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花都透視仙醫

點擊:
無敵強者闖都市,尸體橫陳百花開,莊神醫所過之處,一路飆血,男女皆躺!
作品標簽: 淡定、醫生、無敵文、鑒寶

第1章 莊畢一出無人敵

花都縱橫誰第一,莊畢一出無人敵;

粉紅桃運節節起,透視仙醫最牛逼!

……

一根筆直,又粗又長,表面還略帶凹凸不平的……國道,如同歐美文藝片里的公路,向遠望去,漸細漸升。

兩邊,高山翠嶺,風景如畫。

大概是四月份的天,春風拂面好,鳥鳴脆耳聽。

104國道北側,

青峰似千尺,忽見一道黑影,從那山頂,一縱而落,

快如閃電,靈如潑猴,腳下踩的是Z形軌跡,不過幾個呼吸間,便落向山底,

“呼!~”

雙臂猛然一撐,身如大鵬展翅,落勢一緩,黑影落地。

再幾個起躍之間,跨過雜草叢,站在了國道上。

這身影一穩,方才看清,是一男子,不到二十的模樣。

一米七七的個頭,雖然穿著一身打著補丁的舊衣服,卻遮掩不住他飽滿俊麗的氣質。

造化鐘神秀,山間養少年!

這少年,從那山頂,飛躍馳騁而下,此時,卻大氣不喘,胸口起伏平穩。

他的雙目,帶著對外面的世界,無限的向往和好奇,站在瀝青路面,四處掃視。

牟然,

他的目光順著國道向西看,三百米外,一道婀娜的身影,站在國道的路邊,雙臂攬胸,目光向著另一面張望,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距離雖然略遠,但少年依舊將女子,看的清楚,是個‘身材一級棒,還不飛機場’的大美女!

頓時,

他的眼睛,亮了。

一下山,就碰到個美女,棒極了!問一下去海市的路順便還能搭個訕,一舉兩得!

“嗖!~”

不過一個呼吸間,少年就如同一陣風似的沖過三百米的距離,來到美女身側,

似乎是有所察覺,美女這時也轉頭,向這邊看來。

帶著熱情洋溢的微笑,少年來到美女身前站穩,沖著她打了個招呼,

“嗨!美女姐姐,我能不能跟你那啥一下?”

夏夢瑩正站在路邊上,等妹妹的車,卻沒想到,一轉頭,眼前竟突然出現一個男的,而且近在咫尺,這可把她嚇壞了,本能就尖叫了一聲,“啊!你是誰?……”

她站在這半天了,荒郊野外的,一直都沒人,這男的,是什么時候跑她身邊來的?她居然都沒有一絲察覺?

而且,一上來,就說了這么一句無恥下流的話,什么叫那啥一下?

“你、你要干什么?別過來,臭流氓你別過來!”

夏夢瑩干凈白嫩的小臉上,掛著驚恐的表情,目光警惕的盯著眼前的少年,一邊本能的后退。

“我不叫流氓,我叫莊畢!”

少年一臉認真的看著美女,糾正對方的錯誤,

“美女姐姐,別害怕,我不是壞人。”

“裝、逼?這是什么名字?”夏夢瑩一聽,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又掛上了警惕的神色,

“你離我遠點,別過來,一上來就問我能不能,那、那啥一下,你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話到一半時,想到‘那啥一下’四個充滿某種暗示的字,夏夢瑩的眼中閃過一抹羞腦之色。

美女就是美女,就是生氣都別有風情,莊畢看的有點驚艷,忍不住上下打量一番,

白色半截袖,淡藍色短褲,性感的肉色、絲襪,一雙白色運動鞋,

精致的瓜子臉,柳葉眉,大大的丹鳳眼,臉蛋上點綴著一對深深的酒窩,這顏值,簡直爆表,給她打一百分,都不怕她驕傲。

莊畢看的眼睛有點直,一下山,就碰上這么個女妖精,……

“哼!”夏夢瑩看著莊畢那赤果果的目光,仿佛恨不得直接一張嘴,就把她生吞活剝了似的,忍不住哼了一聲。

“美女姐姐,我是說我能不能跟你問一下路,你理解錯了。”回過神兒,莊畢淡淡的解釋了一句,又撇撇嘴,

“再者,大師兄說你們城里的女人特別開放,不是男朋友,甚至不認識的男人,都可以隨時啪、啪啪,人生一場戲,女人是影帝,別裝單純了,我已看穿你的虛偽。”

城里女人可以隨時啪啪啪?我生氣是虛偽?謬論!

夏夢瑩差點沒氣昏過去,一只小手迅速伸進小挎包里,摸出一支防狼噴霧,慌忙的將蓋子打開,將噴射口,正對著莊畢,“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你離我遠點,我告訴你,你再靠近,我就噴你了!”

“額,這是什么東西?”莊畢見美女拿出來一個小瓶瓶對著他,很是好奇,于是,一伸手,就將小瓶子搶了過來。

“你!?”

都沒看清莊畢是怎么出手的,夏夢瑩只覺眼前一花,防狼噴霧,就那么跑到莊畢手里去了!

自始至終,別說反抗,她連一絲察覺都沒有。

這下完了,唯一的武器,都丟了!

夏夢瑩小臉一變,看著莊畢,心里直突突,這荒郊野外的,一個男人和一個沒有反抗之力的女人,難道,她夏夢瑩今天……

此時此刻,在夏夢瑩心里,莊畢就是一頭超級大流氓。

正當夏夢瑩胡思亂想時,莊畢拿著那支防狼噴霧,迷惑的按了一下。

“噗!~”

一聲輕響,接著,一片紅霧,從小瓶子里噴了出來,正巧,那噴射口,正對著莊畢的雙眼。

看到這一幕,夏夢瑩目瞪口呆,這個流氓是傻子么,將防狼噴霧搶過去,卻自己噴自己眼睛?

一抹狂喜,從夏夢瑩心頭升起,不管如何,這家伙雙目被防狼噴霧射中,最少淚流半個小時,短時間內,別想看到東西了,雙眼疼痛難忍下,也就沒法將她推倒、扒開,再……呸呸呸……

“活該,臭流氓,我看你這回怎么做壞事!”

看著莊畢整個腦袋都被紅色噴霧籠罩,夏夢瑩心頭帶著竊喜,暢快一笑,準備趁機轉身跑路。

然而,下一刻,她的腳步,被黏住了。

“這什么東西?怪怪的!”莊畢伸手在眼前揮了揮,將那紅霧驅散,目光看了看小瓶子,又看了看夏夢瑩,不知所謂的皺皺眉,

說好的眼睛不適、刺痛流淚、痛不欲生呢?

夏夢瑩傻了,腳下仿佛有101膠水,將她固定住似的。

呆呆的看著莊畢,這家伙,怎么一點都不難受?她可是親眼看著,那防狼噴霧,正面噴在他眼睛上的,他怎么一點事兒都沒有?不打噴嚏,也不咳嗽,這怎么可能?

她明明記得,說明書上寫著:

本產品,由辣椒精、芥末等強刺激性物質精煉提取制成,

被噴者,雙目淚流不停,噴嚏咳嗽不停,呼吸道如火,難受至極點,無論對方有多厲害,都無法抵擋其威力。

莫非,她買的防狼噴霧劑是假貨?

看著夏夢瑩那手足無措的呆呆模樣,別提多招人兒了,

莊畢失去了研防狼噴霧的興趣,一伸手,擠眉弄眼,“美女姐姐我們走,一起去……”

“啪、啪、啪!……”

這字音,可不是從莊畢口中發出的,

國道旁的雜草叢中,突然傳來一陣雜草被碾碎的聲音,將莊畢沒說完的話完全帶偏成另一種意思了。

夏夢瑩聞聲轉頭看去,卻見,一團黑白相間,毛茸茸的東西,連滾帶轱轆的,蹂躪碎無數小花小草后,從雜草叢中,彈了起來,

如同一個皮球一般,飛過兩米多的距離,毛球落在了莊畢的身邊。

碩大的腦袋,頂著一對大大的黑眼圈,

渾身的毛發,黑白相間,明明剛從雜草叢里滾出來,但卻一點泥土都沒有,纖塵不染。

它坐在地上,大概就到莊畢腰間,一把抱住莊畢的大腿,用腦袋蹭了蹭,還用一雙蠢萌的大眼睛看著她。

看著這物,夏夢瑩吃驚的差點沒窒息,

熊貓?從山上滾下來個熊貓?

這地方,又不是四川,怎么會有熊貓?

看了看莊畢,卻見他一臉淡定,沒有吃驚和意外的表情,

再看熊貓,抱著莊畢的大腿,一副非常親密的樣子,更詭異的是,它一個動物,居然還背著一個大書包,此時,它正從書包里,拿出一根嫩竹,放在嘴巴里,咔哧一下嚼掉一段。

“啊!……鬼啊,我見鬼啦!哦不,那不是鬼,但這太詭異了,嚇死我了!……”

夏夢瑩猛然一聲尖叫,轉身就跑,一邊跑一邊尖叫,顯然受刺激不輕。

速度也是夠快,就那么眨眼間,就跑出去十多米,莊畢想拉住她都沒來得及。

一個眼睛不怕防狼噴霧的少年,一個會撒嬌,還會背書包的熊貓,夏夢瑩被搞得神經都有點錯亂了,再也承受不住,撒足狂奔,只想快點遠離這有違常識的地方。

“喂,美女姐姐,海市怎么走啊?~”莊畢呼喚一聲,可是美女沒搭理他,

“師兄說的果然不錯,城里遍地是黃金,城里遍地是美女!可不是坤巫山附近那幾個村子可比的,不過,小河村的二丫,還是很帶勁兒的,嗯,她是個別特例!”

看著美女撒腿狂奔的背影,非但沒有一點狼狽,反而還充一種別樣的美感,莊畢似有若悟。

……

(書友群:551827325)

第2章 放開那幾個美女,讓我挨個來!

正當莊畢滿腦桃色的丫丫時,國道上,夏夢瑩已經跑出去幾百米,迎面飛速駛來一輛貴氣十足、寬闊大氣、‘一看就很牛逼,但莊畢不認識’的豪華轎車,

一陣剎車聲中,轎車停在夏夢瑩身旁,夏夢瑩似乎認識開車的人,慌忙的打開車門就鉆了進去。

莊畢見那車子,停了片刻,正準備上前,跟美女好好說說,搭個順風車,結果他才走兩步,那轎車,猛然就躥了起來,

仿佛是美女跟開車的人說了什么,轎車就仿佛生怕在莊畢身邊多停留一秒似的,將速度開到最大,如一陣風般,瞬間就從莊畢身邊飛了過去。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