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極道妖鬼

點擊:
地獄空蕩蕩,惡鬼滿人間。
在這妖魔橫行,眾生苦楚的黑暗世道,游戲boss的能力成為了江遠在這個黑暗亂世唯一的依靠......
關鍵詞:孤兒 熱血 鬼怪 魔王附體

第一章 大難將至(一)

“聽說了嗎?昨天又有人死了,是李家的媳婦......夜里她突然發狂,口中念叨著亡夫在叫自己,家人還沒能來得及阻攔,她就趁夜跑了出去。今天早上她的家人找到她的時候已經死了,聽說......身體支離破碎,并且還長了一層白毛......”

“不僅僅是李氏,城外麂棲村的楊家三兄弟也沒了......他們昨夜喝醉酒,聽到村外有嬰兒啼哭就一起出去查看,結果就再也沒回來......他們村的人找了一天找不到人,剛才都進城向官府報案了。”

“哎......這樣加起來的話,這個月恐怕死了十幾個了吧?這才月初,這樣下去,不知道什么時候是個頭......”

“今天一大早,我就見到李員外一家駕車走了......聽說要搬離太平鎮,再也不回來了......有錢有勢的人都逐漸搬走了,我們這些平頭百姓還怎么活啊?”

......

蕭索的街面上行人寥寥,街邊坐著幾個暮年老人黯然閑聊,秋風打著轉而卷起片片黃葉,仿佛一張張舊黃符,在成群飄蕩。

江遠快步穿過街道,他已經無暇聽這些垂暮老者閑談。天色已經陰沉得可怕,看樣子暴雨將至。

江遠今年十九,眼眶生得很深,鼻梁挺直,雖說與俊美無緣,但也顯得頗為儒雅。只是此時神色之中盡是疲憊迷惑,倒讓整個人變得更為寒酸。

背上的竹簍中還有幾冊發黃的古卷,但是顯然今天的生意并不好,一冊書都沒能賣出去,看樣子晚飯只能是那兩個陰冷堅硬的饅頭了。

轉眼間,他莫名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五天了。

從一個一事無成正在打游戲的上班族,突然變成了一個一貧如洗吃飯都困難的窮書生,這樣的轉變讓他至今難以接受。

這似乎是一個與古代中國類似的世界,但是其中卻又充滿種種神秘和詭異......

一個月前,城中布莊商人與伙計收貨歸來時已經入夜,于林中黑暗之處見到兩盞高懸紅燈籠。伙計驚懼奔逃,而商人卻執意前往查看,從此再也沒人見到過這個商人。

半個月前,城西鹿坡村四家二十一口皆于村中慘死,尸體大多顱中失腦。此案轟動一時,官府派人查案,兩名捕快不知何故突然癲狂,拔刀相殘,雙雙殞命。

三日前,夜市中一人忽然驚恐高呼,直言見一無首之人徐徐而過,然而即便近在咫尺,卻除此人外再無旁人見到。次日,此人死于家中床上,首級不翼而飛。

......

這樣的傳聞,江遠已經聽得夠多了,尤其這幾個月來,詭異恐怖之事層出不窮,并且有越來越頻繁之勢,太平鎮上早已經人心惶惶。

“轟隆隆!”

一道驚雷響徹大地,江遠不由得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經過一條巷道的時候,只見兩名義莊的人從巷子中抬出一具包裹著草席的尸體,當狂風卷來時,掀開草席一腳,露出一張生滿蛆蟲的臉。

“那是......昨天還見到的乞丐......”

江遠見到那張死不瞑目的面孔,心頭猛地一跳:

“他死了......才死了不到一日,竟然已經腐爛得這么嚴重?”

收尸人將草席包裹的尸體扔在了推車上,然后面無表情地推著死人緩緩離開。

江遠的眉頭皺得更深了:

“在這動蕩時局中,我穿越成這樣一個窮書生的身份,連衣食都沒有著落,更遑論自保之力......不知道明天,我也會不會被這樣抬走......”

現在的江遠不僅沒有親人,甚至窮得連生活下去都很艱難。

家中可以說得上家徒四壁,唯一的家當就是一堆書。這具身軀的主人,原先是打算依靠讀書來謀取功名,所以將那些書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而如今,江遠卻不得不依靠賣書來填飽肚子。

神傷之間,一個圓物忽然滾到了江遠的腳邊。

那是一個藤條編成的圓球,上面還系著一個紅結。

江遠俯身撿起藤球,扭過頭,只見在一條昏暗的巷道中,一個扎著羊角辮的小女孩俏生生地站著,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自己。

“這是你的?”江遠沖著小女孩搖了搖手中藤球。

小女孩身穿紅綠相間的鮮艷衣裳,在陰影中對著江遠咧嘴一笑。

江遠走入巷道之中,來到小女孩面前蹲下,兩側高墻幾乎把光線阻擋于巷子之外。

“還給你!”江遠把藤球遞給小女孩。

小女友卻看也不看藤球一眼,她依然直勾勾地看著江遠。

“我不要......”她說,“我要的......是你!”

忽然!

只見小女孩的臉蛋快速腐爛,黃稠的尸水順著黏膩的發間流到鼻梁,白皙的肌膚也變得一片烏黑,猶如發霉的蘋果。她張開紫黑色的嘴,涌出的黑水中可以看到細密的尖牙。

陰寒詭異的氣息,瞬間撲面而來。

她陡然伸出手,一下子抓在了江遠的臉上。

小女孩的手冷得就像是冰塊,轉瞬之間就讓江遠的半邊臉凍得發麻。

江遠渾身毛發倒豎,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當再望去時,晦暗不明的巷道之中空空如也,小女孩在剎那間消失不見。

“剛才......是幻覺?”

而藤球......竟然還在自己的手中!

一股濕冷從江遠的內心深處升起,他只覺得自己如墜冰窟。

急忙將手中的藤球扔開,江遠快步離開了巷道。

走出那光線昏暗的巷子回到街道上之后,陰寒之氣似乎淺了一些。

江遠驚悸之余疾步快行,卻差點撞上了一個路人。

“長眼睛沒有啊?”那路人惱怒大罵。

江遠驚魂不定,無暇糾纏,所以急忙道歉:

“不好意思......”

然而那個路人卻陡然間仿佛見到鬼一樣,指著江遠的臉驚恐地嘶叫起來:

“那......那是......鬼......鬼手印!”

江遠看不到自己的臉,不明白路人所說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他撞邪了!”路人一邊驚恐大叫,一邊飛快倒退試圖遠離江遠,“他撞到鬼了!”

江遠想要上前問個明白,路人卻嚇得扭頭就逃。

街道上寥寥幾個行人被這邊的叫聲吸引,紛紛朝著江遠看來。

這一看這下,行人們紛紛面色劇變,宛如見到瘟神一樣嚇得四處散開,同時竊竊私語:

“那個人......臉上有鬼手印!他......他活不過今晚了!”

“我們快離他遠點!不要被他的晦氣沾染到,不然會禍及自身!”

“他看上去還那么年輕......也不知道他是哪家的兒子,竟然這么倒霉撞了邪,年紀輕輕就要夭折,哎......”

......

江遠的心仿佛沉到了冰冷的河底,他不知道自己臉上有什么,難道......跟剛才那恐怖的小女孩有關?

周圍行人都帶著恐懼和憐憫望著江遠,江遠忍受不了這樣的眼神,他捂著臉急忙匆匆離開。

來到一條小溝邊,江遠忍不住蹲下身子接著水面查看自己的臉。

只見微微蕩漾的水面倒影中,自己的臉頰右側,一個烏黑而小的五指手印清晰地出現在上面。

他不由得想起了鎮子上流傳的話:

撞邪的人會被留下印記,到了子夜會有妖鬼尋印上門索命,無人能見到第二天的太陽。

江遠只覺得自己遍身發寒,他急忙從溝中捧起水來搓洗臉上的黑色手印,但是即便洗得皮膚生疼,也無法洗掉。

那東西,就仿佛滲入了肉里面一樣。

“我究竟做了什么......為什么要遭受這樣的對待!”

第二章 大難將至(二)

“玄天老母憐憫世人,派遣座下弟子玉衡真人下凡,降妖伏魔,救度世人。爾等凡夫俗子,還不速速跪拜真神?!”

嗩吶尖銳,鑼鼓喧天。

江遠注意力被吸引,扭頭望去。

只見隨著一片飄揚的黃旗,一行著裝統一并且表情嚴肅的人緩緩順著街道而來。

他們一行二十余人,皆黃衣翩翩,其中或持銅鈴,或持桃木劍,或撒黃符,或舉大旗。

隊伍的最中間,則有四人扛著一座法壇,上面盤坐一個高冠黃袍,鶴發童顏的閉目老者。他閉目緘口,雙手與胸前結印,肅穆異常。

隊伍一邊前行一邊高呼:

“紅塵如獄,眾生皆苦,輪回不止,憂患不休!

憐我世人,有神天降,玉衡真人,救度蒼生!”

原本寂寥冷清的街道,瞬間涌出不少百姓,紛紛沖著這群人低頭叩拜:

“真人發發善心,請救救我們!”

“求求真人賜下符篆,保佑我一家老小平安!”

“只要真人愿意救度我一家,我什么代價都愿意出!求求真人了!”

......

隨著百姓的哀求,之間隊伍之中走出兩名抱著木箱的童子。

他們沖著紛紛叩拜的百姓面無表情地說道:

“真人符篆乃是耗費神力所做,爾等凡人想要獲得真人庇佑,還得心誠才行!捐十兩功德銀之人,即可獲得符篆護佑家宅平安!”

百姓聽到這話,紛紛叫嚷著:“我捐!我捐!”

他們蜂擁而上,一邊將銀兩塞到木箱之中,一邊領取黃色符篆。

......

江遠呆呆地望著這一切,他并不知曉這個世界上是否真的有神......這個世界已經顛覆了他太多認識。

盡管憑借前世經驗,江遠覺得這些人更像是趁著亂世糊弄百姓,從而斂財的妖人。

但是如今的他臉上還殘有鬼手印,已經顧不了這么多了。

“救我!”他一邊高呼,一邊朝著那群黃衣人走去。

抱著木箱的童子面無表情地看了江遠一眼,冷聲說道:

“心誠之人方能獲得符篆,需捐——”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