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鄉野春情

點擊:
龍牙村的張福德,無父無母,從小跟著表哥長大,受到表嫂長達十年的虐待,夜里放羊,偶遇被綁架的成里美女,山洞救美女,逃跑路上的美好人生,為了走出大山,張福德在幾個山村美女之間來回穿梭,不斷的變強,終于找到了姜媛,成就了美好人生。

第1章 阿斗

“真是扶不起的阿斗!”

女人冷哼聲,把我從夢中驚醒,而緊接著我就感覺身上蓋著的單薄毯子傳來一陣刺骨的冰涼。

特么!

我整個人跳了起來,正準備要沖那打擾了我美夢的人大吼,可當我看到站在我床前的人時,我到嗓子眼的話,卻是生生的咽了回去。

“看什么看!趕緊去把羊放出去!”

“知道了,表嫂。”

我心里滿肚子火,可我卻不得不將其壓下來。

得到我的回應,表嫂很鄙夷的又掃了我一眼,就扭著翹臀離開了我這間,不足十平米的勉強能稱得上房間的小屋。

看著表嫂的婀娜背影,我真恨不得直接上去甩她兩耳光子!

表嫂很好看,雖然已過三十,但皮膚白皙,臉蛋也俏,身材更沒得說,前凸后翹,可以說比村長家電視里播的電視明星都不遑多讓。

可我就是想不明白,怎么這么一個美人,卻生了一副蛇蝎心腸。

我小名叫阿斗,大名煥作張福德,不過大名幾乎沒人叫,因為在村里人眼里,我就和村頭大槐樹下老頭講的三國故事里的阿斗一般。

在他們眼里,我就是一個偷雞摸狗,無惡不作的混子,至于其中緣由,自然是歸功于我的這位表嫂。

打小,無論誰家不見了雞,死了狗,找不到兇手了,她總會站出來說是我做的。

原本我還挺委屈,出來爭辯,但一個娃子能和大人們說道啥?

一來二去,我也就死皮白咧,既然他們這么給我扣名頭,那我就做實了給他們看好了!

看了看屋外昏暗的夜色,我不禁心頭又是一陣暗罵,表嫂這賤人胚子,現在才什么時間,居然就喊我起來放羊!

這特么不明擺著整我嘛!

可我也沒法呀,如果不是表哥表嫂給我吃給我住,我也活不到現在,盡管我沒讀過什么書,但村頭老頭口中的知恩圖報我還是深受影響的。

再加上,雖然表嫂對我刻薄,但表哥對我很不錯,只可惜的是表哥在城里工作,回來的次數很少,而每次他回來,表嫂就像換了個人一樣,對我是噓寒問暖。

其實我很想跟表哥說表嫂對我的種種,可最終還是忍住了,依著表哥的性格,怕是知道以后,一定和表嫂離婚的。

我并不想因為我,而讓表哥家庭破裂。

“阿斗!我說你是聾子嗎?難道還要我請你不成?”

屋外傳來表嫂的怒喝聲。

我嘆了口氣,只能把剛才被水潑濕的被子晾起來,而后穿上衣服頂著不停往下落的眼皮,往羊圈走。

我們這邊雖然地處南方,但山里溫差大,晚上有時候,也就幾度,迎著風,我是連連打了幾個哆嗦,正準備回屋拿件厚一點的衣服,可這時表嫂一鋤頭落在我面前。

也特么好在我反應可以,不然非被她一鋤頭給敲死不可。

“磨蹭什么!趕緊趕羊上山!”

“胡曉曉!我說你夠了!天這么冷,我穿件衣服再去不行?”

我也是怒了。

畢竟再怎么忍讓,也是有限度的。

“哎喲喂!長大了?翅膀硬了?還敢頂撞我了?”

表嫂冷冷一笑,兩只小手,放在了腹部的位置。

這個動作我看過無數次了,每當我忍受不了的發怒的時候,她就總會用這招,作勢要往上把自己的衣服脫掉,而后威脅我說,如果我按照她說的做,就脫掉衣服喊非禮。

不過她不做這個動作還好,做了這個動作我才發現,她今天穿著很不一樣!

大晚上這么涼,她居然穿的是一件單薄的半透明睡衣!

不,確切一點來說,這不應該叫睡衣,我聽城里回來打工的人說過,像這種衣服,稱之為情趣內衣!

碩大的雙峰,把半透明的內衣撐的老高,而更讓我爆血管的是,雙峰頂部,竟有兩顆櫻桃亭亭而立。

我只覺喉嚨一陣發干,某處冉冉的站了起來。

雖然表嫂一直都用脫衣服來威脅我,可我還從未真正能看到其中的廬山真面目,一時間我看得呆了,甚至還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了一步。

“你……你干什么!”

表嫂有些慌亂的退了一步,同時用雙手護住了那美妙的要處。

見此,我也是緩過了神,趕忙假裝扭開頭,但我余光還在瞟著表嫂。

還別說,表嫂身材真是一流!

我小時候也偷看過不少村里的女人洗澡,還真沒幾個能和表嫂比的。

“趕緊去放羊!不然你表哥回來后我非跟他說你輕薄我不可!”

她這話,放在三年前,我是當放屁,但現在我已經十六歲,某處發育也比較可觀,特別是有一次表哥放假回來和我一起去河里洗澡,看了我那玩意兒,打趣的跟我說,讓我可不要打表嫂的主意,等他再賺多點錢,就給我物色個媳婦。

雖然當時表哥是調侃的語氣,但我明白表哥是在警告我。

縮了縮脖子,我無奈的打開了羊圈,趕著羊進了山。

我尋思,估計是可能表哥要回來了,所以表嫂才會這么晚把我趕出來,怕是覺得我在,會影響他們吧,因為我十歲那年,有一次就是被他們辦事兒給吵醒的,當時不太懂事的我推門就進去了。

雖然說當時的記憶,已經有些模糊了,而我進去的角度,也看不到表嫂的全貌,但我卻是看到了表哥趴在一對細長的白腿之間,狠命的往前撞。

夜里的風應該是透涼的,可我卻沒感覺多少寒意,反而覺得渾身上下都無比燥熱。

特別是在想到表哥回來后又趴在那細長的兩腿之間……

男女之事吧,我可沒少聽人說過,其實對于表嫂我意淫不止一次兩次,我是真想把她壓在身下狠命兒的弄,讓她知道知道欺負我的后果!

但想到表哥對我的好,卻又生生的把這念頭給掐了。

把羊放到半山腰,盡管一路吹風可腹下的燥熱沒有半分消退。

我看了看羊群,一只只都耷拉著腦袋,眼睛一睜一閉的,一副沒睡醒的模樣,我尋摸它們也跑不遠,不如把自己火降一降。

打著光線昏暗的電筒,我就朝著半山腰的小山洞摸過去,那地兒可以說是我除了表哥家的另一個家了吧,平時偷了雞,藥了狗,我都會拿到那里去烤著吃。

雖然不大,但被我收拾的干干凈凈,還鋪了干草。

只是我剛到山洞邊上就止住了步。

里頭有光!

“山子,你真是有法子哈,這次咱弟兄倆,可有得享受了!”

沙啞的聲音,從山洞里傳了出來。

這聲音,我認得,是村里有名的老光棍,張貴陽!

不過他之所以打光棍,倒不是因為他窮,反之,他在村里開了家小賣部,收入比其他一些田里干活的要多出不少。

他打光棍的原因是,他長得磕磣,大齙牙不說,滿臉痘印,那臉就像是烤焦的鴨皮,看一眼都覺得惡心,并且,他生活很不講衛生,染有花柳。

張貴陽口中叫的山子,則是我們村里真正的混子,我是偷雞摸狗,他是真正的地痞無賴,整天游手好閑不說,還喜歡欺負村里人,有時趁著別人不在家,進去偷錢。

他是典型的人渣,要不是他大哥是村干部,估計他早就被抓進局子幾百次了。

這兩人湊在一起,我是感覺準沒什么好事的。

我屏住呼吸,趴在地上,伸頭往里頭瞧。

這一瞧,我險些就驚叫出來!

只見,我鋪好的干草堆上躺著一個衣著光鮮的女人。

第2章 死也帶你出去

女人非常的漂亮,雪白的小臉,兩頰掛著紅潤,修長的睫毛細長如柳,是那種只需一眼看到她,你就會移不開視線,驚為天人的類型。

這女人我沒見過,但從她身上的的裝扮,我知道,她應該是城里人,以前表哥帶我去過城里,表哥老板的老婆,就是穿這種款式的衣服。

我瞇眼又細細看了會兒,發現女人唇色有些發紫,身子輕微抖動,呼吸還特別重。

這種狀態,像是誤食了咕嚕菜!

咕嚕菜是我們這邊山上獨有的一種野菜,和田里的白花菜類似,不過根系較粗,有輕微毒素,誤食多的話,會讓人陷入短暫的昏迷。

“嘿嘿,這么漂亮的妞兒,那二傻子不會用,咱就幫他一把!”

山子大笑著,就伸出大手往女人的衣領口抓去。

我是有心想阻止山子,可一來我沒把握打得過他們兩個,雖然我也有一米七多的個頭,但畢竟沒有兩個大人氣力大。

扯破衣服的撕拉聲,從山洞幽幽的傳出,在夜色中格外刺耳,但這里距離村子相隔太遠,并且農村人都怕事兒,也不大可能因為這一聲撕裂聲而大老遠跑過來看究竟。

“哎喲喲,這城里的妞兒真是不一樣,就是胡嬌嬌那騷娘們都比不上呀!”

衣服被山子隨手扔掉,女人那一對裹著粉色內衣的兔兒,猛地跳入了我的視線。

這……真特么大啊!

如山子所說,這女人可比我那表嫂好看的多了!

無論身材還是氣質,都在表嫂之上!

山子看著處于半光溜狀態的女人,兩眼冒光,揉搓著大手就要下手把女人上半身的最后一絲遮掩物掀去。

可這時,張貴陽卻是一抬手抓住了山子的手。

“讓我先上!你出去!”

張貴陽嘿嘿的笑了聲。

山子臉色一沉,可卻又立馬掛起了笑容,忙點頭哈腰,做了個請的手勢道。

“好,您先上,您先。”

一開始我看到他們兩人一起,知道救人,我是做不到的,但此刻看到這一幕,我覺得有道兒了!

山子說完,轉身就往外走,我則趕緊站了起來,靠在洞口邊上等著山子出來。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