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虐殺

點擊:
艾立天賦為零,無法修煉戰士。但是無意間進入一款游戲《虐殺原形》。從此,他踏上了與變異生物、喪尸、外星怪獸搏斗的成神之路。
游戲中的進化點,可以在現實中強化身體。
游戲中進化出來的能量爪、充能刀鋒、充能護盾、能量鞭拳、充能裝甲、充能熱能視線在現實中成為他的護身法寶。
游戲中的逆天大招墓尖滅殺、致命痛楚、萬千觸須——終結一切,使他成為現實中,絕對逆天的存在……

正文

第1章 停尸間

這是一間陰森冰冷的房子。

除了天花板中央的無影燈外,其他角落都處于灰暗與寂靜之中。

陰森,恐怖,死寂。

艾立就躺在這房間中央的停尸床上,胸口衣物上,有大片血跡。

沒有心跳,沒有脈搏,沒有呼吸——沒有任何生命體征。

三天前,他已經被判定為死亡。

但是……

某一刻,艾立的意識卻突然恢復。

他艱難地睜開眼睛,無影燈的光芒刺得他眼睛生疼。他的眼皮合起來又張開,反復幾次,適應了無影燈的光芒,模糊的視線才逐漸清晰。

但是,當他看到眼前的東西時,頓時驚叫出聲。

那是一把閃著寒光的手術刀,正向自己胸口切割下來。

艾立又是茫然,又是驚恐,連忙掙扎著坐了起來。

他這才看清,拿手術刀的,是一個穿著全套灰色防化服,頭戴防化面罩的人。

旁邊還有一人,同樣穿防化服戴防化面罩。

那兩人見艾立醒來,顯得比他更加驚慌。

他們驚叫一聲,扔掉手術刀,轉身就向外逃去。

艾立掙扎著從床上下來,胸口劇痛難忍。

他低頭看向胸口。

只見胸口處,有大片血跡,衣服也已被穿出十多個小洞。

很顯然,自己之前曾被十多顆子彈擊中。

發生了什么?

到底發生了什么?

他連忙扯開胸口的衣服,低頭看去。

但胸口處,卻沒有任何受傷的痕跡。

艾立又驚又恐,自己究竟怎么了?

他抬頭看向四周,只見這里墻上掛著規章制度之類的牌子,粗略看了一下,他頓時更加驚恐。

從規章制度上的意思來看,這里竟然是停尸間。

再聯想到之前那個穿防化服的人拿著手術刀,顯然是想要解剖自己。

這么說,自己已經死了!

胸口衣服上的槍眼,說明自己是被槍殺的。很顯然,自己確實是死了。

但為什么自己突然又活過來?

而且胸口沒有任何槍傷,甚至連一點皮也沒擦破?

艾立越想越覺得恐怖,再看看這陰森灰暗的停尸間,只覺得說不出的詭異。

他現在只想逃離這里,越快越好。

他忍著胸口的劇痛,向外逃去。

門外,那兩個身穿防化服的人已經不知逃向何處。艾立心中一片茫然,跌跌撞撞,穿過一大片空地,又穿過一個停車場。

這時,前面不遠處,一架武裝直升機快速降落,四個穿著黑色戰斗服的軍人跳了下來。

艾立下意識躲在一輛車后,悄悄看著那邊。

他看到了之前試圖解剖自己的那兩個穿防化服的人,他們加快腳步,向那四個軍人迎了上去。又回過頭來,指著停尸間的方向,顯然是告訴他們剛才停尸間里有死人復活。

艾立心想不好,這四個軍人是來抓自己的。

他正要逃走,卻看到那四個軍人突然舉起槍來,對準那兩個穿防化服的人。

嗒嗒嗒——

一陣槍響,那兩人的頭已經被打得稀爛,鮮血飛濺,身體無力地摔倒在地。

艾立腦子一片空白,剛才發生的事,已經夠詭異了。現在又突然看到兩個大活人就這么活生生被子彈射成馬蜂窩,腦袋都被射得稀碎,艾立更覺得恐怖。

他轉身就向后面逃去。

但他的腳步聲已經驚動了那四個軍人。那四人受過專業訓練,他們的速度比艾立快了許多。

很快就把艾立逼在了一堵圍墻下,四把M16步槍那黑洞洞的槍口對準艾立。

艾立喉結蠕動了一下,只覺得呼吸困難,胸口發悶。他驚恐地盯著那黑洞洞的槍口,感覺那槍眼里的黑暗似乎要吞噬自己。

他艱難地說:“不……不要……我……”

嗒嗒嗒——

四個槍口,火光噴射而出。

子彈入肉的悶響,清晰地傳入艾立腦海之中。

艾立只覺得胸口再次一陣劇痛,心臟已經停止了跳動,但大腦還沒有死亡。

他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無法呼吸。那種強烈的窒息感,讓他雙拳死死地攥了起來。眼珠突出,舌頭極力伸出嘴外。

不到三秒鐘,他的身體力量全部消失,沿著圍墻滑坐在地上。

后面的墻壁被他的后背刷出一道血跡。

又兩秒后,他的頭一歪,意識終于完全消失。

……

某一刻,艾立又一次醒來,雙眼迷亂,雙腳狂亂地蹬著,口里是窒息時才有的聲音。

“呃——啊——”

那種臨死時的感覺,讓他極度痛苦。

但求生的本能又讓他雙手胡亂揮舞著,似乎想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不過這樣的情形只持續了三秒。

三秒之后,艾立突然完全清醒,雙眼變得清明起來。

他一愣,隨后雙手雙腳無力地落在床上。

他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天花板,片刻后,才緩緩吐出幾個字:“尼瑪,又是這夢。”

已經半年了,他幾乎每天晚上都做這個夢:從停尸間醒來,然后被四把槍KO在圍墻邊……

其實夢里的場景,他很熟悉。

那是在一年之前,他在電腦上玩過的一款很久以前出的游戲,名字叫《虐殺原形》。

游戲之中的主角,就是從停尸床上醒來,驚走了兩個身穿防化服的科學家。之后那兩個科學家打了電話求援。但那四個軍人到來之后,卻先槍殺了那兩個科學家,然后槍殺了主角。

不過之后主角再度復活,并逃了出去。

然后不斷擊殺軍隊和那些變異怪物。只要殺了軍隊和變異怪物,便能獲得進化點,從而不斷進化,慢慢變強。

在游戲中,主角通過進化,不但身體素質比普通人強百倍,而且會獲得像金剛狼一樣的鋼爪、右臂變成巨大的刀刃、雙臂變成巨錘、能飛檐走壁、在空中長距離滑翔……各種強大到變態的技能,甚至能憑一己之力,與整個軍隊對抗。到最后,就連核彈都炸不死主角。

可是這一切與自己有半毛錢關系嗎?

為毛每天晚上做夢都是這個?

而且主角被四個軍人槍殺后,是復活了。為什么自己每次都直接被干掉?

還有天理嗎?

還有王法嗎?

在床上又躺了足有半個小時,吐了半個小時槽,艾立才懶洋洋地坐了起來。

窗外,陽光燦爛,每朵花都在陽光下向著自己微笑。空氣如此清新,世界如此美妙。

這樣的天氣,最適合……

睡懶覺!

艾立又如僵尸一般,直挺挺倒在床上。

半年了,天天都被這個噩夢嚇醒,沒睡過一個安穩覺。

趁著這好天氣,再補一覺。

剛閉上眼睛,旁邊的鬧鐘突然響了。

一道淡藍色光束從鬧鐘上射出,一個全息投影的可愛女孩出現在床頭。

“現在是2035年9月1日,上午7點整。這已經是第三次叫您起床了,戰士學校今天開學,再晚就要遲到了。”

那漂亮女孩聲音甜美,宛如黃鶯。

艾立猛地睜開眼睛,瞪了天花板三秒,突然從床上一躍而起,雙眼冒著精光。

“終于到了戰士學校開學的日子,一個嶄新的戰士,未來的世界之王,將要新鮮出爐!老子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艾立一手指天,信誓旦旦。

穿衣、洗漱、吃早飯,總計用時不到十分鐘。

之后從媽媽手里一把抓過200元學費,扯開房門,就向外奔去。

“去學校要努力啊,一定要成為最好的戰士。”

媽媽的叮囑聲從身后傳來。

艾立沒有回頭,只擺了擺手:“你就等著為我自豪吧。”

話聲落時,人已經消失在轉彎處。

身后,母親的臉上,滿是憂慮,看著他消失的地方,悠悠地嘆了口氣。

父親過來,扶住母親肩膀,道:“雖然他天賦不足,但讓他試試,他也就會死了這條心。下午他就會回來,踏踏實實跟我們過日子,不會再成天想著成為什么戰士了。”父親的臉上,也有一絲無奈。

母親聽了,又是一聲嘆息……

第2章 月夜異變

半個小時后,艾立氣喘吁吁地來到一個巨大的人工湖邊。

這人工湖呈正圓形,直徑有一千多米。湖水碧綠澄澈。

抬頭看向空中。

只見湖上空百米處,懸浮著一塊極其巨大的巖石,宛如一座空中城市,戰士學校就在巖石上。

在巖石邊上,有一塊塊懸浮著的一平米的透明能量板,在上上下下地移動。

這叫懸梯,人們可以乘坐懸梯,到達上面。

艾立踩上一塊懸梯,那懸梯立即啟動,快速上升。

半分鐘后,他已經來到巨石上。

戰士學校他之前已經來過幾次,但現在看到,心里依然充滿震撼。

這戰士學校,實在太過宏偉壯觀。

隨著報名的人群,他進入學校大門,來到學校的中心廣場。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