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諸天仙武

點擊:
龍蛇陽神,大唐雙龍,破碎虛空,覆雨翻云,誅仙蜀山,完美遮天,雪中悍刀,風云霹靂,天子神兵,仙劍西游,洪荒封神,仙逆求魔,永生莽荒,吞噬星空……一切因神秘的諸天寶鑒開始。
上一世凡人之軀,老邁垂死;這一生定要問鼎巔峰,長生不死!試問蒼天,可有永恒?
穿梭于諸天,行遍在萬界,尋覓那永恒之道!已有完本老書洪荒之魔臨萬古(不是這個筆名),信譽有保障。

第一章 敢問蒼天,可有永恒?

天空蔚藍,白云悠悠!這見鬼的天氣晴朗無比,似火的陽光普照在大地,使得空氣里充斥著干燥,讓人大汗淋漓,大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卻是不得不尋找些陰涼的地方,躲避酷暑。

這時,這大街東邊迎面走來一位清秀少年,約摸十五六歲左右,俊朗的面龐帶有幾分稚嫩,身著青色錦袍,云底墨色,腰間系著白玉腰帶,配有一把由精鋼冶煉的鋒芒寶劍,紋飾精美。

少年有著一雙清澈見底的眸子,晶瑩剔透,頭發烏黑,整理地十分一絲不亂,眼中含有不屬于他這個年齡的穩重及絲絲凌厲。

他一雙白皙如玉仿佛女子般的手別在身后,緩慢行走在街道之上,腳步穩固有力,氣宇軒昂,風度翩翩。目光不時掃視著四周,注視著周圍事物。

在他身后,有著幾個仆從打扮的男子緊緊跟在一旁,面色嚴肅,一絲不茍。其中一個身著黑墨長袍,一臉諂媚的中年男子一直站在少年左側,給少年講說著什么。

“恒少爺你看,那些就全是我何家在雙江城的產業,酒樓、藥鋪應有盡有,尤其是那春花院,那可是在雙江城足以拍得到前三的青樓,里面的頭牌清瑩姑娘更是……”

說到這里,那中年男子露出一副男人都懂的目光,讓少年面色一僵……好丟臉啊!連忙制止了他源源不斷的話語,“停!這些我都知道了,孫理事你還是回去給周執事復命吧,本少爺想自己逛逛。”

“這怎么行,難得學院無事,少爺出來視察家族產業,周老他讓我們作陪,負責少爺安全,我等豈能走開!”那中年男子有些焦急道。

“好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哪需要你們來保護安全,你們回去吧!”少年語氣中帶有不容置疑,眼中充斥著凌厲道,見此孫理事只好帶人惺惺然離開了。

“好了,這個世界總算清凈了。”少年平靜地嘆了口氣,抬首望向浩瀚蒼宇,充斥著豪情與澎湃。

“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十幾年了吧……”

他叫何恒,大天世界九州之地大夏王朝梁洲何家子弟,今年十六歲,武道百骸境小有所成,為飛仙學院弟子,算得上一個普普通通的天才。

當然,隱藏在這些身份之下,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其實,他還有一世記憶,屬于一個水藍色星球之上,一個名叫天朝的國家的研究員,至于原來叫什么嗎,那不重要了。

在那份記憶里,他是一個出生于戰火動蕩年代的人,是那個國家最早期的知識分子之一,一輩子研究各種文學、歷史,對于數理化也算精通,歷盡諸多風雨之后,老死在病床上,也算壽終正寢。

而死后,他不知因何原因,居然就到來了這個詭異的世界,成為了何家的一個子弟。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對于何恒這種死過一次的人來說,能夠再活一世還有什么不滿足,尤其是這方世界,可是有著真正長生的可能!

此界叫做大天世界,據說有著無數億年的悠久歲月,太古、遠古、上古、中古等等浩瀚歷史,地域更是廣袤無邊,僅僅是中央的九州之地面積就在他原先那個星球面積的千百倍之上,如雙江城這等大的城池的大小就相當于他前世天朝的一個省的面積,其之廣袤可想而知。這還只是中央之地,在九州之外,還有著更加浩瀚的四海、蠻荒、無盡大漠等等,此方天地之廣袤簡直無法想象。

當今之世人道大昌,把妖族、龍族、蠻族統統驅趕出九州,占據了靈機最繁盛的中央九州地域,統治天下的是大夏王朝,據說建國已經十萬載了,寰宇拜服!

而似大夏這等還不算古老,這天地里比大夏古老的事物比比皆是,不提那幾家號稱傳自天尊、佛陀,亙古流傳,久遠到無法考察初始的古老門派,就算是何恒自己所處的何家也是有著好幾萬年的歷史。

而讓何恒無法理解的是,地球人類不過幾千幾萬年的文明歷史就誕生了現代文明,科學發達無比。而這個世界,僅僅只是有明文記載的歷史就至少有幾百萬年,文明怎么還停留在封建甚至奴隸時代?

造成這點的原因,就是那個起先讓何恒感覺不可思議的修行了!

對于在何恒前世,在地球上一直當是神話流傳的修行之說,在這個世界是完全真實存在的,而且充斥在每一個生靈的生活中。

通過吸納充斥在天地見的無窮靈氣淬煉己身,再感悟天道,與宇宙共生,天地同體,可以使得渺小的人身具有不可思議之偉力!

修行巔峰者,上可九天攬日月,下能入海伏蛟龍!各有甚者可以開辟洞天福地,超脫塵世之外,不懼因果輪回,筑下萬古傳承,俯瞰天地沉浮,蒼生生滅。

正是由于這些超乎自然,可以讓個人擁有無限偉力的修行之存在,那些修行有成者,其個人武力完全凌駕于世俗之上,凡人根本無法撼動他們的地位,這造成了社會文明停滯不前,那些古老的封建方式一直流傳下來。

與傳說中那等彈指驚天,手摘星辰,氣吞寰宇,一舉一動撼動大陸山川的純陽真仙相比,那些凡人與螻蟻何異,又豈能動搖他們的統治。

對于這些東西,何恒一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是保持懷疑態度的,根本無法相信,這是與他上輩子幾十年的觀念完全不符的,實在難以接受!

不過,后來他見識了自己家族那些修行高人呼風喚雨、元神出竅、肩山背岳的可怕本事之后,何恒只感覺自己整個的三觀都崩塌了,這個世界實在是太……太夸張了!

“這不科學!”

何恒木著臉道,然后把上輩子一切觀念常識全部拋之腦后,全身心學習這個世界的修行,爭取有所成就,擁有那等俯瞰天地之威,得享長生,超脫塵世!

上一世,他老邁垂死,難以掙扎,這一生絕不愿重蹈,敢問蒼天,可有永恒?

既然有幸來到這等神話般的天地,又豈能不走到那最高的巔峰,證得大道之極!

懷揣著這樣的目標,何恒開始了他這一世的人生,不過他很快發現,自己不是傳說中的天才,雖然也算不得廢材,但比起那些妖孽至極的天之驕子而言,他在修行上的資質簡直垃圾得可怕,即使再怎么努力,這一世也不會有太大的成就的。

不過何恒是一個比較有毅力的人物(自認為的),他絕不甘心泯然眾人,而且這個世界也不是沒有資質差卻登臨巔峰的存在,那種少年不顯,后來大器晚成的存在也不少,他自認為自己即使資質不算好也未必沒有機會走到巔峰。

就像那位純陽榜首,素有天劍之名的君如是,他當初就是玄門六派之一通天劍宗普通的弟子,十分平凡,絲毫不出眾,與同代那些天之驕子相比,根本算不得什么。但是其千年磨一劍,不緩不急,鑄就無雙之劍,凝聚滔天大勢,一朝劍氣飛起光耀九州,橫壓了幾代人,無敵世間三千載,一劍橫推當世,無人可敵,俯瞰人世蒼茫,寂寞如雪!

這位可是當今九州修者心中的傳奇,他之一生經歷,足以譜寫為一部史詩,激勵了不知多少九州修者奮發向上,追逐著純陽大道,這同樣也激勵了何恒。

所以呢,他來到了這個飛仙學院,準備進行初步學習,期望可以拜入這學院身后的大宗門,得到更多的機會,以及可以助他修行的資源和功法,希翼有朝一日可以證得純陽,此身不朽!

飛仙學院乃是玄門六派一十二道共同開設的一家學院,其實不只雙江城一座,在九州各處有著近百座,主要是為了選拔新鮮血液,培養優秀弟子,表現突出者可以直接進入玄門大派培養,而這也是何恒的目標。這其中門道就仿佛何恒上輩子的九年義務教育,然后參加選拔考試進行升學一般。

當今玄門大興,鎮壓大天世界,唯我獨尊,三教六派一十二道個個是九州最古老、最強大的傳承,每一代傳人都是可以影響天下局勢的巔峰人物。于何恒而言,無論能進哪家都是天大的幸運。

當然,前提是人家愿意收他才行。這個世界絕不缺少天才,何恒他雖然資質也算說得過去,但是在這集合了諸多世家精英、平民杰出者的飛仙學院里,也只能是中人之資,談不上最差,但也遠遠達不到優秀。

他所在的何家雖然也是九州七十二世家之一,但他也只是一個普通晚輩,在家族小輩里也就排得上三四十名吧,對雙江城里的執事他可以作威作福,但那也只是他作為家族嫡系的身份罷了,這個世界的階級觀念還是比較大的,下人就是下人,主人就是主人,不過在實權方面他可是沒有多少。

無論是自身實力還是背景后臺,他在這飛仙學院都不算突出,自然也只是泯然眾人,想進入玄門大派的目標也只是目標,前途無亮呀。

PS:新書新開始,首先求支持!這本書每章三千字,每天保底兩更,不定時加更,望大家給予支持,謝謝。

第二章 你想干什么?

“唉,看來我這個穿越客混得還的確失敗啊。”何恒這樣自嘲著,想他上一世也是文學、歷史方面的“專家”,對于網絡文學也是有些研究的,雖然在網文出現的時候他年紀已經算是非常大了,但對這些大部分是年輕人看的東西還是比較了解的,想那些小說里的主角穿越之后那個不是混得風生水起,怎么他就只能泯然眾人了。

“果然,這個世界是沒有主角的!”何恒這樣總結道,那些只是他感慨人生的一些戲言罷了,世界又豈會為一個人而轉動。于他而言,能夠再活一次已經是何等幸運,上天待他不薄了,還要奢求太多嗎?不,一切都要靠自己爭取的!往事隨風,未來唯己!

何恒抬頭看了看那熾熱的太陽,眼中露出絲絲堅毅,繼續在大街上行走著,自從自何家所在的北固城來到此雙江城后也快一年多了,一直潛心修行,都沒有機會出來逛逛,今天卻是難得有閑。

“嗯,上次聽王三說這雙江城的黑眶鋸雀鯛乃是一絕,遠近聞名,那家伙老爹是這雙江城主,在雙江城也算地頭蛇了,說的應該不會有錯,今天可以去嘗嘗了。”打定主意,何恒朝著南邊走去,那里有座臨江樓,樓如其名,背靠武川江,風光秀麗,地理位置極好,生意一直興隆無比,方圓萬里聞名,據說已經有上百年歷史了,它那里的水產菜味更是這宜昌郡頂尖。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