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逍遙三皇子

點擊:
一代劍癡龍回天,因不憤與自己齊名的大魔頭洛血虐殺幼子,助自己練功,欲出手誅殺,怎奈事與愿違,不幸遭暗算負傷!
重傷下的他,孤獨的他出現在一個人跡罕至小鎮-風雪鎮,回想過去的種種,倍感孤獨落寞!逐心灰意冷,打算歸隱林泉,過與世無爭的生活!卻不甘一身武功與自己枯骨同朽,輾轉反側,得遇半生坎坷的當朝三皇子朱子明,見其資質極佳,欲收其為徒,此意與心如止水的朱子明不謀而合,收為入室弟子!
五年后朱子明,練就一身高超武功,從一懵懂無知的幼兒,變成堅毅,正義的化身!
傾城玉人芳心暗許,江湖事了,命運坎坷的他又被卷入朝堂的亂局之中,苦苦掙扎。

第一章神秘的劍癡龍回天負傷

重尋碧落茫茫,料短發朝來定有霜。便人間天上,塵緣未斷,春花秋月,觸緒還傷!欲結綢纓,翻驚搖落,兩處鴛鴦各自涼!真無奈,把聲聲檐雨,譜出回腸。

龍回天

這天是臘月最冷的一天,滿天飛雪把個孤山中的小鎮分雪鎮,裝飾的銀裝素裹。憑子多了份冷寂,原本就沒多少人的小鎮,家家戶戶,閉門鎖窗,生怕寒氣一不小心就溜進來

外面大雪紛飛,這雪已經下了三天三夜了,足有一尺多厚,按理說如此寒冷的天氣,不應該外面再有行人

不然,在進鎮的唯一一條小路上有一個身影,正在步履蹣跚艱難的前行

隨著這個身影的臨近,此人的輪廓浮現在人們面前,這是一個身高八尺,相貌清瘦的老者,只見他滿頭銀發,雖每走一步都會在他清瘦的臉上有一絲的痛苦的神色,好像正承受著巨大的痛苦,但步伐輕盈,倒有幾份仙風道骨的模樣,這老者是誰呢?

鎮上的村民私自討論著,終于進得鎮來,老人長長噓了口氣,這不足一里的小路,在他的眼里是如此的漫長,老者不由苦笑了一下

心想,想我龍回天,憑手中三尺長劍,縱橫江湖多年,想不到此刻卻淪落到如此地步,正是造化弄人啊!隨著老人的思緒,老者的臉上浮現出曾經叱咤風云時輝煌的氣質,思緒被一陣陣低耳聲驚醒。

老者抬頭一看,正置身于一家客棧門口,門口的牌匾上赫然寫著“分雪酒家”四個大字,倒有幾份氣派。

這時酒家門口大大小小站了好多人,正以驚訝的表情打量著老者,老者收起紛飛的思緒,打量了下門口的眾人。

對著一個店小二打扮的小伙子,禮貌性的,微微一笑,問道:小二,店里可還有客房?

小二只是直勾勾的盯著老者,根本就沒聽到老者剛才問的話!也許是小二,被老者的王者氣質所折服,愣是沒任何反應,老者也沒有再問第二句,他也就這樣的盯著店小二,大眼瞪小眼,畢竟這樣的場面他見的多了,隨著一聲呵斥聲,小二總算被驚醒了。

原來是掌柜的看到小二在發愣,發火了,緊接著店小二就是被掌柜,一頓劈頭蓋臉的教訓,小二心想,這他媽好沒來由,是不是今天出門忘燒香了,小二小聲嘀咕著,嘀咕歸嘀咕,生意還是要做的,小二馬上換上一副店小二的慣用動作,點頭哈腰的說:有有有!你老請!

老者隨著小二來到柜臺,要了一間上房,說道:小二,麻煩一會把我的飯菜送到客房來,我就不出來吃了,小二:好來,你老請,老者徑直上樓回房間了,老者反手關上門,回到床上就開始運功療傷。

原來老者名叫龍回天,是名滿江湖的一代大俠,與鬼手魔君洛血并稱江湖二圣,只是一正一邪罷了,鬼手魔君洛血為人驕狂殘暴,且嗜血虐殺,專以三歲童子之血來練功,死于他手下的幼子不計其數。

正邪大戰

老者得知鬼手魔君如此惡行,決定出手誅之,無奈鬼手魔君,行蹤飄忽不定,且加上此君雖驕狂殘暴,但為人奸詐,且謹慎小心,深知龍回天武功深不可測,不敢應戰刻意回避,天下之大找一個人談何容易,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一追就是八年,此間從未有一刻停歇,鬼手魔君在這八年間,躲在深山老林,苦練鬼手三絕,誓與龍回天一爭長短。

這日魔君在巫山谷底,一道瀑布下面練功,只見他手中的一把,類似人類手指白骨的武器,發出陣陣陰冷的寒氣,隨著他身形的旋轉,盡將萬噸傾流而下的瀑布,吸入鬼手舞出的白圈之內,隨物流轉,好不駭人,只聽他大吼一聲,被他吸入真氣中的水,瞬間呼嘯而出,發出陣陣轟鳴之聲,天地不分!我終天成功了!哈哈哈哈,魔君洛血大笑道。

龍老賊你的死期到了,想我洛血自出道以來怕過誰來,何曾受過這等奇恥大辱,我要將你碎尸萬段,方解我心頭之恨,之后又將腳下大石踩的粉碎!揚長而去。

這日龍回天正在洞庭湖賞月,順便釣兩尾洞庭鯉魚回去做下酒菜,偶聞江湖傳言,鬼手魔君洛血重出江湖,并揚言在華山山頂等龍回天決一死戰,聽得此信,龍回天又將準備做下酒菜的兩尾鮮魚放回水里,嘀咕到:早不來晚不來,也罷,收拾了這賊子還愁沒時間吃魚嗎?哈哈,又對著剛放回河里還沒游遠的兩條魚,說到,今天算你倆運氣好!也算替洛血這個賊子積點陰德吧!

也不在乎“魚”聽不聽的懂,隨后使展成名絕技龍形身法,風馳電掣般往華山山頂奔去。

要知道高手對招,生死一線,稍有疏忽將性命不保,何況是長途跋涉,龍回天那會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只是沒有將洛血放在心上罷了。

經過三天三夜的跋山涉水,終于,于第四天清晨低達華山山頂,華山素來以奇絕著稱,其除了景色怡人外,更多的是傲視群峰的氣派,龍回天已不記得這是第幾次登上華山山頂了,但還是被華山的氣勢所迷,放眼望去,到處怪石林立,草木肅穆,正前方一塊一尺見方的大石上站著一個背影,長衫輕舞,好不瀟灑,然而他所立之處為于巖石的最尖端,下面乃是深不見底的萬丈深淵,不要說人了,只怕飛鳥難度,龍回天謹慎的觀察著周圍,心想這賊子敢突然約戰于我,八成是想埋伏好同伙想以多取勝,哼哼!那你可打錯了算盤,我要是怕人多,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話!

龍回天少年成名,縱橫四海,罕逢敵手,不免有點驕狂之氣。

但他錯了,至到此刻龍回天都還沒有見到第二個人的影子,也就是說赴約的只魔君一人而已,此點不由的讓龍回天又敬佩又氣憤,敬佩此人,雖為魔道但不失為英雄好漢行徑,龍回天心想此賊倒也算是一個好漢,如能略實懲戒后改過自新,我就放他一馬又有何妨,氣憤此人,是因為膽敢孤身前來,是對自己極大的輕蔑。

想歸想,龍回天走上前去,抱拳為禮,說到:閣下是鬼手魔君?

眼神緊盯著這個讓他一追就是八年的人物,隨著輕衫飛舞,背影緩緩轉過身來,只見他虎眉星目,身穿一襲淡青色長衫,朗朗不凡,只是臉色白的滲人,給一種寒氣襲人的感覺,臉上帶著不知是無奈還是輕蔑的神情,多了些蕭瑟感,年齡最多也不會超過三十,龍回天怎么也想不到,一個讓他寢食難安,誓誅之人具然是一個朗朗不凡的年輕人,龍回天再一次被震撼了,沒等龍回天回過神來,鬼手魔君說道,廢話!怎么看著不像?

本君不明白,有幾個問題想要請教?還望閣下能釋我心中之疑!龍回天說道請說!

我跟你有殺父之仇?沒有!有奪妻之恨?沒有!哈哈哈哈!龍老賊你不惜萬里追蹤,預殺我而后快,到底為的什么?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忘,絕不會有第二條路可以走,想我洛血何等英雄了得,竟被你逼的如北地步,你可知道這八年來我過的怎樣的日子嗎?今天我要將你剝皮拆骨。

龍回天說道你不明白嗎?那我來告訴你,你違背天意,嗜血殘暴,狂妄虐殺,多少無辜幼子死于你手,你可有話說。

洛血道嘿嘿!笑話我殺我的人,與你何干。

龍回天道哼哼!

直到此刻你居然仍不知悔改,我還跟你廢什么話,不殺你天理難容,話音剛落龍回天已飛撲而上,一上手就是龍形十八式里的絕招,龍的怒吼,

第二章 正邪大戰,洛血斷足

只見隨著飛撲的身影,草木皆顫,砂石滿天,狂風怒吼,風云為之變色,洛血心想,盛名之下無虛士,這話果然不假,看來今天,能不能活著下這華山,只怕只有天知道了。

想歸想,這個心思極快地在洛血腦海中閃過,便迅速調整姿勢,以極快的鬼影步伐閃避開去,龍回天眼看這一招將擊空,飛快的變招轉身,飛踢而出,龍回天攻的快,洛血閃的也快,兩人以快打快,根本看不清誰是誰,只見兩個身影飛快的閃轉騰挪中,龍回天心想眼看龍形三絕將要使完,徑連對方的衣衫都沒碰著,氣極而怒,而洛血更加吃驚,自己極力使出鬼影步伐閃避,徑被逼的好無還手之力,塵土滿面,也是怒容滿面!

兩人隔十步站定,互相凝視著對方,雖怒容滿面,但心底對,對方的武功由衷的敬佩,甚至有點心心相惜之感,但彼此都明白,這是生死之戰,兩人不約而同,抽出隨身兵器,洛血還是那把人骨鬼手,發出陣陣寒氣,而龍回天抽出的則是追隨他大半身的成名利器龍形劍,只見這把龍形劍長約2尺3寸,比普通長劍略短7寸,劍柄處以萬年火窟中,千錘百煉的火膽,煉化后澆成龍形,劍刃寬1寸略圓,乃是用烏金鐵母澆注而成,費時九九八十一天,因質地堅硬,需高溫火山巖附近,覓地打磨開封,費時四十七天,因劍本身是高溫淬煉而成,對持劍者的武功修為,要求也高,修為不夠者,碰之立被灼傷有損根基,不用時盤于腰間。

龍回天看著手中龍形劍,滄桑的臉上浮現了,極大的不甘,此劍追隨老夫40年,用到之處卻寥寥無幾,想不到今天會為此賊子出鞘,抬頭用鄙夷的目光望向洛血,雖有不甘,但卻奈何!此賊武功于我不相上下,洛血看到龍回天不屑的神情,極為惱怒,二話不說,一招鬼手追魂,帶著陣陣寒氣從意想不到的地方斜劈而下,龍回天使出龍形十八式中的,飛龍再天,飛身相迎,短兵相接,發出刺耳的低鳴。

兩位當世絕頂高手,在這荒無人煙的華山之顛,不吃不喝,晝夜不分,舍命大戰,這一站就是三天三夜,這是第三日三更過后,天公不做美,居然下起了大雪,但這并不影響他們,亦然舍命死拼,細看兩者,劍癡龍回天,氣喘吁吁,額頭見汗,步伐沉重,魔君洛血臉色白里透青,步伐散亂,搖搖晃晃,已看不出任何招式,顯然兩者都以是強弩之末,勝負就在眼前,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