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娛樂春秋

點擊:
架空異界,武道百家。
現代人告訴他們,除了修行,還有很多方法可以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要做江湖上人人追捧的少俠?嗯,這個簡單,只是要看你的誠意……比如讓你師妹來喝杯酒?

子曰:

穿越莫只苦修行,人家土著沒你行?
天作棋盤星作子,知識就是金手指。

又云:

穿越一世不推土,不如回家賣紅薯。
江山百色盡妖嬈,何必較勁逆天高。

卷一 天都篇

第一章 落鼎

子夜,一彎殘月斜斜掛在天際,幾點星光忽隱忽現,山腳邊一眼寒潭倒映著星月,蟬鳴聲偶爾響起,更襯得潭邊一片清幽寂靜。

一支車隊從山腳小道緩緩經過,車輪粼粼,滾破了寂靜的月色。

這支車隊看上去和尋常車隊有些不同,主要的區別在于車隊的護衛似乎全是女性。

車窗輕簾卷起,露出一名少女稚嫩卻又姣好的面容。一雙亮晶晶的大眼睛盯著水潭好奇地看了一陣,忽然開口問道:“師父師父,那個是不是問鼎潭?”

聲音脆如鶯啼,在夜間忽然響起,驚起了宿鳥撲棱棱地飛騰而起。

少女身邊是一名輕紗遮面的少婦,本來正閉著眼睛斜靠著假寐,聽了少女的問題,眼睛微微睜開一線,有些迷蒙地掃了窗外一眼,微嘆一口氣:“就是問鼎潭。”

少女好奇地問:“不是說這是圣潭,一直有人看守的?鬼影都沒一只啊。”

“圣潭?說說罷了。”少婦嘲諷地笑笑:“曾經有人駐守,只是因為當年落鼎成潭,潭水里帶上了鎮世鼎上溢散的靈氣,泡在潭水里對修行有利,被皇家圈占了而已。千余年過去,靈氣散盡,這也就成了尋常潭水,皇家才沒那心思繼續打理,已然荒廢近百年了。”

少女似是有些不甘:“真的一點靈氣都沒有了?”

“沒有了。”少婦瞥了她一眼,好笑地道:“你只不過是見潭心喜,想要去泡個澡吧?”

心思被看破,少女笑嘻嘻道:“還是師父懂我,我們都趕了一天一夜的路了,身上黏黏的……”

少婦沒好氣道:“你的修為早已不染塵埃,哪里來的黏黏的?”

少女眼珠子滴溜溜一轉,笑容里竟帶了些妖媚,整個人倚在師父身上:“人家想男人想得黏黏的……”

少女最多十三四歲,稚氣未脫,可這一瞬間氣質扭轉,禍水潛質隱隱散了開來,那嫵媚的風韻絕不該屬于這個年紀。更別提她這句話也絕對不該是一般少女該說的話,可少婦聽了卻只是啞然失笑,絲毫不惱,反而道:“罷了,你也不過是天性愛潔,嗯……就稍息片刻,師父和你一起去。”

如果有外人看見,便知道這倆貨絕不是什么正經人家。

車隊停了下來,女護衛們四散而出,隱隱控制了通向潭水的所有來路。師父牽著少女,兩人赤足踏出車外,月色下衣袂飄起,兩道纖然美好的身影飄然踏月而去,帶著如夢似幻的美麗。

輕紗跌落草叢上,兩具羊脂白玉般的玲瓏身軀緩緩踏入潭水。哪怕對她們來說一天奔波并不疲勞,但潭水的清涼沁入肌膚,還是讓師徒倆發出了舒服的輕嘆。

“師父……”少女輕撫玉臂,低聲道:“九鼎鎮世,天下已安千年,我們的目標真的能實現嗎?”

“鼎不過死物,若真有那么穩定,也不會有如今各大宗門尾大不掉的局面了。”少婦淡淡回應著,臉上的面紗掀開,隨意在水中漂洗,露出一張傾國傾城的容顏。

其實所謂的師父依然年輕,那如玉的容顏看上去最多二十六七歲,卻多了些徒弟沒有的成熟風韻。經歷過血與火的江湖歷練,擔負著一個宗門的管理,偏偏又出自魔門,英氣貴氣神秘妖媚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形成極為獨特的氣息。

少女看著很是羨慕:“師父你真漂亮,以前肯定很多男人為師父發瘋吧?”

“呵呵……男人都是賤種,他們只會為了得不到的發瘋。所以嬋兒你要記住,感情不過玩具,可玩不可真,否則發瘋的就成了你。”

少女再是聰明,畢竟年紀太小,聽得似懂非懂。

“更何況,勾引男人這種事,自有下面的人負責。你我身負宗門之重,這類事情不需要你親身下場。”少婦微微一笑,在徒弟凝脂般的胸口抹了一把,續道:“誰看了你一眼,就挖了誰的眼,這才是你該做的。”

話音未落,她忽然察覺到什么,猛地抬頭看天。

半空十余丈處,空氣詭異地扭曲了一下,繼而雷霆大作,狂風疾走。雷霆之中隱隱出現一個洞口,一個人影驟然從洞口掉了出來。

就在人影調出來的瞬間,狂風雷霆同時消失不見,一切就像一場詭異的幻覺。

師徒倆愣愣地看著那個人影慘叫著從半空栽了下來,即將落入潭水之前,那人似乎看見了潭邊有人,眼睛一亮,大喊了一聲:“救命!”然后就“咚”地一聲栽進了潭水里,咕嘟嘟地沉了下去。

師徒倆你看我我看你,都盯著對方露在水面上的雪白前胸上看了半天,又同時轉向那人落水的地方,目露兇光。

落水處只剩下幾圈漣漪,汩汩冒著氣泡。

……

薛牧是國內一家音樂經紀公司的運營主管,推出打造過撲街女團,雖然一般人多半沒聽說過國內還有這么個撲街團,但薛牧在圈子里倒也有些名氣,算是國內走在偶像制造的浪潮前沿的人物。手頭錢也不少,平時玩一玩外圍女,騙幾炮做著明星夢的小妹妹,小日子過得還是挺滋潤的。

薛牧業余喜歡淘淘古董,今天淘了一個還沒指甲大的青銅片,研究了一晚上研究不出什么門道,一不小心劃破了手,“嗖”地就消失在家里。

平時閑暇也看過很多小說,對于穿越這個概念并不陌生,自從被甩到一個陌生的荒郊野外半空中,薛牧就知道自己遇上了無法解釋的穿越。

天可憐見他從來就沒有這種期待,這幾天泡一個小明星好不容易快上手了,穿個毛啊……

而且他還發現一件事……穿越這種事是不存在坐標定位的。運氣好的可能會直接出現在美人香帳里,運氣差的說不定出現在化糞池里活活淹死。比如眼下出現在半空中,他就不知道算是運氣好還是壞,聊以欣慰的是下方是個水潭,起碼摔不死。

腦子里瞎轉著這些無聊問題,眨眼間就到了水面上。這時候才發現潭水邊上有兩個女人,似乎在洗澡?

還沒看清人家長得什么樣,薛牧只來得及喊一句“救命”就重重砸進了水里。事實證明武俠片里跳崖遇到水就不會死那都是騙人的,從這起碼三四十米的高空摔落,掉在水面上簡直和一把重錘敲在身上差不多,劇烈沖擊力震得他五臟六腑都差點移位,噴出一口鮮血,直接暈了過去。

如果沒人救,那就真死在水里了。

潭邊玉人纖手一拍,一股水柱直沖而起,將他沖出了潭面,繼而水流穩穩當當地托著他慢慢漂到兩女面前,神乎其技。

“奇怪,好強烈的毒氣發散……”兩女本來滿目兇光打算挖個眼珠子玩玩,可隨著薛牧慢慢靠近,反倒同時蹙起了眉頭,運功閉上了渾身毛孔。

這個男人身上散發著詭異的毒氣,以她們出自魔門對毒無比熟悉的見聞都無法分辨這是什么毒。

少女嬋兒凝視著薛牧的短發,喃喃自語:“居然是和尚?莫非是中了哪位同道新研發的奇毒?”

少婦的纖手搭在薛牧手腕上,仔細探查了一番,眼神更是驚詫:“奇了……”

“怎么了師父?”

“這人的身上遍布至少上千種類的毒素,從肌膚到臟腑直至膏肓,其中有很多種是發散性的,聞所未聞……也就是說如果到了普通人的城鎮里,他直接就是一個瘟疫之源,幾天之內就能讓百里化為死域。”

嬋兒目瞪口呆:“可他還活著?”

“即使是拿試毒當飯吃的趙大公子,被這樣的奇毒浸透膏肓,估計也早死透了,可這人不但活著,還很健康,只是剛才受到沖擊,傷了臟腑。”

嬋兒想起這人詭異的出場方式,心里有些打鼓:“難道這人比趙大公子還厲害?可這么厲害的人怎么可能摔潭水里就震傷肺腑呢?”

少婦收回搭在薛牧手腕上的指頭,滿眼不可思議的迷茫:“這正是最奇怪的地方……他沒有一絲修為,根本就是個普通人!”

第二章 真沒文化

薛牧迷迷糊糊中醒來,眼睛還有些睜不開。可以感覺到自己躺在軟榻上,鼻尖縈繞清香,耳畔傳來車輪滾在山路上的聲音,伴隨著陣陣顛簸。

看來是在馬車的車廂里……

少女的聲音清脆悅耳:“師父,喝點茶,別太勞神了。”

薛牧的職業敏感性立刻覺得,這聲音空靈清脆,很有潛力嘛,就算不會唱歌,拿去做個配音CV也是杠杠的啊。話說回來,這哪個朝代來著?居然說的是普通話,只是好像帶點不知道哪里的口音,軟軟糯糯,很是舒服。

另一個女聲響起:“拜風烈陽那個蠢貨所賜,我們南方的基業損毀八成,如今別說什么大計,再不想辦法,宗門上下早晚坐吃山空。你師叔還陷在六扇門等著搭救,也是要大把灑銀子的,師父怎么安得下心來?”

這聲音也好,有種說不出的韻味,聽著酥酥麻麻的……

薛牧終于勉強睜開了眼睛,微微轉頭一看,一名少婦盤膝坐在一邊,輕攏云鬢,目似秋水,手中捧著一本書冊,輕紗籠罩的側顏只是驚鴻一瞥,就讓薛牧暗吸一口氣。

這女人很漂亮啊……落水前看見有人在洗澡,就是她倆嗎?媽蛋真是可惜了,那時候兩個好像都沒穿衣服,可惜壓根沒看清啊!

一個白衣少女正在憤憤然地揮著小拳頭:“下次見到風烈陽,我親手把他那玩意剪了,送去當孌童!”

“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你有這個干勁,還不如幫為師算一算賬。”

少女的拳頭停在半空:“呃呃,什么賬?”

“上個月京師百花苑虧損一千三百二十兩,靈州的胭脂坊虧損四百一十五兩,武州的尋芳齋獲利七十四兩……上個月我們共計虧多少?”

“……”少女一步一步悄悄向后撤。眼珠子滴溜溜的,那尷尬的模樣讓薛牧看了忍不住想笑。

“你啊,真以為光能練功就能負擔一個宗門?以后這些事情早晚要你擔,跑有什么用?”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