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極品術士

點擊:
本是都市小屌絲,一場意外,卻讓他成為了豪門座上賓;他是巨富門中客;看得一手好風水,鐵口直斷;他更有出神入化的醫術。 能驅邪、會捉鬼;下得了廚房,出得了廳堂。打得過流氓。 靚麗女主播、表演系系花、清純蘿莉,紛紛為之好奇而想一探究竟。 他更是道家赤松門的當代掌門,被譽為道教未來的中流砥柱。 他更是全球首富。當所有的一切集中在一個人身上,他被人稱之為天之驕子。上帝寵兒。 但是,張小天卻如是說:其實,我只是一個術士。

第1章 魅力四射

舒緩的音樂,略帶暗系的燈光。給人一種朦朧的美感。華燈初上,才晚上八點多,這時候,對于大多數的人來說,應該是吃過了晚飯、坐在了溫馨恬靜的家里。一壺清茶、看著電視的時候。可是,對于酒吧來說,這才是生活和工作的開始而已。

時間還早,酒吧的服務生、調酒師、DJ等等各種配套的工作人員也都才剛剛開始上班。服務生們忙碌著清掃衛生或是換裝。調酒師也在吧臺里面忙碌和準備著,旁邊時不時傳來了一陣音響調試的聲音。

幾百平米的酒吧內沒有多少人。稀稀落落的,約莫有三五個客人分散在幾個方向。

蹬!蹬!蹬!

十分清脆的高跟鞋撞擊地面的聲音。

酒吧的大門打開,一個靚麗美女已經從外面走了進來。棗紅色的大波浪卷長發,披散而下,垂落肩頭;給人一種慵懶的感覺。美女的身高大約一米七的樣子。白色的中長款毛呢大衣敞開著。襯托著胸前的波濤和纖細腰身。黑色打底的低胸連體包裙。黑色絲襪。配著修長筆直的美腿給人一種驚艷的感覺。

五官么?在如今這個時代。黑色修長卷曲的假睫毛那是必須的。美瞳之下撐開的大眼也是必須的。

所以么?五官的評價已經很難界定了。總之,驚艷是必須的。回頭率也是必須的。

隨著美女進門。酒吧內有數的幾個賓客也側目看了過來,有的偷偷打量,有的則是雙眼放光。

美女顯得有些驕傲,如同是那天鵝一樣。精致的坤包拿在了手中。香奈兒的LOGO更是無比醒目。

環視一圈,美女的目光落在了進門右側這里。

就在右側的散臺高腳椅這邊,一個年輕的男子坐在這邊。一襲銀灰色的西裝、白色襯衫。目測身高大約在一米七五的樣子,頭發是中長碎發造型。側面望去,男子的眼睛應該不大,單眼皮。但是五官卻很立體,給人一種清爽舒適的感覺。如果不是身高不行,估計都可以做超模了。

看到這里,美女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弧度。嘴角微微翹起。邁著一字步。一股香風帶起。徑直朝著男子走了過去。

“帥哥,一個人啊。”

隨著美女這一生嬌嗔式的話語響起,頓時,原本還關注這這邊的人都收回了目光。

有的更是露出了一種不屑和鄙夷:‘切!還以為是什么人呢。原來是個專門混夜場的吧女。’

隨著美女開口,男子也抬起了頭,大約二十歲上下的年紀,妥妥小鮮肉啊。展顏一笑。頓時兩個小酒窩十分明顯的顯現出來。

“好帥啊!”美女有些詫異。雖說有些做作的成分。但是卻也多少有那么一點真實的反應。

然后,美女微笑著道:“認識一下,我叫瑩瑩。不介意我坐在這里吧?”

“呃,你……好,坐吧。我反正是一個人。”男子似乎有些后知后覺,愣了一陣才倉促的回答。

看在瑩瑩的眼里這完全是被自己迷住了的表現。心中已經笑起來了。看樣子,今天的酒水提成應該不少了。就這種小屁孩,還不是分分鐘搞定啊。

很是優雅,有種風情萬種的感覺。臀部微微向上提起,坐在了高腳椅上。身子斜側著,敞開的大衣之下,雙腿一高一低構建出一個空間。包裙之間微微張開一條口子。給人一種想要一探究竟的感覺。

“帥哥,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呢。怎么?難道你都不屑跟人家說話么?”嬌、嗲、媚、柔一種風塵氣息撲面而來。

男子似乎很難抵抗這種套路,略顯緊張,有些結巴道:“我……不好意思啊。我叫張小天。很高興認識你。”

瑩瑩的臉上一閃而逝的訝然,頃刻間就露出了一絲甜美微笑:“小天,真是好好聽的名字呢。天哥,今天都沒有人陪人家。晚上……都不知道去哪里呢。”

這絕對是引人遐想的話語,尤其,晚上二字拖著長長的尾音。再配上楚楚動人的神態儀容。這是一種暗示。

張小天的目光也十分配合的落在了瑩瑩的身上,從上而下如同是X光一樣的掃視,如同是掃描儀一樣的目光。

瑩瑩心中輕笑了起來:‘果然是初哥啊。就你?絕對不可能逃出老娘的掌心。’

“天哥,要不要請人家喝一杯嘛。你這種大老板,不會那么小氣的哦。是吧。”瑩瑩嬌嗔著說著。同時,身體已經朝著張小天這邊傾斜過來。

看著這一幕,遠處的幾個客人都不約而同的收回了目光,這尼瑪不能上啊,這可是標準的毒藥啊。這語態、這手段、這方式妥妥的高手啊。同時,望著張小天的目光都露出了一絲憐憫。這孩子今天倒霉了。有多少錢用多少錢的節奏啊。

瑩瑩很有信心,這種撩撥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哪怕是久經沙場的老手,在自己這話語面前也會撐不住的。誰愿意被這么一個大美女鄙視啊。雄性荷爾蒙爆發之下,只要是男人都不會自認小氣。除非他不是男人。

“哈哈!”張小天哈哈笑了一下,不著痕跡的,將胳膊抽了出來。看著旁邊的瑩瑩美女:“當然。”

說著,伸出手,招了一下:“阿杰,拿個杯子過來。”

這句話頓時讓瑩瑩愣住了,這是什么意思?轉念之間心中一喜。莫非是要拿整瓶的過來?有點意思啊。

杯子很快就拿了過來,就在瑩瑩還沉浸在幻想之中的時候,讓她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張小天直接端起了自己的酒杯。大半杯啤酒倒入了新杯子里面。一滴不剩,全部都倒了過來。

然后,張小天很是瀟灑的將杯子推送到了瑩瑩的面前,咧嘴一笑,還是那兩個小酒窩:“那啥,這些啤酒都給你喝了吧。不用客氣了。”

此刻,瑩瑩的臉色已經鐵青了,再看張小天的眼神都已經不同了。說不盡的情緒包含在里面。再看那兩個小酒窩也不覺得帥氣了。

“小天,天哥!在干嘛呢?我擦,你小子還有閑心跟美女扯淡啊。快滾出來。”酒吧大門被推開,一個穿著酒吧制服的年輕男子站在門口大吼起來。

張小天也已經站了起來,笑著道:“來了,來了。催命啊,趕著投胎啊。時間還早呢。”

說著,張小天抬頭道:“阿成,啤酒記在強仔的賬上啊。”

就在瑩瑩愣神的時候,張小天已經起身了。就在她準備開罵的時候,張小天已經走出了酒吧大門。遠遠的還傳來了張小天罵罵咧咧的聲音:“麻痹的,你急個屁啊。每天都這個時候出現。你比鬧鐘還鬧鐘啊。早跟你說了。晚上半個小時那才是黃金時段。”

“滾粗啊,晚半個小時,你確定你那破車能夠擠進來占一個位置?”

隨著話語落下,‘嘭’一聲,只留下了大門在那左右搖擺的場面。

第2章 遭報應了

酒吧內的侍應生已經走了過來,收了張小天留下的杯子,看著瑩瑩道:“美女。這杯你應該是不會喝吧。”

瑩瑩也回過神來了,點頭道:“收走吧,哎,問你個事情。剛才那個張小天是干什么的啊。”

“他啊?”侍應生拖著一個長音,隨即道:“他是我們酒吧保安郭強的朋友,反正天天晚上在這邊混著吧。具體做什么的不太清楚。”

聽到這話,瑩瑩的面上已經是面露寒霜了,麻痹的,竟然被這小子給騙了。咬牙切齒道:“張小天,老娘記住你了。”

“操,你催個鬼啊。哥們剛才正高興呢,那吧女酒托還真沒有眼力見啊。沒看我正玩得高興么。”走出酒吧,張小天就罵罵咧咧的說了起來。還伸手緊了緊衣服。這大冷天的,出了暖氣十足的酒吧,寒風一吹還真有種寒風凌冽的感覺。

強仔年紀和張小天相仿,都是二十上下的年紀,身高卻足有一米八幾。壯碩的身板站著都給人一種威猛的感覺。

強仔咧著嘴笑著道:“尼瑪有病啊。吧女也作弄,小心老板趕你走。再說了。你還是想想你家琳美眉吧。”

說到琳美眉這三個字,張小天的臉上頓時沒有脾氣了。揮手道:“得了得了。你是大爺。我服了你,行了吧。這就開工。”

滴!滴!

就在酒吧門前的停車坪內傳出一聲脆響,一臺老款的寶馬3系轎車黃燈閃爍了一下。

張小天手中的遙控鑰匙也亮了出來。上面藍天白云的標志正是寶馬車標。

引擎轟鳴,車子直接開了出來,車窗放下,張小天看著郭強道:“強仔,等下看我眼色行事啊。”

夜色如幕,隨著時間的推移,魅力四射酒吧門前的車子也多了起來。十點左右,這時候就是魅力四射酒吧的夜高峰了。

自然,酒吧門口有限的停車位也愈發的稀缺起來。在星城在富康路這一段是有名的酒吧一條街。酒吧集中地段。家家都缺車位啊。要是不能停在酒吧門口,那就只能繞遠幾百米了。

一臺阿斯頓馬丁的超跑開了過來。正準備停車。就在此刻,在阿斯頓馬丁超跑的側面,一臺黑色的老款三系寶馬呼嘯著從阿斯頓馬丁的右側后方插了上來,阿斯頓馬丁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寶馬的大半個車身已經開進了車位。

“喂!小子,你他媽找死啊。”阿斯頓馬丁的車窗打開,一個年約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子一臉不爽的咆哮了起來。

車窗打開,張小天一臉不屑的瞟了過來,沒錯。就是瞟,眼神之中那種不屑和輕視足以讓人崩潰。兩個小酒窩也已經露了出來。看在年輕男子的眼里這尼瑪就是活生生的鄙視啊。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