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鄉村小壞蛋

點擊:
身懷痞子龍,攜美逍遙行。身體內莫名其妙的藏了一條痞子龍,平凡的陸云變的不再平凡,鄉村,都市,獵遍花叢,冰山美女,溫柔俏佳人,嬌俏小蘿莉,盡數收來……

正文 第一章 事情敗露?

夕陽西下,紅云滿天。

陸云騎著自己的鐵驢牌自行車,疾馳在坑坑洼洼的鄉間小道上,車尾巴上的半袋小麥,跳大神似的顛個不停。

“小嬸越來越難伺候了,這一次居然弄了一個小時,都要把老子給吸干了。”

陸云,十八歲,清平縣成太監村人,自小父母雙亡,跟著三叔過活。

說起來,陸云并不是他老子陸豐的親生骨肉。

陸豐二十五歲娶妻,到四十五歲還沒留下個一兒半女,不是他老婆的肚子不爭氣,而是陸豐自己的家伙已到肉搏的時候,就像戰敗的士兵,仗還沒開始就蔫了!真沒辱沒在‘成太監村’這個響亮的名號。

不孝有三,無后為大!

陸豐和老婆反復商量,決定花錢買個男嬰,雖說不是自己親生的,但是把他養大成人后,怎么也會奉養自己老兩口子吧。

就這樣,兩口子從人販子手里花兩萬塊錢買來個男嬰,這男嬰就是陸云了。

陸豐夫妻見到陸云的第一眼,就打心眼里喜歡,真真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寶貝疙瘩似的供著。

轉眼間,小陸云已經兩歲了,一家三口小日子過的有滋有味。豈料,天災橫降,陸豐夫妻在一次去縣城辦事的路上,由于駕駛不慎,拖拉機翻進了五米深的大坑里,夫妻二人連帶著村里幾個搭便車的小伙,全部一命嗚呼,魂歸九泉。

被親爹親娘賣掉的小陸云,轉眼間連后爹后媽都沒有了,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孤兒,幸虧鄰居趙三叔好心把他收留了下來,當做親生兒女一般照顧,供他上學讀書。

陸云車座上的半袋小麥,就是他一星期的口糧。

嗤!

一聲輕響,后車胎冒出一股白煙,車速馬上慢了下來。陸云跳下車子,看了一眼癟下去的車胎,咒罵道:“成心跟我作對是不,我踢死你這頭破鐵驢。”咣當一聲,把本已破爛不堪的車子狠狠摔在了地上。

成太監村到鄉中學,有十多里路,這才趕了一半不到,剩下的路難不成要走過去?

陸云郁悶的坐在地上,看了看天色,最多再有半個小時,就到了上晚自習的時間了吧!今天可是班主任那老家伙的課啊,想到老頭整人的手段,陸云簡直要哭出來了。

“咦,陸云你在這干嘛,馬上就到上課的時間了,你還不趕緊走,小心班主任收拾你呀。”

就在陸云抱著頭,暗叫倒霉的時候,一聲鶯啼般動聽的話音傳來,精神頓時為之一振。

“小英啊,你來的太是時候了,我車胎爆了,走不了了,你能不能帶我一程。”陸云跳起來,可憐巴巴地望著面前的女孩。

這女孩,名叫陸小英,是成太監村村支書陸炳林的寶貝女兒,也是十八歲,是陸云從小玩到大的玩伴。小丫頭不僅長得水靈,學習也很棒,小學六年一直是陸云的頂頭上司——班長。

陸小英皺了皺眉,說道:“你這么重,我可帶不動你。再說我帶著你你車子咋辦?”

“車子我可以趕著啊。求求你了小英,你要不幫我,我肯定會被班主任收拾的很慘的。”

“那我試試吧。不過先說好了,我如果帶不動你,你不能勉強我啊。”陸小英俏皮的說道。

陸云興奮的叫道:“那是當然,我怎么能讓咱們學校的第一校花下苦工呢。”扶起自己的鐵驢,二話不說邁腿跨在了陸小英的后車座上。

“哎……你慢點。”陸小英一聲驚呼,車把一晃險些栽倒。

幸虧陸云個子夠高,長腿一伸矗在地上,立時穩穩當當,笑道:“班長放心,有我陸云在,你是不會有事滴。”

陸小英回頭白了他一眼,佯怒道:“在貧嘴,你給我下去。”小心翼翼地騎上車子,向前駛去。

都說回頭一笑百媚生,這小丫頭回頭翻白眼,也是美的緊啊,我以前咋就沒發現她這么漂亮呢?陸云看著陸小英的后背,怔怔出神。

三伏天,即使有風也能蒸死人,陸小英穿了一件純白色的短袖,很是清爽。

十八歲的少年少女們無論是心里還是生理,都在悄然發生著變化,陸云忽然邪惡的想:以前咋沒發覺這妮子這么迷人呢。

“你真重,累死我了。”陸小英氣喘吁吁地埋怨,殊不知身后正有一個小壞蛋,打量著她完美無瑕的身體。

“要不要換我帶你。”

“才不,這是我爸剛給我買的新車子,你毛手毛腳的,弄壞了你賠得起么。”陸小英已經大汗淋漓,身上透發出一股淡淡的香味兒,“到學校,你請我吃根冰棍吧,都快熱死我了。”

“沒問題。”陸云爽快的答應,忍不住把臉貼向陸小英的后背。

咣當!車子進了坑,猛顛了一下。

陸云一聲慘叫!

“你怎么了!”陸小英嚇了一跳,回頭問道。

“沒什么,硌了一下。”陸云手呲牙咧嘴的回道。

“真的?可是你的手……”小姑娘停下車子,見陸云手捂襠部,一臉的痛苦,仿佛覺察到了什么,小臉一紅,怒道,“陸云,你……你剛才是不是對我動了壞心思。”

陸云嚇得一哆嗦,趕緊把手挪開,起誓道:“天地良心啊,你好心幫我,我怎么會對你動歪心思。”

“諒你也沒這個膽,不然我讓我爸打斷你的狗腿。”陸小英狐疑地望著陸云,欲言又止,半天才憋出一句話,”陸云,你是不是真的和你三嬸有那層關系啊?”說完,小臉漲得通紅。

“哪層關系啊?”陸云暗叫不好,難道自己和三嬸的事情,被外人知道了!

“就是……”陸小英羞于啟齒,揮揮手道,“沒事。不過,我爸說你不是什么好東西,讓我離你遠點。”

靠!原來是村長這老家伙!三嬸咋連這事都敢告訴他!

老家伙竟敢敗壞我的名聲,等找機會非要把你和村里那些寡婦的丑事,宣揚的滿村皆知!

……

正文 第二章 劉寡婦

“陸云,你下來吧,這離學校也就幾百米了,讓別的同學看見,會說閑話的。”陸小英停下車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對陸云說道。

陸云點點頭:“嗯,謝謝你了小英,你去學校的小賣部等我吧,我請你吃冰棍。”

“一會見。”陸小英打了個招呼,飛快閃人。

陸云看著陸小英離去的背影,咂巴咂巴嘴:“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這妮子這么小就開始變了,長大了那還了得。”

推著破鐵驢,一搖三晃的向學校走去。

小賣部就在學校大門旁邊,陸云感到的時候,里面人潮洶涌,女多男少,買東西的不買東西的拼了命的往里擠。為啥?還不是因為人多的時候,有猥瑣男趁機揩油唄。

陸云就讀的中學名叫福來鎮中學,這偏僻的小鄉鎮教學質量不咋地,就一個好女學生賊多,個個身材勻稱,貌美如花。而學校的小賣部和食堂是公認的揩油集中地,陸云在這兩個地方也沒少吃豆腐。

還有十分鐘才上課,陸云放好鐵驢,也顧不得把半袋小麥送進食堂,睜大眼在人群里尋找陸小英的身影。

“陸云,我在這里。”

陸云在人群里看到一個女孩向自己揮手,認出是小英,馬上擠了進去。

“小英,你先出去吧,小心被人揩油,我買完給你拿過去。”這人真他媽的多,陸云費了半天勁才擠進去。

陸小英聽到這話,小臉頓時羞的通紅,點點頭道:“那好吧,你可要快點了。”

陸云嘻嘻笑道:“放心,就我這體格,隨便一撥拉,他們就得立馬靠邊站。行了,你趕緊出去吧,一會吃了虧,別怪我沒提醒你。”陸云也不是什么好玩意,被他三嬸教的那叫一個技術嫻熟,只不過陸小英是學校里有數的美女,這豆腐他都沒吃著,怎么能被別人捷足先登。

陸小英轉身往外走的時候,忽然停了下來,在兜里掏出一塊錢塞給陸云,紅著臉道:“三叔家里不富裕,還是我請你吧。”不由分說塞給陸云,擠了出去。

“這小丫頭真會疼人,該不是看上我了吧。”念頭剛起,隨即想到她當村支書的老爸,娘的,就算小英看上了自己,她家的老家伙也看不上自己啊。

陸云生性豁達,對于自己是買來的孩子,一點都不放在心上。買的又咋了,買來的孩子就不是人了?這鳥不拉屎的破地方,要不是女多男少,可以過過看漂亮女孩過過眼癮,老子早就跑路了。

“讓開,讓開……”陸云一路叫囂著闖進小賣部里面,叫道,“劉嬸,給我來兩根冰棍,一根五毛的,一根兩毛的。”

有認識陸云的男生,驚訝的看著他,嘀咕道:“這小子什么時候這么大方了,吃五毛的冰棍?”

陸云懶得理他們,伸長了脖子死命往里擠,管你是男生還是女生,現在小英最重要,你們統統靠邊站。

“小云啊,你就不能慢點,這些可都是我的客人,被你擠跑了,損失你來陪?”小賣鋪的老板娘一看陸云突破人墻,沖到近前,笑罵道,“咋了,今天有錢了,那你欠我的五塊錢該還了吧。”

小賣部的老板娘三十多歲,這是女人最有風韻的黃金年齡,只可惜紅顏薄命,年紀輕輕便做了寡婦,而罪魁禍首就是陸云那倒霉老爹陸豐。這該死的地方有個規矩,凡是第一個明媒正娶的女人,就算新婚當夜男人死了,你這一輩子也別想在嫁人,偷-漢子可以就是不能再嫁人,也沒人愿意娶你,算起來劉寡婦已經守寡10多年了吧。

起初幾年倒也本分,奈何村里光棍數不勝數,慢慢勾搭在一塊,成了村里有名的風流寡婦。

據陸云得到的八卦,劉寡婦和鎮中學的校長有一腿,要不然在學校開小賣鋪這么有油水的美差,能輪到她劉寡婦?!

陸云嘻嘻笑道:“劉嬸,你就別拿我開涮了,我們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五塊錢還是改天再還你吧,我這次可是幫別人買的。村長家的丫頭小英你該知道吧……嘿嘿。”

村長和劉寡婦的風流事,村里幾乎盡人皆知。

劉寡婦聽他越說越不像話,擂了他一拳,笑道:“臭小子,啥時候敢調侃起老娘來了。得,既然是村長的千金要買,嬸不收你們錢了,拿了冰棍趕緊走人,老娘還要做生意。”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