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風流小春醫李大寶

點擊:
原本被人瞧不起的小村醫,為了救治被蛇咬了那里的嫂子,從而不得已修煉了一門奇怪的功法,為了活下去,不得不和村里其他的嫂子做那事兒。“大寶,晚上記得早點兒來嫂子家,嫂子給你留門……

 第一章有人喊救命

南溪村落坐在大青山的腳下,山下有著一條長長的大河穿過,名叫南溪村。

大青山上,一個年約十八九歲的年輕小伙子背著個藥簍子尋找著藥材。年輕人名叫李大寶,是南溪村唯一的村醫。

哎喲喂……

正自努力尋找藥材的李大寶忽然聽到一個女人輕聲痛呼的聲音,心里頭暗自嘀咕,難不成有婆娘在山里干那事兒不成?

可是扭頭朝聲源看去,卻見一個三十來歲的婆娘正摔在了自己不遠處的地方。那女人面色白皙,瓜子臉,一雙嫵媚的大眼睛煞是好看,此刻因為疼痛她皺著眉頭,那種略帶痛楚的表情給她增添了另一份美。

這娘們李大寶認識,是村主任朱小軍家的媳婦,長的漂亮不說,打扮的也很是洋氣,和南溪村里那些個打扮樸實的娘們比起來,那完全就是一個城里人似的。

不過這娘們平日里看上去風騷的緊,南溪村的大老爺們沒少的想要倒騰這婆娘。

桂花嫂,你咋啦?李大寶見張桂花坐在地上一臉痛苦的模樣,湊上前去,頓時,一股子香氣撲面而來。

大寶,我、我好像被蛇給咬了。

瞧見李大寶來了,張桂花嫵媚的眸子一閃,紅唇輕咬,故作嬌羞模樣,還別說,這娘們咬嘴唇的樣子還真的挺讓人心動。

一聽被蛇咬了,本著救人要緊的宗旨,李大寶不敢多想,趕忙從藥簍子里找出幾味藥,嫂子,你被咬在哪里了?我先給你把毒血給吸出來。

李大寶經常上山采藥,知道這大青山上有的蛇毒性很強,若是不及時的清理毒血很有可能會丟掉小命!

張桂花見李大寶這么緊張,眼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其實她今個上山來就是想要找個沒人的地方勾搭勾搭李大寶。

她這些年嫁給了村主任朱小軍,表面上看起來風光的緊,可是自家的苦只有自己知道。她男人這些年早就把身子骨給玩壞了,以至于這兩年都沒咋的跟她好過了。

俗話說得好,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地上能吸土。

張桂花正處于這如狼的年紀,讓她一直靠著村里的黃瓜折騰那事兒,她哪里受得了?隨即便想到了村里她唯一能夠瞧得上眼的小子——李大寶!

這邊故意跟蹤李大寶來到了大青山上,她說啥被蛇給咬了自然也是瞎扯的。

可是瞧見李大寶這么緊張,張桂花心里頭便更加的想要和這個大小子好好的舒坦一把了。

大寶,那蛇、那蛇咬了嫂子下邊兒了。張桂花平日里潑辣的緊,可真正說起這事兒的時候也還是心中有些難為情。

李大寶見張桂花這幅羞澀模樣,楞了一下,隨即也是老臉一紅,心中也忍不住暗罵這蛇不講究,咋會去咬女人那地兒呢。

可是本著救人要緊的宗旨,李大寶猶豫了一番,最終還是咬了咬牙,說道:嫂子,你、你把裙子給撩起來,我……我給你先把毒血給洗出來,然后給你上藥!

 第二章你幫嫂子弄一下唄

聽到李大寶這么要求,張桂花心頭一喜,臉上卻還是一副嬌羞不已的模樣,隨即,她便緩緩地站起身來,緩緩地扭動著腰肢,身上那條黑色的包臀短裙一點兒一點兒的從她那盈手可握的腰肢上滑落……

看著張桂花這么摘裙子,李大寶心里頭也忍不住有些吃不消,這娘們扭動腚子的嬌羞模樣實在是太讓人受不了了。

可是一想到此刻張桂花是個受傷的人,便也忍住了心中的非分之想,輕咳一聲,催促道:桂花嫂子,你……你快點兒。

張桂花見李大寶不敢正眼瞧自己,那嫵媚的眸子里閃過一抹促狹的笑意,隨即略帶嬌嗔地喊道:人家那里痛,快不了,要不,大寶你幫嫂子弄一下唄?

聽到張桂花這么說,李大寶咽了咽口水,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可是他剛準備要去幫張桂花摘短裙的時候就見張桂花居然緩緩地跪在了地上。

瞧見張桂花雙膝跪在地上,雙手也撐在了地上的模樣,李大寶頓時一愣,忍不住說道:嫂子,你……你跪在這兒干啥呀?

哎呀,人家一直站著累死了,可能是那蛇毒發作了,大寶,你快點兒幫嫂子看看吧。張桂花可不管李大寶,直接躬起了身子,隨后,那被緊身包臀短裙所包裹著的渾圓的腚子便呈現在了李大寶的眼前。

李大寶從小跟著老爺子過活,只學會了一手醫術,因為家里頭窮,也沒啥姑娘瞧得上他,所以他這還是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的接觸女人,而且還要去摘下一個女人的裙子……

李大寶雖然沒咋的接觸過女人,可是對于男女之間的那點兒事情他多少還是有些只曉得,瞧著張桂花這渾圓的腚子,他忍不住火氣蹭蹭蹭的往上涌起,以前他聽別人說過,一個婆娘的腚子越大,那方面的要求就越大。

此刻瞧見張桂花那臉盆一般大小的渾圓,李大寶忍不住便想要抓著她的渾圓,狠狠地從她后頭倒騰進去。

大寶,你在干嘛呢?快點兒呀,再不幫嫂子治療,嫂子可就要香消玉殞咯。張桂花等了好一會兒也不見李大寶來摘自己的短裙,忍不住搖晃起了渾圓,一臉媚態的朝后看去。

瞧見李大寶臉上的癡迷,張桂花忍不住心中有些得意,同時也有些快意。

朱小軍,你沒事兒在外面亂倒騰婆娘,今個老娘也要找個爺們好好的伺候伺候老娘,而且還是個比你年輕,比你長的好的大小伙子!

李大寶壓根就不知道張桂花是故意來勾搭自己的,他此刻心中有的全部都是羞愧,他覺得自己身為一個醫生,居然會對一個病人產生這等綺念那是錯誤的。

強行的壓抑住自己心中的邪念,李大寶緩緩地走到張桂花的身后,看著那黑色的包臀短裙,以及那被撐的能夠看出印子的渾圓,李大寶的手緩緩地拉在了短裙的松緊帶上,緩緩地往下拉去……

隨后,一片白皙的肌膚立刻呈現在了他的眼前……

 第三章等你治!

短裙緩緩地被拉下來,張桂花裙子下的肌膚也一點一點兒的呈現在李大寶的眼前。

很快,那一道溝壑出現在李大寶的眼前,李大寶咽了咽口水,用略帶沙啞的聲音問道:嫂……嫂子,我沒找到傷口。

你繼續往下拉呀,往下拉就可以看到了。張桂花此刻心中也很是緊張,她雖然看上去浪的很,可是真讓一個男人這樣去把自己那私密地兒給看光了,她也還是有些受不了了。

可就是這種讓她受不了的情緒刺激著她內心的那種念想!

李大寶聞言,老老實實地點了點頭,繼續往下拉,隨即,他便瞧見那白花花的兩個瓣子出現在自己的眼前,看著這幅美景,他忍不住舔了舔嘴,嫂子,還,還是沒瞧見啊!

聽到李大寶這么問,張桂花也緊張的要死,嗓子也變的有些異樣,大寶,你……你把短裙全部給債咯,自然,自然就能夠瞧見嫂子的傷口了,這傷口可大了,你得好好的給嫂子吸吸才是呢。

事到如今,李大寶也發現事情有些不太對勁兒了。

他都快不多把張桂花的瓣子給看完咯,可是根本沒看到啥傷口,而且他還發現張桂花這婆娘短裙里頭壓根啥也沒穿!

如今的李大寶正是火氣最為旺盛的時候,哪里能夠經得住張桂花這般勾搭。

可是他心中卻有著很大的顧忌,這娘們是村主任朱小軍的媳婦兒,萬一自己和張桂花這婆娘做了那事兒被朱小軍知道了,那他也沒辦法繼續在這南溪村待下去了!

正在猶豫之間,之前一直裝著被蛇咬的張桂花卻開口了,此刻她也不裝了,直接轉過身子,媚眼如絲地瞅著陷入猶豫之中的李大寶,問道:大寶,你這傻小子,還在想啥呢?你這里都已經……

她剛想說你這里都已經有反應了,可是真的瞧見李大寶那地兒的規模之后,她立刻張大了嘴巴,愣住了,這……這咋的這么大呀?

張桂花本來只是覺得李大寶年輕有力,卻哪里想到自己居然還淘到了這么一個大貨子,雖然隔著衣服,但是身為一個過來人這點兒眼力勁兒肯定是有的!

以她目測來看,李大寶這玩意兒差不多得有一根黃瓜那般。這要事倒騰進自己的身子里,那一準能上天啊!

一想到李大寶這玩意兒能夠讓自己舒服上天,張桂花忍不住雙腿一緊,一股子暖氣打在了腿上……

好一會兒之后,她才面色紅潤的看向李大寶,柔聲說道:大寶,你還沒和女人好過吧?

李大寶看了一眼仿佛要把自己給吃掉的張桂花,點了點頭算是承認了。

知道李大寶居然還沒和婆娘好過,張桂花越發的激動起來,她媚眼如絲地說道:那你想不想跟嫂子我搞一搞?

本來還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李大寶聽到張桂花這般沒有節制的話,他也有些受不了,使勁兒的點了點頭,說:嫂子,我……我想要跟你好!

瞧見李大寶這幅瓜蛋子的模樣,忍不住咯咯一笑,再次爬在了地上,如同村里的小花一般,媚聲說道:想要跟嫂子好,那就快點兒來吧,嫂子那道傷口可等著被你治好呢……

聽到張桂花這么說,李大寶再也沒了顧忌,你爺爺的,能舒服了再說。

隨即,他直接扒拉下張桂花那黑色的短裙,立刻那兩瓣白花花的瓣子毫無遺漏地呈現在了他的眼前……

 第四章真有人喊救命了

看著張桂花那誘人的瓣子,以及那一道讓男人為之瘋狂的溝壑,李大寶粗喘如牛的想要去扒拉下自己的褲子。

可是他的手才剛放到松緊帶上,就聽到了一聲呼救聲在山里林傳來!

一聽到這么一聲呼救聲,李大寶和張桂花兩人全都嚇了一跳,特別是張桂花,她雖然想要出來找漢子,但是卻舍不得丟了自己現在能過的好日子。

要是被自己家那口子發現了自己偷漢子,那么她張桂花的好日子也算是到頭了!

只見張桂花快速的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剛準備走,卻似乎想到了什么,停了下來,看著李大寶,小聲地說道:大寶,嫂子先走了,你晚上要是得空的話,來嫂子家,咱們繼續折騰這事兒好不?說著,她的小手還不忘朝李大寶那地兒撓去……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