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公牛傳人

點擊:
他是再見,也是白狼;
他是寵兒,也是棄子;
他曾和偉大的邁克爾·喬丹并肩作戰,被視為喬丹接班人,雖然他并不情愿。
這不是一個平步青云加冕為王的童話,這是一個男人歷經磨難涅槃重生站上世界之巔的史詩。
在這個英杰輩出的時代,一段傳奇,即將開始。
“麻煩你們讓一讓,我要登場了,嗷嗚嗚~~”

第一章 白已冬

對白已冬來說,1995年目前只有兩件事值得紀念。 !

一件是邁克爾喬丹宣布復出。當然,這和他并不相干。另一件是,他在芝加哥的高生涯即將結束。

白已冬的家鄉名叫白鎮。這地方的人家,大多姓白。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讓白鎮提前半月進入了冬季。

正是在那一年的冬季,一個男嬰降臨到這個世,出生在一個衣食無憂的家庭里。男嬰的父親把一輩子的采都用在了取名這件事,當場給他的兒子取下了名字。

哦對了,那個孩子叫白已冬。

白已冬的父親身材高大,他并不記得父親的身高,但他估算過,不下于185,他的母親曾是職業女排運動員。兩者的結合賦予了白已冬極高的運動天賦。

5歲那一年,白已冬第一次摸到了籃球,他瘋狂地喜歡了這項運動。

白已冬越打越好。初二那年,他獲得了全國初聯賽的p,并得到了人生的第一個冠軍。隔年又蟬聯了這兩項榮譽。

白已冬引起了職業隊的注意,許多球隊向他跑來了橄欖枝。但白已冬一一拒絕了,他另有所圖。他想去更高更大的舞臺。那是籃球之國,美國。

時值籃球之神統治的時代。邁克爾喬丹的第一次三連冠之旅,無往不利,打遍天下無敵手。正是在這一年,白已冬來到了芝加哥,成為芝加哥名校圣約翰學院的一員。

很快,白已冬后悔了。因為圣約翰學并不是一所籃球名校。白已冬進入了校隊,并在高一進入主力輪換。然而,校隊實力之弱,讓白已冬多次萌生了轉校的念頭。高三這年,白已冬想轉校,他的父親拒絕了。

“學習打球更重要,好好讀完高四年。”這是父親的原話。

白已冬已經高四了,這四年,他成為圣約翰學院的核心球員。僅此而已,圣約翰學院的核心球員,貌似沒什么了不起的。

“唉...”白已冬對未來感到茫然,不禁嘆了一口氣。見他這樣,他身后有人用純正的說:“小白咋了?一大早唉聲嘆氣的。”“肯定是思春了,你看他的臉,紅的像蘋果。”另一個人也用說道。

這兩人是白已冬的死黨。先開口的叫林毅,一頭卷毛是他身最顯眼的標致。后開口的叫胡晝,長得又大又膘,一看不好惹,其實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這家伙好相處極了。

“你們兩個閑人還有功夫操我的心?再不看點書等著留級吧。”白已冬喜歡斗嘴,如果給他說話的機會,哪怕你不應他的話,他也能在原話題的基礎一層層的剝開,說你個數十分鐘,讓你煩不勝煩。

因此,沒人想和他斗嘴。林毅深知白已冬這張三寸不爛之舌的威力,做出關心的模樣,“你怎么了?心情不好?”“是啊,小白,有什么煩心事嗎?說來聽聽,讓我們暢快暢快。”胡晝的嘴沒把住門,流露出了心聲。

“你丫別胡謅了!”胡晝主動唱黑臉,林毅自然地進入白臉的角色:“是不是兄弟?夠不夠哥們?小白都這樣了你還拿他尋開心?胡晝啊胡晝,想不到你是這種人。”“我這不是關心則亂嗎?不然你讓小白說說干嘛唉聲嘆氣...”胡晝立刻把話扯回去。

“說說唄...”

好嘛,林毅也加入了胡晝一方。

胡晝賤笑道:“講講嘛,我們肯定能為你排憂解難。”

“你們兩個好吃懶做的傻缺能給我排什么憂解什么難啊?”白已冬坐不住了,起身走出教室。林毅問道:“你去哪啊?”“隨便走走,別跟著我。”白已冬說。

林毅回頭找了他所認為的罪魁禍首:“胡晝啊胡晝!看看你做了什么,人走掉不好玩了。”“關我什么事?還不是你沒配合好,要我說小白也是不在狀態,他要是來了興子咱們兩個綁一起都不夠他噴的吧...”胡晝說。

“說的也是。”林毅無法反駁胡晝的話,“你說他在煩什么?”

“快畢業的人,總會多愁善感,這跟女人的姨媽一樣。”胡晝吹了個口哨,把頭轉向一邊,看著坐在那的金發白人女孩,“艾麗,你不是要幫助我學習嗎?我來了。”“胡,這件事太難了,我幫不了你。”艾麗像受驚的小鳥。

白已冬出現在籃球館。他發現了一顆沒被收起來的籃球。那顆球孤單地躺在角落。如果沒人來的話,它可能一直要在那個位置待到籃球隊集結。

白已冬走了過去,慢慢蹲下,大手一張,輕而易舉地將球抓了起來。白已冬的手掌過于巨大,以至于他抓起籃球像普通人抓起雞蛋一樣容易。手大的優勢讓他在球場得到了許多優勢,同時,也有劣勢。

“砰!”罰球線靠外的長距離投,白已冬把球投到籃筐前沿,彈了出來。

作為校隊的核心,這樣的籃子不能稱之為合格。是湊巧沒進嗎?為了驗證這事,白已冬撿起球又投了一次,還是不。

這是手大帶來的壞處。白已冬難以找到舒適的出手點,每次投籃都是長短不一。

“喬丹的手也很大,為什么他投的準?”白已冬曾求問于教練。

“因為你的手他還大。”教練的話語讓白已冬無話可說。他只能看著自己異于常人的大手,哀傷的感慨:“手大也有錯?”

白已冬原地運球。交叉步運球、胯下運球、變速運球、加速運球、慢速運球......各種各樣的運球信手拈來。球像長在他身一樣,指哪運哪。

“我的球運的這么好,居然讓我打大前鋒?這不是屈才嗎?”白已冬忍不住抱怨。白已冬高二的時候已經長到了1米95,是球隊的第二高度。教練為了更好的保護籃板,便讓白已冬站四號位。從此開始了三年的內線生涯。

白已冬越來越覺得來圣約翰是錯誤的。早知道會這樣,當初還不如去職業隊呢。

“還是回國吧...”白已冬忽然有這個打算。可是這么回去的話,他不甘心。

“要是我能打ncaa呢?”白已冬又開始幻想未來了。他喜歡幻想,當初他正是幻想到了美好的高生涯才來的美國,但現實幻想殘酷得多。

不久,籃壇發生了一件大事。復出歸來的邁克爾喬丹在東部決賽敗給奧蘭多魔術。

“喬丹老了。”“他輸給了歲月。”諸如此類的論調充斥全美的報紙。高傲的喬丹對此選擇沉默。他才剛復出不久,一身的機能還是屬于棒球運動員的機能。現在他有一個夏天的時間找回狀態。

升學考試臨近,白已冬也到了和籃球隊說再見的時候。

白已冬和其他幾位高四球員一起在眾人面前發表離隊感言。圣約翰學院從來都不是一支強隊,但這種新老交接的儀式卻搞得很莊重。

“bye!”叫白已冬和他一樣是高四球員,那個人是圣約翰學院的隊長拉皮爾吉拉斯叫住白已冬。白已冬回頭看他,不解地問:“有事嗎?吉拉斯。”“bye,你未來有什么打算嗎?”吉拉斯問。

白已冬想了下,“還不清楚,可能回國,也可能留在美國,如果有學校愿意給我提供獎學金的話,我會考慮留下來。”“肯定有學校會為你提供獎學金,你畢竟是圣約翰學院最出色的球員。”吉拉斯用一種錯誤的方式安慰白已冬。

白已冬只好自嘲了,“是啊,芝加哥六十四強學校的最出色球員,如果我是橡樹山高最出色的球員好了。”

“如果你是,你應該更煩惱。”吉拉斯笑道。

白已冬裝模作樣地說:“是啊,如果我是的話,現在手應該有好幾所學校的邀請函了。”

“即便沒有,我也相信你能打ncaa,我的直覺一向很準。”吉拉斯剛說完,白已冬立刻揭短:“的確很準,次你的直覺告訴我我們會打進三十二強,結果當天我們被馬里蘭學院血洗了。”

“相信我,那只是意外。”“我相信你。”

個鬼。
第二章 我喜歡一只手不能掌握的

白已冬的家距離學校較近,這里屬于學生公寓,房租相對便宜。

本以為今天這樣了,白已冬也沒什么地方想去。他做好在家里宅一整天的打算,早八點半左右,家里來了不速之客。

“小白,我猜你肯定悶在家里。”林毅來了。白已冬不太歡迎他,“給你三分鐘,說明意圖,說不出來我要關門送客了。”“干嘛呢你?金屋藏嬌啊?有什么見不得人的?”林毅大搖大擺地走進屋子,全無半點生分。

“胡晝呢?”白已冬還是歡迎他的,林毅是他在異國他鄉為數不多的死黨。

林毅躺在沙發,翹起二郎腿,“我管他去死。”“你們不是一直形影不離?”白已冬戲謔地說:“在學校你有我,我有你,怎么,現在又不認人了?”“你他媽當我是蓋伊嗎?”林毅怒道。

白已冬越說越好笑:“可不只我這么想,學校好多人都覺得你們之間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放屁!老子清清白白堂堂正正,性取向正常,我他媽絕對不是蓋伊。”林毅想發毒誓。白已冬擺出不信的樣子:“誰知道?”

“**!”林毅下定決心:“從今天開始,我與胡晝勢不兩立。”“等等,這件事和胡晝有什么關系?”白已冬沒反應過來,“說你們是蓋伊的又不是胡晝,他自己都不知道這件事。”“總之我要和他劃清界限,撇清關系,有我沒他,有他沒我。”林毅說的堅決,好像下了海還寬廣的決心。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