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我的美艷女村長

點擊:
擁有醫經奇術的陳平在離開五年后又回到了貧窮的聚香村,想以自己的本領回饋鄉親們,在自己家里,他碰到了逃婚而來當村長的研究生柳葉,同時也知道了柳葉的未婚夫就是奪走自己女朋友公孫玉的林若云,并被誤會為不舉。為了共同的目的:讓村莊為早日脫貧致富。也...

正文 第1章你是誰

河州市聚香村靠山面海,屬于典型的暖溫帶氣候,按理說海邊的村莊靠海吃海,更何況聚香村還可以靠山吃山,就算不富裕,至少也不會太過貧窮吧。

但是聚香村偏偏就是那個最不可能的存在,村子只有千數口人,不算大,也不算小,但村民卻祖宗八代窮的叮當響,究其原因也很簡單,說是靠山,那山上居然全是光禿禿的石頭,山上無特產地下無資源,雖然面海,但海邊是一大片的灘涂,別說出海打漁了,爛泥的灘涂連船都沒法行駛。

惡劣的自然環境,讓聚香村成為了遠近聞名的窮山村,十里八鄉的人說起聚香村,無不嗤之以鼻。

“那個窮旮旯嗎?不能提。”

很少有人愿意來聚香村,就連驢友也不大來,但凡事都有例外,比如現在,在西邊大山蜿蜒的山路上,一個年輕人正迎著夕陽朝村里走來,他的腳步堅定而有力,當爬到山頂看到聚香村的第一眼,他笑了起來,笑容是如此的燦爛:“聚香村,在外五年,我陳平,終于回來了,我將用自己所學,讓這個生我養我的地方成為河州市首富。”

……

當陳平躊躇滿志的時候,在聚香村一棟普通的民宅里面,年輕的柳葉心里卻充滿了心酸。

柳葉今年只有26歲,卻是聚香村的村長,不但是村史上最年輕的村長,還是村里唯一的一位女村長,此時距離她擔任村長已經一個月了,想起和父親的打賭的事情,柳葉就心急如焚。

柳葉之所以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做村長,其實只有一個理由,那就是逃婚,家里早在一年前就給她定了一門婚事,但柳葉卻不想這么早的嫁人,她雖然是女孩,卻一直躊躇滿志想干一番大事業,所以她無數次拒絕了和那人見面,直到家里逼的太厲害,她才想到逃婚,于是讓朋友給物色了這個聚香村村長的職務。

當柳葉拿著任命書找到父親的時候,老爺子著實吃了一驚,他知道已經無法阻止,只能答應了柳葉來村里任職,但卻和柳葉立下了賭注,如果柳葉在一年之內不能讓聚香村改變窮困的現狀,那么她就必須回來嫁給那個人。

柳葉原以為老爺子是對自己妥協了,但她來到聚香村一個月后,才知道姜到底是老的辣,老爺子之所以放心的給了自己一年時間,那是因為,他已經認定自己一年內在聚香村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的作為。

這一個月來,柳葉為了村莊脫貧致富想了不下十條好辦法,但這些辦法放到聚香村,卻一條也無法落實。

民風是沒的說,村民們淳樸的讓柳葉感動,他們甚至提出了砸鍋賣鐵也要幫助女村長干出一番事業的口號,但是在惡劣的自然條件下,柳葉發現人有時候真的沒法跟天斗。

首先是沒有路,三面大山阻隔,要修路只能炸山打洞,這是個巨大的投資,別說聚香村,就連河州市要拿出這筆資金也得掂量掂量。

其次就是電的問題,村里的基礎設施非常落后,沒有路,電線只能爬山越嶺架進來,但是因為瀕臨海邊,隔三差五的臺風動不動就把線路給摧毀了,沒有資金修繕,加上村里用電很少,長此以往之后,村里的用電越來越困難,以至于村民們家的燈都是紅通通的,就連柳葉,剛才要看一會兒電視,電線都突然出了問題,斷電了。

夏天的晚上太熱了,自己又睡不著,沒有電,讓柳葉感覺枯燥無比,她決定自己把電修好,于是,柳葉只穿了一件胸罩,就朝門外走去。反正這是在自己的院子里面,加上天色已晚,她也不怕走光。

“哦,終于到家了。”山路看著不遠,但走起來卻非常耗時,在走了三個多小時后,陳平終于來到了自己家的院落里面,他抬起手就要推開房門,沒想到手離房門還有五公分距離的時候,房門突然吱呀一聲自己開了。

“靠,有鬼。”陳平嚇了一跳,蹦跳著倒退了兩步。

陳平的舉動同樣把正要出門的柳葉嚇了一大跳,她哎呀一聲喊了出來。

“你,你是誰?”柳葉驚恐的問道,大半夜突然一個男人站在門外,她沒有嚇暈過去已經是膽大了。

陳平此時已經判斷出對方只是一個普通女人,他拍了拍胸膛,讓自己盡量平靜下來,隨即打開了手機上的手電筒,當看清對方的時候,陳平差點吐血。

門內站著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孩,女孩容貌非常漂亮,但現在陳平并沒有關注她的容貌,而是緊盯著女孩的身體,貪婪的看著。

柳葉此時只穿了一件胸罩,那圓鼓鼓的肉團似乎要擠破罩杯,兩條大腿雪白而修長,下身只穿了一條短褲,短褲居然是蕾絲的,而短褲的三角地帶,圓圓鼓鼓透著神秘感。

陳平暈乎乎的,手腳發軟,差點就要倒在地上,別說對方是人了,就算是鬼,陳平此時也愿意和她“交流”一番。

“流氓……”柳葉也看清了陳平不是鬼而是人,她立即扯開了嗓子就要喊人。

“靠,”陳平大駭,身體一晃,已經閃到了房子里,隨手把門關嚴實了,他惡狠狠的盯著柳葉,“別叫,要不然我宰了你。”

陳平當然不會真的宰了柳葉,但他卻非常害怕柳葉大喊大叫,這大半夜的,如果柳葉喊來了人,看到兩人的樣子,自己就算不是來耍流氓也會被人誤認為耍流氓,那個時候,自己的清譽可就毀了,離家五年了,陳平第一次回來,他可不想讓鄉親們誤會自己。

“你只要不喊,咱們相安無事,如果你敢喊叫,我一定會QJ你。”陳平惡狠狠的說,這話一出口,連他自己都感覺可笑,他是這么好色的人嗎?放著河州市那么多的漂亮妹子不勾搭,這大半夜的爬了好幾個小時山來QJ一個村婦?

正文 第2章你害羞什么

“你究竟是誰?”柳葉此時心情已經平復了不少,她察言觀色,見陳平不像一個壞人,從他風塵仆仆的樣子和背著的行李倒更像一個游子回家,她突然想起了自己暫住的這家人家,家里有張照片,那上面的人似乎就是眼前的男孩。

“我,好吧,我正要問你呢,你究竟是誰,怎么會在我家?”陳平反問。

柳葉終于明白了,這真的就是這家人家的主人,那個叫做陳平的男孩。

“你叫陳平?”柳葉小心翼翼的問,陳平不知道對方為什么會認識自己,但還是點了點頭。

“這大半夜的你怎么不開燈?”陳平熟練的去開燈,卻發現原來家里沒有電。

“應該是刀閘熔絲燒了。”柳葉說。

陳平二話沒說,放下手里的行李就出了屋子,他輕車熟路的找到刀閘,鼓搗了幾下后,屋里恢復了照明。

從陳平對房屋布局的熟悉程度上,柳葉已經完全可以肯定他就是房屋的主人,于是,在陳平再一次進屋后,她大方的伸出了手:“你好,我是聚香村新任村長,名叫柳葉,目前暫住在你家。”

但陳平并沒有和柳葉握手,而是臉上帶著色色的笑容:“哦,村長,你的身材可太好了。”

“啊?”柳葉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現在只穿了一件胸罩和一條短褲,在明亮的燈光下春光乍泄。

想到這里,柳葉滿臉通紅,連忙扭頭跑進了內屋。

“哎,我說你害羞什么啊,女孩長個好身體不就是為了讓男人欣賞嗎?”陳平的眼睛一直看著柳葉,直到她進了里屋看不到為止。

“你就是一個色狼。”柳葉一邊在里屋穿衣服,一邊說道,但她的話語中卻沒有任何的憤怒,更多的似乎是情人間的嗔怪。

我這是怎么了,這小子雖然長的還算英俊,體格也非常勻稱,但就因為這樣,我就可以容忍他看到了自己的身體嗎?

柳葉在心里埋怨自己太沒有原則了,尤其她現在還是大閨女,一下子讓一個陌生男人看到了大部分的身體,她理應生氣才對。

不過,想到剛才自己就那么站在陳平面前,而陳平居然沒有更進一步的行動,柳葉就對陳平產生了好感。

不對啊,這個世界上會有柳下惠嗎,自己這么漂亮,身材這么好,就算真的有柳下惠也不可能不犯錯誤,但這個叫陳平的大男孩為什么會沒有進一步的侵犯自己呢?

難道說,他身體有問題?柳葉馬上想到了電線桿上貼滿的那些治療某些功能障礙的廣告,馬上斷定,這個小子就是那方面不行,要不然他今天晚上絕對堅持不住。

這樣更好,既然他那方面不行,自己和他共處一屋也就沒有什么好擔心的了,再說了,就算他想侵犯自己,自己只要一叫喚,保證能夠讓半個村子的村民聽到,到時候,村民們一定會吃了他。

想到這里,柳葉安心的躺在床上睡著了。

陳平見柳葉回到里屋后不再出來,嘆了口氣之后來到了東屋,那里原先是自己的臥室,現在卻堆著柳葉的部分生活用品,但床鋪卻被打掃的干干凈凈,似乎是柳葉專門用來留宿鄉鎮干部用的。

走了四五個小時的路,陳平也累了,他仰臥在床上,心中默念醫經,慢慢開始了修煉,這是他一直以來的習慣,睡覺之前先修煉一遍醫經,這樣可以讓自己第二天更加精神。

……

陳平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睡著的,等他醒了,已經是日上三竿了,他伸了個懶腰,慢慢走到了院子里面。而此時,柳葉也正好開門走了出來。她穿了一條牛仔褲和一件襯衣,也不知道是疏忽還是有意,襯衣上面的兩個扣子居然沒有扣好,露出了里面粉色的胸罩。

“我說,你怎么不注意儀表儀容呢?”陳平笑嘻嘻的說道,“你這樣的穿著很容易讓人犯罪的。”

柳葉也笑嘻嘻的看了看陳平,從陳平平靜的表情中,柳葉更加懷疑這個年輕人那個方面功能有障礙了,她暗自嘆了口氣,頗為同情陳平,心說你年紀輕輕就得了這病,還有什么做男人的樂趣?

陳平不知道柳葉在這么想,否則的話他一定會反駁,甚至會用實際行動證明給柳葉看看,自己那方面到底有沒有問題。

洗涮完畢后,柳葉簡單做了早飯,招呼陳平一起吃,陳平一看,所謂的早飯只不過是一碗雞蛋面,連咸菜都沒有。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