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邊場飛翼

點擊:
“我勒個去!實驗居然失敗了!”迷之機器人大聲地咆哮著。
一次偶然的意外,他成為了這位機器人不知名的實驗失敗的犧牲者。
“沒辦法,你這個倒霉蛋,勞資就給你點補償吧……”
經過未知生物的改造,金遠的身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僅僅擁有了所有職業球員都夢寐以求的身軀,更是移植入身體一臺神一樣的機器,指引著金遠成為一位足以震撼世界的超級巨星!
2009年,荷蘭,阿姆斯特丹,一段傳奇將在這里展開……

第一章車禍

冬日的陽光,總能給人們心中帶來一絲絲和煦的暖意,天空之中,太陽已經開始向西面傾斜,散發著夕陽的余溫。

今天是2012年一個格外普通的小日子,上海的某一處小小的球場之中,一群年齡不過20的年輕人們在這里揮灑著他們青春的熱血和激情,他們的注意力,都在一個小小的,不起眼的球體上面。

“新宇!你去攔住華杰!注意別讓他舒服的傳球!”球場上,一個年輕人抹了一把汗水,對著球隊的后防線大聲指揮著,從神態上來看,指揮后防線的這位年輕人顯然就是這支球隊的領袖。

的確,這位年輕人叫做金遠,是這支球隊獨一無二的領袖,而這一支球隊,也是金遠在網上組建的一支業余的不能在業余的小球隊,他的名字叫做“天海隊”,在金遠所住的地區附近,天海隊是這里實力最為強勁的隊伍,因為其中不乏一些優秀的球員,說明白些,這里的部分球員,若不是因為對中國足壇的黑暗而感到絕望的話,他們絕對可以成為一名優秀的職業球員,即使不能出現世界級的超級巨星,但是至少,比當今的天朝蹴鞠隊要好上很多。

球場上,你來我往,所有人沖刺的目標都是那個黑白相間的小球體,也許,這個皮球并不怎么起眼,但是它究竟承載過多少人的歡笑與淚水,多少人的熱血與激情,多少人為了它魂牽夢繞,甚至傾盡所有,沒有人數的清楚,因為它在球員和球迷的心目之中,就是整個世界。

“媽呀,累死我了!金遠,我們差不多可以休息休息了吧?”球隊中,一名看上去年紀最小的小少年一次帶球失誤,踉踉蹌蹌地摔倒地上之后,干脆就不起身了,直接在地上大聲叫喚。

金遠看了看手表,走上前扶起小少年:“才踢了半個小時呢!于濤,你還是缺乏鍛煉啊!”

于濤立馬嚷道:“半個小時了!金哥你也不想想像我這樣祖國未來的花朵,要是因為運動過度早早地凋謝了該怎么辦啊!”

聽著于濤無厘頭的解釋,金遠無奈地拍拍于濤的肩膀:“好了好了,我們去休息一會兒吧。”

看到隊長發話,所有的隊員都停止了跑動,三三兩兩地往場邊走去。

“金哥!”金遠回頭看看,叫自己的是之前提到的新宇,姓李,是一所中國著名企業李氏集團總裁的獨子,其父李國榮是改革開放后第一批經商成功的商人之一,當年僅有20多歲的李國榮到今天,30多年的拼搏下來,已經是億萬富翁,是中國商界一個旗幟,他的兒子李新宇,則是李國榮在快要40歲的時候與其妻子姚琳剩下的孩子,因為晚年得子的原因,李國榮對李新宇可謂是疼愛有加。

但是李新宇所愛好的,在他的家族中,則是被稱為“不誤正業”的足球,雖然李國榮出于對李新宇的疼愛,心里也很支持李新宇,但是李國榮也深深地明白李新宇在中國足球這個大環境之下是沒有什么錢前途可言,所以李國榮也只能反對李新宇踢球……被外國的俱樂部看上?李國榮從來沒有想過,也不會去想。

金遠和李新宇兩人可謂是臭味相投,雖然兩人位置不同,一名是邊鋒,一名是后衛,但是依然不妨礙兩人嫻熟的配合,天海隊也大多數是靠著著兩人所向披靡的能力,擊敗了無數的來訪者。

時間在年輕人們的閑聊之中過去了,金遠站起身來:“好了,今天時間不早了,大家先回去吧,明天上午10點在這里集合訓練,下午務必在這里擊敗鯊魚隊!”

隊員們應了幾聲之后,紛紛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往球場邊的小停車場走去,各自推出了各自的自行車,各自回家了。

金遠抱起足球,掏出餐巾紙仔細擦拭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皮球被擦得嶄新如初的時候,金遠在心滿意足地在皮球上狠狠親了一口,抱起來放進了自行車欄中。

“哥哥!”剛踩起自行車沒多久,球場邊突然傳來了小女孩的叫喊,金遠聽出了是誰的聲音,連忙剎住了車,回過頭張望,只見一個13,4歲的小LOLI正往自己這邊氣喘吁吁地奔過來,是住在金遠隔壁家的小女孩,名叫陸研,金遠5歲的時候搬到了現在所住的地方,陸研就是金遠的鄰居了,只不過,那個時候的陸研才僅僅只有兩個月大,可以說金遠是看著陸研長大的。

而且陸研的父母,因為工作的關系,出差,出國都是非常頻繁的事情,所以小陸研的父母經常拜托金遠的父母照顧小研研,最長的一段時間,陸研在金遠家住了4個多月,所以,兩人雖然沒有什么血緣關系,但是陸研已經把金遠當成了自己的哥哥,金遠自然是非常喜歡這個小丫頭,當然,僅僅是兄妹之間的喜歡。

“真是的……哥哥,不是說好今天帶小研去游樂場玩嗎?結果有一個人偷偷跑到這里來踢球了,壞哥哥!”陸研跑到金遠身邊,立刻大發牢騷,小臉一轉,撅起了小嘴,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金遠一拍腦袋,完蛋了,完全把這事給忘了……

“小公主,明天我們再去……不不不,后天哥哥再帶你去,好不好?今天……呵呵,哥哥給忘記了,我道歉……”金遠笑嘻嘻地解釋著自己的錯誤,而且陸研也沒有真心責怪金遠的意思,很快,陸研就恢復了原來那個天真爛漫的小丫頭了。

“為了懲罰哥哥呢……恩,今天帶小研去吃麻辣燙!”陸研揚起腦袋,盯著金遠,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猶如一個墜入人間的小天使,可愛至極。

還沒等金遠回過神來,陸研就笑嘻嘻地往麻辣燙店的方向奔了過去,金遠微笑著搖了搖頭。

在搖頭的瞬間,金遠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因為剛剛搖頭一轉的時候,無意之中瞥到了一輛正在往這邊飛速疾馳的貨車!

貨車的前窗很大,金遠發現,里面一個人都沒!,而這輛貨車,直徑朝自己的身前疾馳而來!陸研在前面!

!!!

來不及思考為什么貨車中沒有駕駛員,金遠下意識地往前狂奔了起來!一名出色邊鋒的爆發力頓時得以體現,在貨車即將撞上嚇呆了的陸研之前,金遠即使趕到,奮力將陸研一把推開!

……

“咚!”金遠猛地感覺到身體上傳來一陣難以想象的劇痛,想要大吼一聲,卻發現自己完全發不出什么聲音。

半空之中,金遠的身體劃過了一道驚心動魄的弧線,落在了10米開外的一片草叢之中。

“出車禍了!”“什么聲音?”“死人啦!救命啊!”嘈雜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過來,傳入金遠的耳朵,但是金遠已經完全說不出什么話來,周圍的聲音,在金遠看來,也已經越來越輕。

“哥!!!”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從金遠身邊5米處響起,這個聲音在金遠腦海之中,猛然爆裂開來,就好像是宇宙中最后的一點點聲響,在靜謐的時候,顯得格外響亮。

陸研的慘叫聲,不斷回蕩在金遠的腦海之中,而這,也是金遠最后的記憶。

當人們趕到事發現場的時候,大貨車早已揚長而去,而在附近的草坪之中,只有一個14歲的小女孩,抱著一具血跡斑斑的尸體哭的昏死了過去。

分割線

“滴,滴,滴,滴……”完全沒有意識的金遠,突然聽到了一陣若有若無的滴滴聲,隨之,金遠的心里開始逐漸恢復意識,這種感覺非常奇妙,就好像是嬰兒的新生一般,但是嬰兒是沒有任何意識的,而金遠則發現,自己正在恢復的,是從前的記憶和19歲年輕人的心理,簡單點說,就好像是,一個人重新開始體驗一番新生的感覺,非常奇妙。

“呃,我現在在干什么?”金遠問著自己。

對了,今天和天海隊出去踢球……然后和小研去吃麻辣燙……好像還沒吃,對,我應該被車撞了……那車里沒有人,然后就變成這樣了,這里是……醫院?

“滴,滴,滴,滴……”聲音再次響起,還真有點像是醫院里的那種心電圖發出的聲音,看來是醫院里了……

金遠心里逐漸開始清晰,記憶也開始漸漸恢復到了原來的樣子,但是現在就是還不能醒過來,無論金遠如何努力,都沒辦法睜開眼睛。

“已經脫離了危險了,先生。”周圍突然響起了聲音,金遠一愣,想開口說話,但是聲音,無論如何也發不出來,只好豎起耳朵,仔細地聽著。

“我知道了,唉,這個悲劇的孩子,成為了我實驗的第一個犧牲者。”

“先生,您的實驗失敗了?”

“呃……怎么說呢,好吧,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的確是那樣,真該死,錫磷納素的組件突然失效,實驗之前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那一點……多虧了你的幫忙了。”

“呵呵,幫助先生乃是我的榮幸,那么,這個小伙子,你打算怎么辦?”

聲音到這里,金遠聽見了兩個人漸漸走遠的腳步聲,談話的內容也就到此為止了。

什么情況?這兩個人是誰?他們說的“實驗”是什么?兩人談話,讓金遠聽得一頭霧水。

接下來,讓金遠更加震撼的事情發生了,兩人的腳步聲又走了回來,那位被稱為先生的人先開口說道:“既然如此,我們就開始吧。”

“好的,先生。”

金遠突然感覺到兩人正在著手解開自己身上的衣褲,金遠大吃一驚,試圖掙扎,但是卻沒有一絲絲的反抗能力,接著,手臂這里被打了一針之后,金遠再度失去了意識。

第二章解開迷惑

“刷”模模糊糊之間,金遠緊閉著的眼睛突然感到了一陣刺痛,下意識地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被一束強光籠罩著。

幾秒之后,光束消失了,金遠揉了揉眼睛,好不容易才適應了周圍的景色。

這里看上去,不像是醫院,也不像是金遠想象中的任何地方,而是一所非常高級的實驗室。

實驗室?金遠猛然想起之前兩個不知名的人在自己耳邊的對話,似乎就是和什么實驗有關的來著……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