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御姐燃情

點擊:
為了錢,我答應了一個極品御姐借種的要求,這女人,身材性感,技術沒得挑…

第1章富婆汪芬

這年頭,在很多不是太正規的報刊雜志上,經常可以看到一些女人刊登重金求子的廣告信息,內容都同出一轍,只要成功懷上孩子,就支付多少萬的巨額報酬。

這樣的廣告信息,大多都是騙子刊登的,只要你上鉤,不但得不到錢,自己還會倒捐上一筆。

一般有社會經驗的人,都是不會相信這樣的廣告信息的,但是在走投無路的時候,我卻相信了。

我叫葉浩,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村人,今年十八歲。

我是個棄兒,是養父養母把我拉扯帶大的,他們視我為己出,為了供我上高中,家里甚至賣掉了唯一值錢的耕牛。

高中畢業后,我選擇了輟學,因為家里的條件實在供不起我上大學,輟學后我去了墨城,開始了孤獨的打工生涯,我的想法很簡單,我就想通過自己的雙手,讓養父養母過得輕松一點。

但令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就在前幾天,我養父在老家干活的時候,一不小心從山坡上滾下來把腿給摔斷了,光那手術費就得十萬塊。

我家窮得叮當響,哪里來的十萬,醫院方說了我養父要下個星期再不動手術的話,下半輩子就只能是個癱子了。

我剛出來打工不久,身上根本就沒有積蓄,就在我焦頭爛額的時候,偶然從一報紙上看到了一則借種的信息。

那信息上說的,只要面試通過,當即支付報酬二十萬。

我也知道這樣的信息大半都是假的,當時我是抱著試一試的想法撥通那報紙上的電話號碼的。

電話通后,那頭很快傳來了一清冷的女人聲音,對方讓我把自己的基本信息和照片發過去,讓她看看。

我猶豫了一會便發過去了,那女人很快就回了我信息,說約我在月彎彎咖啡館見面。

我心一橫,就去了。

到目前為止,我還是個處男,即使是為了錢,我還是希望對方不是一個丑八怪才好。

在月彎彎咖啡館的包房內,我見到了汪芬,當時我愣住了,這女人不但不是丑八怪,而且長得國色天香。

汪芬是個很性感很漂亮的女人,她那皮膚白皙,眼睛大大的,她穿著性感的肉色絲襪,腳下蹬著粉紅的高跟鞋。

你叫葉浩,高中文化,農村人?我在她對面剛剛坐定,汪芬用平靜的口吻問道。

汪芬問后,我木訥的點頭,現在我的心下在翻涌著,我沒想到對方是這么一個大美女

短暫的見面后,汪芬帶著我去了濱海路一高檔的別墅小區。

在一棟二層樓的別墅內,汪芬讓客廳里站著的另一個女人給我做檢查,這女人叫張小薇,是汪芬老公的表妹。

和汪芬一樣,張小薇也有著性感的長腿和漂亮的臉蛋,張小薇是學醫的,她利索的給我抽了血,之后還給了我一個塑料杯子,說是要檢查我精子的質量。

我很尷尬,但是為了養父的醫藥費,我還是按著張小薇的要求,在洗手間自己用手解決了一下。

在完成兩樣采集后,張小薇就走了,而我的心一直是懸著的,我害怕身體出啥毛病,和這樣的美差擦肩而過。

約莫一個多小時后,張小薇帶回來了檢查的結果,我是健康的,是個身體棒棒的老爺們。

恩,行,你看看這協議,要是同意就在上面簽個字。在確定我身體健康后,汪芬把一份早就擬好的協議書推到了我的面前。

那協議書上有三條內容,第一條,在借種期間,男方必須辭去所有的工作,住進女方提供的住所,第二條,此事必須百分百保密,不允許向任何人泄露,第三條,直到女方懷孕后,男方才算任務完成,可自行離去。

這是一份保密協議,那協議上說了,只要男方違反其中任何一條,將退還女方支付的二十萬酬勞,外加五十萬賠償。

我看完協議忍不住皺起眉頭問汪芬:我簽字了,錢什么時候付給我?

這正是我關心的,這錢一關系到我父親的醫藥費,二關系到這借種事件的真假。

雖然汪芬她們搞了這么多套路,但是我心里并沒有完全確定這事情的真實性,要知道這世界騙子的手段那是層出不窮的。

哼,哼,土包子,難道我還會少你錢不成?汪芬聽到我的話冷哼了一聲,她直接叫我把銀行卡號給她。

我也不生氣,立時把銀行卡號報給了汪芬。

很快,我的手機里就收到了銀行的匯款信息,汪芬真的給我轉了二十萬,這讓我心下那是激動不已,當即我也就把字給簽了。

之后,汪芬讓張小薇開車把我送出了別墅小區,她說給我一天的時間,讓我安排我的瑣事,明天下午,她派車過去接我。

給我養父轉完錢后,我又辭去了工作,退掉了租房,第二天我正式住進了汪芬給我提供的別墅。

昨天我來這別墅的時候,這別墅內只有汪芬和張小薇兩個人,但是今天情況完全變了。

現在別墅的門前有身著西服的大漢在那里站崗,屋內的沙發上,除了汪芬和張小薇外,還多了一個面色蒼白,身體纖瘦的男人。

那男人現在正冷著眼上下的打量著我,他穿得雍容華貴,翹著二郎腿始終一言未發。

后來,我知道了,這男人就是汪芬那不育的老公。

我在這別墅住了下來,房間就在汪芬和她老公房間的對面,晚上躺在床上,我的心里既緊張,又有些期待。

現在我住進了這地,汪芬隨時都有可能讓我過去和她睡覺,讓她懷孩子,對干這樣的事,說實在的,我沒有經驗。

這天,睡到半夜的時候,因為想多了,我有些尿急起來,出去上洗手間的時候我經過了汪芬的房門口。

汪芬房間的門是半掩著的,房里竟然傳出了令人難以忍受的聲音。

我一驚,不是說她老公不行嗎?他倆怎么會……

我十分好奇,忍不住把腦袋往汪芬房間的門里探了探。

第2章你不要動其他的歪心思

將頭探進汪芬房間的門后,我嚇了一跳,不得不感慨這城里人真會玩,居然是借助一些外物……

通過這次偶然的觀察,我確定汪芬的老公不但是不育,而且連那方面的能力一絲都不具備。

自始至終汪芬的老公都是冷著臉的,他那樣子就像和汪芬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一般

這晚,再躺在房間內的床上,我怎么也睡不著了,汪芬的身材真的太好了,她那小腹平坦沒有一絲贅肉,她那皮膚和長腿,是男人見了,就會忍不住咽口水的。

日子就這樣過著,自住進汪芬提供的別墅后,每天的一日三餐都會有人專門送來,汪芬給我開的伙食是相當高的,每頓飯除了魚蝦之外,還有讓男人大補的各類濃湯。

對汪芬他們的安排我很理解,我想他們肯定是想讓我調理好身體,然后再讓我去和汪芬生孩子,花了這么昂貴的代價,誰都希望小孩以最健康的狀態出生。

時間一晃,五天過去了,這天早上,汪芬的老公早早的出了門。

汪芬的老公一走,我的小心臟就開始撲通,撲通了起來。

這幾日,我吃好的,喝好的,我的身體已經養得棒棒的了,汪芬老公一走,這屋內就只剩下我和汪芬兩個人了,這樣的環境正適合做讓她懷孩子的事。

現在我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報紙,汪芬穿著睡裙走出來正在客廳的飲水機前倒著開水。

汪芬的睡裙是半透明的,修長的玉腿在裙子內若隱若現。

我從汪芬背后瞟著她,喉頭在來回的鼓動著。

令我想不到的是,汪芬倒了杯開水后,直接走到我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她妖嬈的把睡裙向上提提后,開始打起了電話。

喂,小薇,你啥時候過來,今天是我開始排那個的日子。汪芬拿著手機正在問著。

她這話,讓我心中有些激動起來,我是個上過高中的人,對汪芬口中排那個的日子,我也是略知一二的。

今天是汪芬開始排那個的日子,那是不是說從今天開始她就要和我睡在一起懷孩子了?

我突然明白了汪芬這幾天一直不找我那個的原因了,原來她是在等待她的大日子,這樣的日子,我和她在一起,她懷孕的機率會大大的增加的。

這樣一想之后,我的小腹不由得有些發熱。

我不時瞟著汪芬睡裙下的小腿,心里那是變得癢癢的了。

汪芬是個漂亮得接近完美的女人,她那皮膚白白的,滑滑的,就像牛奶般白皙和有光澤。

那好,我在家等你,等你過來了,再安排讓我懷孕的事。汪芬掛下了電話。

她的話,讓我的小心臟跳的更加的猛烈了。

葉浩,你看什么看,沒見過女人的腿嗎?汪芬發現我正在瞟她了,她冷哼起來,語氣甚是不滿。

我小臉忍不住一紅,說真心話,異性對我這樣的純情小男人太有吸引力了,汪芬這樣美麗的女性,其吸引力更是大到了爆表。

沒,我沒看你的腿。我結巴的回應著汪芬,被她這樣指責,我這面子上感覺有點掛不住了。

哼,哼,鄉巴佬,記住你的身份,你只是我花錢雇請的一個工具,你心里別給我打其他的鬼主意,不然就讓你滾蛋!汪芬很不友好,她冷眉豎著,胸膛挺著,那是一副不屑和命令的語氣。

我愣了一下,暗自有些惱怒,我只是她雇請的一個工具這話是不假的,但我這工具有點特殊,我是幫她懷孕的工具。

我不打她的鬼主意,我怎么讓她的肚子大起來了?

當下,我認為汪芬在裝,她今天排那個,等張小薇來了,馬上就會安排我和她一起懷孕的事,現在這女人竟然還在對我說這樣的話!

為什么要等到張小薇來了再安排我和汪芬懷孕的事,我是有點懂的。

張小薇是學醫的,我估計汪芬是要張小薇給我們指點,怎么樣才能夠提高懷孕的機率和質量,要知道這些有錢人,對懷孩子這事可是很講究的。

只是干這樣的事,要張小薇一個女人給我們指點來,指點去的,肯定會很不自在的,但是沒辦法,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不自在也得忍著了。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