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重生之狂仙逆天

點擊:
這是一篇名副其實的爽文,   
不慢熱,  
不后宮,
不種馬。  
是熱血?  
是激情?  
是幽默?
看老蘇如何為你演繹一個狂人的逆天之路。

第一章問天問地問滄海,何年何月何時見

大荒山,無極峰,斷魂崖。

“云飛揚,交出九寶玲瓏塔,饒你不死”

“云飛揚,識時務者為俊杰,交出九寶玲瓏塔,否則,此處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一代曠世奇才就這樣隕落,實在可惜,把九寶玲瓏塔交給我,我玄天門保你一命”

...........

斷魂崖頂端,一個身穿黑袍的青年凌然而立,渾身浴血,一頭黑發無風自動,一雙深邃的眼眸望著下方眾人,散發著冰冷的光芒,手中一把長劍已經沾滿了鮮血。

云飛揚望了一眼遍地的殘肢斷臂,嘴角卻是發出一絲苦笑。

這是自己出道以來的第一戰,沒想到卻是這個結局,到了現在,云飛揚終于知道這是一場陰謀,自己被出賣了,好一點的是他確實得到了九寶玲瓏塔這件寶物。

“哼!一群宵小之輩,你們不配與我云飛揚為敵,更不配讓我云飛揚屈服”

云飛揚一聲冷哼,大喝一聲,聲音響徹天地,這一刻,本來已經身受重傷的云飛揚再次身軀挺直,手中長劍微微上揚。

沒錯,他是一個殺手,殺手是不會妥協的,殺手有屬于他自己骨子里的高傲,縱然已經山窮水盡,依然傲氣沖天。

今日之局,依然是必死之局,連續三天三夜的不斷沖殺,云飛揚體內金丹已經出現破損,他知道,此處已經被隱秘的高手布下了禁制,自己連御空飛行都是不能。

摸了一下懷中之物,云飛揚再次苦笑。

九寶玲瓏塔,上古神物,為了它,舉世皆敵,可笑的是,到了現在,云飛揚還沒有認真的看一眼這神物。

云飛揚長劍一震,頓時一聲劍嘯發出,懾人心魄,太上忘情劍,一劍出,必定伏尸百萬。

“殺!”

云飛揚僅僅一聲爆喝,頓時很多人忍不住后退,經過了三天三夜的圍殺,在眾人眼中,云飛揚無疑蓋世魔王般的存在。

“哈哈哈哈”

見狀,云飛揚縱聲長嘯,豪氣沖天,眼中寒光一閃,如猛虎般向著眾人沖去。

既然已經是必死之局,那么他云飛揚再沒有任何的顧忌,他只求殺個痛快,今日過后,云飛揚這個名字必然響徹整個天玄大陸。

云飛揚,二十二歲的金丹期強者,曠古奇才。

“啊!”

“啊!”

“啊!”

無邊的慘叫發出,此刻,云飛揚就像是冥界死神,太上忘情劍化作一把死亡鐮刀,不帶任何感情的收割著生命。

身體不斷增加的傷口已經不能給云飛揚帶來絲毫的疼痛感,在這將死的時刻,云飛揚腦海中閃過自己的一生。

六歲的時候,自己被神秘之人抓到一個孤島之上,那是一個專門訓練殺手的地方,殘酷之極。

“殺”

一個人頭飛起,云飛揚不看一眼。

被洗去六年記憶的云飛揚在訓練中脫穎而出,成為了殺手種子。

“殺”

手中長劍狠狠cha進對方的心臟,一股熱血噴到他的臉上,云飛揚無動于衷。

一次機遇,他在孤島的大樹之下得到太上忘情功法,和太上忘情劍,開始修煉自己的大道忘情。

“殺”

無視插進自己胸膛內的尖刀,長劍一揮,將對方攔腰折斷,五臟六腑散落腳下,云飛揚依然冷酷。

十五年后,太上忘情初成,并且以自己的絕世天賦修煉到了金丹期。

“殺”

再次以傷換傷,云飛揚依然冷笑。

受夠了那種慘絕人寰的生活,每天讓殺手種子之間的生死相搏,終于,云飛揚暴怒之下,奮起反擊,殺光了孤島上所有的人,由于始終破不了情關,所以云飛揚的太上忘情并沒有大成,雖然殺光了所有的人,自己也付出了相當慘重的代價。

“殺”

云飛揚如蓋世狂魔,記憶在腦海中每閃現一下,就會有一人倒下,然而,他對這些倒在自己腳下的尸體看都不看一眼。

后來,自己拖著重傷的身軀離開的孤島,來到了這里,被一個女子所救,一個叫古清弦的女子,這個自己生命中重要的女子。

“啊!”

回憶到此處,云飛揚突然感到頭腦一痛。

“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已經斬情破情,為何在自己生命盡頭想到她的時候會出現難受的情況,太上忘情,為何?”

突然,云飛揚清醒了過來,卻驚愕的發現以自己為中心三丈之內空無一人,到處都是殘肢斷體,鮮血淋漓。

所有人看向此刻的云飛揚,眼中充滿了恐懼。

眼前這還是人嗎?受了這么重的傷,流了這么多血,還如此的生猛,這已經超出了眾人的理解范圍,一個人怎么可以如此厲害。

“哈哈哈~~”

云飛揚能夠感受到正在快速流逝的生命,卻依然縱聲狂笑,看著周圍到處躍躍欲試,卻沒有一個人上前的眾人,云飛揚滿臉的譏諷之色。

“好男兒生當頂天立地,大殺四方,斬盡天下有何妨,只可惜~~”

只可惜云飛揚還有遺憾,他想找回自己六歲之前的記憶,這是他今生唯一的遺憾,這一點也使得他的太上忘情終究不能大成,他的心中也是異常的清楚。

“哼!”

突然,虛空中一聲冷哼,一道黑影閃現而出,隔空向著云飛揚打出一掌,隨后消失不見。

“哈哈,終于忍不住了嗎?你們這些不要臉的老妖怪,躲藏在虛空中以為我不知道”

云飛揚心中一片苦澀,這是丹嬰期老怪發出了一掌,全力的一掌,自己全盛狀態下都不一定能躲的過去,此刻更是身受重傷,面對這一掌,云飛揚知道生命真的走到了盡頭。

“既然如此,所有人都給我陪葬吧”

云飛揚心一橫,正當他準備自爆金丹之時,一道白影從人群中沖出,擋在了自己的身前。

“轟~”

黑衣人的一掌被白影擋了下來。

“噗”

一口鮮血從白影口中噴出,一片凄慘之色。

“清弦,不”

云飛揚大吼一聲,替自己擋住這致命一擊之人正是古清弦。

云飛揚一把把古清弦抱在懷中,望著臉色蒼白,出氣多進氣少的懷中嬌軀,這一刻,云飛揚睚眥欲裂。

“為什么?為什么是這樣?”

這一刻,一絲悔意涌上心頭。

“太上忘情,太上忘情,哈哈,好一個太上忘情,啊!”

“飛揚,請不要走”

“飛揚,請讓我為你彈一曲”

“飛揚,........”

過往的一幕幕浮現心頭,那個純潔的如花一般的少女,原來他并沒真的忘情,并沒有斬斷情絲。

“清弦,為何?為何這樣做?不值得”

云飛揚心緒紊亂,丹嬰期老怪的一擊,古清弦如何能擋的住。

“值..得,為何不..值得,能死在..你的懷中,我死而無憾,飛揚,扶我起來,讓我為你彈奏一曲,你還沒有聽過..我的曲子呢,真的...很好聽”

此刻,云飛揚的眼淚終于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

古清弦艱難的坐在冰冷的地上,取出一把精致的小琵琶,神情肅然,雙手有些顫抖,生怕彈錯一個音符,這是為自己心愛的男人彈的,一定要是最好的。

優美的弦音響起,在整個山谷中回蕩,帶著一絲凄慘的味道,所有人都沒有上前,在他們的眼中,眼前這對情人已是必死結局。

不由得,云飛揚竟聽的癡了,他能感受到這弦音中所表達的感情。

“是誰?淡漠了那季情愫,驀然離去”

“留下相思人兒,徘徊紅塵”

“是誰?熄滅了那盞青燈,悠然別去”

“讓我迷失方向,在輪回里游蕩”

...........

優美的歌聲響起,帶著淡漠的味道,歌聲是那么的動聽,歌詞卻是那么的凄涼。

問天問地問滄海。

何年何月何時見。

一曲終了,古清弦安然離去,在離去的那一刻,古清弦仍舊保持著先前的動作,嘴角掛著滿足的微笑,似乎這一曲訴盡了衷腸。

在古清弦心中,這一曲乃是畢生所愿,如今愿望實現,并且死在了心愛之人懷中,已然無憾。

雪人愁腸隔夜暖。

化作相思淚成冰。

一切都已過去,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古清弦安然的離去了,帶著滿心的幸福。

“不,為什么?為什么?”

云飛揚此刻心中無盡的后悔,無盡的絕望,無盡的悲傷,還有無盡的殺機。

原來,自己從來都沒有忘記這個女子。

原來,自己也是如此深刻的愛這對方。

原來,自己真的沒有太上忘情。

.......

問天問地問滄海,何年何月何時見。

“清弦,你不會寂寞,我們很快就會相見,黃泉路上你一個人走一定很寂寞吧,有我的保護就沒有什么鬼魂敢欺負你”

“清弦,你不要著急,我馬上就來”

云飛揚把古清弦的尸體輕柔的放在地上,隨后氣勢陡然暴漲。

這一刻,云飛揚雙眼通紅,散發著嗜血的光芒,在他的心中,只有殺,殺掉眼前所有的人。

殺盡心中的不甘。

殺盡心中的憤怒。

殺盡心中的后悔。

殺盡心中一切情緒。

云飛揚不理會身上的傷勢,如地獄魔王一般殺盡人群。

“殺,問天問地問滄海,清弦,對不起”

云飛揚像似完全沒有受傷,手中太上忘情劍無情的揮舞,面對眼前的人群,他的眼中只有滔天的憤怒。

“啊!這他媽不是人啊,我要離開這里,離開這個修羅地獄,什么九寶玲瓏塔,我不要了”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