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英雄聯盟:領袖之勛

點擊:
這是一個傳奇選手的故事。
從外援做起,重回職業巔峰。

第1章 老流氓

中國上海的一家網吧中,舉辦著一場來自于兩支不同業余戰隊的英雄聯盟賽事的比賽。

這已經是決賽了。

從前天上午的十六支網吧業余戰隊,到今天只剩下兩支最強戰隊的角逐,雙方拼盡全力,揮灑著汗水。

比賽已經打到了第五場。

雙方以2:2的形勢打到了最后一局。

贏得比賽的冠軍一方可以拿到5000塊錢的冠軍獎金,失敗的一方則只能拿到2500塊錢收尾。

在網吧站臺上,一個滿臉胡渣,不修邊幅的男子叼著一根煙,燃著的煙已經燃燒到了最后一截。

他吐出一口煙圈。

取下了銜在嘴角的煙頭,丟進了底部沾著自來水的煙灰缸中。

“老流氓。”一個清脆的聲音從網吧門口的樓梯口響起。

“2006,你怎么來了?”蘇揚凝眉,他摸了摸自己全身上下,找到了一個香煙盒,但他發覺,煙盒里頭似乎沒煙了。

“網吧老板的小日子過的還算不錯啊!老流氓?”

說話的年輕人,齊劉海,五官清秀,皮膚白皙,戴著一副黑框眼鏡,言辭如沐春風,一身隨性的休閑裝,他走到吧臺,笑道。

“還算可以吧。”被叫做老流氓的蘇揚回答道。

這個時候,一個人站起身來,似乎是要下機的樣子,他走到吧臺,看到2006的時候,表情有些驚異。

他一邊下機,一邊欲言又止,好像是在心中做了一個很大的心理斗爭,過了一會兒,他開口怯怯地問道:“你是戰隊的2006嗎?”

“我能問你要個簽名嗎?”

蘇揚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黯淡,他心中有些許不甘,但很快又釋然了,電子競技這個行業,早已經不適合他現在這種電競老年人了。

右手微微顫栗。

更何況,自己的傷病已經發展到了這個階段。

蘇揚指了指2006,笑著說道:“他是戰隊的主力中單選手,是本人哦!想要簽名的話,那可真是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如果想要更進一步發展,比如說是合照的話,記得再交50塊錢給網吧的老板,嗯,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他的經紀人。”

2006有些哭笑不得。

他連忙擺手說道:“我是2006,想要簽名對吧?我這邊出門沒帶筆。”

蘇揚瞥了一眼,敲了敲自己的吧臺,他拿出一支筆,裝出一副深沉的表情,下機的年輕人連忙說道:“老板,這支筆十塊錢我買了。”

“6神,給我簽在...”年輕人四處翻了翻,扒開自己的外套,露出里面的白色t恤,他指了指一塊范圍說道:“就在這里。”

2006對著蘇揚翻了翻白眼。

他蹲下來,給年輕人簽了一個漂亮的名字,2006-伍勝。

“——”蘇揚聳著肩,打著節拍,“小伙子,一張簽名就真的滿足了嗎?你和你的偶像近距離接觸,少說也要弄個合影對不對?”

“夠了!”伍勝青筋暴起,“老流氓!我是來找你談事情的,你別給我節外生枝,你們這邊有辦公室吧?我們進去談談。”

他下意識地望向網吧其他的位置。

還好,人沒有聚起來。

蘇揚揮了揮手,伍勝跟著他走進了吧臺旁邊的一個小房間,順帶蘇揚又從網吧吧臺上方拿了一包沒有拆開的利群。

“什么事兒?”蘇揚問道。

“還想打比賽嗎?”伍勝猶豫了一下說道:“r這邊費了一些功夫,幫你拿到了幾個戰隊的試訓機會。”

“我不是被封殺了嗎?”蘇揚一怔,“再說了,現在哪支戰隊還需要一個已經三年沒打比賽的職業選手了,別拖累老江他了。”

說到這,他一笑。

“畢竟垃圾上單毀了電競夢想隊。”

蘇揚自嘲道。

伍勝沉默著,事實上,他是知情者,那件事情,蘇揚沒有任何的過錯,真正錯誤的是那些該死的管理層。

薄情,而且只知道賺錢。

“或許,當初你多參加一些商業活動,關系還不至于會鬧得那么僵。”伍勝說道,他從自己的右手背包中拿出幾張a4紙。

“r那個家伙很厲害,給你弄了幾個外國戰隊的試訓機會。”

“這是蘇格蘭聯賽的unyielding-gaming,戰隊名的寓意是不屈,你也可以叫他們不屈戰隊。”伍勝拿出了好幾份名單說道:“如果你還想打職業的話,可以考慮一下去這些戰隊。”

“如果你早點告訴我們你被雪藏的事情,現在給你找東家就不會那么麻煩了。”

蘇揚聽到這話兒,搖了搖頭:“合同在他們的手上,我不解約沒有辦法脫身,他們想怎么玩死我的職業生涯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他s1賽季出道,s2賽季成名,一直活躍到了s3賽季,后來s4賽季被雪藏,s4、s5、s6三個賽季沒有登場比賽,直到現在才剛剛解約。

一個三年沒有打過正常比賽,一個三年沒有跟隊伍磨合,一個三年都在地下室打rank而沒有正規訓練甚至接觸不到twg戰隊戰術的職業選手,在中國,根本沒有人愿意要。

因為,他沒有價值。

僅此而已。

如果他能接觸到twg戰隊的戰術,可能還有戰隊愿意冒著風頭來接收他這名選手,但是,蘇揚一點點的價值都沒有。

最糟糕的一點,蘇揚為了解約,他交出了自己所擁有的一切,比如說自己的id,自己的職業證書,甚至于把twg戰隊的戰袍都雙手奉上。

他連商業價值都沒有了。

還有人愿意要他嗎?

“不得不說,現在情況很復雜,twg戰隊不知道腦子是發抽了還是怎么了,封殺你的力度太大了,你s1~s3比賽記錄,凡是有關于你的畫面,全部被刪除的一干二凈了。”

“新來聯盟的玩家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名字。”

伍勝苦惱地說道:“而且你的id,微博以及比賽服賬號還有拳頭公司送給你的韓服賬號乃至于職業證書全部被回收了。”

“r幫你投簡歷給這些戰隊的時候,都不知道該怎么寫。”

“曾經的fear已經死了。”蘇揚回想起那些事情,心中仍然還有些憤怒和不甘,“當年簽訂合約的時候,我太信任我的經紀人和經理了。”

“說了這么多,這些東西我幫r帶到了,如果你還想打職業的話,甚至想養老的話,都可以去試試看打蘇格蘭聯賽。”伍勝將這些資料重重地遞給了蘇揚。

蘇揚知道。

這份資料沉甸甸的,想要幫一個已經被封殺的人重新找隊伍,所要頂著的壓力無疑是巨大的。

可是,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重新走上打職業這條道路。

如今s7賽季,而他已經26歲了。

老男孩的電競夢?

“謝謝。”蘇揚鄭重其事地說道:“但是我不想打職業了。”

伍勝微微咬著自己的嘴唇,他并不是一個喜歡勸慰別人的人,這叫多管閑事,可是,他真的不想看到一個超遠古的選手,并且曾經在遠古時期一度封神的選手落得如此地步。

他想要開口說話。

但又無從下口。

“fear,請給我最后一次機會,再讓我看到你的瑞文。”

蘇揚啞然。

從吧臺拿著的香煙被他的右手死死捏著,利群本該算是堅硬的外殼竟然被他捏的有些變形。

他動搖了。

沒什么話,比伍勝這句話更能打動他。

...

...
第2章 退役亦是新的開始

蘇格蘭-格拉斯哥城。

蘇揚拿著一些資料單,尋找著那些愿意給他機會試訓的俱樂部,除了那些遠在歐洲的聯賽,主流聯賽其實也有一些戰隊愿意給他試訓的機會。

但糟糕的是,蘇揚沒有任何履歷,也就是說,有關于他的那份履歷是被自己原先效力的那支戰隊所扣押住的。

他現在的身份僅僅是國服艾歐尼亞分段超凡大師22分數,韓服超凡大師129分的普通玩家。

一共8份戰隊的試訓單。

其中一份來自于韓國聯賽的kdm戰隊,這支戰隊在s6賽季中的表現不堪入目,s7聯賽初期就不被人看好。

蘇揚并不喜歡韓國人,甚至可以說是很討厭韓國人,但是不得不說韓國是以電子競技發家的國家,這個國家的軟經濟結構就是電競和娛樂圈。

尤其是韓娛,他們在亞洲的影響力非常之大,荼毒了中國太多未成年的女孩,不少的中國女孩為了韓國明星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她們是狂熱的追星一族。

然而在蘇揚的眼中,韓國男星看起來跟女孩兒壓根沒有任何的區別。

這是他討厭韓國的第一點。

第二點,就在于韓國聯賽一直是中國聯賽的死對頭,幾乎每個賽季都穩壓中國聯賽一頭,而這幾個賽季,連續拿下世界總決賽的冠軍,更是讓人深感恐懼。

這一點,蘇揚是不服氣的。

因為他曾經是抗韓全華班的一個成員,當時的實力跟韓國頂尖上單選手不遑多讓,甚至一度壓制著韓國隊打。

這讓他去韓國聯賽打比賽,這不就是‘通敵叛國’嗎?

至少,在他的印象中是如此的。

可是r為他頂著壓力,苦苦弄到的這些試訓名單,確實不太好讓蘇揚堅決地回絕掉。

在他忐忑不安和不情愿的情況下,他還是選擇了去試訓一下。

最終的結局讓他暗喜不已。

雖然是被韓國人嘲諷一般的趕了出去,但是至少沒有試訓成功,不過那些韓國人高高在上的嘴臉仍然是惹得他一陣不爽。

即便是現在來到了蘇格蘭的格拉斯哥城,他也能記得試訓的那支韓國戰隊可憎的嘴臉。

他們幾乎是看到了蘇揚的年齡,就直接拋棄了試訓。

連最基本的動態視力,反應能力等等常規的試訓項目都沒有進行,而那些略帶譏諷的說辭仍然歷歷在目。

“26歲的上單?別搞笑了?你以為你是skt戰隊的marlin嗎?”

當然,還有一部分的譏諷不僅僅是從年齡上嘲諷,更多的還是從國籍上嘲諷,有些人極盡侮辱,愿意給他一份端茶送水的職務。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