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仙本小人

點擊:
修真界靈犀宗八面玲瓏的弟子星玄,暗算一位即將飛升的天魔,獲得了他的所有的修為與法寶,卻沒想到自己也被迫轉生。
轉世到未來的高科技星球,一身的法寶與強橫的修為自娘胎而出,這將是他的精彩人生。



“老魔頭,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老魔頭,你悔悟了吧?”

“老魔頭,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吧!”

“老魔頭,你跑不掉了!”

“老魔頭,你自殺吧!”

…… ……

聽著周圍嘈雜的叫喊聲,金赤魔尊不由得大笑了起來,高聲叫道:“兔崽子們,你們叫囂個屁啊,爺爺什么時候跑過?夠膽量的就過來打,沒膽的就趕快滾蛋,別打擾你爺爺睡覺!”

聽到金赤魔尊的聲音,周圍那上千的修真者全部寂靜下來,人人臉上都現出猶豫恐懼的神情。

這些修真者平時可都是了不起的人物,不是一派的宗主,就是修真界的名宿,修為最差的都到了離合后期,而今天,這么多人來到金赤魔尊的老巢,就是為了消滅金赤魔尊,以免他老是吞吃修真人,破壞修真界千百年良好的秩序。

可是,眾人都知道,金赤魔尊有一項很了不起的功夫,就是反彈,他能夠將你打在他身上的能量悉數反彈回來,為此,很多修真界的高手都這樣死在他的手下。

“我們一塊出手,我就不相信,我們這么多人的能量他全能反彈回來!”說話的是凌霄宗的掌門天靈子,這家伙是個大成期的高手,這次的滅魔行動就是他和另外幾個大成期的高手一起策劃組織的。

“對,就這樣辦!”其他人聽了天靈子的話,立刻行動起來。

結果,以靜靜呆在空中翹著二郎腿、動也不動的金赤魔尊為中心,這成千的修真者就行動起來,上下左右、前前后后,把個金赤魔尊圍了個風雨不透。

各色仙甲閃爍著燦爛的光輝,遠遠望去,這遠離星球的太空一角,好像是一個閃爍著七彩光芒的巨大蜂巢一般。

金赤魔尊瞇著眼睛看著眾人布置,心中不以為然,他對自己的實力有足夠的信心,尤其是就在昨天,他突破了修魔者的最高境界——無天魔境以后,他相信這些修真者根本不可能對他造成傷害,他們來這里只是自取其辱罷了,而且,他也想試一試,這到達無天魔境以后自己身上到底有多大的威力。

“好,我們一起動手!”就在金赤魔尊想著的時候,那天靈子一聲令下,上千修真者同時傾盡全力向他出手了。

無數道有如實質的光華密集地向著金赤魔尊打來,而且,個個都準確無比地砸在了金赤魔尊的身上。

沒有任何的聲音,所有的光芒一瞬間全部隱入了金赤魔尊的漆黑的身體里面。

寂靜,死亡一般的寂靜!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看著中間毫無表情,動也不動的金赤魔尊。

突然,轟隆一聲驚天動地的大響在金赤魔尊的身體中發了出來,還沒有等到眾人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那金赤魔尊的身體中就放射出灼眼欲盲的光華,接著,眾人只覺得身體一熱,仙甲連同肉身、元神一起被光華射中,化成了一縷縷四處飄逸的太空廢氣,而失去了主人的無數寶物也漫天飄蕩。

金赤魔尊不由得哈哈大笑,叫道:“太好了,太好了,一起全部消滅,省得我四處找你們了!”

正笑著,金赤魔尊突然皺起了眉頭,他感覺到自己的元神正在急劇地縮小,元神中的元氣正被自己強橫無比的身體逐漸吸收,把自己那本來就強橫無比的身體鍛煉得更加強橫。

感覺到了這個變化,金赤魔尊不由得驚得臉色煞白,這還得了,元神消失了,自己不就死翹翹了。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會發生這樣的變化?”金赤魔尊不由得恐懼得大叫起來。

接著,他發現,遠處,一個明亮的光點向著他飛了過來,看他飛行的樣子,就知道那是一個剛剛修出元嬰的修真者,而且,他清楚地看見了那人那張賊兮兮的笑臉以及向他擠眉弄眼的樣子。

下一刻,他徹底不能操縱自己的身體了,而在他失去意識的那一刻,他終于想起了一句流傳在人間的古老諺語: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第一章 就這樣生出異能

這個星球如同一只刺猬,各種各樣的航空發射塔隨處可見,組成一個又一個大、中、小規模不等的太空機港,形態各異的太空飛艦如過江之鯽,往來穿梭,倏然飛出星球,倏然又從外太空飛來,靜寂無聲,又秩序井然。

這就是娵訾星,著名的摩達聯邦十二星之一。

中午,娵訾星穆桑拉本一個無名街道上。

潔凈無塵的路面上蹦蹦跳跳走著一個十二歲的小男孩,他漆黑而又靈動的眼眸不住瞄著街道兩旁的店鋪,一頭柔軟光滑的黑發隨著跳動上下起伏,流淌著汗水的臉如陽光一般燦爛明亮。

“星玄,你又逃課!”一個稚嫩的小女孩聲音在街道旁邊的店鋪中傳了出來。

這個被叫做星玄的小男孩不屑地撇了撇嘴,并不理會,繼續蹦蹦跳跳向前走,逃課出來逛街的美好心情也絲毫沒有被破壞。

突然,星玄痛苦地皺起了眉頭,感覺到一種從來沒有過的不舒服——腦袋一下子變得昏昏沉沉的,渾身發冷,仿佛有一道陰風在體內吹了起來,從腳心一直吹到頭頂,七經八脈、四肢百骸,無一不入。

不一會兒的功夫,他便開始渾身哆嗦起來。

“這是怎么回事?我是從來不生病的啊,難道……”星玄想到一種可能,臉上頓時露出一股狂喜來。

他剛剛出生的時候,體內就植入了啟靈芯片,這種智能芯片是幾百年前,全聯邦赫赫有名的銀河武修聯盟集合了數百名科學家和全聯邦頂尖的武道高手研制出來的,并因此創了一套啟靈功法,目的就是幫助那些武學上沒有天分的孩子日后也有可能學習高級的武技。

但是,啟靈芯片應用效果之好卻遠遠超出原先的預期,大概有百分之一的小孩子植入啟靈芯片以后開始出現各種各樣的異能力,有的記憶力驚人,能夠過目不忘,有的明明沒有到達高級武修者的境界,卻能憑空召喚出風雪雷電,更有厲害的,竟然能夠隔空取物,意念驅動物體。

全人類為之震驚,在欣喜出現異能力的同時,也大為奇怪,一致要求讓銀河武修聯盟透露其中的秘密。

可是,讓眾人大跌眼鏡的是,武修聯盟對此的解釋前后矛盾、漏洞百出,甚至連武修聯盟的會長在眾多記者面前也被問得張口結舌、滿臉通紅,說不出其中所以然來。

最后,大家不得不無奈地承認此次事件純屬意外,乃是銀河武修聯盟行大運,撞上了。

也有一些暗地里的說法慢慢流傳,并且逐漸讓人采信,那就是在那一批研究芯片的眾人中間有一個來自神秘的華夏聯盟的人,而這個人悄悄地將那個神秘聯盟中一種叫做“道”的東西放入了芯片里面。

不過,以后聯邦發展了幾百年,對那神奇芯片的研究也進行了幾百年,卻怎么也無法找出那個叫做“道”的東西,而重新研究升級了的芯片除了能夠維持武修協會最初最低級的目標——能夠讓普通人強身健體以外,竟然毫無用處,百分之百的概率產生不出異能人士,要想讓人產生各種奇跡,還必須按部就班地按照最初的工藝、最初的流程生產芯片。

后來,幾乎所有人都停止了這種毫無進展更加毫無意義的研究,只管放心大膽地使用這種芯片,同時根據異能者能力的高低分出四級十二層。

這四級由低到高分別是不入級、人級、地級、天級,每級又由低到高分三層,分別是少師、中師、大師。

星玄出生的時候就是植入的這種芯片,他三歲以后,便是一直按照武修協會的規定修煉啟靈功,雖然到現在為止也沒有出現任何異能,可是,身體卻已經很強壯了,六歲以后就沒有生過什么病。

此時,星玄感受到自己的難受,頓時欣喜地認為自己就是要出現異能了,于是,他再也不在街上閑逛了,搖搖晃晃地向著家里走去。

“他們竟然不在?”好不容易挪到家門口,艱難地打開自己家的大門,星玄卻悲傷失望地發現父母都不在家里。

爸爸肯定是去上班了,而媽媽也絕對是去打麻將了。

對于這兩個自己最親的人,星玄卻生不出多少好感。

爸爸龍云封為政府做事,是穆桑拉本一個不出名的小政客,可是,從小就翻箱倒柜,并且對金錢有特別嗅覺的星玄早就知道自己家里的錢幾乎能夠把整個穆桑拉本買下來了,真想不明白有這么多錢的爸爸為什么還去做那種天天受人欺負的小政客,而且,更讓他氣憤的是,有這么多錢的爸爸,竟然還住在普通人住的三室一廳里面,一個傭人也不請,每天自己的早飯還要自己動手才能解決。

想想就夠叫人生氣的,整個一個新世紀的葛朗臺!

而媽媽更是粗心得離譜,天天打麻將自己并不反對,可是,打麻將打得都顧不上給自己孩子做早飯,甚至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叫做星玄還是大衛(大衛是鄰居家的孩子,媽媽經常在他們家打麻將),就絕對不可以原諒。

雖然沒有多少好感,星玄卻并不是很不滿意,甚至還有些慶幸,老爸雖然吝嗇,對自己用錢卻也并不十分扣門,媽媽又不管自己,這讓自己比其他孩子多了很多自由。

只是,在這個即將生出異能的痛苦時刻,竟然沒有親人陪伴在身旁,從前那種無拘無束的快感立刻轉化為滿腔的悲憤。

“我一定要生出異能來,一定!生出異能以后我就再也不用求你們了,我要離家出走!”星玄這樣憤怒地想著,自暴自棄一般一頭栽倒在客廳的地板上。

這樣沉重的一摔并沒有使他昏厥過去,反而好像把什么東西從身體中摔了出來。

一股黑色的氣體如童話片中潘多拉盒子打開一般從星玄身體中涌現出來,霎時間就充斥了整個大廳,接著,星玄就覺得身體一輕,那種昏昏沉沉、渾身陰冷的感覺頓時無影無蹤。

“啊,終于挺了過來。哈哈,還不是挺難熬嗎!”恢復了良好狀態的星玄又高興起來,此時,再也不埋怨爸爸媽媽不關心他,“噌”的一聲從地上跳了起來。

滿空間的黑色氣體迅速地收縮、合攏,最后形成一個高大的黑色人形出現在星玄的面前。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