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武煉天地行

點擊:
超凡入圣,破圣引神,出神入化,煉化還虛。
這是我們的江湖,我們的時代,我們的戰斗,這是我們的天地。
且看一名小人物是如何乘勢崛起,帶著自己的摯愛與六名狐朋狗黨將整個江湖攪的天翻地覆,在江湖中留下重重的一筆。
(備注:九陽五絕、九陰真經、暗黑冰火、飛星九轉、萬毒心經、九霄真經、易筋經、翻天三十六路奇、破體無形劍氣。。。。。。港漫迷們,你們懂的,科科!)

引子

“小子,有些時候,人多不一定就力量大。”

京城周邊的一座山邊,在那空地之上,一銀發青年正跟一黑發青年對峙著。銀發青年相貌普通,卻有著一雙極其銳利的眼睛,滿頭齊肩銀發,隨風輕輕的擺動,整個人所散發出來的氣勢讓人不敢抗拒。

而黑發青年卻長得異常妖異,五官精致,面冠如玉,從長相上來看有著一種讓人窒息般的美感,青年是男性,卻有著一張讓天下所有女人都為止自相形愧的臉。

在二人四周,有著三十幾人或跪、或躺、或站已二人為中心點,呈包圍之勢。在這些人中,看上去狀態好一點的,面如白紙,滿臉的虛汗。狀態差的滿身劍傷,倒在地上奄奄一息。配合周圍的幾個直徑最小都有四五米的巨坑,想來剛剛是爆發了一場惡戰。

這些人的目光都直視著銀發青年,眼中有著驚恐、難以置信、驚慌失措等一系列的負面情緒。看來之前的那場大戰針對的就是這銀發青年,可銀發青年渾身上下沒有一絲的傷痕存在,氣息悠遠綿長,表情鎮定自若,這場大戰是銀發青年取得了完勝。

“前輩說笑了,是無極招呼不周,還請前輩海涵。”黑發青年帶著一絲微笑回道,那妖媚的模樣實在是讓人難以聯想到他是一個男人。

“小子,老子也不跟你多廢話。你家老頭的人情老子也還了,不然就憑你們還想打開創世天道。我現在就問你一句話,這京城,你給是不給。”銀發青年一口一個老子的大聲嚷嚷著,完全沒有一個絕世高手的風范,倒像一個土匪頭子。

話音一落,銀發青年雙眼緊緊盯著眼前的黑發青年,那眼神中還有一道劍光一閃而逝。

黑發青年嘆了一口氣,抬頭望向天空。

此時的天空上正密密麻麻的下著黑色的流星雨,詭異的是,這些流星雨并沒有如往常那般,夾帶著大氣層摩擦而出的火光,有的只是滾滾的黑煙,整個隕石都被黑煙籠罩。

這些詭異的黑色隕石,朝著地面急速掠去,卻沒有一顆向他們落去,仿佛這些隕石都有這自己的意識,可以控制方向似的。

黑發青年收回目光看向銀發青年,眉頭微皺,輕嘆道:“這個。。。。。。恐怕。。。。。。”

“小子,你好像搞錯了,我像是在求你么。。。。。。”

那冰冷而又不帶一絲感情的話語,毫不留情的打斷了黑發青年的話,聽的周圍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銀發青年目露精光,眼神猶如兩柄利劍,直射黑發青年。突然,在他們四周無緣無故的刮起一陣強風,天空上更是烏云密布,周圍的光線迅速的昏暗下來。

風勢越來越大,還帶著一陣陣的劍吟聲。一些功力差的或者是帶傷的,已經被這天象與劍吟聲攪得內息紊亂,功力高的則是運足真氣死死的抵抗著。

銀發青年這一瞬間所散發出來的氣勢,讓所有人都吃盡苦頭,可只有一人卻不為所動,那就是他眼前的黑發青年。

“哎~~~,前輩勿要動氣,既然前輩喜歡此地,無極給您便是。”黑發青年嘆氣道。

周圍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黑發青年,隨后又釋然了,正主子都發話了,自己還能怎么樣,再說了,如果黑發青年不肯,再次發生大戰,他們又有幾個能活下來。

黑發青年話音剛落,剛剛那副恐怖的景象,頃刻間消失的淡然無存。而天空上的黑色流星雨,也已經漸漸的稀少下來。

“銀發青年點了點頭,面無表情的說道:“算你小子識相,當然老子也不會白要你的東西。”銀發青年咧嘴笑道。

“嗡”“嗡”“嗡”

四周響起了一連片的嗡嗡聲,聲音很輕,可卻像一柄重錘,狠狠的敲擊著所有的心房。黑發青年眉頭深鎖,首次表現出不安的情緒。

在銀發青年的頭頂之上,那空間之中一圈圈水波紋隨之蕩開,仿佛一顆石頭掉進水面時,所形成的波紋,煞是詭異。

“轟~~~~~~~”

雷鳴般的響聲使所有人都為之一震,波紋之中爆射出一柄擎天巨劍,直沖九霄之上。劍身漆黑如墨,散發著淡淡的紫黑色的煙霧,那種觸之即死的感覺,讓人寒毛直立。

黑色巨劍沖上天空后消失不見,隨之而來的是一陣猶如打雷一般的轟隆聲,所有人都隨之抬頭望向天空,滿臉的不可思議。

待眾人都狠狠的咽下一口唾沫,回過神之際,周圍哪還有銀發青年的身影,只有一句話響徹在所有人的耳中。

“瞧你們一個個沒見過世面的樣子,今后好自為之。”

黑發青年雙拳緊握,他感覺自己的權威被毫不留情的挑釁了,卻拿對方一點辦法都沒有,這還是頭一遭。

此時一名中年人,面色泛白,帶著一絲絲的顫音,來到黑發青年身后,問道:“殿主,這是。。。。。。”

“嗯,是破體無形劍氣。”

聽到黑發青年的回答,中年人“砰”的一聲,重重的跪在地上,整個人匍匐在地面,大聲的說道:“是屬下擅自做主,害我殿內損兵折將,還請殿主責罰。”

中年人跪下沒多久,就被一股柔勁請托而起。“無妨,這必要的試探,還是可行的,只是你對他的實力估計不足而已。如今正是用人之際,本座就不懲罰你了,以后行事要多留神。”黑發青年那淡淡的聲音傳來。

中年人點頭稱是,黑發青年點了點頭,看了看四周的屬下們,帶著那妖媚的微笑說道:“好了,大家都好好調息一下。之后,我們就去接收這一方天地吧。。。。。。”

第一章 白耀與境界

中州湖北,狂劍山莊屬地。

書樓屋頂之上一名青年雙手枕著頭,躺在屋頂之上,無聊的看著星空。

青年看上去年歲不大,也就十四五歲左右。長得眉清目秀,五官極其精致,臉龐略顯消瘦,高高的鼻梁,深邃而又明亮的雙眼,整個人給人一種異域般的美感。

突然一聲清脆的喊聲傳入耳中:“白耀哥哥,你又躲到這里來了。”

此時一個小女孩來到屋頂,女孩給人一種冷冰冰的感覺,卻有著一種淡淡的魅惑感。那漆黑靈動的雙眸,粉雕玉琢般的臉頰,雪白無暇的肌膚,小小年紀就已有這般姿色,長大以后不用說,絕對是禍國殃民般的級數。

小女孩名叫雷琪,年齡跟白耀相仿,是狂劍山莊莊主最小的一個女兒,雖然只是養女。

白耀回過頭帶著寵溺般的微笑說道:“小丫頭,你上來干嘛,怕你白耀哥哥跳下去啊。”

雷琪搖搖頭說道:“白耀哥哥肯定是在為白天,幾位師兄的辱罵而生氣才躲到這里來的,對么?”

白耀不置可否的搖搖頭回道:“沒事,我都習慣了,小丫頭,快下去吧,這里風大。”

雷琪使勁的搖著頭,就好像撥浪鼓似得,說道:“我要陪著白耀哥哥,我知道白耀哥哥是看在爹爹的養育之恩才不跟他們一般見識的,否則。。。。。。”

白耀豎起手指放在小雷琪那粉粉的小嘴唇上,微笑著說道:“養育之恩乃大恩,你懂我就好,其他人都不用去理會。不說了,陪哥哥看星星吧。”

雷琪用力的點了點頭,不再說話,陪著青年仰望著天空。

繁星點點如夢逝,此生只為伴君勉。

狂劍山莊坐落于中州湖北銅山縣九宮山。九宮山是湖北的一顆明珠。既有江南山峰之奇秀,又具塞北峰岳之雄偉,兼有五岳之雄、險、奇、幽、秀,加上宜人自然氣候,到也是一處開山建派的絕佳之地。

莊主雷破山,年近花甲,相貌剛毅過人,不怒自威。性格更是嫉惡如仇,絲毫見不得半點不平之事。一身雷霆霹靂大法已練至頂層,真氣精純無比,配合其獨孤九劍劍法,招式靈巧而又不失剛猛,快如疾風,猛如暴雷。

狂劍山莊因山門地段極佳,再加上雷破山為人仗義豪爽,廣交朋友,樂善好施,在中州之上也算是小有名氣。

清晨,雞鳴之時,白耀起身簡單的梳洗一番,吃了幾口饅頭,開始他新一天的工作。

白耀一天的工作很簡單,就是雜役。一切下人最臟最累的活,都由他負責去收拾。可以說,只是這個世界的底層而已。

十年前,雷破山在江湖上四處游歷時,經過北域的一個小村莊上的破廟,遇見了白耀。

北域常年冰天雪地,氣候寒冷無比。當時的白耀只有五歲,蹲在破廟的角落里,瑟瑟發抖,身上穿著一件破的不能再破的小棉襖。那小臉與雙手凍得通紅,嘴里不停的往手上哈氣。

雷破山見其可憐,便將他帶回狂劍山莊,當一名小小的下人。并不是雷破山不肯傳他武功,而是將他帶回之后,經過一番探查,發現此子天生筋脈阻塞,氣穴不通,根本沒有辦法習武,之后也只好放棄,讓他當一名下人。

而白耀也從來沒有自怨自艾過,及時再苦再累,他也悻然接受。因為對他來說,有飯吃,能吃飽。有床睡,睡的安穩就足夠了。只要能夠活著就是上天最大的恩賜了,至于活的如何,他到從來沒有在乎過,一副樂天派的思想。

平日里白耀也發揮他那樂天派的性格,整天樂呵呵的,與山莊內的其他下人打成一片,有忙第一個上去幫,有什么難題第一個想辦法出主意,甚至是黑鍋也是第一個搶著背。

這樣的性格,倒也得到大部分下人的認可,平日里四下無人時大家也是耀哥前,耀哥后的叫著。

此時,白耀正在書樓走廊上清潔,邊掃地邊跟旁邊的另一名下人閑聊著。剛聊到一半,便被一路過的青年從背后狠狠一腳蹬翻在地。

一道囂張無比的聲音傳來:“小子,擋到本大爺的路了。”

白耀趴在地上回頭一看,默不作聲,站了起來抖了抖身上的灰塵,安靜的站過一旁。而旁邊的下人看了一眼青年,也顫顫巍巍的站過一旁。他們二人知道,這個青年就是是狂劍山莊的少莊主雷天,象他們這樣的下人根本惹不起。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