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鄉野小農夫

點擊:
他叫張偉,一個被人陷害入獄的貧窮青年,意外獲得未知世界的芯片,開始走上了農民逆襲高富帥的土豪之路。高冷老板娘,清純小蘿莉,天使女護士,性感女教師……紛紛為了他,甘愿留在農村!可是張偉卻懵圈了,只能望著天空,遺憾悲憤,“弱水三千,只能取一瓢飲之啊,蒼天啊,你是在整我嗎?”

第1章 回家

春江縣第一看守所。

隨著一道“吱呀”的開門聲,一名二十出頭的青年走了出來。

這青年留著寸頭,身形高瘦,鼻梁高挺,面目俊朗,身上的灰色汗衫和牛仔褲全都皺巴巴的,散著一股子霉味,不知放了多久。

兩年了,他已經入獄兩年了,看著外面的天空,年紀二十歲的他,心中升起無限感慨。

他忘不了兩年前,被人以故意傷害罪,冤枉入獄,家里只剩下一個逐漸年邁的老母親。

不知道母親的病好了嗎?

青年一想起家中無人照看的老母親,心中一陣難過,他父母晚來得子,從小父親又因車禍死亡,只剩下他們母子倆相依為命。

母親為了供應他上學,砸鍋賣鐵,久累成病,好不容易盼到他上了大學,誰曾想,在去大學學校的頭一天,警察局突然來了人,以故意傷害罪將他抓了起來,他忘不了臨走時,母親傷心欲絕,昏厥了過去。

如今兩年時光一晃而過,他的家中更加一貧如洗,想著想著,他開始擔心起母親,歸心似箭,剛走了兩步,便看到前方不遠處,站著一道熟悉的妙曼身影。

這是他高中時認的干姐,名叫藍芳,是他們班上的班花,曾經還暗戀過她,只是高中畢業之后,藍芳就去了南方打工,再沒有聯系過。

沒想到兩年不見,藍芳長得更加明媚動人,柳眉杏眼,肌膚勝雪,一身黑色的包臀連衣裙,將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纖細的雙腿穿著緊致的黑絲襪,腳蹬恨天高,格外性感,火爆。

青年雙目微微泛光,咽了咽口水,驚異道:“小芳姐,你怎么來了?”

“張偉,姐來接你啊。”藍芳美眸閃爍,咯咯一笑,那嫵媚的笑容只看得張偉氣血噴張,愣在了當場,藍芳白了眼張偉,拍了拍香臀下的黑色大奔,嬌哼道:“傻樣,還不快來?蓮姨都等急了!”

“我媽?是我媽讓你來接我啊。”張偉瞬間明白,看著那黑色的大奔,錚錚發亮,心中不由一陣苦澀。

看來這兩年,藍芳比他過的好,自己真是蹉跎了青春,想到家中的老母親,張偉不再遲疑,直接上了車。

“滴滴,奔馳S級S600L,進口,參考價,208萬,配置……”

張偉剛坐進車內,腦子中瞬間涌出一連串的數據,這個特異功能是他在兩年前入獄后,在獄中被打,撞破了頭,扎進一塊碎玻璃導致的,經過這兩年的消化,他才明白,那塊玻璃其實是一枚來自未知世界的芯片,恰巧被自己得到。

芯片上記載了各種各樣的古代文明,其中華夏文明居多,從三皇五帝開始,包含了極為古老的醫術,丹術,武術,法術等等,芯片中有著獨立的智能系統,一旦觸碰到任何事物,都會報出一連串的數據,所以他早就習慣了。

只不過讓他驚訝的是,藍芳這兩年里,在南方到底發生了什么?居然開的車都是上百萬的豪車,心中一陣好奇。

“小芳姐,你這車不便宜吧?你這兩年掙了不少錢啊。”

車子啟動,行駛在去往張家莊的土路上,張偉沒有感覺到一點顛簸,豪車就是不一樣,舒適度果然夠高。

藍芳側目看著張偉,嫵媚一笑,讓張偉心中一陣火熱,格外隨意的說道:“我在南方辦了個電子廠,生意還行,你喜歡這車嗎?要是喜歡,姐送給你了。”

張偉收回目光,笑了笑,雖然他現在剛出獄,但他相信憑著腦子中的智能芯片,他能拼出一番事業,要不了多久,他也能擁有一輛上百萬的豪車。

“謝謝小芳姐,這車對我暫時沒用,還不如錢來的實在。”

藍芳美眸閃爍,覺得張偉說的確有道理,認真開著車,緩緩開口道:“小偉弟弟,姐打算在這縣城開個子公司,你有沒有興趣來幫幫姐?”

張偉一聽這話,就知道藍芳是特意幫助自己,索性也沒拒絕,就當是出獄后的第一份工作了,這樣自己暫時也能有個穩定的收入,養活母親和自己。

“小芳姐,我媽還好嗎?”

張偉現在最最擔心的就是家中的老母親,心中只覺得自己不孝順,讓一個老人孤獨了兩年,吃盡了苦頭,他決定這次回去后,一定要讓母親過上好日子,不再受苦。

“唉,蓮姨她瘦了好多,本來說今天要帶蓮姨去醫院做個全面檢查,蓮姨說你今天出獄,就讓我來接你了。”

藍芳一聲嘆息,柳眉微皺,面色有些難過,她從小父母雙亡,是他叔叔將她帶大,上高中那會兒,沒少往張偉家跑,蓮姨待她不薄,簡直比親閨女還親,所以這一次剛回來,就去了張偉家,誰知道張偉居然發生了這事兒。

張偉一聽母親瘦了,心中一陣疼痛,臉上沉了下來,回家的心更加急切。

藍芳開著車,有一句沒有一句的和張偉聊著,“聽蓮姨說,你是被冤枉的,那你知道誰故意整你嗎?”

“不知道,不過我能猜出是誰。”張偉雙目中閃爍著冷光,面色愈加陰沉。

藍芳看到他的模樣,嚇了一跳,從沒有見過張偉這么冷酷,不過想想也是,張偉被冤枉入獄兩年,獄中生活,早已讓當初那個稚嫩單純的少年磨礪成了如今這般冷酷,她的心中反而更加喜歡現在這個冷峻的青年。

“是誰呀?你告訴姐,姐替你報仇。”

張偉側目看著眼前這個嫵媚動人的女人,心中升起一股暖流,若是換了旁人,恐怕早就不理會他這個坐過牢的男人,他更不能讓藍芳冒這個險,沉聲道:“小芳姐,你還記得高中畢業會的那晚上,班上有個富二代向你表白嗎?”

“呀,你是說?段浩?”藍芳險些丟了方向盤,白皙的面容上微微泛紅,不由有些怒意,幽幽道:“是段浩陷害你呀?”

張偉陰沉著臉,點了點頭,雖然他只是猜測,但他極為確定,繼續沉聲道:“那天晚上,我喝了點酒,實在看不下去,就趁機打了段浩,他那年又沒考上大學,估計就是這個原因,小芳姐,你也知道,我高中那會有多單純,根本沒有得罪過什么人。”

“你是說,段浩陷害你入獄,使了黑錢,頂了你上大學的名額?”藍芳的小臉上滿是驚訝,逐漸變成了憤怒,憤恨道:“這段浩也太卑鄙了吧,仗著家里有幾個臭錢,就欺辱他人嗎?太可惡了,不行,小偉弟弟,這事姐替你管了,不整治一下那無恥小人,姐咽不下這口氣。”

張偉苦笑搖頭,看著藍芳因生氣,微微起伏的胸口,趕忙抬手撫了撫她的后背,勸慰道:“小芳姐,你先別生氣,這事你不能管,你好不容易闖出了一番事業,不能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出岔子,小芳姐,你聽我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仇我刻在心里,早晚有一天,我自會讓段浩跪在我面前,哭著求我原諒他。”

“哦?這么自信?小偉弟弟,你變了,變得更加成熟了。”藍芳面容微微發紅,將車停靠在一處水溝旁,認真的看著張偉,美眸閃爍,風情萬種。

“小芳姐,你也變了,也變成熟了。”張偉呲牙一笑,目光瞟向藍芳的胸口,瞬間引起藍芳一聲嗔怒,連翻白眼都是那么的韻味十足,直讓張偉想入非非。

“小偉,是你回來了嗎?”

就在這時,張母聽到了車子的聲音,趕忙從泥巴稻草堆砌成的土屋中走了出來,嘶啞的聲音頓時傳入張偉的耳中。

張偉身體一震,透過車窗看到母親顫顫巍巍的走了,心中一陣揪痛,趕忙推開車門,兩三步便來到母親身旁,看著母親兩鬢斑白,面黃肌瘦的蒼老模樣,這兩年里定是吃了不少苦,張偉眼眶微紅,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媽,小偉不孝,讓您受苦了,小偉回來了。”

第2章 為母親治病

張家莊的村民也都聽到了車子的聲音,紛紛走出,看著那輛奔馳豪車,指指點點,一陣羨慕。

“啊,這是誰家的親戚啊,居然開了這么好的車。”

“快看,那是誰?那不是小偉嗎?”

“咦,小偉不是蹲大牢了嗎?”

“你傻啊,這都過去兩年了,也是時候出來了。”

“就是,我可聽說小偉是被冤枉入獄的,也不知道哪個天殺的東西,害的小偉上不了大學,太可恨了。”

“小偉也夠可憐的,他爸早年出車禍死了,剩下他們娘倆孤苦相依,沒想到又出這事兒,唉,可憐的娃啊。”

“是啊,多好的娃,唉,就這么毀了。”

“你說的這是啥話,不是還有句話叫什么大難之后必有大福嗎?”

“對對對,小偉這娃肯定有大福。”

……

張家莊三面環山,只有一條坑坑洼洼的土路通向縣城,大部分村民都沒啥文化,格外淳樸善良,看到張偉母子倆團聚,也替他們高興,藍芳看到張偉哭著跪在母親面前,眼眶也有些紅了,但嘴角掛著微笑,心里高興。

張母看著兒子回來,十分開心,擦著臉上的淚水,趕緊扶起張偉,激動的說道:“娃,不哭了啊,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地上涼,趕緊起來,鄉親們都看著呢。”

張母沒啥文化,一輩子都在張家莊,一下子被這么多人看著,難免有些不適應,顯得害羞,張偉體諒,站起身子,看著那些熟悉的老面孔,心中感慨回家真好,朝著眾人禮貌的問了聲好。

“大叔大娘們好。”

“哈哈,小偉嘴真甜,不愧是上過學的文化人兒,唉,可惜出了這事兒,沒能進大學的門兒,要不然咱們村就出了個大學生了。”村民中,一個拿著煙斗的大爺遺憾嘆息,身旁的花衣大娘瞪了他一眼,朝著他的腰間狠狠的擰了一把,大爺頓時痛呼。

“哎喲,你這婆娘,擰俺干啥?”

“呸呸呸,不會說話就別瞎嚷嚷。”花衣大娘撇嘴罵了句,看到小偉,笑了起來,指著身旁的煙斗大爺,說道:“小偉啊,你張大爺不會說話,你別往心里去昂,回來就好,得會兒啊,你跟你娘去俺家吃飯吧,俺家今個殺了只老母雞,老肥了。”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