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重生之征戰三國

點擊:
前世,張凡在最巔峰時跌下了神壇
如今,老天讓他重來一次,強大的戰友一個個從宿命中走來,從此踏上征戰之路,策馬揚鞭,笑傲天下!
擁有前世的經驗,他將在游戲中揮灑出怎樣的豪情?
擁有強大的戰友,他又是否能走上巔峰?
三國名將,玩家英豪,看我一一征服!

第1章 人生如夢

凄冷的夜,寂靜的可怕,小別墅的露臺上,張凡一臉頹廢,望著天邊的滿月靜靜發呆,嘴角一支煙閃爍著點點火光,卻不曾見到他抽上一口!

“終于走到了這一步么?”一絲苦笑劃過嘴角,張凡微微一嘆,眼神復雜,意味難明。

大街上燈火通明,一群年輕人自眼前走過,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你們聽說了沒有?龍魂在《征戰》里的勢力被連根拔除了,長沙郡正式被天宇集團整合,從此又多了一方大勢力啊!”

“怎么可能!龍魂的實力雖然雖然大不如前,但也兵精將猛,不說金璇,黃祖這些將領,龍魂的老大風云亂可是手里有蓋世猛將黃忠的主,蜀國五虎上將之一啊,這么容易就敗了?”

“唉,好虎架不住一群狼!天宇集團人多勢眾,財力更是遮天,聽說他們這次雇傭了許多高手勢力,發兵近百萬,兵臨城下,最后也是付出了及其慘重的代價才把龍魂的城攻下的!”

“唉,可惜了!想當初龍魂在我父親那一輩的時候就已經是國內排名前100的頂尖游戲團隊了,這幾年不知怎么越來越沒落了,這次失利之后,估計從此在游戲界除名了吧?”

“誰說不是呢。”

一行人漸漸遠去,留下張凡一個人在露臺上發呆,眼神愈發的空洞。

背后的門輕輕打開,一道倩影從房中走出,望著男子蕭瑟的背影,俏臉上悲傷之色一閃而過,欲言又止。

一陣涼風吹過,將張凡單薄的衣衫吹動,似要隨風遠去,飄零如風中落葉。

淚水終于涌入女子眼眶,當初意氣風發,堅定執著的男人,怎么會變成了如今的這付模樣?

上前兩步,女子伸手從背后抱住了張凡,淚水決堤。

“秦瑤,你還沒走么?”張凡終于動容,干燥的嘴唇輕微抖動,竭力克制著自己的情緒,火光從嘴邊滑落,墜落在夜色里。

“我需要你!”千言萬語在心,卻說不口,費盡力氣只說出了這四個字。

張凡聞言一愣,心頭一陣陣抽搐的疼痛,想起了之前的種種,苦笑爬上嘴角:“有什么意義?多年的努力一朝成空,什么都沒了,都沒了!”

“呵呵!”秦瑤止住了哭泣,伸手撥了撥眼前劉海,眼神里悲傷掩蓋不了堅定:“至少,人還在!”

張凡心頭一震,默然無語,萬千思緒涌起,一時間五味雜陳。

現如今,網絡游戲日益發展,普及,早已經成為了新興產業的一種,被人們所重視,張凡的父親當初頂著無數壓力毅然決然的創辦了“龍魂”,帶領著一幫志同道合的朋友在游戲界摸滾打爬,費盡千辛萬苦,硬是闖下千萬身家,購置了這座別墅作為根據地!

三層的小別墅,其中總共擺放了一百多臺電腦,留下無數回憶。

只是時代緩緩改變,科技飛速提高,游戲質量大幅度提升,各種各樣交流軟件的完善徹底改變了這一現狀,交流更加方便快捷,完全不必要聚在一起,漸漸的這座別墅也就空了出來。

隨著父親年齡的逐漸增加,年輕時長時間坐在電腦前,日夜顛倒不規律生活的弊端也開始顯露出來,在張凡和他母親的極力勸說下,他總算從第一線撤了下來,把一切都交給了張凡!

張凡從小耳濡目染,游戲天賦更甚其父,但無法統一管理,當初的一批老人也都因為各種原因漸漸退出,龍魂的實力出現了不可避免的大規模滑坡,不復當年之勇。

一直到五年前全球三國史詩題材網游《征戰》問世的時候,龍魂就只剩下了張凡這一個光桿司令!

面對并不完美的局面,張凡并沒有氣餒,反而更加意氣風發,當初他父親孤身一人都能創出一番天地,他又有什么好擔心的呢?

然而,張凡低估了《征戰》中龐大的競爭力,五年間雖然如魚得水,有驚無險,但到頭終究被財雄勢大的天宇集團偷襲導致滿盤皆輸,失去了所有資本。

一時間,他萬念俱灰!

“人還在?”張凡喃喃念叨著,剛毅的雙目中也有了淚光彌漫,眼前一片迷霧。

這么多年,身后的女子始終陪在他的身旁,不離不棄,但自己只顧著游戲,真的是虧欠良多,想想這幾年的時光,當真如夢幻泡影一般!

但到頭來,自己終究沒有輸掉全部,這不得不說也是一種幸運!

緩緩轉身,看著眼前愈顯成熟的女子,張凡眼中有了淚光閃動,五年的時光對于一個女人來說,真的是太漫長了!

人生有多少個五年,有多少青春容得浪費,自己難道真的是一個負心的人?

張開雙臂抱緊眼前的可人兒,張凡暗暗發誓,如若老天再給自己重來一次的機會,定不負癡心紅顏!

努力抬起頭,倔強的不讓淚水滑落,不知何時,天空飄起了絲絲細雨,一滴雨水在張凡眼前急速放大,在他還沒反應過來之前滴入了他的眼中,麻癢的感覺襲來,張凡終于閉上眼眸,任由兩行男兒淚落下。

“木頭,還在那干嘛呢?趕緊呀!”不知道過了多久,熟悉的清脆聲音響起,聽不出一絲的悲傷,只是稍稍帶了點焦急。

張凡睜眼一看,忽然愣住了,明媚的陽光下,秦瑤正微笑的望著自己,披肩的長發被輕風吹起,在眼前劃過。

“你的頭發?”

“哎呦你終于注意到了?我還以為你這個木頭要過幾天才會發現呢!”秦瑤燦爛一笑,湊上兩步:“怎么樣?新換的發型!”

“漂,漂亮!”張凡仍有點搞不清楚狀態,秦瑤剛才明明還是短發的!

“嘿嘿!我就知道!”秦瑤笑的更加燦爛了,上前兩步一把抓住張凡的手就走:“快點吧,再過一小時征戰就要開服了,到現在還在這里曬太陽,真是!”

說著白了后者一眼。

“等等等等,你說征戰馬上要開服了?”張凡完全摸不著頭腦,難道是新服?不會啊,征戰這款游戲是沒有區服之分的!

“咦?你不會曬太陽曬傻了吧?我們足足等了大半年了,到這會你給忘了?”秦瑤狐疑的用手摸了摸張凡的額頭:“沒發燒啊!”

“你沒事吧?”看到眼前的男子臉色陰晴不定,時而狂喜,時而震撼,時而悲傷,秦瑤的面色也漸漸凝重。

“不會是做夢吧?”張凡心里現在是驚濤駭浪。

眼前的一切完全無法解釋,他記得剛才天空還下著雨,現在卻是晴空萬里,剛才明月當空,現在卻艷陽高照,這一切完全不合乎邏輯!

而且聽秦瑤話里的意思,現在應該是2066年6月6日,劃時代網游《征戰》開測的當天!

是了是了,那時秦瑤就是留著這樣一頭長發,只是當初自己全副身心都在對游戲的規劃上,忽視了而已,現在想來,也是確有其事!

難道,穿越了?張凡傻了!

“嘿,嘿!回魂,回魂了!”眼看男人一副呆傻相,秦瑤氣的直跺腳。

張凡終于回過了神來,看著眼前青春洋溢的少女,心中不由百感交集,真想不通如此美麗的姑娘,自己以前居然能夠視而不見?

一伸手,就把秦瑤緊緊的摟在了懷里,軟玉溫香滿懷,張凡恨不得把她融化在自己的身體里,永遠不讓她離去,腦海里兜兜轉轉的都是在自己人生最低谷時的不離不棄,還有那一句:“至少,人還在!”

“放開呀!”秦瑤面色一紅,雙手下意識的推拒著,但心中卻萬分甜蜜,他們并沒有確立關系,張凡這個人十分遲鈍,小姑娘多次暗示都不得起果,這也是她喊張凡“木頭”的原因所在。

“不放,除非你答應當我的女朋友!”哪知這次張凡并沒有放手,而是堅定說道,五年的時間,足夠他改變許多,更知道誰是真心的對自己好,既然老天給了自己從來一次的機會,他便不會輕易放棄!

秦瑤睜大了眼睛,一臉的難以置信,想不到一向木訥的他居然會說出這種話。

這木頭,終于開竅了!

“你放開我!”

“你答應了?”張凡看著懷中少女紅撲撲的俏臉,只覺得的永遠也看不夠,真想什么都不做,就這樣一直擁她在懷里。

“嗯!”細若蚊喃的答應了一聲,秦瑤只覺得羞澀難當,輕輕的推開了張凡,開始轉移話題:“征戰馬上就要開服了,我們選擇哪里進駐?”

《征戰》這款游戲以“古三國”時代為藍本,將天下分為十四州,分別為涼州,雍州,并州,司州,幽州,冀州,青州,徐州,豫州,袞州,益州,荊州,揚州,交州。

玩家可以選擇十四州中的任意一州作為降生地,更好的體驗游戲。

說到這個話題,張凡的腦袋像是高速運轉的電腦一般,瞬間想到了無數種方法,最終說道:“我們選擇冀州!”

“冀州?”秦瑤疑惑:“冀州西有董卓,東有袁紹,南面有曹操,北面還有公孫瓚虎視眈眈,并不利于發展吧?”

事實確實是這樣,如果沒有一塊安穩的地方發展勢力,建立村莊,城鎮,在《征戰》這種亂世背景中,是極難有所發展的!

這是所有人的共識,當初張凡也是這么想的,所以把大本營定在了荊州,荊州牧劉表雖然進取不足,但守土有余,在其他幾洲戰火連天的時候,唯有荊州稍稍平定安穩,只要按時給劉表上稅,基本不會發生大的變故,可以安心發展勢力!

“三國本來就是一個亂世,沒有絕對安全的地方,相反來說,越是戰亂頻發的地方,就越充斥著機會,以戰養戰,只要看準時機,絕對能更快更好的獲得發展!”張凡堅定說道,五年的游戲經驗,他深有感觸,而且之所以會選擇冀州,他也有他的用意存在!

“也好!就聽你的。”

“既然你沒意見,那等會進游戲就選擇冀州境內的安喜城!”張凡最終拍板,看了看表:“還有二十分鐘《征戰》就要開服了,具體的我們進游戲里再說!”

說著,張凡他狠狠握了握拳頭,比別人多了無數經驗攻略,這一次,再不容許失敗!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