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位面游輪

點擊:
交流生陳堪,因空難流落荒島,一天夜里一艘游輪靠在小島旁邊,這是可以連接不同位面的游輪,那么這艘船的終點在哪里?

第一卷 霍元甲

第0001章 漂流瓶

“我不怕你……你,你不要過來,我才不怕你,不,不要過來,啊……”

在漆黑的夜空下,一棟五層高的高樓聳立著,周邊除了這一棟樓什么都沒有,所以看起來很高。

“嗷……”

一個虎頭。

在空中的一個虎頭,后面不是我們熟知的老虎身子,而是一個黃色的光芒,一直延伸到天際。

“我不怕你的,不要過來!”

一個看似弱不禁風的孩子,雙眼充滿了血絲大聲地喊著。

那個金虎好像感覺到自己的威嚴受到了挑釁,快速地朝著那個小孩子沖過去。

“轟……”一聲巨響,大樓倒塌……

整個世界突然一片金色的,然后變成血紅,最后陷入了黑暗之中。

“啊……”

“呼呼呼,又做這個噩夢了!”

陳堪伸手擦了擦臉上的汗水,感受著迎面出來的海風,臉色有些蒼白,愣愣地看著眼前的一堆火。

“呼……已經兩三天了,不知道現在搜救隊找到哪里了,這個地方應該在航線上,很快就會找到我吧!”

陳堪嘆了口氣。

“幸虧現在是夏天,要是冬天的話,估計我就冷死在這里了,真是幸運,可是,還不如讓我就這樣死掉呢,這樣就沒有煩惱了!”

現在他明白為什么那些求生的節目說,荒野求生,最大的敵人就是寂寞,就是自己。

兩三天一個人都沒有看見,就算是陳堪,也感覺到有些受不了。

不過好在多年的刻苦學習,讓他也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習慣了孤獨,習慣了沉默寡言,平時和同學相處,他的話也不多,所以從中學到研究生,這種性格難免會給他的同學留下內向、孤僻、不合群的印象,倒是他的導師很喜歡他。

這個是因為陳堪所學的專業是歷史學,而且陳堪所選擇的方向是最要求坐冷板凳的古代史專業。

對于這個專業,業內一位大師曾經說過一句話:“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寫一句空!”

沒有十年以上的硬知識積累,是做不了這個專業的研究的。

所以雖然只是碩士畢業,但是陳堪的科研能力相當的強,本來導師希望他能繼續讀博士,但是因為個人原因,陳堪不想再讀下去,所以碩士畢業之后,他的導師就推薦他進入中海師大當一名歷史老師。

從小經歷過那件事情的陳堪,已經習慣了獨處,習慣了刻苦,將所有的精力全部投入到學習之中,才二十二歲就已經碩士畢業。

到學校報到之后,還沒開學,他也不知道為什么,拿到了一個到新加坡交流的機會,在新加坡呆了半年之后終于可以回國了。

可是在回國的路上遭遇了空難,本來陳堪以為自己的生命就這樣結束了,他可以去見他的家人了,但是沒有想到等他再次醒來的時候,他趴在沙灘上,雙手抱著一根木頭。

很明顯他活下來了,原因不明,可能是老天知道他還有事情沒有做完吧!

陳堪知道,像這樣的空難,在發生之后一定會有搜救隊在這條航線上進行搜救,陳堪要做的事情就是活到那個時候。

雖然是兩手空空,只有這一身的衣物,不過在這個荒島上,陳堪找到了不少垃圾,這些是幫助陳堪成功活下來的重要工具。

他現在睡覺的這個吊床,就是陳堪用在海灘上撿來的漁網,穿上兩根樹藤之后做成的,這樣至少讓陳堪能夠遠離地面。

他面前的這堆火,也是靠著那些垃圾升起來的。

雖然陳堪是學習歷史的,也知道古人是靠著木頭摩擦生火,但是陳堪自己并不會做,好在他撿到了一個酒瓶。

酒瓶的底部是一個凸透鏡,砸下來之后,陳堪就用放大鏡集光的原理將這一堆火升起來。

那個時候他才明白為什么書上會將火的稱之為“生命之火”,當火點燃的時候,陳堪心中的那種喜悅一點也不比他寫完碩士論文的時候低。

那個時刻,他突然覺得生活還是充滿希望的。

之后通過在海邊撿到的貝殼、螃蟹和椰子,陳堪活下來了,唯一的問題就是有些缺水。

沒有時鐘,陳堪不知道現在幾點了,因為那個噩夢,現在陳堪完全沒有睡意了,看了好久的月亮,太陽終于是出來的。

“實踐出真知啊!”走在海灘上,陳堪感慨道。

誰說海島上就會有椰子樹的,陳堪呆的這個島上就沒有一顆椰子樹,他食用的那些椰子,都是從海上漂來的。

不過椰子提供的水分對于陳堪來說,只能維持最基本的生存,陳堪現在脫水的跡象已經越來與明顯了。

“真是諷刺,在這里四面被水包圍著,但是一滴也不能喝!”

陳堪今天準備用蒸餾的方法,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能喝的淡水,不過在此之前,趁著早上太陽還不大的時候,巡查一遍海灘,是他必做的事情。

一方面看看有沒有什么可以廢物利用的東西,一方面撿一些塑料制品,到時候用來點燃烽火,塑料制品燃燒后的黑煙能和周邊的環境形成鮮明對比。

這個小島不大,大概一個小時就能轉一圈,不大的小島雖然資源比較少,但是同樣的威脅也比較少,至少沒有看見蛇,或者是老鼠之類的。

“這個是什么?”

陳堪發現了一個玻璃瓶子,這個到也不奇怪,奇怪的是這個瓶子上面是塞著木塞的,這個瓶子是密封的,在瓶子里面有東西。

試了試無法將木塞拔下來,這倒是引發了陳堪的好奇心,用石頭將瓶口給砸掉之后,將里面的東西倒出來。

里面已經有些濕了。

“這個是——漂流瓶!”

里面的掉出來一卷紙,外面用塑料紙包得嚴嚴實實的,這樣保證了里面的紙張不會濕掉,陳堪很好奇的將塑料紙撕開。

是一張看似船票的東西和一張百元大鈔,很奇怪的組合。

“沒想到來到這里也能撿到錢,也真是夠了!”看著手中的鈔票陳堪笑了。

美鈔上看不出時間,本來想要看看船票的時間,這個是學習歷史的習慣吧,總是習慣看時間,發現這根本就是一張無效的船票,上面沒有時間,沒有目的地,只有一個出發地點,叫做“地球島”。

“估計是誰惡作劇吧,不過為什么要在里面放一張美鈔,難道是有錢,任性!”

第0002章 游輪

“現在只能是希望我不會偏離航線太遠!”

看著夕陽,陳堪坐在沙灘上撿來的一把破椅子上。

他現在擔心的就是他偏離航線太遠了,因為飛機失事之后,陳堪處于昏迷的狀態,他不知道他抱著木頭到底漂了多遠了。

其實陳堪一直懷疑,為什么自己雙手會抱著一根木頭,這個實在是太巧合了,巧合到陳堪自己都不敢相信。

不過事情就是那么巧合,陳堪也只能是認了,反正活下來了。

如果偏離航線太遠了,搜救的人能不能找到這個小島,還真就是一個未知之數了,那獲救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了。

陳堪可不想當魯濱遜。

晚上吃了一些螃蟹和貝殼之后,陳堪就早早的躺在吊床之上,幸虧有這一堆火,這是陳堪晚上唯一的依靠。

“今天最好的消息就是我的海水蒸餾裝置起作用了,這樣就不用擔心會脫水而死了!”

“老爸、老媽、老妹你們在那一邊都還好嗎?”

“希望晚上不會在做那個噩夢了,不過會說回來一直出現在我夢境中的那個虎頭到底是什么意思,為什么在金光前面會有一個虎頭呢!”

想著想著陳堪就閉上了眼睛,睡著了,很累,精神和肉體兩方面陳堪都感覺很疲勞。

夜里,天上沒有云朵的遮擋,月光照射在海面上,照射在小島上,也照射到陳堪的臉上。

海風的聲音,海浪的聲音,加上被海風吹拂,輕輕搖晃的吊床。

三個晚上,陳堪已經習慣了,這些并沒有影響疲勞的陳堪進入夢鄉。

“沙沙……沙沙……”

“嘩啦……嘩啦……”

“嗯……”陳堪感覺海浪的聲音好像有些變化了,“是要下雨了嗎?”

不過陳堪并不是很擔心,因為他今天在吊床和火的上面都有搭建遮雨的棚子,他并不擔心下雨。

陳堪微微的睜開朦朧的雙眼,就在這一刻,陳堪感覺自己的后背一股涼意從脊椎的底部一直延伸到腦門,甚至額頭還有一些冷汗。

在這一瞬間,陳堪感覺心臟像是被一只無形的手捏住了,窒息得厲害,渾身抖得直哆嗦,腦中一片空白。

這一秒,陳堪睡意全無。

他看見了什么?

陳堪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那是一個巨大的黑影,就在海面上,就在海島邊上。

說是完全黑色這個也不對,在大概離海面有三米的地方,有兩處亮光,白色的,不知道那是什么,在巨大的黑影作為背景,這兩處亮光更讓人感到恐懼。

陳堪只是一個普通的人,最多算是一個腦子比較好用的老師,見到這種事情,難免有些驚恐。

搖了搖腦袋,陳堪大概知道那是什么,是一艘船,要是白天陳堪看到這艘船,他會很高興的,因為這個意味著他得救了。

但是現在,陳堪感覺到手腳冰涼,那到底是什么,你看過哪一艘船晚上行走的時候那么的黑,這個不會是傳說中的幽靈船吧!

作為一個歷史老師,陳堪對于歷史上一些比較詭異的事件也是有所耳聞的,今天不會就這樣被他給碰上了吧。

“到底是誰?”陳堪大聲地喊道,同時拿起地上的一根燒著的木柴,以此來給自己壯膽。

“嘎……吱……”

突然,在兩個有亮光的地方各自伸出一個梯子,因為是白色的,而且有亮光,所以陳堪看得清楚。

隨著兩個梯子下來的是一個人。

一個人,出現在這里也不奇怪,陳堪自我安慰,可能是因為船主比較喜歡黑暗,沒有開燈,看見陳堪點的這個篝火之后才靠過來的。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