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易筋經

點擊:
第一卷

第001章 天蛇射息

2007年,冬至。

破敗的土屋內僅有一盞松油燈散發出微弱的光芒,屋里陳設很簡陋,一張方桌兩條長凳,貼墻砌起的土炕里柴火燒的正旺。倒是東墻那一排密密匝匝地擺放著書籍的柜子,給這間陋室增添了幾許書卷味。

屋中央立著一樽名貴紫檀打造的木桶,高有一米,大約兩人合抱之徑。桶內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緊閉雙目,只余頭部和小半個肩膀裸露在水面之上,繚繞攀騰的水霧散發著一股草藥的香氣,讓少年的面孔變得如夢幻般模糊不清。

“咝咝……”

少年的下頜不斷的引動脖頸做出前后游動的怪異姿勢,與此同時嘴唇輕微開啟和閉合,一縷縷細若游絲的白氣從少年口齒間噴吐而出,循環往復,直射出一丈余遠方才慢慢消散,發出如游蛇吐蕊般的聲響。

若是能看透過桶內色澤金黃的湯水,便可發現少年是站立在水中,微曲雙腿,僅靠腳尖著力,兩手交疊于腹部,身子隨著頭部的動作而輕微疊游攀升,整個姿態仿若蛟龍戲水,卻又蘊含著一股玄妙在其中。

“吱呀”一聲。

土屋唯一的那扇木門被人推開,夾雜雪花的寒冷氣息直撲進門,仿佛能凍掉人的鼻子。一個穿著軍大衣,戴著皮氈帽,身材高大健壯的老人,背著一個麻袋從屋外走了進來。

桶中的少年似乎對此沒有任何的感覺,依舊緊閉著雙目,重復著他那已經不知道持續了多長時間的動作。

老人合上門,將背上的麻袋放到墻邊,目光投注到桶中的少年時,露出幾許欣慰。但他并沒有打擾那少年,從書柜里取出一本書皮泛黃的線裝舊書,走到炕邊,取了煙斗,點燃之后便盤腿坐在炕上,一邊吮吸著煙斗,一邊翻閱著紙張。

“噼啪……”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燈芯跳躍出的幾粒燈花驚醒了正看的入神的老人。他抬頭看了看桶中的少年,復又從兜中摸出了一枚銀色的懷表,叫人驚訝的是,這貌不驚人的老人身上竟然藏著這樣一枚精致的懷表。

“小刺,可以收功了。”老人一邊將懷表收入兜中,一邊不緊不慢的朝那少年說道。

桶中少年如若未聞,咝咝之聲不絕,那自口中噴吐而出的白線隱隱產生了一些奇妙的變化。

“咦?”

老人一聲驚呼,凝目而觀,發現那縷白氣的盡頭在將散未散之際,竟然有成形的跡象。

“舌燦蓮花?”

老人面色大變,原本枯井無波的臉上溢滿了興奮之意,雙頰也因為情緒的渲染而帶上了一層異樣的潮紅。

他大步走到木桶旁,卻不發出一絲聲響,似是怕驚擾到了少年的修行,只是默默的注視,但臉上的興奮之意卻是越來越濃。

驀地,那桶中少年原本流暢的動作,突然一陣僵澀,身子也輕微的打起擺子,整個面部在繚繞的水霧中隱隱透著一股金氣。

“不好,金氣沖頂乃五行失調之象。”

老人見狀,面上興奮之色一收,肅然出掌,輕輕落在了少年頭頂百匯之處,五指末梢紅芒一閃,手掌一觸即收。那少年面部金氣盡退,打擺的身子也逐漸恢復了正常,只是自口中吐出的白氣卻失去了凝形的跡象。

老人微微一嘆,雙頰的異樣潮紅似乎在剛剛出手之后更覺妖艷,輕聲道:“小刺,切勿執著貪進,時辰到了,收功吧。”

言畢,老人輕搖其頭,走回炕邊,重又拿起煙斗,吧嗒吧嗒的吮吸起來。

最后一縷白氣自少年的口中吐出,那引動的脖頸緩緩地恢復了正常姿態,水中曲直擺動的身子也挺立起來,大半的胸膛都露出了水面。

睜開眼,少年的目光中閃過一絲黯然,腳尖在桶底輕輕一點,身子便輕盈地躍出了木桶,渾身熱氣騰騰,水涌如流,竟是赤身裸體。

“爺爺!”

少年剛一開口,老人便擺擺手,說:“先把衣服穿好吧,天寒地凍,別傷了筋骨,動了臟氣。”

少年名叫秦刺,自他有記憶起,便與爺爺生活在這個居于東北深山的貧困小山村泥巴村里。

五歲時,便應著爺爺的要求,無論酷暑嚴寒,雷打不動的要在木桶里浸泡。桶中之水,乃是用繁雜的藥材熬制而成,藥材則是爺爺就地取于深山荒野之中。

待年紀稍長,又開始在爺爺的指導下習字究文,與一般稚齡學童所不同的是,秦刺的啟蒙讀物是百家姓。此后便是經史子集,一應古文。直到十歲之后,方才閱讀一些現代文章。

藥澡浸泡三年之后,秦刺開始隨爺爺修行練氣之術,十二歲便已小成,如今已窺入先天之境的門檻,只是尚缺機緣火候罷了。放眼外界,怕是再難找出如此幼齡便已登峰造極的奇葩。

“爺爺,我今天差一點就突破先天境界了。”秦刺穿好棉衣,盤腿坐在炕上,滿臉的懊悔之意。

自從窺入先天境界的門檻之后,秦刺無時無刻不在想著突破,先天和后天雖然只有一字之隔,但是其中的差距卻是許多人一輩子也無法突破的障礙。今日,他原本想一鼓作氣,乘著體內臟氣旺盛,精元穩固,一舉凝結五臟精元,結成內丹,達到外吐蓮花,內結人丹的先天境界。誰知道在最后關頭,因為肺金之氣脫離了掌控最終功虧一簣。若不是爺爺及時出手,怕是會釀成大禍。

人體五臟,心肝脾肺腎,皆藏有精氣,并且與金木水火土五行相合。中醫上便常說心火,肝木,脾土,肺金,腎水。只是尋常人并不懂得調理和運用這五股臟氣,甚至許多人在無意中傷了其中的一股精元,從此便疾病纏身,身虛體弱。

秦刺所修習的煉氣之術便是一門梳理和孕養五臟精氣的功法,叫做天蛇射息功。這是一門源自上古時期的練氣法門,修煉此功不僅可以延年續壽,更能將體內五股臟氣培育壯大,凝成內丹,達到煉氣之人常說的體內自成天地的先天境界。屆時,呼出的白氣便可凝結成型,呈五瓣蓮花狀,天蛇射息功上將此描述為“舌燦蓮花”。

老人磕了磕煙灰,淡淡地說:“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對于我們修行之人來說,切不可存有僥幸的想法。扎實的基本功,毅力,機緣,缺一不可。今日你未能成功,說明火候不足,機緣未到。不過也不必懊悔,你已窺入先天門檻,兼之年紀尚幼,達到這樣的境界只是遲早的事情。”

秦刺點點頭,臉上悔色稍收,眼珠轉動間頗顯靈動狡黠,此時方才顯出與他年紀應有的活性。

他笑道:“爺爺說的是,您不就是因為沒有跨入先天,而一直引以為憾么。”

這話說的不無揶揄,言下之意便是爺爺你這大把年紀都沒有跨入先天境界,而我小小年紀便已窺入先天門檻,還有什么好懊悔的呢。

第002章 少年天才

老人被嗆的一陣咳嗽,面帶慍色的轉過頭來,罵道:“小兔崽子,爺爺可沒你這般好福氣,自小就用藥水泡澡,固本培元,蘊養臟氣。年輕時又受了傷,五行失調,再難進步,否則又怎會在后天境界上呆了一輩子。”

老人這句小兔崽子讓秦刺樂了,不是他喜歡挨罵,而是不愿見到爺爺一言一行中透著沉沉暮氣。

不過,隨即秦刺就有些后悔,剛剛自己危急之時,若不是爺爺強壓舊疾,運起心火之氣克住肺金沖頂,怕是自己這條小命就危險了。現在自己拿爺爺的傷口開玩笑,似乎有些太不像話了。

于是,他連忙補救道:“那當然,古人云強將足下無庸兵,我這小兵能有今日的成就還不是爺爺您這強將點撥出來的。待我邁入先天之境,便為爺爺疏通五行之氣,劾除舊疾。到那時,咱們爺孫倆齊齊跨入先天,豈不美哉。”

老人有些無奈地搖搖頭,笑罵道:“你個小兔崽子倒是精通巴掌跟甜棗的合用之術,看來書柜上的那些古書你沒少折騰琢磨,拿爺爺做活學活用的靶子了是吧。行了,你也不用哄我開心,我這舊疾若能治好,哪會拖到現在。如今一只腳都跨入了棺材,也就不作那般念想了。”

說著,老人滿是期望的看向秦刺:“現在啊,爺爺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只要你能踏入先天之境,爺爺便是死,也瞑目了。”

“呸呸呸。爺爺,你可不能說這晦氣話。您放心,我一定加倍努力,早日修入先天,以后便日日伺候您老,保管將您伺候的舒舒服服,直追那彭祖年壽。”爺爺的遺憾便是秦刺追尋的目標,至于為何修行,他從未想過,對于他來說,從小到大,都在做著這件事情,就如同人要吃飯睡覺那么自然。

“行了行了。”老人笑看著孫子,滿臉欣慰,話題一轉又說道:“對了,今日你修煉天蛇射息功,口吐白氣已有凝形之勢,這是天蛇射息功的最高境界舌燦蓮花的雛形,達到了這個層次便是跨入了先天之境。可惜在關鍵時刻,金氣沖頂,顯然是肺金主盛,五行失調,看來你在肺氣的磨練上還有差距啊。”

秦刺面上的懊悔之意又浮現出來,嘆氣道:“爺爺,是我魯莽了。一時貪進,差點釀成大錯。若不是您助我壓下肺金之氣沖頂,怕是我現在不死也只剩下半條命了。”

想到剛剛的兇險之處,秦刺還有些余悸。

老人抬眉詢問道:“你有沒有想過,為何肺金之氣會脫離你的掌控。”

秦刺點頭說:“五臟之中,肺屬金,主悲,我修煉天蛇射息煉氣之法以來,對于其他四臟之氣皆能梳理自如,唯獨對肺金之氣始終無法完全梳理透徹。我想,這應該是我對悲這個情緒領悟的還不夠吧。”

老人吐出一口煙霧,贊許道:“不錯,你能明白自己的情況就好。人體五臟精氣最是玄妙,不僅與五行相合,同時也與怒喜思悲恐這五種情緒息息相關。不能夠徹悟這五種情緒,便是煉氣之人常說的心境上有缺陷,又如何能達到先天境界。當然,你能夠有這份追求上進的心思,爺爺已經很高興了,但切記不可魯莽貪進,修煉需要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

秦刺虛心道:“小刺記住了。”

老人笑了笑,見秦刺的臉上懊悔難收,拍拍他的肩膀嘆道:“男子漢大丈夫,不需計較一時的得失,該來的終會來,該有的終會有。說起來,倒是爺爺對不住你,自小到大,你都沒有嘗到同齡人的快樂,一直隨著爺爺枯燥的修行,你心里不會怪爺爺吧?”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xiuzhen/29891.html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