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深淵主宰

點擊:
動蕩之年。
混亂時空內爆發了一股可怕的能量風暴,所有的神靈都暫時失去了全部的神力,被迫以圣者的身份降臨世間。這是有史以來最混亂的時期,充滿著不可預知的危險與機遇,有強大的諸神隕落,也有卑微的凡人封神,無處不在的混亂廝殺波及整個多元宇宙。
圣者多如狗,巫妖遍地走。
在這前所未有的動蕩時期到來之前,一個名為索倫的少年也開始了他的異界之旅。
……

1、原名叫做《妹妹是恐懼大魔王》,因為許多人表示太沒有節操了,所以換成了《深淵主宰》。
2、這是一個守序邪惡的少年堅定地走向黑暗,成為深淵主宰的故事。
3、主角真的是邪惡陣營。

第一卷 貧民區

第1章 夜雨(上)

屋外傳來噼里啪啦的雨聲。

薇薇安小心翼翼地將矮腳凳子放在了灶臺前,隨即彎下腰從旁邊的米袋里面抓起了兩把糙米。袋子里面的糧食已經不多了,哥哥還是上個月才從碼頭偷到了一塊銀飾,這才換來這一袋子的糙米。即便她這半個月來已經精打細算了很多次,可是里面越來越少的糧食還是讓她感到一絲恐慌。

沒有食物了。

最多再過幾天他們就要餓肚子了!

薇薇安眼睛通紅地望了一眼破舊房屋內的小床,鋪著發霉味道的被褥上可以看到一個昏迷中的年輕人。哥哥到今天還是沒有醒來,那位曾經愿意幫助他們的牧師姐姐似乎也放棄希望,畢竟費爾主教并不愿意費盡心力去救一位小偷。

薇薇安堅強地擦去眼角的淚水,小心地從矮凳上爬了下來。

她今年才八歲,因為有些營養不良看起來很嬌小的,生火做飯這樣的事情對她來說還很困難。她雙手抱著幾塊劈好的柴火,掰斷一些白天撿來的樹枝扔進灶臺,因為外面連續下半天的大雨,柴火都沾上了一絲濕氣,點燃的速度很慢,還伴隨著一股嗆鼻的濃煙。薇薇安顧不得雙眼酸痛,鼓著小嘴拼命地吹起,等到里面柴火點燃后,這才輕輕地揉了揉眼睛。

“哥哥!……”

“你一定要醒過來啊!……薇薇安很想你!……”

“不要離開我!……”

一滴滴晶瑩的淚珠滑落,薇薇安坐在灶臺邊輕輕地抽泣著,過了一會兒用小手擦了擦臉頰,被熏得黑漆漆臉上浮現兩道白痕。家里面原本還有一些鹽,可是上個禮拜已經吃完了,她想要學哥哥去偷一些,可是差點被那肥胖的店老板抓住,老板娘拿起掃帚在她的后背上抽了一下,哪怕是現在背上依舊是一片青紫色,稍微碰到便會感覺火辣辣的疼。

“汪汪!”

一只黑黃色的老狗走了過來,即便已經有些老態龍鐘,可是依稀可以看出它原本是一只優秀的獵犬。薇薇安伸出小小的手掌,老狗默默地走到了她的身邊,抬頭看了一眼灶臺的位置,口中發出低低地嗚咽聲。

“希斯。”

薇薇安將老狗抱在了懷里,仿佛是發現它眼中的渴望,輕輕地抽泣了一下,伸手輕柔地撫摸著它的后背,喃喃道:“食物已經不多了。”

“必須要留給哥哥吃,薇薇安也很餓,你等雨停后去外面找吃的吧。”

“對不起!”

“薇薇安是不是很沒用?”

“沒有辦法偷到東西,也沒有辦法救哥哥,還老是喜歡哭……”

眼神渾濁的老狗仿佛是聽懂了她的話,默默地收回了目光,伸出舌頭舔了舔她的掌心,隨即趴在她的腳下閉上眼睛假寐。

屋外傳來一陣腳步聲,似乎在門口停留了一下,隱約傳來說話聲。

原本老態龍鐘的黑黃色老狗突然睜開了眼睛,一瞬間宛若餓狼兇悍,口中發出兇狠地嗚聲,朝著外面大聲地吠了一下。

“該死!”

“早晚打殺了你這條老狗燉湯!”

外面傳來一個男人氣急敗壞地聲音,隨即腳步聲漸漸地遠去。

薇薇安驚恐的臉色稍微平靜了一點點,伸出小小的手掌摸了摸老狗的頭,低聲道:“希斯。”

“如果他敢進來你就咬他!”

“哥哥現在昏迷不醒,只有你能夠保護我了。”

老狗在她的懷里輕輕拱了拱,雖然模樣已經老態龍鐘,可是依舊帶著一絲兇煞之氣。

它是一條哥拉斯獵犬!

在壯年的時候甚至可以搏殺豹子,瑪瑙河一帶的民間傳說中它是地獄三首犬雜交留下來的后代。

可惜它已經很老了。

灶臺上傳來米粥的香味,老狗聳動了一下鼻子,隨后又趴了回去。

薇薇安肚子發出一陣咕咕叫聲,可她還是小心地爬上矮凳,用破舊缺了一角的陶碗盛起米粥,輕輕地吹了一下,隨即用木勺子一點一點地喂給了床榻上的青年。她實在是太小了,力氣也不大,沒有辦法扶起來哥哥,只能這么慢慢地喂他。

“哥哥!”

“快點吃!吃完就會好起來的!……”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小姑娘說著說著,眼淚又掉了下來,她伸手擦去淚水,放下碗爬下床鋪去關門。

這里是琥珀城的貧民區。

一個充斥著小偷、強盜、人販子的地方,在這里她一個無依無靠的小姑娘很難生存,如果不是她足夠小心,身邊還有希斯護著的話,恐怕光天化日便會有壞人將她綁走,只需要用迷藥浸透的濕毛巾捂住她的口鼻,很快她便會失去意識,然后被裝進麻袋賣給那些人販子。貧民區有很多的小女孩就是這樣失蹤的,有些時候就連頗有姿色的婦女都會被綁架。

“希斯!”

薇薇安一點一點地喂著,等到床鋪上的男子咽下大半碗,這才匆忙地喝了幾口,用清水洗了洗小手臉頰,縮著嬌小的身子鉆進了發出一股霉味的被子里面。因為碰到后背上的傷口,小姑娘不由疼得抽泣了一下,隨后才雙手抱住年輕男子的手臂,對著門口的那條老狗道:“如果有人過來你就叫!”

“我知道他們想什么。”

“他們想著哥哥現在昏迷不醒,便想要把我賣給索西亞那個女人!”

“這樣可以換來一筆錢。”

自幼在貧民區長大的她,知道的東西遠比同齡孩子更多,索西亞是貧民區最大的人販子,她會挑選出來漂亮的小女孩,然后培養成妓女,送到琥珀城內的大妓院。

一個才八歲的小女孩是沒可能在貧民區生存的。

薇薇安眼角露出了一絲決然,俯身輕輕地在床鋪上那宛若植物人般的年輕男子額前吻了吻,聲音低落道:“就算是要賣也是我自己去賣!”

“然后拿那筆錢去請一個真正的牧師,也許可以救醒哥哥。”

她知道那會面對什么樣的命運!

索西亞那個女人會先把她養幾年,然后教她如何服侍男人,如果她長得足夠漂亮,便會送給一些城內的貴族,否則就只有送入那些下三濫的妓院。

可是為了哥哥。

她愿意做任何事情,因為她就只有這一個親人了。

屋外傳來一陣打殺聲。

薇薇安不由縮進了被窩里面,門口的那條老狗眼中也浮現一絲兇光。

那是貧民區的科倫和薩維在爭奪地盤,自從哥哥失手被一位可怕的巫師重傷后,貧民區內的小偷便死掉了很多。原本的頭目全部都橫死在了街頭,剩下來的人為了爭奪地盤已經打過了很多次。根本沒有衛兵過來管這里,因為這里是琥珀城被遺忘的角落。

他們在爭奪活動的街區,也在爭奪貧民區內的小孩。

因為無論是哪個幫派都需要培養小孩去偷東西,當初哥哥為了養活她也是這樣成為一個小偷的。

薇薇安對于父母的記憶很模糊!

只知道母親曾經有過一個丈夫,據說是一位出色的神偷,可惜最后他接受了一個任務,最終死在了某位巫師的高塔里。

從那個時候開始。

巫師便成為了她幼小心靈中最可怕的存在!

那個男人便是哥哥的生父,雖然她那時還沒有出生,可是聽哥哥提起過。

后來。

母親帶著年幼的哥哥渡過了一段顛沛流離的時期,因為生活所迫甚至在酒館做過女侍,其實那就是兼職的妓女。薇薇安知道這些,她遠比同齡人懂得的更多,這種生活一直到母親遇到了一位神秘的冒險者。

很快,她便又懷孕了。

那位冒險者并沒有娶她,只是將她當做一個妓女那樣養著,那個男人便是薇薇安的生父。

據說也是一位強大的職業者。

希斯便是他的寵物,后來他詭異的失蹤了。

只有這條老狗一直留在他們身邊。

母親連續失去了兩個男人,精神開始有些失常,甚至一度患上了失魂癥,最終還是病逝了。

那個時候她才三歲。

哥哥十二歲。

兩個年幼的孩子失去了父母,很快便流落街頭,哥哥那時候經常跟別人打架,為了爭奪一些微薄的食物。

后來哥哥加入了幫會,成為了一個合格的小偷。

那時候。

他們的生活才漸漸安穩了起來,混亂的貧民區內也有了他們的一處容身之地。

凄厲的慘叫聲傳來。

薇薇安嚇得渾身顫抖了一下,整個人都躲進了年輕男子的懷中,門口的老狗也忽然站了起來,目露兇光地望向了遠處的小巷。

那里死了一個人!

在貧民區死人是很正常的事情,便是晨曦神殿的牧師也不會管貧民區內的死活。

附近的人都砰砰把門關上。

有人還拿起門栓,將大門死死地鎖住,薇薇安也爬了起來,吃力地將一根門栓架起。

根據她在貧民區內生活多年的常識,如果死人的話問題很快就會變大,接下來肯定會打得更厲害,有可能波及到附近的人。

恐懼。

心中的恐懼讓小姑娘抱緊了老狗,將它也帶到了床腳下。

“希斯。”

她驚恐地望了望外面,可以看到一些雨中的人影,他們手持武器廝殺在一起。

鮮血流滿了整條小巷,隨后被雨水沖刷干凈。

隱約可以聞到一絲血腥味!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wangyou/29034.html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