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鄉村活色

點擊:
那天晚上,張強在玉米地里看到了穿著半透明睡衣的王蕊,事情便一發不可收拾……..

第1章 鉆玉米地

11月的天氣,已經開始降溫,整個其后也開始變的寒冷了起來。

每年一到這個時候,就有人會在村子里面偷狗下火鍋,張強就是偷狗賊的一員。

前幾天,村里王主任的那條大狗被張強下了點猛藥,誰知道,那狗居然沒死,卻是變得瘋癲起來,見人就咬。

這張強今年20歲,長得也算高大,一張帥氣的臉,引來了不少村里姑娘的青睞。

從初中畢業之后,就一直待在村子里,每天無所事事,游手好閑,村里不少人都不怎么待見他。

這會天剛一暗下來,張強就貓在了村口老王家的門口,手里拿著一跟骨頭,等著那條大狗的出現。

這個時候,王主任家的后門忽然打開了,只見一個20來歲,身材婀娜多姿的女孩裹著睡衣從里面走了出來。

手里的手機還不時的發出微信消息的提示聲。

因為距離不遠,再加上女孩手機屏幕正亮著,張強便能夠清楚的看到那張精致的面龐。

當他看清楚的時候,心里猛的咯噔跳了一下。

“這不是老王家的那個漂亮的大學生女兒,王蕊么我勒個乖乖,她里面真的是掛空擋,要不怎會有兩個凸點,而且身前的尺碼,還不停的晃呢!好大,好挺,好誘人啊!”

但很快,張強就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因為在王蕊的臉上,帶著一片紅暈,整張面龐,都是嬌羞之色。

在張強的記憶里面,王蕊非常的高冷,對于任何人都不這么待見。

現在這樣的神情,不應該從她的臉上出現在才對。

此刻的王蕊,左右掃視了幾下,確定周圍沒有人之后,才鬼鬼祟祟的往遠處的玉米地走了去。

這讓張強忍不住跟了上去,躲在了一堆草垛的后面,冒著腦袋窺視著王蕊的一舉一動。

“你可不能騙我,我給你看那里,你就給我買最新款的包包”王蕊一臉興奮的說道,同時將手機往下放了放。

躲在草垛后面的張強,清楚的能夠看到,那手機正在使用微信視頻,將這邊的情況傳輸了過去。

片刻之后,王蕊將手機再一次的稍微抬高了一點,然后對準了自己的身體。

緊接著便緩緩的解開了自己睡衣的扣子,將自己的身體暴露在了空氣當中。

死死的盯著這一幕的張強,心頭就像是遭受了晴天一個霹靂。

在王蕊的里面,果然是掛著空擋,潔白的身體,完全暴露在了張強的視線之中。

不等張強多看兩眼,王蕊便已經將手機的攝像頭對向了自己的下半身。

緊接著她伸出手指,開始自我安慰起來。

“我勒個乖乖!”

此時此刻,張強看的是血脈膨脹,小腹內的一團火焰,正越燒越旺。

身體內的氣血,更是瘋狂的往外涌動,就差沖破那道屏障,破體而出了。

就在王蕊正對著手機一頓摩擦的時候,一張邪惡的面龐,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她身體猛的一顫,整個人的寒毛都豎立起來。

那一瞬間,她想到的不是大喊大叫,而是心里在暗暗害怕。

“死定了,死定了,給張強這個二痞子看到了,怎么辦呀以后我還怎么見人”

張強倒是不管王蕊心里怎么想,他一個勁的盯著王蕊的身體看,就差上手了。

許久,王蕊才從慌亂之中回過了身來,顫顫巍巍的說道:“劉……張強,你……你在這里干嘛”

此刻的張強那里聽的進王蕊的話,他的一雙眼睛已經鎖定在了那片雪白的尺碼上,根本挪不開來。

“啊……”

王蕊也是才反應過來,一把將身上的睡衣給合上,雙手抱在自己的身前。

驚慌失措的沖著張強喊道:“你的二痞子,臭不要臉,看了還在笑!”

張強收了收自己的目光,手不自覺的往上摸去,但很快又收了回來。

“呃,今晚的月色真不錯,我這是在哪我是誰我要干嘛來著”

并不是張強裝傻充愣,只是在別人的眼里,他平時就是這樣一個混里混氣的人。

王蕊的心里很慌張,她作為村里少數的大學生,這樣的事情要是傳出去了,她都沒臉見人,她家里的臉面也會被她丟光的。

“我……我要去找大狗……不,不是,我還有事,先,先走了。”

張強咽了口口水,不舍的將目光從王蕊的身上挪開。

而在這個時候,王蕊卻是一把抓住了張強的手臂,嬌羞的說道:“別走嘛!人家還有事情想跟你商量呢!”

張強頓時就愣住了,長這么大,從來都沒有拉過女孩子的手。

這一刻,張強的心里頓時就亂了,就算沒有接觸過女人的身體,但也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間的那點事。

王蕊是深知張強是個什么德行的人,她低頭一想,便接著說道:“張強,你想不想和人家做朋友關系很密切的那種”

這樣的事情,對于張強來說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自從他在村子成天混日子之后,村里的人都是想盡各種辦法不待見他,哪有是人跟他做朋友,更別說是女人了。

見到張強愣在原地沒有說話,王蕊一咬牙,又說道:“你如果愿意跟我做朋友,人家可以讓你像剛才那樣,做點羞人的事情。”

聽到王蕊的這句話,張強頓時變得口干舌燥起來。

腦袋里面不斷的回想剛才的畫面,心里簡直就要爆炸了。

他不禁吞咽了一口口水,內心的激動,毫不保留的展現了出來。

“可……可是我……”

“人家就問你一句話,愿不愿意跟人家做朋友”

張強的話還沒有說完,王蕊便將其打斷。

現在她的心里非常著急,生怕明天張強會把今天看到的事情都給說出去。

雖然張強是個二痞子,但是說多了,村里人難免不會有閑言碎語。

“愿意愿意!”

張強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那我們說好了,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朋友了。”王蕊說著,還故意將自己的睡衣給拉開了一點點,露出了里面的大片雪白。

<ul>

<li>

<a >

<i css="tuijian">推薦</i>

</a>

</li> </ul>

“嗯嗯嗯!”

張強不斷的點頭答應,這種好事,他怎么可能拒絕呢!

“那就這么說好了,以后你有事就給我打電話,人家都可以幫你解決的。”王蕊心中一喜,雙眼的目光卻是在張強的身下掃視了一眼。

“可是我沒有電話呀!”張強一臉委屈的說道。

他在村子里帶了好幾年了,基本上不出去,家里人也不讓他出去,自然就沒有用到手機的時候了。

“沒關系,你想找我的時候,就到我家院子外面學兩聲貓叫。”

王蕊說著,又補充道:“既然人家和你是朋友了,那今天晚上你看到的事情可要向人家保密呀!”

說到底,王蕊就是害怕張強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才哄著他的。

不然的話,以王蕊的性格,怎么可能靠近張強半分。

一個是城里的女大學生,一個是鄉下的二痞子,兩個人八竿子都打不著一塊的。

“不會的,我一定不會說出去的,不過你得跟我做羞人的事情才行。”

張強說著,也不管王蕊愿不愿意,一把就將她撲倒在了草垛上。

雙手更是不老實的在王蕊的身上索取起來,讓王蕊渾身難受,倒是張強,卻顯得非常的爽快。

“啊……”

王蕊驚呼了一聲,卻有極力壓低自己的聲音,生怕會有人聽到這邊的動靜。

她費勁了力氣,將張強從自己的身上推開,臉上全是嬌羞之色。

“張強,你干什么呢人家都給你弄疼了。”王蕊羞怒的沖著張強說道。

“剛才不是你說的我們要做朋友,還能做羞人的事情么”張強撓了撓腦袋,笑嘻嘻的說道。

“對呀,但不是現在。”王蕊拼命的想借口。

她雖然暗地里比較“奔放”,但若不是給張強撞見了剛才的時候,就是打死她,她也不會招惹張強這個二痞子。

見到張強杵在原地不說話,王蕊接著說道:“我們做朋友只能偷偷的做,明白么”

“那不行,你得讓我抓一抓。”張強不答應道。

王蕊也是拿張強沒有辦法了,她的目光在張強的身上來回掃視。

目光卻是被他身上那支起的小帳篷給吸引了過去。

乖乖,這二瓜子的玩意怎么這么大真要弄起來,那不得死人的呀!

“那……那就只能抓一下,不然人家就不跟你做朋友了。”王蕊最終選擇了妥協。

反正這樣的事情,她自己平時也沒有少做,抓一抓,也不會少塊肉。

聽到王蕊的這句話,張強哪里還按捺得住。

再次撲向了王蕊,一頓瘋狂的亂捏。

片刻之后,王蕊再一次推開張強,張強不舍的從王蕊身上爬起來。

只是,張強剛剛站起身體,自己的小腿處突然傳來一陣刺痛。

身體也因此失去重心,朝著邊上的草垛上摔去。

他連忙將自己的褲腿給擼了起來,接著王蕊手機的亮光,正好看到一條小黑蛇從腳邊游動而出。

現在雖然已經快要入冬了,但是這地里還是有很多常見的黑蛇。

這些蛇都帶有毒性,尋常人被咬傷一口,搞不好還會丟了半條性命。

短短的幾分鐘,張強就感覺自己的小腿傳來了麻痹的感覺。

身體也時不時的抽搐了幾下,明顯是中毒了。

“張強,你怎么了別嚇我呀!”

張強的身體一個勁的抽搐,嚇得王蕊有些慌了。

不過奇怪的時候,張強還非常清醒,他踉蹌的從地面上爬起來,想要站穩身體。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