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洪荒之我意由心

點擊:
天道小勢可改,大勢不可改。然,重生一世,若是事事趨利避害又有何意義?故,萬事由心而行,唯此而已。
修為境界劃分
由上至下:圣人,準圣,大羅金仙,太乙金仙,金仙,玄仙,真仙,天仙。
靈寶等級設定
混沌至寶
混沌靈寶——先天至寶——后天功德至寶
先天靈寶——后天至寶——后天功德靈寶
后天靈寶

第一章 起源——開天辟地

混沌之中,混沌之氣彌漫,只有偶爾被混沌亂流卷起的混沌頑石掠過,帶起陣陣呼嘯之聲,除此之外,便是一片死寂。

混沌中心。

一塊巨大無匹的混沌頑石之上,一朵晶瑩剔透的三十六品青蓮緩緩的旋轉著,散發著淡淡的清輝。

青蓮旁邊,一名執斧巨漢盤坐在巨石之上,雙目緊閉,似乎是在感應著什么。

混沌不記年。

也不知過了多久,巨漢終于緩緩的睜開了雙眼,從巨石上站了起來。

目帶悲憫的環視了一眼散落在四周混沌中的一個個外貌奇異,卻又兇威漫天的尸體,巨漢輕輕一嘆:“開天乃是大勢,諸位道友這又是何苦呢?億萬年苦修毀于一旦,唉!”

聞聲,巨漢身旁的三十六品青蓮上泛起一絲淡淡的清輝,一個白衣女子的淡淡虛影從青蓮之上升起,淡淡開口道:“道友又何須感慨?一切皆是定數。這便是大道所趨的大勢。他們在這大勢之中,你我亦是在這大勢之中。大勢不可違。無論是你我,還是他們,都只是在苦苦謀取那一線生機罷了。”

聽到白衣女子這般說法,巨漢也是緩緩點了點頭,感嘆道:“大道,大勢,好一個大勢啊!不過,之前還是要多謝道友出手相助,否則,沒有道友相助,這開天之前的魔神劫恐怕即使吾能度過,怕也是要元氣大傷。”

對此,白衣女子只是淡淡道:“開天乃是定數。道友乃是天選之人。我也只是順勢而為罷了。道友無需介意。”

“唉。”

一聲長嘆,盤古,即執斧大漢似是自言自語道:“定數?定數啊!也罷,算算時候,也該開天了。道友珍重。”說罷,一步踏出。

看著盤古的背影,白衣女子只是淡淡道:“道友大德。”

“大德?”聞言,盤古苦笑一聲,接著一聲長嘯:“大道難違啊!”

喝罷,腳步猛的向前虛踏,氣勢亦是隨之暴漲,整個身軀亦是瞬間化作億萬丈大小,手中巨斧高高舉起,然后猛的向前劈去,口中帶著一絲自嘲般狂笑道:“開天之后,盤古何存?哈哈哈!給我開!”

一斧之下,混沌震動。整個混沌都隨著這一斧而暴動起來。混沌之氣亂涌,無數混沌亂流隨之行程。即使是本就存于混沌之中堅硬無比的混沌頑石亦是有無數在這一斧引起的暴動下化成齏粉。

然而,這一斧,只是個開始而已。

一斧既出,盤古也不再大笑,神色轉而變得嚴肅起來。縱然明白自己開天之后的宿命,但是,正如之前青蓮上的白衣女子所說,無論是那阻攔他開天的三千神魔,還是他自己,只不過是為了在這大道大勢之下謀求一線生機罷了。若有機會,誰愿意身殞?

一道道玄奧的斧法從盤古手里不斷的揮出,每一斧都會引得整個混沌為之顫抖。地水風火在盤古斧下亂竄,清者上升,濁者下沉。一方無邊的天地雛形正在盤古斧下緩緩的成型。

而在另一邊,白衣女子只是靜靜的站在三十六品青蓮之上,一言不發,默默地看著這一切。

混沌不記年。

盤古的每一斧都似乎很慢,又似乎很快,沒有人知道究竟過了多久,但是,隨著盤古的一聲大喝,第四十九斧亦是重重劈下。而在這個時候,整個天地,幾乎已經清晰可見了。

而隨著這第四十九斧的落下,盤古一只古井無波的臉上亦是流露出一絲喜色——似乎是因為之前有青蓮相助,斬殺三千神魔并未耗費他太多的力量,導致了現在雖然大勢之中的四十九斧已經全部劈完,但是他仍然感覺身有余力。

既然如此,那么……

深吸一口氣,盤古高高舉起巨斧,將自己剩余的所有力量和之前四十九斧所體悟到的對于開天的全部感悟全都匯聚到這一斧之中,狠狠地向前劈去——只要這一斧落下,大道五十之數得以圓滿,那么自己就可以超脫大勢,以力證道!

“第五十斧,開天辟地!”

三十六品青蓮上,白衣女子靜靜地看著這一切。

盤古看出來的她自然也是看出來了。但是,雖然盤古的第五十斧已經快要落下,但是她卻依然沒有什么表示。雖然這一切看起來都是那么的順利,但是,她卻依然不對這一切報以樂觀。對于大道,對于定數,她的體悟太深了。

匯聚了盤古剩余的所有力量以及開天的全部體悟的第五十斧以不可阻擋之勢緩緩的落下,白衣女子靜靜地看著這一切,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異變陡生,一抹深深地忌憚之色在白衣女子眼中浮現——她終于明白為什么盤古的開天進行的這么順利了——就在盤古斧前進的軌跡上,一道弱小的靈魂憑空出現。

感受到那道靈魂上那一抹殘存的時空痕跡以及那明顯不屬于混沌的異樣氣息,白衣女子眼中閃過一絲寒芒——即使是放任盤古以力證道,也不允許任何不在掌控之中的東西存在嗎,大道?但是,我,豈能如你所愿。

與此同時,盤古也是發現了自己斧前的那道靈魂,但是,已經在這一斧上傾注了所有的他,卻是已經無力改變斧子前進的軌跡了。

眼見著這道弱小的靈魂就要在盤古斧下化為齏粉,就在這一瞬間,三十六品青蓮毫光大放。

“道友,還請助手。”

白衣女子平靜的聲音在這方即將形成的天地之中響起,三十六品青蓮憑空消失,下一刻,剛好出現在盤古斧下。

倉促之間將靈魂收入三十六品青蓮之中,下一刻,匯聚了盤古所有力量和開天感悟的盤古斧,和匯聚了白衣女子全部法力的三十六品青蓮,這兩件混沌之中僅存的三件混沌至寶之二轟然相撞。

巨大的沖擊波瞬間就席卷了整個天地,碰撞之下,三十六品青蓮轟然破碎解體,無數青蓮碎片灑落在天地之間,就連三十六品青蓮孕育的五顆蓮子亦是有金、紅、黑三顆飛散,只余青、白兩顆。盤古手中的盤古斧也是在這次碰撞中轟然解體,一分為三,化作三大開天之寶混沌鐘,太極圖,盤古幡,就連盤古頭頂的造化玉碟也在這次驚天的碰撞之下受到波及而破損——自此以后,三大混沌至寶,不復存在。

第二章 起源——葉玄

默默地止住自身的傷勢,盤古并沒有去質問白衣女子。

看著這方在碰撞之中已經搖搖欲墜的天地,盤古揮起盤古幡,發出道道混沌劍氣,將因為這次碰撞而涌入這方天地的混沌亂流破開,又拋出太極圖,定住了天地之間再次躁動起來的地水風火,最后搖動混沌鐘,鎮壓住因為這次碰撞而變得有些不穩的世界壁壘。最后,看著依舊搖搖欲墜的這方天地,盤古干脆以身撐天。

做完了這一切,感受到這方天地終于漸漸的穩定了下來,盤古這才松了一口氣,神色莫名的看向了那朵漂浮在這方天地之間的那朵十二品白蓮,準確的說,是看向了那朵白蓮上那一抹搖曳著隨時可能飄散的白衣女子的虛影:“道友這又是為何?”

白衣女子的虛影默默地看著身邊漂浮著的那一朵還未綻放的青蓮,淡淡道:“試問道友,縱然道友以力證道,又能否徹底擺脫大道?”

雖然不知道白衣女子為什么問這個看似無關的話題,但是盤古思考了一下,還是緩緩的搖了搖頭:“不能。”

聞言,白衣女子淡淡一笑:“道友倒是實誠。”說著一指那朵青蓮,或者說指著青蓮之中那道沉睡的靈魂淡淡道:“我雖然破壞了道友的成道之機,可是卻留下了這大道之下的唯一變數。我已經用青蓮之力封印了他身上的異數的氣息,剩下的,就只能順其自然了。但愿我做的這一切,不是無用之功吧。”

說罷,搖曳的虛影,悄然飄散。

沉默片刻,盤古看著已經消散的白衣女子虛影,輕輕嘆了一口氣:“道友方才是大德。”

…………

伴著一聲似無奈,似欣慰的嘆息,天地徹底穩固之后,盤古終于還是身殞了。

他呼出的氣體化作了天地間的風,云,和霧,他的聲音化作了雷霆,他的左眼變成了熾熱的太陽,給天地帶來溫暖,右眼化作了皎潔的月亮,給夜晚帶來光明。千萬縷的頭發變成天空中的點點星辰,鮮血化作了奔騰不息的河流,肌肉化作了千里沃野,經脈化作了道路,骨骼化作了數目花草,牙齒化作了石頭和金屬,精髓化作了明亮的珍珠,汗水化作了滋潤大地的雨露。四肢和頭顱化作了山岳,最后,脊椎化作不周之山,支撐天地。

至此,盤古,終隕。

盤古隕落之后,無量的開天功德終于從天而降。其中三成的開天功德匯聚,化作一座三十六層的小塔,正是那后天第一功德至寶,天地玄黃塔。又有三成功德一化為三,沒入盤古元神所化的三團清氣之中,卻是盤古后裔,各得了一成開天功德。又有三成開天功德融入盤古留下的十二滴心頭精血之中,同為盤古后裔,自是一視同仁。最后一成功德則是化作了漫天光雨,滋潤著新生的洪荒天地。

然而,開天功德降下之后,卻沒有就此結束。片刻之后,待盤古開天功德分配完畢之后,又有一股約有開天三成的功德從天而降,一成落入了青蓮之中,一成落入了不周山中,一成落入了白蓮之中。卻是三十六品青蓮相助盤古斬殺三千神魔,故而降下功德。三十六品青蓮雖然不在,但是青蓮卻是繼承了其傳承。而白蓮亦是如此。至于最后那一股功德沒入不周山中,卻是另有說法,還需日后再提及。

功德落盡。

殘損的造化玉碟卻是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洪荒天地之中,三大開天至寶也是隨之四散,其中的混沌鐘卻是投入了盤古左眼所化的太陽星中。十二滴盤古精血沒入盤古脊椎所化的不周山中,不見蹤跡,而盤古元神所化的三團清氣卻是連同那天地玄黃塔,以及那一朵青蓮一朵白蓮一同遁入了洪荒大地。

…………

如果有人問葉玄洪荒最不值錢的東西是什么,那么葉玄一定會告訴他——是時間。

如果有人問葉玄洪荒最值錢的東西是什么,那么葉玄也會肯定的告訴他——是時間。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