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古武之日出東方

點擊:
一個混吃等死的現代青年,一次喝酒醉死重生到了未來世界。
這是一個科技發達,古武斗氣并存,人人練氣練武的時代。
且看東方作為一個現代人,攜帶一篇輔助功法,如何在高手如云的未來世界橫推諸敵,屹立巔峰!
關鍵詞:宅男 練功流 輕松

第一章 醒來

東方茫然的睜開眼來,心中暗暗嘆氣,又一次醉酒醒來,為什么要醒來呢?

他寧愿長醉不醒,也不想清醒的面對這孤冷清寂的房間。

為什么車禍時死去的是女友而不是他?現在留著他孤零零的面對這灰暗的世界,有什么意義?

東方眼里淚花涌現,模糊的視線中,女友的音容笑顏依稀浮現。

“小希…”東方口中喃喃低語,抬手想去撫摸女友的臉龐,卻發現手掌摸了一個空,眼前女友的顏容也像泡沫一樣消散。

“啊,小希不要走。”東方驚叫著想要坐起,卻全身一陣劇痛,起身一半,又猛然躺倒在床上。

痛,全身上下都在陣陣脹痛,尤其是胸口,每一次呼吸都刺痛無比。

東方有點懵逼,自己不就是喝醉酒嗎?怎么好像被人爆打了一頓一樣?難道跟看到小希一樣,還是幻覺?可是渾身的疼痛是那么的真實!

東方用力眨眨眼,聚焦看去,眼前是一片冒著柔和乳白光線的天花板,轉頭再看周圍。這是一個三平米左右的房間,里面空空蕩蕩,就他躺著的一張單人床,其它什么都沒有。

東方皺起眉頭,昨晚他明明記得是回家了的,自己一個人還在客廳喝了一瓶白酒才人事不知的,現在怎么出現在這樣一個奇怪的房間?還渾身傷痛。

驀然,東方一聲痛哼,雙手抱頭翻滾著掉下床去。

一股龐大的信息在他腦海里攪起一場融合碰撞的風暴,痛得他用頭撞地,幾乎發狂。

良久,他腦海里的風暴才平息,東方靜靜的伏在地上,極盡疼痛后,他竟然發現全身說不出的輕松舒服,就這樣趴著不想動彈。

數分鐘后,東方才慢慢坐起。他臉上露出怪異迷茫的表情,輕聲道:“哪個東方才是我?”

就剛剛那一會,有兩股記憶在他腦海里融合了。一個現世的他,一個未來的他。

現世就是他醉酒前的那段記憶,活了三十來歲。本來他有著一份別人羨慕的工作,一個漂亮溫柔的將要結婚的女友,應該是幸福快樂的。可惜一場車禍后,女友去了,留下他痛苦的活著,每日以酒麻醉自己,他的人生一片灰暗。

而未來的他竟然是在數百年后了,一個十七歲,剛剛從武校畢業,進入街道武館工作的少年。

東方臉上神色變換,有些不知所措。他不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他覺醒了前世的記憶還是夢里輪回?

發呆良久,東方眼神凝聚起來,雖然這一切很不可思議,但他到底是有著兩段人生經歷,有著成熟的性格理智的人,度過了最初彷徨,開始面對現實的情況。

現在的世界跟前世有很大不同,個體極度強大,人人練武。科技也高度發達,目前已經在月球上建立了生態園區,人類開始將腳步邁向了太空。

但是也因為個體的無限強大,使得國家名存實亡,隱隱變成家族勢力統治天下。

東方就是出生在古家。他母親是古家的直系族人,父親是古家依附勢力東家的一員。兩人因私自戀愛,并生養小孩,十年前被抓后,罰去了月球開礦。

東方卻被古家收養在族中。

十七歲的他,剛剛從武校畢業,就被分配到了街道武館做教練。

現在的世界因為極度重視個體,沒有了前世的小學中學什么的,有的就是武館、武校,基本上以學武為主,當然里面也負責教導基礎文學。至于更高等的文學科技知識,都是放到了人類的第二世界,虛擬空間。

而街道武館就是負責周邊街區普通人的小孩武道和文學啟蒙。

武館里的教練分初級教練,中級教練,高級教練。每一級的待遇完全不同,初級剛剛夠生活,中級就是每日有一份藥膳加不錯的薪資,高級更厲害了,除了三餐藥膳和高額的薪資,還有每月三份增加內力的藥物。

東方初來只是初級教練,每月只有微薄的一點薪水。他也不在乎這一點,他就是抱著混日子,過一天算一天的想法。何況,他父母雖然被罰去開礦,卻也有一份不錯的收入,每月都寄來給他,使得他有著不錯的資源練武。只可惜,他資質一般,八歲開始修煉內功才剛剛達到半甲子,也就是三十年的內力。

其實,小時候東方也有著各種幻想。他也想前呼后擁,人前矚目,領導一代風騷。可是隨著年長,不要說這樣不切實際的夢想了,哪怕是他想要父母回來團聚,也是奢望。加上經常受到同伴的欺負,他心中一片灰暗,有些自暴自棄,人也越來孤僻偏激。

這次就是因為他性格桀驁,不愿低頭做小,和別人慪氣,結果被暴打了一頓。

東方幽幽嘆了口氣,這一輩子混得比上一輩子還慘啊。他撫摸著胸口,感受到胸腔氣悶脹痛,知道這是內臟震動受了內傷,還好沒有斷手短腳什么的,不然一醒來就殘廢,那就真的悲催大了。

大概理清現在的頭緒,東方緩緩站起身來,準備回宿舍。現在首要的是先治療好身上的傷勢。

這時,一道門打開,一個三十來歲的女子走了進來。女子穿著教練服,扎著一個馬尾巴,整個人顯得清爽干練,雖然長相一般,但是身材凹凸有致,倒也別有風味。

女子手上拿著一瓶藥水,看到東方站在休息間,莞爾一笑,道:“東方,你醒了啊,怎么樣?沒什么事吧?你呀,為什么要逞強跟連賽文去比斗呢?他年紀可是比你大了十幾歲呢,而且還是老牌的中級教練,聽說過段時間他還準備申評高級教練呢。跟他比斗,你還不要吃大虧啊。那連賽文也是,以大欺小,也不害臊。”

東方認識這女子,也是武館的一個中級教練,叫吳小鳳,為人比較熱心,是武館同事里唯一一個沒有疏遠他的人。

“沒什么事,謝謝吳姐關心。”東方苦笑著道。這都是前身干的好事,他才不會去做明知不敵,還去找虐的事。

吳小鳳仔細看了下東方的氣色,見其除了面色微微發白,臉上有幾塊淤青外,沒什么其它異常,顯然是真沒什么事,便上前一拉東方,將其按坐到床上,道:“你呀,就是這么犟,這脾氣不改啊,要吃大虧的。”

東方嘴巴蠕動了一下卻不敢作聲,他心底微微有些忐忑,害怕此女發現此東方非彼東方的異常來。

幸好東方平時也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吳小鳳倒也沒發現什么不對,將手上的藥瓶打開,道:“東方呀,把衣服脫了,我給你涂抹活血藥。連賽文雖然沒下狠手,但是一些皮肉傷還是免不了的。涂了藥水,將淤血散去,回去調息一下,明天就沒事了。”

東方遲疑了一下,就將外衣脫下,露出勻稱健美的上身來。只是上面青一塊紫一塊的,有點難看。

吳小鳳也不沒什么避諱的,將藥水倒在手心,催動內力便在青紫的地方開始揉搓起來。口中還喋喋不休道:“這連賽文也真是的,下手這么重,一點前輩的氣度也沒有。東方啊,你以后還是離他遠一點吧。”

東方感受著吳小鳳搓到的地方又痛又燙,不由齜牙咧嘴吸著冷氣,心中卻是對吳小鳳的話不以為然,有機會這個仇他肯定要報回來的。

等吳小鳳將東方淤血處都抹上藥水后,才站起來道:“好了,應該差不多了,姐姐也要下班回去了。你也早點回去,好好修養下。”

“嗯,今天真是謝謝吳姐了。你慢走。”東方點點頭,笑著道。

看著吳小鳳出去,東方看看身上,淤青差不多消退了,只有淡淡的紅印。這療傷效果出奇的好,要是前世,沒有個三四天,淤青哪里有那么快化去。

只是內傷就沒那么容易好了。東方感受著隨著呼吸隱隱作痛的心肺,眼神陰郁下來。那連賽文看起來是沒下重手,但還是讓他傷了內臟。這樣的內傷沒有上好的療傷藥,不是三五天能好的。

東方暗暗思索,連賽文找借口打他一頓,到底有什么目的呢?他可不是原來的東方了,不會以為只是意外。

申學武?東方想到了這個比他早八九個月進武館的人。其平時就喜歡隱隱針對他,這次跟連賽文沖突也是他一直在一邊煽風點火的。這是想要我申評中級教練中敗給他吧!但是他又隱隱覺得不對,憑申學武還使動不了連賽文。

東方一時心中也沒什么頭緒。他眼睛瞇了瞇,將心頭恨意壓下。現在首要的還是熟悉這個世界。

第二章 一氣純陽功

東方出了休息間,準備回去宿舍。宿舍就在武館頂樓。

休息間外面是武館室內練武場,此時正稀稀落落有著數十個人在練武。

東方略一掃視,就快步朝電梯走去。

武館給所有教練都配備了一間單身宿舍,算是一大福利。

畢竟,以現在大爆炸的人口來說,能有一個好的居住空間是很難得的。現在可不是前世,這一世整個華夏區可是有著將近百億人口。而土地卻基本被大家族占據了,普通人卻只能集中居住在摩天大廈里。

這大廈都是高達數百上千米,里面住上幾千戶人家毫不稀奇。可想而知,這居住空間有多么局促緊湊了。基本上大部分人不出大廈是看不到天空的。

不過,東方卻沒什么切身感受。他有記憶以來就住在古家少年城里,那里生活的都是一些父母不在身邊的孩子,每人都有單獨的一套房間,比起普通人那是強多了。

只不過東方現在出來工作了,卻是不得不搬出來。

能搬出來,其實東方還是高興的,為此他還特意花了筆錢,獨自去‘真功夫’慶祝了一頓。因為在少年城他太壓抑孤寂了。雖然同樣是沒父母在身邊的,但他不同,他父母是被處罰去挖礦的,這就讓身邊的孩子都看不起,甚至欺負他。為此,他不知道跟別人打了多少架。

東方有些感嘆,前生過的不易。不過,現在他覺醒了前世的記憶,那自然不同了,若是還不能混得好一點,那就愧對多了這二三十年經驗了。

電梯是懸磁牽引技術,速度很快,東方沒啥感覺就到了武館100層。這街道武館是由較老的宿舍樓改成的,所以相對周邊的大廈來說,是要老舊低矮很多。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