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萬界圣師

點擊:
從今天起,做一個光榮的人民教師。
瞎搞、裝逼、調教主角徒弟!
從今天起,關心萬千世界會不會被破壞。
我有一個系統,穿越萬界,教化諸天!
關鍵詞:位面 系統流 老師 輕松

第1章 不就是裝個逼嗎,至于拿雷劈

地仙界,西牛賀州。

靈臺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在那洞天之內,是一層層深閣瓊樓,一進進珠宮貝闕,說不完的仙家圣境,道不盡的靜室幽居。

洞天深處,立著一方瑤臺。菩提祖師端坐其上,兩邊有三十個小仙立于臺下,看上去一派得道真仙的樣子。

有詩曰:

大覺金仙沒垢姿,西方妙法祖菩提。

不生不滅三三行,全氣全神萬萬慈。

空寂自然隨變化,真如本性任為之。

與天同壽莊嚴體,歷劫明心大法師。

此時,菩提祖師正雙目緊緊盯著臺下跪拜的猴兒,在他的眼中,閃爍著莫名的復雜。

而此時,那跪拜在下方的猴子,對于自己未來的命運卻仍一無所知。

他只知道祖師問自己鄉貫姓名,自己只也需要照實回答就好,“回祖師,弟子乃東勝神州傲來國花果山水簾洞人氏。”

聽到猴兒的回答,菩提祖師眼中出現了一些掙扎。而后,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一般,只見菩提祖師在猴子話音落下之后,變得勃然大怒。

“你本是個撒詐搗虛之徒,哪里修的了什么道。童兒,把他給我趕出去!”

見到菩提祖師發怒,猴子慌了神,撲倒在地上連聲喊道,“祖師,弟子是老實之言,絕無虛假。”

聽到猴兒的話,菩提祖師眼中閃過一絲無奈。

猴子所言真假,以他的神通本事,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只是,想到自己暗中照看了這猴兒三百年,幾乎是從出生看著他一點點長大。

他那調皮搗蛋的性子,那率真正直的品行,無不讓自己發自內心的喜歡。

三百年下來,自己早已把這猴兒當成了自己關愛的后輩。如今,在明知他以后命運的情況下,自己又怎么忍心讓他踏上這條不歸路?

想到這里,菩提祖師再一次狠下了決心。怒哼一聲,大手一揮把殿門打開,“休得多言,把這撒潑的猴子給我趕出去!”

說完之后,菩提祖師緊閉雙目,任被趕出門外的猴兒如何呼喊,卻再沒有向外看上一眼。

“唉,傻猴兒。祖師如此做,也是為你好啊!與其做那失了自我的斗戰勝佛,何如做一直天性快樂、無拘無束的野猴子來的痛快?”

心中默念一句,似是想起了自己的境遇,菩提祖師眼中露出一絲感慨。

洞外,猴子猶自不解的大呼小叫。他弄不明白,自己明明說的都是實話,為什么那菩提祖師非要說自己說謊,還把自己趕了出來?

難道自己尋求長生的愿望就注定不能實現了嗎?想到這種可能,猴子越發的不能淡定。

“祖師,祖師,弟子句句屬實,從無半句謊話!請祖師明見!”那猴子跪在洞門前,每說一句就叩拜一下。

不一會,腦門上已是流出了斑斑血跡,洞內眾人看的無不心生同情。

洞中,菩提祖師也是心生一陣不忍,甚至差一點就忍不住讓人把那猴兒放了進來。只是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狠下心做出了如此決定,心下一狠,他又再次閉上了眼,對洞外的叫喊視而不見。

“祖師,弟子只為求長生而來,弟子沒有說謊句句屬實。求祖師明察,求祖師收下弟子!”洞外,猴子再次對著洞門狠狠的一叩首,殷紅鮮血已經染紅了其面前那一塊山石。

就在一些人不忍直視的閉上了眼睛之際,天空之上,響起了一道聲音。

“他不收你,我教你,如何?”話音落下,一道衣著古怪的身影從天而降,立在了猴子面前。

如果有現代人在場,一定能看出。此人上身穿的是一件21世紀常見的白襯衫,下身是一條黑色的西褲,而在他腳下踩的,赫然是一雙老北京布鞋!

只是,這二十世紀九十年代鄉村干部的打扮,出現在了這西游的世界,卻是有些讓人覺得古怪了。

斜月三星洞內,在來人出聲的一瞬間,菩提祖師那本是微合的雙目猛然睜開。一道神光從他眼中射出,直奔那道說話的身影而去。

只是,令菩提祖師駭然的是,自己堂堂大羅金仙的探查神光,竟然在接觸到對方身體的一瞬間,如同泥牛入海,不見了蹤跡!

而自己,卻絲毫沒有看出來人的境界。

那人就站在自己眼前,看上去如同一個沒有絲毫境界的凡人。可是無論是先前躲過自己的神覺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這方寸山的上方,還是那從天而降的來歷,都清楚地說明了一個事實――對方絕對不會是個普普通通的凡人!

如果讓牧風知道菩提祖師此時的想法,一定會忍不住在心里嘲笑對方傻叉。

看不出自己的境界是肯定的啊,自己本就是一個剛從二十一世紀穿過來的普通人,怎么可能會有什么修行境界。

至于躲過菩提祖師的神覺以及從天而降的來歷,他能說系統默認的穿越地點就是自己徒弟附近嗎?

嗯,上句話中,出現了兩個關鍵詞,系統和徒弟。

提到這個,就不得不說一說牧風的來歷了。

說起來,牧風并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他本是地球上一個21世紀略微有些不普通的青年。過著如同大部分人一般醉生夢死(混吃等死)的生活。

在地球上,牧風有著一對神秘的父母。老兩口都在美國工作,至于具體是什么工作,牧風就不得而知了。

他只知道從小到大自己見過老兩口的次數屈指可數,從記事起就是爺爺奶奶把自己帶大的。

而在自己初高中時期,爺爺奶奶相繼去世,自己也就過上了與孤兒差不多的生活。

所不同的是,遠在美國的老爹老娘每月會按時寄來一萬的生活費。需要強調的是――美元!

也由此,雖然是一個人生活,牧風的日子過得倒也安逸。

在今天之前,牧風就是這么一個生活在地球上的普通青年。而就在半小時前,一個莫名其妙的系統找上了他,選定他成為了系統綁定的救世主。

其實,對于救世主的身份,一開始牧風是拒絕的。只是通過和這個莫名其妙的系統交流之后,他驚喜的發現,這所謂的救世主,并不是讓他成為一個圣母婊。

簡單來說,這個系統,名為萬界圣師系統。而宿主的主要任務,就是拯救世界!

嗯,拯救一個個即將崩壞的世界。

按照系統的說法就是:諸天萬界,位面無數,每個位面都按照一定的軌跡運行。這個軌跡,稱之為命運。

而命運的管理者,就是世界意志,又稱天道。聽起來很高大上,其實就跟電腦軟件一樣,只不過是一段類似程序的存在。

洪荒中有這么一句話,大勢不改,鴻鈞不出。說的是天道運行,小勢可改,大勢不可改。

而實際上,不只洪荒,每個世界都是如此。當命運運行的軌跡出現了大幅度的變化,有脫軌的預兆時,世界意志就會出現,進行干擾與修正。

而如果能把命運的軌跡拉回原有的路線,世界就會按照原先既定的軌跡繼續運行。但如果世界意志干預之后依然沒能把錯亂的命運拉回正軌,那么無奈之下,天道將選擇滅世!

毀滅這個世界,天道重組,命運重現,一切從頭再來!

雖然說是滅世后重新演化世界,但實際上,重新演化出來的世界跟原世界一毛錢關系都沒有。

原先的那個世界,就是毀滅了!

而牧風的任務,就是拯救這些即將毀滅的世界。換句話說,就是把這些劇本崩壞的世界,重新拉回正軌。

如此,世界自然就可以免于滅世重演的危機。

一般來說,所謂的大勢更改,大多是一個時代的命運之子的人生軌跡出現了意外。也唯有這種集天地氣運而生,弄潮一個時代甚至一個紀元的天地主角,才會有能力一人影響整個世界。

牧風這個救世主的職業,說白了就是給那些長歪了的命運之子當老師,幫助他們重新走上正道。

而在此期間,無論他在過程中做了什么,玩的多跳脫。只要最后的結果,命運之子能走上自己應有的軌跡,其他的,世界意志都不會在意!

也就是說,只要牧風能把這個世界的主角給重新領回主角路線上,其他的,他愛怎么玩都可以!

也正是因此,覺得挺有意思的牧風,才選擇了接下這份工作!

從今天起,做一個教化萬界的圣師。

瞎搞、裝逼、調教主角徒弟!

從今天起,關心萬千世界會不會被破壞。

我有一個系統,穿越萬界,教化諸天!

當念出這幾句被自己改的面目全非的詩后,不自覺的,牧風竟然對以后的生活有些期待。

就在牧風下定決心,同意綁定系統的下一刻,晃眼的金燦燦系統提示文字在他視網膜浮現:叮咚!提醒宿主,西游世界因菩提祖師一念之差決定不收孫悟空為徒。

失去了學得神通的機會,美猴王老死之后,西游世界將毀滅重演,是否接受任務,請宿主決斷!

說起來,這個系統最大的優點就是民主,無論什么事情,都會與宿主商議,并切最終決定權在宿主身上。絕對不會出現類似強制任務,強制抹殺之類的情況。

也是因此,牧風才能放心讓系統綁定在自己身上。

而看到系統提示之后,牧風的第一反應是:我擦!菩提祖師不收猴子為徒,我猴哥怎么大鬧天宮?

這種事情,是從小看著西游記長大的牧風絕對不允許的。于是,想也不想,牧風做出了穿越的決定。

嗯,當然,做出這個決定的前提是,系統會為宿主的生命安全提供保障。

方寸山,當牧風對著猴子說出那句話之后,三星洞中的菩提祖師一個閃身出現在了牧風身邊。

“道友何人”因為看不穿牧風的境界,菩提祖師神情中帶著戒備。

看著菩提祖師臉上的戒備,牧風微微一笑,做歌唱道:

“先有造化后有天,我生自在造化前。”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