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貼身特工

點擊:
“帥的沒我能打,能打的沒我帥,所以,你們才會覺得我很風騷。”
“我并不討美女喜歡,因為她們事后都怪我:一夜九次郎,人家都受不了了!”
“挖墻腳?抱歉,我本人從不干挖墻腳這種缺德事,我只是偶爾喜歡松松土罷了!”
號稱“幻劍最精彩的都市,不可不看,此書已完本!”

第001章 偷窺未果

方逸天很少早起,他始終覺得那種起早摸黑的生活不適合他,他有個很可愛的生死兄弟名叫小刀,他倒是很欣賞小刀曾說過的一句話:“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抽筋,泡妞泡到腳發軟,這就是我所想要的生活!”

想起小刀,方逸天心中微微一嘆,暗想也不知小刀現在過得如何,或許還是那樣的敢作敢為滿腔熱血為朋友兩肋插刀吧。

方逸天來到這座經濟各方面都高速發達的大都市已經整整三個月了,在這三個月里他曾換過三個工作,不過現在卻是待業狀態,基本上是一個工作干一個月。

失業是痛苦的,畢竟失業意味著丟飯碗,任何人丟了飯碗不會感覺倒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吧?原因很簡單,一個人沒飯吃餓都餓死了還高興個球啊。

方逸天雖說沒有落魄到沒飯吃的地步,可是摸著那干癟的錢包就禁不住犯愁起來,至少他可不想睡得正香且還夢到美女的時候冷不防門口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隨后傳來房東太太那黃臉婆破鑼般的尖銳聲音:“方逸天,這個月的房租你打算拖到什么時候?到了限期你再不連著上個月的房租交齊了可別怪老娘翻臉無情,你聽到沒有?”

想起房東太太那破鑼嗓音他心里就一陣的泛寒,因為那聲音足以讓人夜里做噩夢。

而今天的早起也是因為今早九點半鐘他有個面試,前幾天他去人才市場隨便找了幾家公司投了簡歷,不想昨天竟接到了其中一家公司的面試電話,這不他今早6點鐘就起來了。唉,為了掙錢養家糊口順帶找小姐解決生理需要就得這么干,況且他這么早起來還是懷著狼子野心的。

他所租住的房子右邊是一戶人家,這家人有個獨生女名叫蘇婉兒,今年剛上大一,長得是清純美麗楚楚動人啊,用方逸天的話來說就是“很美很純潔”,對于這一類女孩子方逸天一直是偏愛有加,算是他那斯文外表下的不良嗜好吧。

蘇婉兒每到周末都會從學校里趕回家,然后到周一的早上再趕回學校,因此每每到周一這天的早上六點蘇婉兒都會準時起床,然后去洗臉刷牙,隨后再換下睡衣穿上衣服。而蘇婉兒換下睡衣的這個過程正是方逸天所期待的。

照理說來人家小女孩換衣服的過程是極其隱蔽的,就算是方逸天有所期待想看也看不到啊,這與他有什么關系呢?一個月之前是沒什么關系,不過現在卻有關系了。

只因一個月前他廁所里的通風口壞了,于是他爬上去修的時候從通風口處往外一看,老天有眼,居然能夠直接窺視到蘇婉兒的臥室,而且他當天由于踩了一坨狗屎的緣故居然正好看到蘇婉兒穿著那潔白的內衣內褲在房間里走動,害得他那一整天熱血沸騰晚上做春夢,俗話說春夢了無痕,不料他一場春夢下來卻不得不換了條內褲!

此刻方逸天已經站在馬桶上悄悄的把頭探出上面那處通風口,雙眼瞪大了往前看去,不過讓他頓感遺憾的是蘇婉兒臥室里的窗簾拉了一大半,嚴重的阻礙了他的視線,也破壞了他的好事!因此他只能從那未被窗簾遮住的狹小空隙中看進去,隱隱見到一個窈窕的妙曼身影在房間里來回走動,像是在收拾東西。

“我敢打賭婉兒現在一定是穿著那件半透明的吊帶睡衣,呃,每每她穿這件睡衣的時候里面什么都不穿,直接可以若隱若現的看到她那含苞待放的身材,可是現在他奶奶的,這窗簾壞了老子的大事!”方逸天換了幾個角度,依然看不到里面的蘇婉兒,忍不住放聲嘀咕道。

這時方逸天看到一個少女正朝那未被遮掩的窗口處走來,竟見這個少女眉若遠山,眼若秋水,瓊鼻櫻唇,精致白皙的臉上淌著一絲雋秀清麗之色,身材亭亭玉立,玲瓏有致,絕對是超一流的清純美女。

婉兒,正是蘇婉兒!方逸天在心中忍不住驚叫起來,正想感嘆天無絕人之路慢慢欣賞之際猛然見蘇婉兒手一揚,于是那窗簾便發出“嘩”的一聲聲響,整個窗口都被那窗簾覆蓋住了,只留下方逸天那驚詫的眼神依然停留在那墨綠色的窗簾上面。

“難、難不成我躲在這偷窺時被婉兒注意到了?所以她才拉上窗簾?天吶,要真是這樣那么我苦苦在她面前建立起來的斯文形象豈不是蕩然無存了?”方逸天想到這腦袋不由得“嗡”的一聲響起來。

“不行,得找個機會跟她解釋一下,呃,解釋?要是跟她解釋了那么以后還怎么偷窺她?她應該沒有注意到我躲在廁所里偷窺她吧,況且基于我那光明正大的形象已經在她的心中根深蒂固,她怎么說也不會相信我就是那種躲在廁所后面進行偷窺的人!”想到這方逸天才稍稍放心下來,抬表一看,快七點鐘了,想起今早的面試他連忙洗臉刷牙去。

雙手接觸那清涼的自來水后方逸天感覺到手背上傳來一陣疼痛,他抬起右手手背一看,上面赫然有一道淤血的傷痕。

他不由想起昨天晚上的事,不由嘆聲道:“怠慢了一年,身手都變得慢了許多,連區區四個歹徒都不能瞬間制服,手背上還挨了一刀,呃,不能再這樣頹廢下去了!”

方逸天說完這話時已經刷牙洗臉好了,他看了看鏡子中的自己,頭發略顯凌亂,雙目深邃,鼻子高挺,刀削般的俊臉,這長相基本上說得上是英俊,不過那野草般青湛的胡渣卻是顯得他整個人有點落拓,當下他苦笑了聲,說道:“得把這頭發跟胡渣理理,否則怎么去面試?說不準還把人家美女面試官給嚇跑了呢!”

他說罷便洗了個頭,用好迪啫喱水噴了一下頭發,梳了個三七分的發型,隨后用電動剃須刀把那滿臉的胡渣剃光了,一切就緒后看了看鏡子中的自己,他不由得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時候竟見方逸天所租住的小平房右邊的鄰居家的大門打開了,走出來一個挎著背包的少女,這名少女赫然正是蘇婉兒,她走了出來后看到方逸天的房間里亮著燈光不由得柳眉微皺,喃喃自語道:“方哥哥這個懶豬怎么今天起那么早?該不會是有著什么不良企圖吧?回頭我得要親自問問他。”

蘇婉兒說完后便踏著靈巧的步伐朝學校走去,那清晨的微風吹揚了她披散肩上的秀發,看上去還真有點飄飄欲仙的感覺。

呃,很美的一個女孩!

這時候方逸天也穿戴整齊了,正準備走出去吃個早餐然后去面試,不過他心中卻是起伏不平,因為他不知道這一面試又會遇上什么奇怪的事,因為他發覺最近他總愛遇上一些奇奇怪怪的事。

比方說近來最為奇怪的一件事就是住在對面街道上的年輕寡婦柳玉有事沒事總叫他過去幫忙輔導一下她那位剛上幼兒園的女兒,想起柳玉那禍害人間的臉蛋以及那成熟豐滿的身段他就感到一陣的頭疼。

唉,走一步算一步吧!方逸天想著便推開門,走了出去。

第002章 無名英雄

出門走了幾步后方逸天感覺到小腹空空如也,有點餓,不過他的腦海里又立馬閃過孟子說過的一句話: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指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想到這他一時間難以決定是否要先吃個早餐然后再去面試,不過時不時從小腹中傳來的“咕咕”聲卻顯得有點不合時宜,當下他嘀咕了聲:“靠,我又不是圣人,所以天不會降大任于我,人生在世不能跟肚子過不去,就算囊中羞澀也得填飽肚子再說!呃,現在這會老王的早餐店應該開了吧?”

方逸天說著已經走出這條小巷,抬眼一看,對面街道上掛著一個醒目的招牌,上面寫著“老王早餐店”這五個大字,招牌下面寫著一系列的經營范疇,有豆漿、玉米粥、八寶粥、小籠包、餃子、各種面食米線等等。

此刻老王早餐店已經是客如流水,生意火爆,那些早起的人都不約而同的趕來這吃早餐來了,當然,這其中的一大原因是因為這兒的早餐確實好吃而且不貴,不過還有一大主要原因是老王早餐店里請來的服務員個個年輕漂亮,而且,服務態度還很好。

三個月前老王也在自己的早餐店里請服務員,不過那些女服務員一看就是村姑一類的,完全沒有什么觀賞性;如今老王店里的服務員卻清一色是皮白肉嫩的靚妹,之后的三個月內老王欣喜的看到店里的客流量逐漸多了起來,這也讓老王不得不深深的折服于方逸天這小子所為的“美女效應”,果真是立竿見影啊。

可見,老王店里的美女服務員都是方逸天的主意,他三個月前來到這兒后便跟老王推心置腹,接著便給老王出了“美女效應”這么一個經營理論。

不過天地良心,方逸天當初也是懷著一片私心的,這小子心里也想著每天早上過來老王店里吃早餐的時候還可以一邊欣賞著年輕漂亮的服務員。

方逸天隔著一條街道的時候便看到了老王,他正悠閑的坐在店里面小飲著茶,看著早報,生活過得是悠哉悠哉啊。以前老王還管收錢,不過現在收錢這職務似乎被他老婆接手過去了,他老婆的理由是男人有錢了就會變壞,這么一來他也就沒啥事,過得悠閑之極。

方逸天過來后直接大馬金刀的坐在老王的旁邊,笑著壓低聲音道:“我說老王啊,你過得可真夠滋潤的,瞧你現在,也不知是在看報紙還是借助這報紙的掩護之下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瞄著走來走去的小倩!”

小倩是老王早餐店里三個服務員里頭最年輕也最漂亮的一個,那光滑嫩白的肌膚,那笑起來時微露的酒窩,的確很吸引人!

老王聞言后連忙暗中給方逸天使了個眼神,因為老王的妻子王氏已經笑吟吟的走過來,看到方逸天后笑道:“喲,小方,你難得起這么早啊,準備來點什么呢?”

“老樣子,豆漿油條!”方逸天笑著答道。

“好咧!”王氏說著朝里頭大聲喝道:“小倩,小方來了,趕緊給他來份豆漿油條!”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