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美女豪奪錄

點擊:
人生最想要的莫過于“夜夜春宵腿不軟,家有豪宅多金銀,出門有車來代步,不用奴顏事他人。”      龍飛本一沒有進過學校的山村少年,但由于他虛心好學,加上好運不斷,以至這些人生很難達到的目標都被他實現了,他是怎樣做到這些的? 書中自會給你帶來驚喜!美女多多,不可錯過!

正文 童年歲月 一

天邊村是一個小山村,它坐落在一座高山的山溝里,距峰頂也沒有多遠,因為是整個山區最高的村子,所以就取了這個名字。

這里雖然是一個村,但并沒有多少人家,也就十多戶稀稀落落的散布在一條山溝里,距離最近的住戶也有十多里山路,因此就成了一個自然村。

因為村子小,村里的行政大權就都掌握在村長一個人的手里。

其實當這個村長根本就不要管什么事,那些要管的事這里基本上是沒有的,比如說計劃生育吧,因為沒有人嫁到這山上來,而女孩又爭著往山下嫁,因此,這里的男人大多數都是光棍一條,所以這個要得罪人的差事也就不用他來煩心了。

至于其他的事也就不用提了,什么農田基本建設,植樹造林都和這里是搭不上邊的,因為這里根本就沒有田,只有幾塊旱土,全村的四十多個人就在那幾快土上討著生活,植林也因為在山峰上栽樹是長不大的,而山溝里的樹都是滿溝的早就不用植了。

由于沒有田,那些農業稅什么的也就沒有分到這里來。

所以這個村長也就是一個最輕松的村長了。

由于山上生活艱苦,因此村里除了三個有老婆的以及十多個老人以外,年輕一點的都出外打工了。

這三個人既然都有老婆,那他們就一定是要比其他的人強上一點了。

第一個就是村長,他已經三十歲了,他現在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兒子十歲,女兒八歲。

他的不同處就是他爸爸是上一任的村長,除了當村長有補貼外,他還有一手好槍法,打起野兔來百發百中。

他拿到鎮上的酒店去很能換幾個錢,因此家里還過得去,在山下娶了一個姑娘回來做了老婆。

兒子和女兒也就山下的學校讀書,住在他們的外婆家里。

他有一個外號叫黃金指,這個外號的由來除了他的手指一扳就有錢以外,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故事,據說有一次他去趕集有點內急沒有什么準備就去了廁所,大便完了以后才知道沒有紙,而他身上就一條短褲,沒有一點擦屁股的東西,廁所里連一根自己經常用的小木條都沒有,而不擦屁股的后果他是知道的,以前他也試過,整個屁股溝都會粘粘糊糊的很不舒服,而且還會把自己身上那條唯一的褲子弄臟,如果要是那些屎透過褲子那就更加的臭大了。

他想起自己在做農活的時候,屎拌的灰一樣的是用手捧的,只要把手洗干凈就可以了。

因此他就用那根經常扣扳機的指頭把屁股弄干凈了。

但當他弄干凈看了一下自己的指頭以后就皺起了眉頭,因為手指頭上粘了很多的大便,如果這樣的走出去別人看見的話不被別人當做笑話才怪了,因此,他就想把那些大便甩干凈,他想到就做,就把手指用力的甩了一下。

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不是家里的廁所那樣空蕩蕩的,而是在中間用紅磚砌了間墻的。

他這一甩就把手指甩在了那間墻上,那鉆心的疼立馬就傳到了他的大腦。

他在家里有時也做飯的,由于燒的是柴,端那鍋子的時候經常被燙的,當端開的時候用口含一下就可以不疼了,由于已經成了習慣,所以當他的手指疼了的時候,大腦就給他下了馬上把手指頭含著的命令,他也就毫不猶豫的執行了命令,一口就把手指含住了。

當他嘗到了口里的異味以后才知道大腦下了一個錯誤的命令,但這時已經來不及了。

他的這一幕恰好就被同村的人來上廁所時看到了,他除了笑得差一點沒有倒在地上以外,還把這新聞馬上傳了出去,這不是他不夠厚道,因為他自己的小名是村長給他取的,他如果不臭他一下那是真的對不住他了,當然,那個時候他還沒有當村長。

因此他的小名就有了雙重的色彩。

第二個娶了老婆的就是看到村長在廁所里那一幕的那個人,他的名字叫做燙包子,因為他的大名已經沒有人叫了,這樣叫久了以后也就把他的大名給忘記了,現在除了他的老婆和自己以外,別人都記不起他的大名了。

據說他這個名字的由來也是和趕集分不開的,因為山上的人難得下來趕一次集,所以一下來的時候那些玩得來的人自然的就要在一起來玩了。

由于他們手里沒有什么錢,下來一次最大的收獲不是一個包子就是一根油條。

由于山上的生活很艱苦,冬天都是穿得很單薄的,夏天身上除了一條短褲就什么也沒有了,有了一個包子或者一根油條對他們來說就已經很知足了。

當然,這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也就是他們十幾歲的時候發生的事。

燙包子這一次的收獲當然是他媽媽買給他的包子了,當他接過包子以后就小心翼翼的吃著,但盡管他做得很謹慎,但還是有一點糖流到了手背上,他為了不讓那點糖浪費了就把手舉起來去舔手背上的那點糖,但他這一舉就壞事了,他舉起來的時候手就到了肩膀上,當他去舔的時候手就到了肩膀的后面,而那個被舉起的包子恰好就翻了個身,上的一面就到了下面,以至那包子里的糖都倒在了他的背上,那包子又是很燙的,直燙得他就差沒有哭了,在那里又叫又跳的,幸好他的媽媽就在他的邊上,馬上就幫他擦去了,這才免去了起泡的危險,但這樣一來他這個燙包子名字也就這樣的伴隨著他了。

他之所以能夠娶到老婆是他有一手很好的家傳木工手藝,而且他自己也很聰明,那些新式的家具只要他看一遍就可以做出來,而且比那些買來的要結實多了,因此他幾乎就沒有閑下的時候,生活當然就比別的人要好多了。

他也是山下娶的老婆,也是一個男孩一個女孩,男孩六歲,女孩八歲。

也是住在他們的外婆家里讀書,只有放假的時候才回山上。

第三個娶了老婆的人叫慢一點,他之所以娶了老婆也是他的心靈手巧而賺得老婆的,和上面兩個不同的是去打過兩年工,由于是住在山上,他們都沒有讀過什么書,因此出去做的工作也就賣苦力一條路了,他是在廣東的一家林場打工,做的是撫林的工作。

但他是一個有心人,看到有人在那里種香菇和木耳的時候就留了心,經常和他們混在一起,自己是不抽煙的,卻買來煙分給他們抽,這樣久了大家就把他當成了朋友,做這些技術工作也就不避開他了,幾個月下來他就把那些技術學到手了,過年回家的時候他就沒有出去打工了,買了一些菌種就種起了香菇。

不到一年他就賺了不少的錢,日子也就紅火起來了。

但這個工作有時候一個人做起來有點麻煩,因為下了菌種以后那樹是不能摔的,要輕輕的放才行,一個人做起來就麻煩多了。

有時候樹一滑就摔在了地上。

由于賺了錢,他就請了本村的一個姑娘來幫他。

那是一個很漂亮的姑娘,一張瓜子臉白里透紅,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雖然穿的是一些很普通的衣服,但卻對她的美麗沒有一點的影響,是隨便穿什么衣服都很漂亮的那種女人。

有一天,他們兩個人抬著一棵下了菌種的樹去放的時候,姑娘不小心的滑了一下,那顆樹的一頭就在她的肚子上,這一滑那樹就把她的衣服向下猛的一拉,她當時由于彎著腰,這一拉就把她的那件圓領衫拉下去了。

而她胸前的兩個小白兔就唰的一下就跳了出來,她忙丟了樹站了起來抓住自己的小白兔就往衣服里面塞,但她那圓領衫是緊身的,這一站起來就把下面包得緊緊的,由于有人在邊上看著,她又羞又急的怎么也放不進去。

而慢一點就在邊上道;慢一點,你慢一點,你越著急就越放不進去。

由于包得太緊,她一個人還真放不進去,慢一點見她哭了就走過去把她的衣服拉開,把她的兩個小白兔給塞了進去,由于他們的手都很臟,兩個小白兔進去的時候都成了小黑兔了。

姑娘見放進去了就羞得哭著跑回了家里。

因為山里的人是很封建的,那個姑娘的這個地方被他摸了也就只有嫁給他了,第二天說媒的人就來了,好在他們都對對方有好感,這一說就說成了。

這是村里的人第一次娶了本村的人做老婆,而這個慢一點也就成了他的小名了。

他們只生了一個女兒,也八歲了,由于他們在山下沒有親戚,所以就把她放在一個老師的家里讀書,每到星期五的時候就把她接回來,到星期一的早晨再把她送到學校里去。

這個村除了這幾個小孩以外還有一個小孩,今年也是八歲,只不過他現在沒有去讀書,而是和他奶奶住在一起,他的父親也和慢一點他們是同齡的。

只是他的父母都不見了。

說到這里聽說也許有人要問了,既然這里這么艱苦,為什么還有人要住在這上面呢?

說起這些來話就有點長了,原來這里住的都是一些做無本生意的,確切一點說也就是土匪,只不過是除了他們自己以外別人是不知道的。

因為他們的生意都是很遠的地方做的,附近的人因為沒有受過他們的害所以也就不知道了,加上這里的路很難走,除了他們自己的人以外,別人是是不會到這山頂上來的。

而他們也很少和下面的人打交道,因此,也就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底細了。

他們第一代人的老婆都是搶來的,既然那些女人是搶來的,長的當然是不會太差的了,由于是住在這深山里,那些女人就是想跑也沒有地方跑,久了也就麻木了,因為那些男人都很強壯,由于是做無本生意的,生活也是很不錯的,因此她們也就安心的在這里住了下來。

解放以后,他們的無本生意就做不成了,好在他們還有點積蓄,就在他們拿來做樣子開出來的地上真的種起地來。

由于他們男人強壯女人漂亮,所造出來的后代當然也是不會差的了。

只是到了他們的第二代的人要討老婆的時候就有點困難了,因為山下的人都不想嫁到這山上來,而他們自己的女兒也不想一輩子呆在這高山上,加上她們都很漂亮,都被到這里來工作的那些干部給帶走了,因為解放了以后他們想要和外面隔絕也不行了,今天是開會,明天又是開會,因為他們男的英俊,女的漂亮,不但那些干部把他們那幾十個人都認識了,就是和山下的人也混熟了。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