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末日符紋師

點擊:
外星球的入侵,給地球帶來了一片廢墟,但當危機暫時散去,科學家們在廢墟中發現了符紋技術,能量……
同時,人們體內的基因開始發生突變,能量修煉者,血脈者,異能者,在廢墟中,開始嶄露頭角,
一個全新的世界,正悄然在所有人面前,展開……
意外得到一款來自外星人學習軟件的退役特種兵陸凡,將會在這片廢墟上,掀起怎樣的風暴呢?

楔子

2035年,一顆比地球大十倍的星球突兀出現在地球公轉的軌道上,并與地球相撞。

沒有想象中的天崩地裂,海枯石爛,兩顆星球宛若兩個親密的情人般輕柔的擁抱在了一起。

然而還沒等地球上惶恐的人們歡呼時,無數奇怪的生物便從那星球上涌了出來,無情的屠戮,將人們拉回了現實。

星球撞擊沒有造成的天崩地裂,海枯石爛,這些生物,做到了。

導彈、核武器……

人類用了一切能夠想到的辦法,卻仍然只能接受屠戮,就在所有人都絕望的時候,轉折點出現了,這些入侵的外來生物大量死亡,然后在一天之內全部撤回了那顆大星球之上。

2040年,人類對外星生物尸體和武器研究有了新進展……

2045年,人類基因開始突變,各種詭異事件接連發生,引起大規模的恐慌……

2050年,能量修煉者,血脈者,異能者異軍突起,宛若神話時代降臨……

2065年,希望之光能射槍研發成功,掀開了人類反攻的序幕……

而在戰火紛飛,死傷無數的前線,有一家賺黑心錢的小店,每一個路過的戰士或者傷員,都會忍不住對著小店吐一口唾沫。

如果不是聯邦法律的約束,那小店老板估計很難活到現在吧。

這也是小店老板咎由自取,因為,這老板實在太黑了,這家小店不賣其他的,只賣前線最常用,也是需求量最大的止血劑。

可就是這樣一個普通卻往往能在關鍵時刻救命的止血劑,市場價只要10華夏幣,那黑心的小店主竟然要288,價格昂貴也就算了,這黑心的老板竟然還要先付錢。

哪怕是你血快流光了,也得先付錢才能拿到止血劑。

這樣的小店主,就算是從來沒有人前去照顧他生意,但也成功的引起了所有的人的怒火。

第一卷 小店少年  第0001章 小店少年

陸凡翹著二郎腿,十指插進一頭黑發之中,靠在小店的躺椅上,悠閑的哼著不知名的小曲。

看著從前線活著回來,卻渾身帶傷的冒險者,他并沒有太大的感觸,前線充滿了危險與機遇,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想要得到機遇,就需要承受危險,這,很公平。

陸凡原本是龍牙特種部隊的小隊長,在一個月前,他九死一生的為聯邦完成了一個神秘的任務,沒想到,等待他的不是連升三級,也不是豐厚的賞賜,而是,軟禁。

這一切,只是因為執行任務的小隊只剩下他一人,而他,修為盡失。

當然,這只是陸凡自己所認為的原因,具體如何,不得而知。

悲憤的陸凡原本是想來前線送死的,他想在死之前再斬殺幾只怪物,軍人,當戰死于沙場。

不過在他戰死之前,腦海中憑空冒出一個聲音,這個聲音救了他,不,只是阻止了他,至于是否是救了他,還很難說。

于是,他就在前線住了下來,還從附近的垃圾場買了架破爛的梭車,開起了一間小店,這架梭車,既是小店,也是臥室,小日子過得倒也悠閑。

看著露出諂媚笑容,向那些冒險者迎去的小商販們,陸凡嘴角微微上翹,小曲哼得更加賣力了。

對于那些看到價格光幕向他吐口水的傭兵們,陸凡更是無動于衷,身為聯邦特種兵之王,什么樣的場面他沒見過,當然,最主要的是,他理虧!

“人家都去拉生意去了,你坐在這等死啊?”悠閑的陸凡腦海中,突然冒出了這個聲音。

撇了撇嘴,陸凡并沒有被這個突然冒出來的聲音打擾了興致。

看著陸凡無所謂的樣子,腦海中的聲音再次氣急敗壞的響了起來:“你這樣下去,我什么時候才能完成任務啊?我怎么能遇到你這樣的主人,我當時真特么是瞎了眼。”

“我靠,你還好意思說我,一瓶止血劑你要288華夏幣,標準市場價也不過才10華夏幣而已,你要是標價20華夏幣,甚至是50華夏幣,我都還能提起去宣傳的勇氣,這么高的價格,就算我去宣傳,有用么?”

“人家又不是傻子!”

陸凡晃悠著二郎腿,停下了小曲,破口大罵,看來,對于腦海中的聲音,他也是有不小的怨念啊。

腦海中的聲音似乎也因為陸凡的話有些不好意思了,訕訕的說道:“咳咳,那個,我這個止血劑,效果比較好嘛,賣貴一點,那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

說到后面,陸凡腦海中的聲音也變大了些,似乎真的如他所說那般,所以有了底氣,聲音自然也變得底氣十足起來。

腦海中的聲音依然還在喋喋不休,陸凡卻是伸了個懶腰,將音樂聲音調得更大,似乎想要壓過腦海中那令人厭煩的叨擾,繼續哼著小曲,全身都隨著音樂擺動,那樣子,好不愜意。

“小兄弟,你怎么還待在這啊?做我們這種小生意的,就不能太要面子,你不去拉生意,就沒有生意了!”

就在陸凡舒服愜意的時候,一位六十歲左右的老者來到他的梭車前,語重心長的對陸凡吼道,之所以要吼,那是因為他之前小聲的說了一次,而正在聽歌的陸凡,顯然是沒有聽見。

聽到聲音,陸凡趕緊取下一只耳機,腦袋中還繚繞著音樂的聲音,過了半晌,才反應過來來人說的什么。

來人正是陸凡梭車小店旁邊的店主,主營收購和販賣材料,因為臨近前線,經常有從前線退下的傭兵前來出售材料,生意倒也不錯。

錢伯是一位慈祥的老者,又因為生意不沖突,他也將他旁邊的小店主,這個年輕的小伙子陸凡,當成了自己后輩,看著陸凡慘淡的生意,陸凡自己不著急,他卻是看不下去了,已經提醒過陸凡好幾次了。

“錢伯,我這上去推銷,也沒用啊!”

對于錢伯,陸凡還是很尊敬的,但這件事,也確實不是他能決定的,攤了攤手,一臉無奈的樣子,他選擇在前線開小店的初衷,可也是為了賺錢,賺不到錢,他也很絕望啊。

“你還好意說,哪有你這樣做生意的啊?一瓶止血劑都要288華夏幣不說,還只賣止血劑,像我們這種小店,拼的就是貨品齊全,價格便宜,質量相對較好就行,你還是趕緊把價格調回去,好好做生意吧。”

錢伯聽到陸凡的話,頓時更為氣憤,指著陸凡梭車小店前的光幕,光幕上寫著,止血劑,288華夏幣。

陸凡再次露出一個無奈的苦笑:“錢伯,不是我不愿意降價,只是,成本在那里,我要是降價賣,就虧本了啊。”

陸凡此時也是有苦說不出,只能用這個借口來搪塞錢伯的好意了。

“你欺負我老人家不懂行啊?雖然我是做材料生意的,但我也有我的消息渠道,要是你真想做生意,老人家我可以給你介紹一個賣家,能夠給你提供合適價格的止血劑貨源。”

錢伯看著陸凡的苦笑,搖了搖頭,語重心長的說道,他也確實是為了陸凡好。

“多謝錢伯的好意,其實我現在這樣挺好的。”

陸凡當然能夠感受到老人的好意,但他只能拒絕,他想賺錢不錯,但賺錢并不能解決他的問題,想要解決問題,他腦海中的聲音,才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別無選擇。

看著陸凡一副不知悔改的樣子,錢伯似乎也是徹底失望了,重重嘆了口氣,竟然什么都沒再說就離開,向自己的小店走去。

看著錢伯離去的背影,仿佛瞬間老了幾歲一般,陸凡自己也是重重的嘆了口氣,他,也不想這樣啊。

“老板,來瓶止血劑。”

就在陸凡嘆氣的時候,一個聲音從小店前傳來,不過,陸凡卻提不起半點精神,因為,這樣的事情,他開店以來的幾天,也遇到過不少次了。

但只要對方看到了價格之后,憤然離去的,都是修養好的,破口大罵者,不計其數,這不,小店前的口水都快成河了。

“你看到價格了嗎?你確定還要?”

想來眼前這人也是只看到梭車小店上巨大的十字廣告光標,而沒有仔細看價格就跑過來的吧。

這也是前線小店的特色了,在小店上方投影一個巨大的光標,能夠讓人在遠方就能看見小店,算是變相的廣告吧。

藥劑店是一個紅色的十字光標,材料店是一個獨角犀的獨角,武器店則是兩柄交叉的斧頭……

雖然對方語氣不是很和善,但作為一個有良心的商人,陸凡還是決定提醒一下對方,陸凡自我感覺良好的想著。

“我說你這老板有病是不?有你這樣做生意的嗎?沒看到老子手臂正流血啊?還不快拿來。”

看見陸凡一臉無動于衷,還有閑心問他問題,來人頓時破口大罵,如果不是趕時間,他甚至都想換家小店了,至于陸凡所說的價格,估計也就比其他地方貴一點吧,這點小錢,他馬飛還不在乎。

陸凡可不是什么老好人,對方的語氣讓他收回了指向價格光幕的手指,嘴角露出一絲戲謔的笑意,從小柜子中取出一瓶止血劑就遞給了對方。

既然別人迫不及待的想被宰,他也樂得做一筆生意。

至于賴賬這種事情,在聯邦法律之下,他倒是有些期待!

第0002章 第一筆生意

看著陸凡嘴角那戲謔的笑容,馬飛感覺自己一肚子火氣都上來了,他發誓,這是他遇到的,服務態度最差的店主了。

馬飛原本是一個小探險隊的成員,這次剛好完成任務回來,將梭車開到偏僻地段,跟等在前線的女友解決了一下生理問題,沒想到兩人干柴烈火,過于饑渴,動作太大,竟然撕裂了手臂上的傷口。

更讓他窩心的是,備用的止血劑在前線早就用完了。

這不,急急忙忙的跑出來想止了血回去繼續快活,沒想到就遇到這么一個不上道的店主,能不氣么?

“請先付錢。”

正在馬飛暗自火起之時,陸凡那令人心煩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