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絕色嫂子

點擊:
趙力的哥哥在三個月前去世,他是村里為數不多的少年勞動力,面對風韻猶存的嫂子,他能否把持得住?孤男寡女的生活又會是怎樣的呢?

第一章 絕色嫂子

三伏天,太陽都要把地給烤干了。

這是茅坪村的一片桃樹林,一男一女剛給桃樹灑了水,坐著休息。

男的叫趙力,三個月前,他哥哥發生意外過世了,留下年輕的嫂子一個人獨守空房。

對這個嫂子楊欣宜,趙力是有想法。

這個嫂子長得水靈靈的,真是鄉間尤物,肌膚勝雪,紅純潤舌,溫柔體貼,是村里出了名的美人。

趙力回來辦完哥哥的喪事,嫂子說,這片桃樹林需要人打理,不如留下吧。

趙力也就留下來了。

這大熱天的剛給桃樹灑了水,坐著休息,趙力不自覺的就去偷看旁邊的嫂子。

大汗濕了嫂子楊欣宜的衣裳,緊貼著她的酮體,明顯的看到了胸口的那對大饅頭,被貼著清清楚楚,這個尺寸,沒有E也得有D啊,尤其是饅頭上突兀出來的那個頭,又大又圓。

“嫂子,你砸不戴胸罩呢?”趙力不懷好意的問了一句。

嫂子楊欣宜低頭看了自己的胸口一眼,濕的衣服將自己那玉峰的輪廓完全給展露了出來,那臉一下子就通紅了,羞答答的說道:“力子,你看哪呢!”

“呵呵。”趙力用傻笑掩飾自己的心虛,但不忘挑逗道:“嫂子,你那個胸真好看。”

被這么直接調戲,嫂子楊欣宜的臉更紅了:“貧嘴,穿著衣服呢,你哪看見了。”

見嫂子沒有明顯拒絕,趙力更加大膽了:“那要不嫂子欣起來給我看看?”

“你胡說什么啊!嫂子不理你了。”楊欣宜咬了咬小嘴唇,故意拿起水桶,準備回家。

趙力看著嫂子的背影,那個屁股很大,黑色的內褲隱隱約約的透露出來,今天嫂子穿得襯衫就很半透明,好像是故意這么穿給趙力看的。嫂子剛才那一彎腰,趙力就看到那緊繃的大屁股翹了起來,真怕那褲子裂開,露出一條深縫隙來。

被嫂子這尤物的身材一勾引,趙力忍不住就沖了上去,從背后一把抱住了嫂子,雙手抓住了嫂子的那一對玉峰。

“啊,力子,你干嘛呢?”嫂子掙扎著扭動著身子。

看著楊欣宜掙扎著挺厲害,但壓根就沒使上什么勁,哪怕有勁,被自己的小叔子抓住了那兩塊肉,哪個女人受得了啊?

“力子,別啊,我是你嫂子啊!”楊欣宜掙扎著拿出老公來嚇唬趙力。

“哥哥都走了好幾個月了,嫂子一個人,讓我滿足嫂子吧。”趙力被那股雄性荷爾蒙沖破了腦門,說出這么猥瑣的話來。

嫂子楊欣宜聽了,突然轉過身,給了趙力一巴掌。

趙力一下子就傻眼了,放開了手,但這一巴掌,并沒有打重,但讓趙力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

打完,嫂子就后悔了:“你沒事吧?”

趙力摸了摸臉沒有說話。

“我是你嫂子,不許你這樣對嫂子。”楊欣宜假裝很生氣的樣子,但這罵人的語氣一點都不兇,反而像是在撒嬌。

楊欣宜說完,就提著水桶走了。

趙力一聲嘆息,差點就吃到這嫂子了。

回家吃了晚飯。

趙力就提了個水桶,往后院去沖澡。

趙力將衣服脫了,露出一身的肌肉,因為大學是體育生,每天力量鍛煉,練就了一身的好肌肉。

這時,嫂子欣宜拿著衣服過來,說道:“趙力,給你拿了衣服,這些都你哥哥沒怎么穿的新衣服,合適你。”

欣宜說完,看著小叔子一身健壯的肌肉,尤其是看到小叔子那個地方,大大的一個輪廓時,臉一下就通紅了。

趙力的哥哥從小體弱多病,那方面也不太行,所以至今沒有孩子,也惹了村民一些閑話。欣宜在那方面從來沒有得到滿足過,她這個年紀,生理需求很大,你說,對這樣健壯的小叔子沒有一點想法,那肯定是假的。

何況老公過世也幾個月了,也不可能為他守著,委屈了自己是吧?

趙力剛想調侃一下,嫂子扔下一句話就回屋了:“天黑了,你快點洗。”

趙力看著嫂子那羞答答的樣子,真想沖上去,從背后抱住她,然后貼在她的屁股后面,但想歸想,趙力還是有些不敢,那樣會不會對不起哥哥呢?

天早就黑了。

這是一個偏僻的深山農村,沒有路燈,也沒有好馬路。年輕力壯的都去城里打工了,留下些留守婦女和寡婦,或是老人帶著孩子,守在這片肥沃的土地上。

趙力澡洗好,提著水桶回屋時,路過柴房,聽到一些水聲。

這房屋是四合院,有好些個房間,后院的柴房平時就是放了些雜物和柴火,還有一個大木桶,趙力知道,嫂子都是在那個大木桶里洗澡。

趙力咽了口水,輕輕的放下了水桶,這種春色不去偷看,那還是男人嗎?

自己幫哥哥照顧嫂子,這偷看一下而已,也不過分吧?

趙力如此想著,就捻手捻腳的溜過去了。這房子都是木頭制作,房間總會有些縫隙,尤其是柴房,比較破舊了,到處都是縫隙。

趙力選了個位置,就踮起腳來,瞇著一只眼睛往里面看去。

嫂子楊欣宜坐在大木桶里,那大木桶半米來高,里面顯然放了凳子。嫂子坐在里面,三分之二的身體露在外面。趙力看見嫂子的身體白皙,細嫩,滑不溜秋的,真是好看極了。

趙力的褲襠不免支起了三腳架。

趙力看著嫂子那一對玉鋒,超級大,足足有33E的尺寸,天那,看得趙力當場就熱血爆棚,渾身難受極了。

楊欣宜拿毛巾往自己身上灑水,水珠順著她的肌膚留下來,那樣子真是人間尤物。

“哎!這嫂子真是極品啊,可惜吃不到啊!”趙力心里念著,發癢,你說這嫂子只能看,不能摸,不能搞,真是要害死人啊。

要是嫂子愿意,趙力恨不得把嫂子給娶了,想必黃泉之下的哥哥也應該不會反對吧。

趙力正看得帶勁,突然,他看見嫂子把手偷偷的伸入了自己的那個地方揉了起來。

嫂子不會是要?趙力緊張了起來。

第二章 難為情

三伏天,太陽都要把地給烤干了。

這是茅坪村的一片桃樹林,一男一女剛給桃樹灑了水,坐著休息。

男的叫趙力,三個月前,他哥哥發生意外過世了,留下年輕的嫂子一個人獨守空房。

對這個嫂子楊欣宜,趙力是有想法。

這個嫂子長得水靈靈的,真是鄉間尤物,肌膚勝雪,紅純潤舌,溫柔體貼,是村里出了名的美人。

趙力回來辦完哥哥的喪事,嫂子說,這片桃樹林需要人打理,不如留下吧。

趙力也就留下來了。

這大熱天的剛給桃樹灑了水,坐著休息,趙力不自覺的就去偷看旁邊的嫂子。

大汗濕了嫂子楊欣宜的衣裳,緊貼著她的酮體,明顯的看到了胸口的那對大饅頭,被貼著清清楚楚,這個尺寸,沒有E也得有D啊,尤其是饅頭上突兀出來的那個頭,又大又圓。

“嫂子,你砸不戴胸罩呢?”趙力不懷好意的問了一句。

嫂子楊欣宜低頭看了自己的胸口一眼,濕的衣服將自己那玉峰的輪廓完全給展露了出來,那臉一下子就通紅了,羞答答的說道:“力子,你看哪呢!”

“呵呵。”趙力用傻笑掩飾自己的心虛,但不忘挑逗道:“嫂子,你那個胸真好看。”

被這么直接調戲,嫂子楊欣宜的臉更紅了:“貧嘴,穿著衣服呢,你哪看見了。”

見嫂子沒有明顯拒絕,趙力更加大膽了:“那要不嫂子欣起來給我看看?”

“你胡說什么啊!嫂子不理你了。”楊欣宜咬了咬小嘴唇,故意拿起水桶,準備回家。

趙力看著嫂子的背影,那個屁股很大,黑色的內褲隱隱約約的透露出來,今天嫂子穿得襯衫就很半透明,好像是故意這么穿給趙力看的。嫂子剛才那一彎腰,趙力就看到那緊繃的大屁股翹了起來,真怕那褲子裂開,露出一條深縫隙來。

被嫂子這尤物的身材一勾引,趙力忍不住就沖了上去,從背后一把抱住了嫂子,雙手抓住了嫂子的那一對玉峰。

“啊,力子,你干嘛呢?”嫂子掙扎著扭動著身子。

看著楊欣宜掙扎著挺厲害,但壓根就沒使上什么勁,哪怕有勁,被自己的小叔子抓住了那兩塊肉,哪個女人受得了啊?

“力子,別啊,我是你嫂子啊!”楊欣宜掙扎著拿出老公來嚇唬趙力。

“哥哥都走了好幾個月了,嫂子一個人,讓我滿足嫂子吧。”趙力被那股雄性荷爾蒙沖破了腦門,說出這么猥瑣的話來。

嫂子楊欣宜聽了,突然轉過身,給了趙力一巴掌。

趙力一下子就傻眼了,放開了手,但這一巴掌,并沒有打重,但讓趙力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

打完,嫂子就后悔了:“你沒事吧?”

趙力摸了摸臉沒有說話。

“我是你嫂子,不許你這樣對嫂子。”楊欣宜假裝很生氣的樣子,但這罵人的語氣一點都不兇,反而像是在撒嬌。

楊欣宜說完,就提著水桶走了。

趙力一聲嘆息,差點就吃到這嫂子了。

回家吃了晚飯。

趙力就提了個水桶,往后院去沖澡。

趙力將衣服脫了,露出一身的肌肉,因為大學是體育生,每天力量鍛煉,練就了一身的好肌肉。

這時,嫂子欣宜拿著衣服過來,說道:“趙力,給你拿了衣服,這些都你哥哥沒怎么穿的新衣服,合適你。”

欣宜說完,看著小叔子一身健壯的肌肉,尤其是看到小叔子那個地方,大大的一個輪廓時,臉一下就通紅了。

趙力的哥哥從小體弱多病,那方面也不太行,所以至今沒有孩子,也惹了村民一些閑話。欣宜在那方面從來沒有得到滿足過,她這個年紀,生理需求很大,你說,對這樣健壯的小叔子沒有一點想法,那肯定是假的。

何況老公過世也幾個月了,也不可能為他守著,委屈了自己是吧?

趙力剛想調侃一下,嫂子扔下一句話就回屋了:“天黑了,你快點洗。”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