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神劍渡魔

點擊:
公子澈本是一個無欲無求、與世無爭的佛系少年,卻在各種威迫利誘下,一步步走上王者之巔……世道炎涼,人心險惡,他卻始終堅信母親的教誨:俠之大者,為國為民;俠之小者,為友為鄰。不管滄海桑田如何變幻,正義永存天地間!

第1章 師命

御劍山莊。

三月,杏花似雪。

葉擎天負著手,緩步走在綠草如茵的練功場上。

周圍的白衣弟子看見他,都不約而同地打招呼道:“大師兄好!”

葉擎天一面走,一面微笑著回應,間或指點一下他們的功夫,舉手投足盡顯大師兄的風范。

忽聞背后傳來一聲嬌喝:“大師兄接招!”

一道凌厲的劍光颯然而至,向著葉擎天的腦門直劈下來!

葉擎天眼皮也不抬一下,伸出兩根手指輕輕一挾,便巧妙地捏住了劍鋒,然后運勁一拽,那個偷襲他的女弟子收勢不及,連人帶劍栽倒在地上了:“哎喲,好痛!”

弟子們哄堂大笑:“哈哈……三師姐,你又失敗了!”

那個頑皮的女弟子,正是現任武林盟主公子野的徒弟,上官嫣然。

她扮個鬼臉爬了起來,笑嘻嘻的道:“大師兄,你的內功好厲害啊!不對不對,是你的指功好厲害,等我哪天尋一把千年寶劍來偷襲你,看你還敢不敢空手接劍!”

葉擎天笑道:“小樣兒!這點三腳貓功夫就想偷襲我……你回去練個十年、武雙全、雄才大略的一代宗師公子野,有三個出類拔萃的男徒弟,和兩個天香國色的女徒弟,武功與學識都是他親自傳授的。

其中大徒弟葉擎天為人敦厚,處事又成熟穩重,一直秉承著師門尊老愛幼的宗旨,乃是眾弟子心目中最仁慈、最和善的好師兄。

二徒弟公子傲,是公子野的獨生愛子,人如其名一樣,心高氣傲、性情孤僻,但武功卻是五人之中最厲害的一個,就連葉擎天都無法與之匹敵!

三徒弟上官嫣然,與四徒弟上官胭脂是一對雙胞胎姐妹。

姐姐隨心所欲、率性而為,一舉一動頗有男子氣概;但妹妹的個性卻截然相反,言行舉止文雅有禮貌,溫柔得似水做的一般!

五徒弟段無愁則是一個身體有殘疾的人,雖然外表英俊如美男子,但雙腿不能走路,從小就被禁錮在木制的輪椅上,也因此得到了諸多同門的關照------

只是段無愁十分灑脫,一點也不在乎自己的廢腿,更不需要別人的同情,像個正常人一樣努力生活著,整天笑容滿面的,使人如沐春風。

葉擎天看著他,有點郁悶地問道:“五師弟,你不在凌霄殿侍奉師父,來這里干什么?”

段無愁啪的一聲打開手中的黑紙扇,笑咪咪的道:“我是來傳令的……大師兄,三師姐,四師姐,師父叫你們去凌霄殿開會!”

上官嫣然好奇地問道:“那二師兄呢?”

段無愁聳聳肩:“二師兄早在大殿上恭候著了,你們快去吧!師父說,今天有大事要宣布!”

上官嫣然不滿地咕噥道:“你又是在夸大其詞吧?師父每次開會,都是說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哪有什么大事啊?屁大一點的事都要開會討論個沒完沒了,我真服了你們!”

葉擎天橫睨她一眼:“三師妹,師母剛去世,你說話能不能悠著點?別以為師父寵溺你就可以肆無忌憚為所欲為!他最近心情不好,你就收斂一下自己的小性子吧!”

上官嫣然悄悄地吐了吐舌頭,不敢再反駁他了。

她雖然天不怕地不怕,但是葉擎天一端出師兄的架子來說教,她心里還是有幾分畏懼的!

*****************

朱漆紅柱、金瓦青檐的凌霄殿。

公子野默默地高坐在丹墀上,握著太師椅兩邊的扶手,宛如老僧入定一般巋然不動。

上官嫣然等了老半天也不見他發言,就忍不住小聲問道:“師父,你今天叫我們來,到底想說什么啊?我可不會猜啞謎!”

公子野緩緩抬起頭,淡淡地掃了她一眼:“小嫣然,你今年也有十六歲了吧?師父決定把你許配給擎天,你說可好?”

上官嫣然吃了一驚:“師、師父,我、我還沒玩夠……才不要這么快嫁人呢!”

公子野沉聲道:“你們先訂婚,一年后再成親。”

上官嫣然哭喪著臉:“師父,我不要……”

公子野掀了掀眉:“怎么?你連師父的話都不聽了嗎?你和胭脂都是上官世家的遺孤,我把你們姐妹倆從火海中撿回來,親手撫養到這么大,難道連你們的終身大事都作不了主嗎?”

上官嫣然弱弱的道:“師父……我不喜歡大師兄……”

公子野淡然道:“沒事,只要你們倆朝夕相處,終有一天你會慢慢喜歡上他的!”

上官嫣然捏著衣角低下頭,不敢吭聲了。山莊里的人都把公子野奉若神明,她也從小對這個師父尊敬無比,雖然很不愿意嫁給大師兄,但是她卻不敢當眾說出來!

公子野環視了眾弟子一眼,又緩緩的道:“我老了,我準備金盆洗手、退出江湖……這盟主之位,就傳給傲兒吧!”

公子傲也明顯地吃了一驚:“爹,這個位子……不應該是大師兄的嗎?”

公子野淡淡的道:“你們都是師父心目中的最佳繼承人,一個品德高尚、一個武藝超群!我把嫣然賜給了擎天,那盟主之位就是你的了!”

公子傲呆了半晌,才緩緩問道:“我可以和大師兄交換嗎?”

公子野黑著臉:“不可以,除非你想被逐出御劍山莊!”

五弟子就一齊在心里默哀道:嗚呼,看來師母之死,對師父的打擊太大了!他現在有點兒喪心病狂,活像一個變態的、神經錯亂的君王------

他明知自己的兒子喜歡上官嫣然,這對青梅竹馬一直是公認的金童玉女,他卻還是要棒打鴛鴦,硬生生地拆散他們!

上官嫣然欲哭無淚:師父,你從前開會,都是說一些無關痛癢的小兒科!但今天宣布的三件事,卻猶如晴天霹靂啊!無論是賜婚、退隱,還是你擅自改了門規、傳位給二師兄,對我來說都難以接愛!你為什么會變成這樣的?

出了凌霄殿,她滿臉悲痛地問葉擎天:“大師兄,你真的要娶我嗎?”

葉擎天笑了笑:“三師妹,雖然我不想娶你,但是師命難違啊!”

上官嫣然叫了起來:“可是我不愛你啊……你奉命娶了我,能保證將來不會后悔嗎?”

段無愁在一旁笑吟吟的道:“三師姐,你不是發誓要打敗大師兄的嗎?這就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像他這樣的彬彬君子,在床上肯定打不過你!等你嫁給他后,夢想就可以成真了------”

上官嫣然憤憤地啐了他一口:“去你的!這是什么餿主意?本姑娘要靠實力,光明正大地打敗他,而不是投機取巧!”

第2章 共舞

御劍山莊,后花園。

月朗星稀的夜晚,道:“老莊主,你就算不認得我,也該認得我姐姐吧?”

公子野淡淡的道:“我自然認得驚才絕艷的天下第一美人慕容傾國,可是我跟她已經斷絕來往許多年了……你就不必再拿她來做通行證!”

慕容傾城輕咬朱唇:“你曾經說過,如果這世上沒有凰雪夫人,你就會選擇我姐姐的!現在你夫人已經死了,請問你可否兌現自己的諾言?”

公子野冷笑一聲道:“死了不等于沒有!我為什么要兌現呢?”

慕容傾城有些凄楚的道:“我姐姐等了你二十年,等到頭發都白了,我親眼看著她從一個亭亭玉立的美少女,變成一個白發蒼蒼的老太婆……如今你兒子長大了,你夫人也死了,你還是不愿意娶她為妻嗎?她對你相思成疾、病入膏肓,只盼你去女兒國看她一眼,你為什么不能成全她?為什么不讓她死得瞑目呢?”

公子野木然道:“我去不了!我練功走火入魔,四十年功力毀于一旦,手足經脈盡斷,一輩子都離不開這個山洞了……你叫她死心罷!”

慕容傾城有點詫異地問:“啊……為什么會這樣?是不是你悲傷過度,引起了真氣逆轉,才導致走火入魔的?”

公子野漫不經心的道:“也許是吧,我已經不在乎了……反正我也不想離開這里,早晚都要去閻羅殿報到的,就讓我一個人孤獨終老吧!”

慕容傾城轉頭對公子傲道:“你爹爹走火入魔了,你怎么不早說呢?”

公子傲滿臉錯愕:“我也是此刻才知道啊!我爹昨天開會還是好好的,我們都沒發現他有什么不妥……”除了亂點鴛鴦之外,公子傲把最后一句吞回了肚子里!

慕容傾城想了想,便懇切的道:“我們女兒國有一個神奇的溫泉,專治走火入魔的,只要在泉水里泡上三天三夜就可以調理好紊亂的內息,迅速地恢復功力……你叫他去試一試吧!”

公子傲張嘴叫了一聲:“爹爹……”

公子野冷峻的道:“不必對我施加任何恩惠或利益……老夫心如死水,絕不會再感動的!”

慕容傾城苦笑道:“我姐姐為了你病倒在床上,我只想問你一句:你要怎么樣才肯娶她?”

公子野斬釘截鐵的道:“免了!此生我只愛凰雪一人,就算她死了我也會從一而終的……退一萬步來說,你可以嫁給我兒子做盟主夫人,但要我娶你姐姐,卻是萬萬不可能!”他忽然陰陽怪氣地狂笑一聲道,“對了……你們的目標不就是想讓御劍山莊和女兒國聯姻嗎?為什么非要我娶你姐姐呢?你直接嫁給我兒子不行嗎?”

慕容傾城似乎吃了一驚:“老莊主,你是不是糊涂了?我今年二十七歲,足足比你兒子大了十歲呢,你覺得我們倆適合嗎?”

公子野哼了一聲道:“愛情不分年齡!有什么不適合的?你敢嫁,他就敢娶!”

慕容傾城思索了片刻,悠悠地嘆了口氣:“那就放馬過來吧!我們女兒國的人敢愛敢恨、敢作敢當,哪有什么不敢的?”

公子傲猛然抬頭,目光炯炯盯住了慕容傾城:“你……”

慕容傾城含情脈脈地問道:“你父親叫你娶我呢,你愿意嗎?”

公子傲沉默了半晌,才緩緩的道:“恭敬不如從命!”

慕容傾城望著他一副惟命是從的樣子,許久才輕嘆一聲:“也罷……我看你一個人獨舞怪可憐的!我國有一門叫與郎共舞的神功絕學,可以夫妻合體雙修,這樣你就不會再孤單了!”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