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千古妖皇

點擊:
“汝為人可矣,奈何為妖,嘆兮,唯伏兮”
翻譯過來就是,單從做人的角度來講,你是很成功的,可你偏偏是個妖,那我只能收了你。
某個身穿道袍滿頭白發卻露著整齊的一口牙的老頭如是說。
周小樹轉身就跑,說的大義凜然,你倒是先把口水擦一擦啊!尼瑪這就是清靜無為?反正老子是見識到了……
世上穿越牛人無數,偏偏某樹穿越成了一個蛋……于是他就悲劇了……
...
作品標簽: 腹黑、洪荒流

正文 第1章 我,是個蛋

周小樹覺得自己悲劇了。

其實一早他就覺得自己悲劇,因為從來沒聽說過公園的小湖里有漩渦……好吧,就算是有,他也認為區區不到一米深的湖水是淹不死自己的……可是他就是失去意識了……

當他再度醒來的時候,他就發現不對勁了。

周圍漆黑一片,四周黏糊糊的,于是周小樹知道這里絕對不是醫院,更不是醫院的太平間。

作為新世紀被無數小說熏陶過的孩子,他第一時間判斷自己貌似是穿越了……

可這特么的是穿越到了一個什么地方?

看四周這黏糊糊滿是液體的情況,莫不成自己還沒有出生?

周小樹眼睛一亮,可這個念頭剛剛升起,他就發覺了不對勁,因為他發現自己身上是沒有臍帶這種東西的,而且他比量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頓時驚覺自己竟然是整個人穿了過來……

那這種詭異的環境可就有點兒驚悚了。

周小樹小心翼翼地伸展了一下胳膊,發現手居然碰到了一個硬梆梆的東西,頓時明了,這空間雖然不至于讓自己束手束腳,可也不大,至少能摸到邊緣。

他深吸口氣,頓時那黏糊糊的液體就將他的鼻子堵住了,嚇得他手忙腳亂地一陣清理。

忽然間,他瞪大了眼睛,自己竟然是能呼吸的!尼瑪在液體里還能呼吸,難道自己穿越了之后居然有了魚的屬性?

搖了搖頭,將這個事情暫且放一邊,他握緊了拳頭,先想辦法從這里面出去再說!

于是周小樹狠狠地揮拳砸在了摸到的那個硬梆梆的東西上!

“啊!疼死哥了!”他大吼一聲,不過他很快就叫不出來了。

隨著這一拳,整個空間都動了起來,連帶著那些粘稠的液體,加上了被液體包裹的周小樹……一起翻滾了起來!

然后越滾越快,越滾越快,中間還特么一顛一顛的,周小樹臉都扭曲了,他眼睛瞪得大大的,幾乎要飛出來了,這尼瑪比坐過山車刺激多了好吧!據說古時有一種刑罰是把人裝酒桶里滾下山摔死,難不成自己這是要玩死自己的節奏?

哥已經死過一次了不想再死了好不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周小樹的怨念起了作用,整個空間像是撞上了什么東西,猛地一震,頓時停了下來。

周小樹之前不是飛行員,更不是宇航員,類似于抗眩暈的訓練他一概沒有接觸過,所以此時的他已經想吐了。

但是他不能吐,為了制止更大的悲劇發生,他絕對不能吐!

尼瑪周圍都是液體啊!他要吐了還活不活?!

強壓著胃部的翻滾,周小樹不算聰明的大腦猜到了一個讓他快要崩潰的事實,自己,大概可能也許,是在一個蛋里吧……

周圍是硬殼,然后滿滿的粘液……好吧,可以說是蛋清……自己這是扮演了一個蛋黃的角色嗎?!

周小樹欲哭無淚,這算是什么?別人穿越要么有系統,要么有老爺爺,要么干脆就是個天才……可自己一個21世紀的十全廢材,什么都不贈送也就罷了,竟然讓自己穿到了一個蛋里……自己的縱橫這個世界的資本是什么,蛋殼嗎?!

“哥這是巴巴地送上門來給人拌著紫菜熬湯喝嗎?”周小樹怒吼一聲,然后幾口粘液灌到了他的嘴里。

“唔……”周小樹被堵住了嘴,他憤怒之下正待將那蛋清吐出去,忽然怔了怔,“這東西還挺好吃的……”

忽然間,他的耳邊響起了一個聲音:“吃吧,吃光它,你就可以出去了。”

周小樹頓時毛骨悚然,他身子一顫,強忍著恐慌問道:“什么人在說話?”

可是那個聲音就此沉寂了下去,過了好久都沒有再響起。

周小樹面色有些發白,吃光這些粘液就能出去了?他掂量了一下,吃的話,自己有可能出去,不吃的話,貌似憑自己的本事還真的沒辦法破殼而出……

“不管了!試一試總比困死在這里要強!”周小樹狠下心來,“反正味道還不錯……”

這么說著,他的口水都忍不住要流出來……也不知道他下定決心的原因到底是因為什么,總之此時吃貨之魂已經覺醒了。

突然間,他想到了一個可怕的可能,連忙伸手在自己的胳膊上和背上摸了摸,然后長舒口氣。

還好還好,自己沒有長翅膀也沒有長羽毛,鱗片什么的也是一概沒有,就是正常的人形……周小樹覺得自己在一個蛋中,不是變成了禽類就是兩棲類……前者還好,頂多是個鳥人,要是后者……當真變成個鱉……他簡直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在這世上自處。

還好自己還是人類。

周小樹暗自慶幸著,卻已經忍不住張口將那粘液吞進了自己的嘴里,狠狠地吃了一大口。

頓時,滿嘴芬芳,他能夠感覺到有一股清爽的氣息從自己的口中順著咽喉而入體內,頓時整個人都變得輕靈了起來,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覺得自己似乎腦子都比之前要靈活了。

周小樹眼睛猛地瞪大了,他忽然發現自己知道了一些從來都不曾了解過的知識,可信息都殘缺不全,讓他有些不知所云……可傻子都知道,這些知識是什么東西!

傳承啊!這是不知道來自于什么東西的傳承啊!

一瞬間他整個人都變得興奮了起來,就說穿越的人都會牛逼起來的吧!你看看哥穿越進個蛋里都有這般奇遇!

“不管這里是個什么世界,等著哥破殼而出的那天吧!哥來啦!哥要征服!”周小樹狂笑著喊道。

忽然間,周小樹泛起了一股倦意,根本難以忍受,他的神智瞬間變得模糊起來,緊接著便打起了呼嚕。

他的鼾聲不大,但在這個孤寂的空間之中卻極為清晰。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啊,希望他出去之后不會被嚇到吧。”一個聲音輕輕嘆息著。接著,環繞在周小樹身邊的粘液開始涌動起來,漆黑的空間忽然間變得五彩斑斕,那粘液在各種各樣不同的顏色之間轉換著,最終泛起了白光,然后黯淡了下去。

這空間隨后又變得漆黑一片。

“這是你的造化,好好享受吧。”那個聲音輕嘆一聲,便又沉寂了下去。

在這蛋中的日子無法計算與衡量,于是時間一天天地過去,這里剩下的只有黑暗的歲月與沉寂,直到某一天周小樹從他的沉眠之中……醒來。

正文 第2章 星海混沌,化骨換血

周小樹從渾渾噩噩的狀態中醒來。

看著周圍依舊粘稠的蛋清,他心中無數神獸奔騰而過。原本以為憑著自己的吃貨之魂,吃光這些東西只不過是時間問題,可現在看起來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吃一口就要睡一覺。”周小樹嘴角一抽一抽的,“這到底是個什么設定?好在除此之外也沒有什么不良反應。”

忽然間,他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我勒個去的,蛋怎么在動?!”周小樹瞪大眼睛,他立刻就想到了一個極其恐怖的可能性,“不會被人發現了吧?!我的老天,你不要玩我啊!”

他手腳并用,劃拉開了蛋清,耳朵貼在了蛋殼上,隱隱約約地聽到外面傳來幾個聲音。

“這么大的蛋,有口福了。”

“吃掉不好吧?這么大的蛋其中一定是圣獸,我們還是孵化出來吧!”

聽到此言,周小樹如小雞啄米般地點頭:“沒錯沒錯,孵化出來吧,聽他的,孵化出來吧!”

“少來了。”又有一個聲音說道,“這世間圣獸能有幾頭?偌大的南山又有幾頭?這么不切實際的幻想,還不如將之服下,說不定能滋補我等的身體,一舉突破換血大境,步入業火境。”

“我呸,就憑你,就算你有那本事,可你敢突破到業火境嗎?我看還是孵化出來好,就算不是圣獸,說不定我等還能有個坐騎。”

“要么說你腦子不清楚,我們還需要什么坐騎?我們三個人,兩個都同意了,所以還是吃掉它算了!”

周小樹聽到這里整個人都不好了,他在漆黑一片的空間里感受著周圍粘稠的蛋清,只覺得自己快要崩潰了。

忽然間,他發起狠來:“該死的,哥要出去!就算是死也要死得有尊嚴啊!被人做成蛋花湯算是個什么扯淡的死法啊!”

盯著周圍的蛋清,周小樹咬著牙:“不能睡去,絕對不能再睡去了!”

他猛地一大口下去,吞下了一大片的蛋清,感受著自己身體變化的同時,那股倦意漸漸地再度涌了上來。

周小樹揮起手狠狠地給了自己一巴掌,可是這種刺激卻絲毫沒有延緩倦意的蔓延。

“不夠!還不夠!”周小樹咬著牙,雙手擰住自己大腿內側的肉,狠狠地一扭!

“啊!”他慘叫一聲,不過腦海之中瞬間便清明了一些,可是不待他有所慶幸,那股倦意便再度涌上了心頭。

“見鬼!我決不能這樣死掉!我必須出去!”周小樹狂吼著,他忽然間發瘋一般地雙手交叉,從自己的胸前劃過,頓時便是血淋淋的一片。

鮮血順著他的指甲留下,指甲縫中有血有肉,他以這種近乎瘋魔的方式在抗拒著那股涌上心頭的倦意。

劇烈的痛楚讓周小樹沒有喪失最后的清明,他沒有再度睡去……于是他再也睡不著了!

一股前所未有的,讓周小樹不敢想象的痛感忽然間從他的胸腹之間傳來,在他還沒有絲毫準備的情況下,幾乎是在瞬間傳遍了他的四肢百骸,他的內臟手足,他的每一滴血,每一寸肉,每一塊骨頭,都在痛!那種劇烈的痛感讓周小樹一時間差點兒暈了過去。

可是他暈不過去!

每當他的神智略有不清醒,渾身的劇痛都會讓他瞬間醒來,這種折磨讓他幾乎想要立刻死掉算了!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