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網游之盜神

點擊:
前世浴火而亡,葉行發現自己竟回到了過去。 于是帶著十年的游戲經驗,重操舊業再當盜賊。 找到系統bug,發現隱藏任務,快人一步以盜成神! 當巔峰盜神遇上絕色神牧,當頂級犯罪心理學專家遇上美麗警花, 今生他重生霸氣歸來,這注定會是一場蕩氣回腸的不敗神話! 這一次,他要將從前錯過的一切,重新握在手中!

第1章 人生回檔

佛說人生在世皆求一個輪回因果,葉行卻從不相信這些。生是一路狂奔,死便是萬事皆空。

葉行原以為自己的生命會就那么終結在二十六歲,卻不知道是上蒼眷顧,抑或是他的執念太深,在死前的那一剎那,命運的齒輪不知不覺靜止下來,然后慢慢再次朝著另一個方向轉動——

睜眼之時,天光從不遠處漏進來,照得他得雙眼不由自主地再次閉了起來。

意識一點點的回籠,葉行緩緩回想起之前發生的一切。

……

R城,深冬。

夕陽漸漸落下的時候,海平面籠罩了一層淡淡而蕭索的寒光。

懸崖邊,三人僵持而立,身后是一片波光粼粼,氣氛卻是肅殺的。

葉行動了動僵硬的手指,可是握著槍的手卻始終穩穩地指著對面的男人:“周旋了這么多年,看來我們還是得走到這一步。謝鵬,投降認罪吧!”

對面的男人聞言,垂眸看了看懷中被自己挾持的女人,唇角揚起一個諷刺而殘酷的笑意。他沒回答葉行的話,而是問道:“葉行,聽說我手里這個女人,是你重要的好搭檔?如果我帶著她一起走,你說,好不好?反正她的哥哥,她的家人,還有你的家人,全部都已經被我弄死了,你們也一起去陰曹地府陪他們,好不好?”

葉行不動聲色,被謝鵬挾持的女人——凌悅,同樣也十分冷靜。她看了葉行一眼,無聲傳遞眼神訊息。

他們并非普通人,而是優秀的警務人員。葉行是一個犯罪心理學專家,而凌悅是重案組的一級警司。

而他們面對的男人,是一個隱于黑暗,與警方周旋多年的變~態罪犯,身上背的人命數以百計。

從牽連甚廣的重大經濟案件,到帝國重要人物連環失蹤案,到變態殺手連環殺人案,詭異的案件一件接著一件,令葉行在所有案件的疑點中,判斷出唯一的那一個兇手。

沒成想到了這一步,棋差一招,他們卻被謝鵬見縫插針給得了手。

葉行眸光微閃,看了看被謝鵬用特殊迷藥制服的凌悅,本就冷凝的表情更顯沉重。多年合作的默契,令他明白凌悅的眼神的含義:不要管我!

他怎么能不管她?他們失去了家人,他絕對不會放棄她!

但他同樣不會放過謝鵬!

“如果你敢動她,我不會讓你多活一秒。我的槍法,你知道的。”葉行并非刻意要激怒他,而是葉行知道,謝鵬非常惜命,否則他們不可能這么多年都抓不到他的馬腳。

“呵……”謝鵬一頓,突然詭異地笑起來,手中鋒利的瑞士軍刀貼在凌悅細白的頸項,已經劃出了一道細細的血痕。

葉行兩眼微瞇,就見謝鵬突然將笑容一收,眸光淡淡瞥向葉行的身后。

“葉警官,特警部隊已經到達,就等你的命令。”隱形耳機中傳來輕微的聲響。葉行眉頭頓時一皺,瞥了臉色變化的謝鵬一眼。他發現了。

這時候,謝鵬突然將笑容一收:“時間到了。我沒有耐心再繼續這個游戲了。今天我能不能活下來,不是你說了算;而你們能不能活下去,卻是我說了算。你們倆要不要試試?”

心理變~態者的心思總是難以捉摸,更何況謝鵬這種從來不按常理出牌的深度心理變~態。

葉行的手心微微有些發汗。他看著謝鵬抱著渾身無力的凌悅一步步后退,終于,他的一只腳已經在懸崖之外。

葉行聽到耳機中傳來另一個指揮官的聲音:“為免錯過救援,我數到三,立刻開火!一,二,三!”

在話音落下的瞬間,葉行臉色大變。謝鵬的笑容裂到了一個詭異的角度。

槍火一響,同一時間,謝鵬已經抱著凌悅向后倒了下去。

“凌悅!”葉行想也不想直接向前撲了過去,縱身一躍,他們三人竟都直接落下了懸崖!

轟——!

懸崖底下猛然間傳來一道驚天動地般的巨響。

火光迸發!所有人的眼前頓時都是一片刺目的極致的烈焰之光。從警多年的老警察頓時大喊:“有重型炸藥!”然而聲音瞬間被淹沒。

……

葉行緩緩睜開眼睛,視線焦距定格在了自己抬起的手掌上。當時他跳下懸崖,目的只是為了抓住凌悅。只是沒想到,謝鵬居然來了這么一手,賠上了他和凌悅兩個人的性命。

葉行動了動身體,從雙臂到背脊頓時涌起一股酸軟,仿佛肌肉脫力一樣,使不上力氣,身上更是像被人狠狠揍了一頓般的劇痛。

人死了之后,就是這樣的感覺?為什么他依舊感覺那么的真實,那么的……熟悉?

葉行的雙眼猛地瞪大,被手掌擋住的天光兩側,是灰沉的水泥墻壁。

這里是哪里?

葉行無神的眼睛慢慢恢復的焦距,環顧四周,眼神中閃過些許茫然。

眼前這既陌生又熟悉的景象,陰暗的小巷、身上殘破簡單的衣服、和自己干瘦的身體……緩緩與他記憶中的一段場景不謀而合。

十七歲那年,他曾經因為保護一對被打劫的母子,而被一群小混混打了個半死,在家躺了半個月才見好。

葉行這才發覺,自己的這雙手,與之前也有了細微的變化。

死前,因為多年握槍,右手虎口早就被磨出了一層薄繭,而此時的這雙手,干凈修長,還帶著一些少年的白嫩青澀,分明不是自己二十六歲時的那雙手。反而像是十幾歲時候的自己。

葉行微微一怔,目光不由自主地發直。

為什么十七歲那一年經歷過的事情,又再次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難道……他回到了過去?

……

這個念頭只是瞬間從腦海閃過,葉行就有點被嚇到。

開玩笑!現在就算科技發達,也不可能發達到這個地步吧?

穿越時空回到過去?起死回生?返老還童?

不管是哪一點,對于葉行來說,都顯得太過詭異了。

可是看著眼前這些他明明經歷過的一切,他又不得不承認一點,那就是自己的確回到了十七歲的時候!

死之前,他與凌悅葬身火海,身體和意識被火舌舔盡的感覺,依舊還在腦海隱隱作痛。可是轉眼間的這個時候,他卻已經悄然脫離了死神的魔爪。

他……重生了!

他還活著!一切都能重新來過了!

終于確認了這一點,葉行緩緩從地上坐起,四下一番觀察,確定安全之后,扶著墻緩緩站了起來。

第2章 重啟征程

葉行在附近找到了一處水龍頭,準備稍稍收拾一下自己,眼下的形象太狼狽了。他用雙手捧了一抔水,將臉緩緩地埋進雙掌之間。

冰涼刺骨的感覺霎時從面部傳達到四肢百骸,就在這一刻,葉行才算是真正感到自己是真的重生了。

冷風狠狠地刮在葉行的身上,可是他卻如同渾然未覺一般。因為身無分文,加上被打成重傷,回家的二十分鐘的腳程愣是走了近兩個小時。

一開門,看到葉行這么狼狽的形象,向來穩重的管家愣了愣,旋即回神開口道:“葉少爺,你一晚上沒回來,大少爺找了你很久。”

葉行揉了揉發疼的額角,說道:“昨晚發生了一點事情,對了,伯父伯母已經離開A城了嗎?”

沒錯,是伯父伯母。他是回了家,不過這個家不是葉家,而是凌家。

他從小無父無母,年幼的時候就被凌家的伯父伯母收留,成了他們家的養子。

凌家有一雙兒女,大兒子叫做凌凱,是葉行前世的好兄弟好哥們,二女兒就是凌悅,前世他搭檔多年的工作伙伴。

……

管家頷首恭敬道:“是的,老爺和夫人已經在昨晚搭機離開了。”

葉行點點頭,會這么問,只不過是再次確認自己究竟回到了什么時候。如果伯父伯母昨晚剛離開,那就沒錯了。

眼下是2114年,1月3日。

深吸了一口氣,葉行說道:“那阿凱也沒有說過什么時候回來?”

管家搖搖頭:“大少爺今天一早就出去找您了,手機也落在家中,我們也聯系不上。不過我估計下午他就會回來了吧。”

凌凱與葉行的感情很好,兩個人一起長大,關系用穿一條褲子長大來形容都不為過。看到從來準時回家的葉行一夜未歸,難怪凌凱會緊張得跑出去找。

葉行點點頭,眼下聯系不上凌凱,他急也沒用。阿凱他找不到人,肯定會回來。想到這里,他動了動,剛想抬腳,身體上的劇痛這時候卻猛地爆發出來。

也是,一顆懸著的心放下來了,一直被意志主宰的身體,這時候也大喊著要罷工了。

葉行放任自己倒下來。

……

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時分。

葉行從柔軟干凈的大床上爬起來,身上滿滿都是繃帶和藥味。

他不由得溢出一絲苦笑來。

這傷要是放在之前——他二十五六歲的時候,根本不在話下,頂多一天就能生龍活虎了。眼下他這副小身板,被打成這樣,半個月的床上生活是跑不了了。

不過葉行倒沒怎么擔心。因為眼下還是寒假期間,開學還有好幾天,時間還很寬裕。

葉行躺在床上,安靜地看著天花板。

他在慢慢地消化重生這件事情。

不過長年的刑警生涯,令他早就練就了一身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功夫,這件事意外歸意外,他還是很快地接受了事實。

重生回到了十七歲的時候。

人生平白多出來將近十年的記憶,說不興奮葉行知道那肯定是假的。

接下來的十年,他就會像是一個先知一般,知道很多事情發生和發展的軌跡。

這時候,他想起了凌悅和謝鵬。

死前的那一個瞬間,已經被他深深的刻在了腦海里。那時候,他與凌悅指尖的距離不過幾寸,可是下一秒,兩人卻只能同時葬身火海。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