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終末之城

點擊:
末日降臨了。
沒有任何預兆的災難驟然爆發,席卷了整個世界。
無數人在災難之中死去,而當那些幸存者再次睜開眼睛時才發現,這個世界,已經被徹底改變。
神秘的力量,可怕的怪物,對于人類來說,擺在他們面前的道路只有生存,或者死亡。為此,他們拋棄了一切,只期望能夠在這殘酷的世界之中掙扎著多活一天。
但是對于費倫來說,卻不止如此。
“我認為,他們需要治療。”
注視著那些在廢土之中掙扎求生的人們,他微笑著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序章 末世

雨還在下。

費倫抬起頭來,望了一眼天空。對于這個世界來說,白天和黑夜已經沒什么意義。哪怕是白天,濃厚的云層也從來都沒有散開的意思。不管什么時候,人們抬頭望去,都只能夠看見黑壓壓的烏云,至于湛藍色的天空,溫暖的太陽,明亮的圓月和無數的星辰,早已經消失在了人們的記憶之中。人們想要看見這些東西的唯一辦法,就是通過那些“大災變”之前殘留的影像記錄。

當然,這對于他們來說已經沒有意義。

人們現在判斷白天與黑夜唯一的途徑,就是白天的時候,外面會稍微亮一些,而夜晚則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除此之外,兩者之間并沒有任何區別。

昨天晚上的消遣還算不錯。

想起那個此刻正躺在床上熟睡的少女,費倫的嘴角浮現出了一抹笑意。昨天晚上對于自己來說算是非常美妙的一夜,對方的反應很青澀,甚至還帶著幾分羞怯。從短暫的接觸之中,費倫就可以察覺到她并非是以出賣身體為生的“失足婦女”,甚至有可能是某個人的未婚妻或者戀人。但是這對于費倫來說都沒關系,至少昨天晚上他過的很愉快,這就足夠了。至于對方會不會因此而招惹什么麻煩,那就不是自己需要關心的事情。

那么,接下來,差不多該是時候干正事了。

想到這里,費倫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個綠色的,看起來有棒球大小的數據方塊,輕輕按下。下一刻,方塊解鎖,一行行信息就這樣出現在他的面前。與此同時,費倫的耳邊,也響起了一連串的聲音。

“……這里是清道夫小隊,我們正在C區進行調查,我們發現了喪尸的痕跡,它們的數量看起來可能比我們想象的要多……”

“……這里是清道夫小隊,我們發現了數百只喪尸,他們對我們發起了攻擊,幸運的是這些該死的東西不是我們的對手。但是我們也有人手犧牲……漢克,很抱歉我沒辦法帶他的尸體回去,他被一支喪尸抓住了,然后……我們燒了他。通過觀察,我們發現這里不僅僅只有一群喪尸,我們還會繼續追蹤……”

“……這里是清道夫小隊,我們已經消滅了三個喪尸群,它們的數量越來越少,應該不會對小鎮構成威脅了。但是就在剛才,我們發現了吸能怪的蹤影。我們不知道是一頭落單的吸能怪,還是一群,但是無論如何,這可不是個好消息。我已經派人前去調查,看看能不能夠找到什么線索……”

“……該死,這里是清道夫小隊,我派去的人都沒有回來。這已經驗證了我的猜測,恐怕我們要遇到大麻煩了!!我們現在已經到達了安全區的邊緣,雖然我很想繼續前進,找到那些該死的吸能怪,但是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貿然踏入黑洞區域太危險了。我已經打算撤離,電磁風暴馬上就要來了,我建議小鎮最好加強防……嘿,那是什么!所有人!做好戰斗準備!!該死……!”

這是最后一次通信。

“看來,他們遇到大麻煩了。”

聽到這里,費倫微笑著開口說道,他掃了一眼地圖上的標志,上面標志著他們最后所在的地點和方位。在最后確認了目標地點之后,費倫拿起手邊的寬檐帽戴好,接著推開了眼前的大門,很快,狂暴的雨點夾雜著冰冷的寒風迎面撲來,將他的身體徹底籠罩其中。

萬物都有其生存之道。

人類一直認為他們是地球的主宰,他們從地球上獲取了一切,然后破壞了一切,他們甚至認為,他們將要徹底毀滅這個世界。而事實證明,這種想法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地球會用它的實際行動告訴人類,哪怕破壞的再嚴重,毀滅和死亡的,也僅僅只是人類。而地球,依舊是地球,沒有了人類,其他物種照樣可以存活。一如遠古的恐龍時代,無論建造了多么發達的文明,在地球本身看來,人類與恐龍,并沒有本質上的區別。

特別是站在廢墟的邊緣,望向眼前的城市時更是如此。

“這些家伙還真是跑到了一個讓人頭疼的地方啊……”

看著不遠處的城市廢墟,費倫的笑容沒有絲毫改變。他抬起頭來,注視著不遠處的一輛越野車,它已經撞毀在眼前的水泥柱上,上面看不見血跡,暴雨已經把一切都清洗的干干凈凈。只有一條殘缺不全的腿耷拉在車門外,向過往的來客彰顯著它最后的存在感。當然,這條腿恐怕也待不了多久,雖然喪尸對此沒有興趣,但是變異獸和一些游民來說,它也算的上是非常不錯的食物了。

“吼……”

雨聲中傳來了似有若無的,仿佛野獸般的吼叫聲。黑暗的陰影逐漸從雨幕之中浮現,它們穿著破爛,渾身上下到處都是腐爛的血肉。漆黑的眼眶之中,散發著猩紅色的詭異光輝,蘊含著如火焰一般的殺戮欲望。

望著從四面八方緩緩出現的喪尸,費倫卻沒有絲毫的緊張,相反,他只是安靜的站在那里,仔細的打量那些越來越近的怪物。

就在這些喪尸距離費倫只有數十米的時候,只聽見伴隨著一連串的吼叫聲起,下一刻那些原本慢慢悠悠的怪物驟然爆發,仿佛一只只矯健的獵豹般以飛快的速度向著眼前的獵物撲了過去。它們伸出了自己鋒利尖銳的爪牙,試圖抓住眼前這個鮮活的生命,并且徹底撕裂他的身體,吞噬他的血肉,讓他也品嘗和自己一樣的痛苦!

但是下一刻,它們的身體便失去了前進的動力,散落而下。

閃耀的寒光毫無停滯的劃過它們的手指,手肘,肩膀,脖頸。喪尸僵硬,堅固的肢體在這把小小的手術刀面前簡直就好像豆腐一樣,輕而易舉的被切割,破裂,粉碎。那尖銳鋒利的刀刃割開喉嚨,切斷手腳,刺穿大腦。只是片刻的工夫,吼叫聲消失不見了蹤影,雨幕再一次籠罩了一切,費倫安靜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而在他的腳邊,剛才那些襲擊他的喪尸已經化為了一堆肉塊。

“十五只,看來是漏網之魚……”

望著手術刀上的鮮血被雨水沖刷消失,費倫手指微微一動,下一刻,那把閃亮鋒利的手術刀便消失不見了蹤影。而他則再次伸出手去,拉低了帽檐。

“徳琳,找到他們的去向了嗎?”

(是的,主人。)

伴隨著費倫的詢問,一個柔和,平靜的聲音在費倫的腦中浮現。

(他們放棄了物資和車輛,撤退到那個地道里去了,看來這些人還不算太笨。)

聽到這句話,費倫微微點了點頭,接著他一個箭步從上方飛躍而下,仿佛幽靈般悄無聲息的落在地面上。隨后費倫看也不看兩邊廢棄倒地的集裝箱,就這樣悠閑漫步的走進了眼前的地道之中。

地道內并非一片漆黑,在墻壁兩遍,幽暗的燈光不住的閃爍著。災難改變了這個世界的一切,甚至連這些電子設施也是一樣。它們現在已經不再需要電線或者其他什么能源輸送系統來供應能量。只要是身處在網絡能量覆蓋區域之中,任何電子設備都可以隨心所欲的使用。

以前,這是文明的標志,但是現在,它們卻成為了生存與死亡的預兆和警告。

風暴就要來了。

看著不住閃爍的壁燈,費倫沒有多說什么,他只是瞇起眼睛,仔細注視著眼前的地道。很明顯,那些倒霉蛋在這里發生了激烈的交火。或許他們原本的打算是期望借此躲避風暴,同時消滅敵人。這一點兒從費倫面前這倉促的,用木箱和輪胎臨時搭建的掩體就可以看出來。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們放棄了在這里防守的決定,而是逃向了地道的深處……

想到這里,費倫將目光投向了不遠處的兩具尸體上,從服裝來看,他們明顯應該是那只隊伍的成員,他們的武器還在手上,他們的面孔上還能夠看見驚恐與絕望的表情。但是他們的身體卻是呈現出詭異的干瘦,那并非是因為長期饑餓導致的營養不良,而是完完全全的皮包骨頭,仿佛除了最外面的表皮和骨頭之外,其他的部分都被抽干了一樣。而看見這一幕,費倫的眼睛中則是閃過了一絲寒意。

“看來,他們可真是倒霉啊。”

(是吸能怪,而且不只一頭,主人您覺得他們活到現在的機率有多大呢?)

“我認為……”

說到這里,費倫忽然停止了說話,接著他閉上眼睛,側耳傾聽了片刻,隨后再一次睜開眼睛,露出了平靜優雅的笑容。

“我認為,他們存活的機率,是百分之百。”

第一章 醫生

“哈啊……哈啊……哈啊……”

靠在堅固的鐵門上,懷抱著手中的突擊步槍,年輕人的面色已經是無比的慘白,但是即便如此,他依舊是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側耳傾聽地道內傳來的聲音。而在他的身邊,其他幾個全副武裝的同伴此刻也是一臉的嚴肅,他們手握著槍支,警惕的注視著四周。

“貝絲,隊長的情況怎么樣了?”

年輕人一面壓低聲音開口詢問,一面透過鐵門上的小孔,小心翼翼的望向外面。而在他的身后不遠處,只見一個少女正在努力為一個滿身鮮血的男子進行傷口的處理工作。只不過少女處理傷口的方式和普通人所想的不太一樣,她伸出手去,放在男子鮮血淋漓的傷口上,隨后便看見微弱的綠色光輝亮起,下一刻,原本失血的傷口便在這綠色光輝的籠罩之下漸漸痊愈。這仿佛魔法一般的場景卻完全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而少女在收回手之后,面色卻又顯得蒼白了幾分。

“隊長的血已經止住了,但是我沒有更好的辦法,想要救他,就必須帶他回鎮子里……只有在那里才能夠進行更好的治療,我能夠做的只有這些了……”

貝絲哭喪著臉,望著眼前的男子。

“對不起,隊長,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為了救我,你也不會……”

“呵呵,別哭了,傻孩子……”

聽到少女的哭聲,男子睜開眼睛,吃力的露出了一絲笑容,他抬起右手,撫摸了一下少女的小腦袋。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wangyou/28721.html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