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神皇魔帝

點擊:
神界戰神之子,因其父功高蓋主,神王陷害,全家被殺!!
身死意外落入神池重生于天靈大陸,既有神格,又修魔道,勢要將整個神界踩于腳下!!
作品標簽: 勇猛、豪門、重生、位面

正文 1.第1章 重生

“林嘯天,你兒居然敢猥褻神界公主,此乃死罪,現在交出你兒林云,還能保你戰神一脈,否則,今日我等必將你戰神一脈誅殺。”

云霧繚繞的神界,此時戰神宮里,十數位主神在神界神皇的帶領下正對著一名身穿金甲的俊逸男子叫囂道。

聽著這些人的叫囂聲,林嘯天一臉的淡漠,整件事情他的心里極為清楚,自己的兒子林云今年不過剛剛十五歲,要說林云會猥褻神界公主,神皇之女,他怎么可能相信。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戰功,神王對自己感覺到了威脅,功高蓋主,終究是引來了殺身之禍。

人群中身穿金色皇袍的男子,正是神界的神皇,這時他正一臉默然的看著林嘯天,嘴里不急不慢的說道,“林嘯天,本皇念你戰功顯赫,已經格外開恩了,只要你交出林云,這件事情本皇可以既往不咎。”

神皇的話音落下,一旁的十數位主神也是齊齊附和道,“神皇陛下寬厚仁慈,真乃是我神界之幸。”

說完,這些人又看向林嘯天,臉色瞬間一變,怒聲喝道,“林嘯天,神皇陛下已經開恩,還不速速交出你兒林云,難道你要公然挑釁神皇威嚴?”

聽著這些卑劣的話語,看著這些人虛偽的表情,林嘯天嘴角忍不住的浮現出一抹苦笑,這些人都是整個神界最頂尖的一批人,每個人都可以說是不死不滅的存在。

而自己,飛升神界近萬年,在這萬年之中,在神魔之戰里立下了赫赫戰功,可是誰能想到,就是這些戰功,成了自己的催命符。

“哈哈,想不到我林嘯天的戰功,竟然成了我自己的催命符,神皇陛下,你要殺我林某何必找這些莫須有的罪名,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不過我兒林云是無辜的,還望神皇陛下能夠放過林某妻兒。”林嘯天一聲大笑,笑聲里充滿了無奈和苦澀。

面對神皇,整個神界的人都不能違抗,神皇要你死,你不能不死,不過他林嘯天卻不能讓自己的妻兒有事。

“林嘯天,本皇說了,你兒林云猥褻公主,今日必須交出來,你若還是拒不從命,本皇只有親自動手了。”聽到林嘯天的懇求,神皇依舊沒有心軟。

斬草要除根,對于這個道理,神皇是再清楚不過的了,他不可能留下一個隨時都會爆炸的隱患。

話說到了這里,林嘯天也是明白了,今日,神皇是下定決心要抹除自己戰神一脈。

筆直的站立著,林嘯天掃視過眾人,嘴里淡淡的說道,“我林嘯天為神界做的事情有目共睹,本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不過我妻兒是無辜的,今日誰要是敢動我妻兒一下,我林嘯天就算拼了命,也要和他同歸于盡。”

說完,林嘯天的身上散發出一陣陣的金色光芒,戰神之威在這一刻徹底的爆發出來。

感覺到林嘯天的氣勢,周圍的一眾主神也是微微后退,戰神的名頭可不是吹出來的,而是在無數場和魔族的戰爭中用血和尸骨堆積出來的。

“哼,林嘯天,你敬酒不吃吃罰酒,對本皇不敬,今日本皇就代表神界眾神滅了你戰神一脈。”察覺到眾神心中的忌憚,神皇一聲冷哼,隨即率先攻向了林嘯天。

看到神皇攻來,林嘯天也是絲毫不懼,直接迎了上去,挎在腰間的長劍瞬間出鞘,金色的劍芒一閃而過。

堅硬的地面在金色劍芒下猶如豆腐一般的被切開,而劍芒也絲毫沒有停留的沖向神皇。

“哼,林嘯天,今日本皇必定滅盡你戰神一脈。”臉皮已經撕破,神皇自然也不需要掩飾,面對林嘯天的金色劍芒,神皇一拳轟出。

泛著金光的拳頭和金色劍芒狠狠相撞,僅僅只是數個呼吸,林嘯天的金色劍芒就被徹底粉碎,而這時,神皇也對后方的眾神喝道。

“傳我命令,誅殺戰神一脈,一個人都不留。”

聞言,眾神也是齊齊應了一聲,隨即皆是朝著戰神宮的深處飛去,一時間,碩大的戰神宮內響起了凄厲的慘叫聲和求饒聲。

眾神沖殺進戰神宮,不論是戰神宮里的護衛還是下人,皆是沒有一人能夠幸免,只要被發現,那就是一個死。

“神皇,你真要如此逼迫于我?”只剩下林嘯天和神皇兩人,林嘯天已經泛著殺意的對神皇問道。

“哼,林嘯天,神界必須是我神皇一脈的,你戰神一脈太過鋒芒畢露,有今日的下場,也是理所當然。”聞言,神皇冷哼一聲,再度向著林嘯天攻來。

戰神宮外,林嘯天和神皇打的不可開交,戰神宮內,一眾主神和神兵瘋狂的斬殺著戰神宮里的人。

而戰神宮深處,年僅十五歲的林云在母親張靜香的陪伴下,稚嫩的小臉上沒有絲毫的膽怯,反而是帶著濃濃的恨意。

自己被神界公主邀去赴宴,沒想到,這居然會是一場針對自己家族的詭計。

“娘,走吧,我們出去陪父親。”看了眼母親,林云淡淡的說道,他知道今天自己一家是難逃一死了,既然要死,林云的選擇是一家人死在一起。

聞言,張靜香寵愛的看著林云,摸了摸他的腦袋,充滿愛意的笑著回道,“恩,娘這就帶你去。”

兩母子一路朝著戰神宮外的廣場走去,一路上遇上了許多神兵和主神,不過看著張靜初和林云平靜的樣子,他們也沒有第一時間出手。

甚至有的主神眼中還有著一抹淡淡的憐憫之色,戰神一脈,對神界的貢獻不可謂不高,沒有戰神一脈,魔族恐怕早就攻進神界了。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些,神皇才會開始忌憚,直到現在決心鏟除戰神一脈。

一路上沒有遇到阻攔的來到戰神宮外的廣場,此時的林嘯天已經身受重傷,和神皇相比,林嘯天的實力還是有所不如。

“嘯天。”

“父親。”

看著林嘯天那已經被鮮血染紅的背影,林云和張靜香也是出聲喊道。

聞言,林嘯天轉頭,看著兩人溫柔的笑了起來,笑容里盡是幸福和柔情,不過這時,神皇突然暴起,在林嘯天沒有防備的情況下,一拳狠狠轟在了林嘯天的胸口。

而林嘯天也應聲倒地。

“愣著干什么?給我殺了他們母子。”誅殺了林嘯天,神皇對著眾多神兵和主神喝道。

即使不情愿,不過神皇的命令沒有誰敢不遵從,一時間三四名主神已經向著張靜香攻殺過來。

見狀,張靜香第一時間抱起林云,整個人化為一道流光,向著遠處飛去,一直來到神池的邊緣,張靜香才停了下來。

現在戰神一脈在神界已經不存在了,不過要看著林云被這些人誅殺,張靜香不忍心,神池,成了這個時候張靜香唯一的希望。

雖然傳言,神池是整個神界最危險的地方,就算是主神之軀進入神池也必死無疑,不過面對眾神追殺,張靜初只能將希望放在神池之上了。

“云兒,你要努力的活下去。”看著林云,張靜香的臉上有著淚痕。

“娘……………”聞言,林云剛要說話,不過張靜香已經一把將他丟進了神池之中,而就在這一霎那,眾多追趕的主神已經趕到。

看著張靜香將林云丟入神池之中,眾神的臉上也是神色各異,有幸災樂禍的,有滿臉殺意的,有惋惜無奈的,還有可惜憐憫的。

“我戰神一脈無愧于心,無愧于神界,今日之事只能怪我戰神一脈太過天真。”看著眾神,張靜香淡淡的說道。

說完也不等這些人動手,張靜香毅然自盡于神池之旁。

戰神一脈被滿門抄斬,而沒有人知道落入神池的林云,現在卻處在一個渾渾噩噩的狀態,隱約間還能夠聽到一男一女的笑聲和說話聲。

“父親,母親………….”聽出這是父母的聲音,林云想要說話,卻發現怎么也發不出聲音。

……………………………………..

天靈大陸東域的炎黃國,此時位于國都的大將軍府,極為熱鬧,因為今日大將軍喜得貴子,凡是朝中的大臣將軍皆是齊齊來賀。

看著將軍夫人懷中的嬰兒,眾人都是贊不絕口,各種溜須拍馬的話絡繹不絕。

不過沒有人發現,此時將軍夫人懷中的嬰兒,臉上卻有著種種復雜的神色。

“父親,母親。”看著將自己抱在懷中的婦女,正是張靜香,而一旁的父親正是林嘯天。

“我………………”原本在神界已經身死的父母,此時居然抱著自己,林云很想說話,不過無論他怎么努力始終只能發出哇哇哇的哭聲。

“不哭不哭……………..”聽到林云的哭聲,張靜香慈愛的看著懷中的林云。

正文 2.第2章 戰神訣

白駒過隙,林云重生在炎黃國已經過去了十八年,而此時的林云,也已經是個十八歲的帥氣青年。

值得一提的是,整個大將軍府都好像冥冥中自有安排一樣,林云依舊被父親取名叫做林云,而父親和母親的名字也沒有改變,和在神界是一樣的。

唯一的一點遺憾,恐怕也就是修為了吧,天靈大陸是神界之下凡人的世界,這里的人修為比起神界來說,那真是螻蟻一般的存在,就算神界隨便的一個主神,來到天靈大陸都能夠成為一方強者。

獨自坐在庭院里,林嘯天和張靜香是已經忘記了神界的事情,甚至林云都不敢肯定,他們還是不是自己在神界的父母。

不過從兩人的長相和性格上來看,和神界的林嘯天,張靜香可謂是一模一樣。

“神皇………………”看著天空,林云的眼中有著一抹深深的恨意,自己一家被誅殺,一切都不過是因為神皇覺得林嘯天功高蓋主了。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