。”

李守先暴怒吼道:“那你跑這兒廢什么話?”

余文生表情極為認真地說道:“校長,我如今道法修行已經略有小成,雖還未至大成,但也可以施展出堪比異能的道術,日后必然……”

“滾!”

“校長,您如果不相信的話,我現在就示范給您看!”說著話,余文生伸手從兜里摸出一張五公分寬十公分長的黃色符箓,道:“我可以憑借術法和符箓,掩蓋自身氣息,還可以做到瞬移……”

“滾!”

砰!

大門關上了。

余文生一愣,急忙上前使勁拍著大門:“校長,真的哎,您看看,我可以給您演示出來的,有道是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吱嘎。

大門打開了。

余文生心里一喜:“校長!”

李守先抬起一只大腳猛地踹了過來:“滾!”

砰!

噗通!

余文生被踹了一個跟頭,大門再次重重地關上了。

在不遠處圍觀的學生們笑得前仰后合,余文生這家伙太逗了,雖然挨了李校長一腳猛踹,但他敢于且成功地調戲激怒了李校長,真可謂我輩的楷模呀。至于余文生剛才所說什么自己道術修行有成……

別說是李校長,一些學生們都想上去抽他幾個耳刮子把他打醒——這廝被現實打擊得神經質了吧?

道術?

都什么年代了?

導彈都他媽信不過了!

當今時代,聚集生存在基地城市中的人類,看似社會狀況基本和平穩定。然而事實上,全球各個國家的任何基地城市,數十年來始終都把安全現狀,定在最高級別的戰爭警戒狀態。

注意,不是警備狀態!

因為,基地城市外,乃至全球的生存戰爭,從未停止過,也遠未結束……

所以,全球人類現在都是唯物主義者,信仰的是殘酷的血淋淋的生存法則,信賴的是科學技術高速發展下,不斷提升效果的基因進化改良藥物和體能增持藥物;尊崇的是優秀的身體遺傳基因,彪悍的體能,強大的超能力和絕對的戰斗力!

道術是什么東西?

簡直是荒天下之大唐,滑天下之大稽!

被踹倒在地的余文生,顯然沒有任何思想覺悟,他站起來拍拍屁股,齜牙咧嘴惡狠狠地嘟噥道:“媽-的,給你們得到天才強者的機會不要,等將來八抬大轎請貧道時,道爺我還不去呢!”

說罷,他心有余悸地打了個哆嗦。

瞅瞅大門緊閉,李副校長沒有出現,余文生這才松了口氣,戀戀不舍地又看了眼異能院校的大門,轉身低著頭有些沮喪地往教學樓方向走去——多年來因為身體資質缺陷,受盡欺凌鄙夷,不得已只能抱著唯一的希望苦修如夢中花鏡中雨般虛幻的道術,夢想著有朝一日道法修行小成,可以成為異能院學生,不再被人小視。

不曾想,當這一天到來時,竟然不被認可,唯一的機會就這樣被生生擋在了異能院的大門外。

咫尺天涯嗎?

“喂,余文生,校長不讓你進去,你穿墻而過唄!”

“是啊是啊,要不你飛進去得了,那多拉風……”

“大仙,你好!”

“大仙,再見!”

“余文生,你媽媽喊你回家吃飯!”

一幫學生們紛紛起哄嘲笑著余文生,神色間充斥著鄙夷和不屑。而且,他們當中還有許多都是低年級的學生。這一點都不奇怪——在這個比拼基因進化優勢的年代,就算是初中生,甚至是少數基因體能進化優秀的小學生,也可以仗著絕對的體能優勢,輕易地把余文生打得遍地找牙!

所以,拿余文生取樂,沒人會覺得有壓力。

心情很糟糕的余文生停下腳步,看向剛才嘲笑他時話里帶出“媽媽”兩個字的人。那是一名坐在花壇邊上,身材魁梧的男生。

他叫曹天,高三5班的學生。

據說曹天的身體基因已經順利通過了第四次改良進化,個人體能素質相當高。而且他還有些小小的家世背景,其兄長也在二中異能院校做一名合同制教員。所以有了這些倚仗的曹天,平時在文化系學院里頗為跋扈。

余文生瞇著眼語氣不善地說道:“曹天,你剛才說什么?”

曹天愣了下,似乎沒想到余文生敢當眾質問他。

繼而,曹天肆無忌憚地大笑兩聲,陰陰地說道:“我說,你媽媽喊你這只廢物回家吃飯呢,趕緊回去吧,以后別再出來丟人現眼了!怎么著?你耳朵有毛病了?喲,還這副忿忿的表情,你想咬我啊?”

“哎呀,我好害怕!”

“余文生,來打我們呀……”

曹天身旁的幾個人都跟著起哄。

其他觀望的學生中,有少數人心軟露出同情不忍之色,大部分則是一臉幸災樂禍看戲的表情。

余文生低下頭,稍稍沉默,然后不急不緩地從兜里摸出一沓黃色的符箓,大概有二十幾張的樣子——這是他今天在家里匆忙畫好之后拿來的,本想著能夠在校長或者老師的面前顯露下道法能力,從而有資格參加異能考核并順利通過。真沒想到,這么快就要用在實戰上了。

若是以前,確切地說,是三天前!余文生遇到這種情況還真不敢把曹天怎么樣,畢竟個人實力差距太大,上去用拳腳理論鐵定會挨揍。

不過現在嘛,余文生只是習慣性有些小怕。

但今天,必須揍曹天!

一是為了面子,二是為了拿曹天做實驗,檢測略有小成的道術實戰能力如何;三是……要立威!

任何人都可以把我踩在腳下隨意欺凌嘲諷的日子,從現在起,將一去不復返!

貧道,早就受夠了!

被欺負多年,終于熬出頭來的余文生,今日又出師不利,讓他在霎那間壓制住本性的膽小怯懦時,內心里陡然爆發出了一種近乎于病態般的瘋狂執念。

看到余文生沉默著,所有人都認為他會一如既往地慫下去——慫了不要緊,曹天不會當眾沒完沒了地欺負余文生這樣一只廢物,那很無趣——而事實上,余文生也曾無奈地自嘲過:“一個人如果不想經常被人踩,有兩種方法,一種是變得比別人強,還有一種就是把自己變成屎!”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