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做鬼也風流

點擊:
安全套下死,做鬼也風流。趙風,一個平凡而放蕩的家伙,被一個安全套砸死后的……
做鬼不風流,不如投胎做條狗。溫柔似水的女鬼,熱情似火的鬼妖,婀娜多姿的仙女,就連觀世音也沖我眼冒紅心……

正文 第001章  安全套也不安全了

一早醒來,趙風發現自己的手還壓在大波美女的胸部下面。

“真他娘的重。”

趙風嘀咕了一聲,猛地將趴在他身上的肉體推到了床下,要不是昨晚實在沒中意的目標,加上丫胸前波濤一片洶涌澎湃,這種重量級的女人絕對不會成為他的目標。

“游戲結束了,快起來!”

趙風說著坐到床上穿起了自己的衣服,這可是趙風長久花叢生活練就的一大絕技,不管什么情況下睡覺,他都能將自己的衣服當到觸手可及的范圍內。

“你、你……”

大波美女受到了侮辱,半天也沒說出一句話,氣呼呼地滿屋子找昨晚不知道被扔到了什么地方的衣服。

趙風戲謔地笑了起來,甩了甩的確被壓酸了的手臂,將揉成一團的女式內褲朝大波美女扔了過去:“拿去,趕快回去減減吧,要不以后真嫁不出去了,哎喲,壓死我了。”

砰!

美女將所有的憤怒發泄在木門上,趙風無奈地搖起了頭:“哎,第一百三十四個。”

趙風在市里有名的一家廣告公司上班,說得好聽點也算是一個經理級別的人物,剛開始還高興了好幾天,后來才發現,整個部門除了經理和那個狐貍精一樣的經理助理外,就連打掃衛生的大媽都被冠上了保潔組經理的頭銜。

這年頭別的不多,就經理老板多,左一個CEO右一個COO,天上掉下來一個UFO能砸死一大片所謂的XXOO。

給多少錢干多少活,于是乎,趙風這一個月遲到十二次,早退七次,除去八天周末,這個月還剩下三天是今天明天和后天。

“小趙,把這個送到經理辦公室去。”

這不,一大早忙完后,趙風剛坐到電腦前打開連連看,就有人叫開了,雖然很不愿意去,他還是沒辦法站了起來,誰叫自己在這個辦公室資歷最淺呢?

也只有在被老人們指使來指使去的時候,趙風才明白公司為什么會把新人的位置安排在最靠門的地方,至少這里離打印室近。

“這算不算公司給新人的福利?”

趙風苦笑著,接過文件朝總經理辦公室的方向挪去。

他實在不想見到經理那一臉豬頭肉,好象這個辦公室誰都欠了他三斗米一樣,恨不得一見到誰就用口水把別人淹死,說起話來像機關槍一樣,要不是看在這份工作好歹能支撐自己每晚在酒吧的開銷,趙風早就給那家伙幾個左勾拳走人了。

趙風想著,連門也懶得敲了,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啊!”

一聲絕對女高音過后,趙風意識到自己做錯事情了。

狐貍精滿臉驚慌地看著趙風,手腳慌亂地整理著身上的衣服,一旁的總經理,那張本來就就像豬頭肉的臉漲成了豬肝色。

也不要這樣猴急吧,趙風在心里狠狠鄙視了一番豬肝臉,狐貍精長得雖然不是國色天香,就算不是一條傲腿也至少是條火腿,放到大街上的哈還是會有不少人上來啃,去酒店多好,怎么能在辦公室唐突佳人呢?

“滾,還不快滾出去!”

豬肝臉咆哮的聲音響徹了整個大辦公室,幾乎所有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幸災樂禍地朝著趙風的方向看了過來。

“經理,以后干好事的時候記得把門關上,我們是來上班的,可不想在辦公室里看現場直播。”

看來這工作是干不成了,忍了一個多月的怨氣全都涌了上來。趙風冷笑著把門徹底給打開了,其他人就算是智商比小布什還低也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辦公室一下成了菜市場,唧唧喳喳鬧開了鍋。

白領都愛看熱鬧,尤其是頂頭上司的風流韻事,何況還是現場直播。

“你、你被開除啦。”

豬肝臉已經出離了憤怒,咆哮著順手將一個東西朝著趙風砸了過來。

趙風頭一偏,把扔過來的東西抓在了手里一看,真他媽晦氣,是一條被揉成一團的女式內褲,早上自己用內褲砸別人,現在被人砸,這算不算因果報應?

“走,老子當然得走,不過也請你下次注意了,別把你女人的內褲到處扔,要是走光就不好了。”

死活都是走人,趙風也豁出去了,冷笑著把內褲展開扔在了地上。

“我看是你也該走了吧。”

正在這個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一個聲音,趙風一看,好家伙,總監來了,活該豬頭臉該倒霉。

氣也出了,豬肝臉也別想在這里干了,趙風心情舒爽了不少,雖然又得找份工作維持自己的酒吧消費了。

總監總監,總是奸人,豬頭臉一遇到總監,就只有總是被奸的份了。

管他呢,只聽說過笨死的,還沒聽過誰因為沒錢泡吧無聊死掉了。

收拾完東西,幸好還沒正式入職,連離職手續都省了。

趙風剛出公司大門,一頭就撞上了豬頭肉,手上和自己一樣,捧了個紙箱子。

“怎么又是你小子?”

很顯然,豬頭肉不太愿意在這樣的場合下再見到趙風,滿臉肥肉激動地顫動起來。

“嘿,你這是到哪里去啊?助理MM呢?把你甩了?我介紹個酒吧給你啊,保證個個都很棒,哈哈。”

豬頭肉沒了在辦公室的神氣,冷哼了一聲,頭也不回地走了。

“嘿嘿,真他娘爽。”

沒了被炒的沮喪,趙風剛伸手準備打車,突然想起兜里錢可不多了,只得把剛伸出去的手縮了回來。

“沒錢裝什么樣子?”

出租車剛停下來,又揚長而去了。

靠,這年頭,連開出租車的都成大爺了,等大爺我有了錢,出租車買兩輛,白天坐一輛晚上坐一輛開一輛撞一輛。

趙風在心里狠狠地講自己鄙視了一番,大步朝前面走去。

好不容易回到租住的小區,趙風發現腳底起了好幾個大水泡。

今天晚上不去酒吧了,趙風在心里詛咒起來,萬惡的資本家連今天的工資都沒給,就把自己掃地出門了,雖然不多,但至少也是一次的打車錢啊。

正走著,一個東西正好掉到了趙風頭上。

操,這誰亂扔垃圾啊。

趙風把手往頭頂上一摸,娘的,一個安全套,還、還是用過的。

“靠,哪個孫子這么沒公德。”

趙風大罵起來,全然忘了自己也常干這樣沒公德的事情。

別說人,街上鳥都沒有半只。

“射出來又不養,也不怕以后生兒子沒屁眼。”

趙風見沒人出來搭理自己,話更毒了,正準備發揚孜孜不倦的精神鍛煉鍛煉口腔肌肉,門突然開了,一個黃頭發年輕人走了出來。

“叫什么叫呢,你小子早上口交完沒刷牙啊!”

“給,小心摔壞了你兒子。”

趙風一看那家伙也不是什么好種,順手就將手中的安全套扔了過去。

今天這是怎么了?不是扔內褲就是扔安全套,趙風正納悶,突然眼前掃過黑白兩道人影,頭一暈倒了下去。

黃頭發一見趙風突然倒在了地上,過了足足十多分鐘這才確定地上這個家伙不是在裝暈,趕緊把他扶了起來:“喂,哥們怎么了?沒事吧,一個安全套砸了你也不至于砸成這樣吧,可別想借機訛我,我可沒錢賠啊。”

正文 第002章  生命如此脆弱?

趙風睜開眼發現自己在一條黑乎乎的小路上走著,正確地說是被兩個人架著走,而且還是兩個渾身酒臭的醉鬼。

“你們是誰?”

不是在拍電影吧?自己不正和黃毛吵架么,怎么突然到了這樣一個鬼地方?

我剛暈倒了,被一個安全套砸的?不會這樣慫吧。

“少廢話,跟大爺走就是了。”

一個身穿白衣卻比包拯還黑的家伙喝道,這一說不打緊,噴了一口酒氣出來,順勢還打了個嗝,把趙風嚇了一跳,要是這酒鬼吐到自己身上,那就虧大了。

另一個家伙嘿嘿一笑:“我說是吧,這小子肯定會這樣問,今天晚上酒錢算你的啊,哈哈。”

“奶奶的,幾百年沒遇到一個有創新意識的家伙,晦氣。”

幾百年?

趙風一下悶了,趕緊轉頭看過去,說話的那家伙臉和雪一樣白得沒半點血色,身上套了件黑色的衣服,看上去更顯得恐怖了。

我、我死了?

趙風徹底慌了,努力想掙脫,這才發現兩醉鬼的力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大,雖然走起路來歪歪斜斜似乎隨時都會倒下去,手卻跟緊箍咒一樣越動越緊。

掙扎了幾下,趙風突然眼前一黑,暈過去了。

“還是我說得對吧,別看這家伙是什么三世善人,和普通的鬼沒什么兩樣,還是弄暈了拖起來方便。”

“對,對,嘿嘿。”

黑無常點頭笑了起來,露出滿口白牙。

兩個家伙拖著趙風快速朝前面走去,沒一會就到了一座城池前面。

“把這小子弄醒來吧,趕緊讓他到望鄉臺喝了孟婆湯,咱的任務也就完成了。”

黑無常見快到忘川河了,大著舌頭道。

白無常雖然是醉眼朦朧,下手卻準得很,在趙風胸前點了兩下,趙風立刻和個沒事人一樣醒來了。

“走,快點弄完繼續喝咱的酒去。”

白無常說著身形一動,拖著趙風朝前面飄去。

趙風剛想問什么,已經被黑白無常帶到了望鄉臺前。

“孟婆,生意上門了,快點給這小子整碗糊辣湯,先記我們帳上,回頭給你錢。”

黑無常說著手上一用力,趙風只覺得身體一輕,飄到了一個石頭臺子上。

“什么糊辣湯,老太婆賣的是孟婆湯,兩個小鬼沒大沒小。”

自己什么時候學輕功了?趙風抬頭一看,只見臺上的石門上刻著“望鄉臺”三個大字。

望鄉臺,孟婆湯,難道自己真的死了?怪不得這樣輕。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