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暴走狂尸

點擊:
我從末世踏血而來,跨過逝去的歲月,面對漫天瘡痍的未來,我們跪地懺悔,災難......,那個飲血尸橫遍野的日子,誰來承受這我們親手創造的罪惡。
第一章 C細胞變異

1998年,美國研究者在非洲黑鼠身上發現c病毒。 由專家指出,此病毒用于癌癥物種,可以吞噬所有的癌細胞。這一發現,頓時震驚了全世界。

1999年1月,在一些研究機關的項目下,率先將c病毒,適量的注射一個晚期垂死的癌癥患者。觀察一周,該癌癥患者非但身體上沒有癌細胞,一種新活力的細胞也在增長。大量醫學家研究了這種細胞,發現除了對人體有加快新陳代謝的作用外,沒有任何危險人體的因素。于是,他們稱這種細胞為“c細胞”,并認為,一個能治好癌癥的新時代在他們手中到來。

同年4月,被注射過c病毒的癌癥患者,忽然發生異變,其白血球與c細胞相融合,不停地進攻人體的免疫系統,內分泌腺,腎,大腦等重要部分,釋放大量有毒激素,使患者的身體結構,骨骼,基因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那些變異的人力大無窮,外形可怕,通過撕咬,將唾液中的有毒物質傳輸到被撕咬的生物身上。而被撕咬的生物在死后3分鐘內,也會產生變異。

……

1999年4月戰爭爆發前夕,夜晚9點。距離完全爆發時間22:10,還有1小時零十分鐘

地點,夜城。

今天,夜城結束了連續十二天的雨天,天空格外清澈明朗,斗羅萬千的黑盤中,無數燦爛的星星,將其輝煌的點綴。

或許是連續下雨導致心里沉悶,難得一個晴朗的夜晚,大街上的往人,出奇的多。

而這些往人一般都會去一個地方,夜城最繁華的商業街中心,中國的南方第一高樓64層大廈,星塔。

黑夜中,星塔在這里就像是巨人一般站在這個城市中,無數路過這里的人,都會心生一種壯闊。

做為夜城的招牌建筑,整座星塔大多為夜城居民的娛樂場所。1到6層大廈內鋪設酒吧、歌廳、電影院,歌劇院等等,7層及以上,則是辦公大樓和豪華的住房。

而也正是這么一個心情極好的一天,夜城的人們似乎一點也沒有感到一場全人類的災難,會在這里降臨。

星塔大廈26層,一個房間內。

從高空懸浮的窗外往里看,能發現這是一個奇特的房間,在這個房間中,每一個角落都堆滿了布袋熊娃娃。墻壁是粉紅色,燈光卻是橘黃色的,不刺眼的微光和這種基調混合在一起,很容易讓人想到這是一個女孩子的房間。

的確,只聽“咔嚓”一個開門聲,一個裹著浴袍的女孩子從浴室內走了出來。清澈的臉蛋,火辣的身材,晶瑩的皮膚,宛如阿爾卑斯山上的純潔雪白的精靈,給人一種巴黎圣母院中歌劇一般的迷戀。

當她走出浴室后。忽然間,“嘀嘀嘀—”放在茶幾上手機鈴聲響了。

她擺弄了一般烏黑秀麗的頭發后,接起電話,只聽對面是一個開朗的男聲:“hi,親愛的夢熙,這么晚還來打擾你真是抱歉,你在中國生活的好嗎?”

“卡爾,呵呵……你不用道歉,美國現在應該還是白天吧?”夢熙下意識地擼了擼她那挺拔的雙峰,整理了一番裝束,笑道:“回到中國,我感到非常棒,畢竟這里是我國家,作為一名中美交換生,10年學習終于告一個段落了,可是,經管回到了祖國,但是現在我卻很想念在美國的你們。”

“呵呵,以后你還是會到美國和我結婚的!我們結了婚后,你就長住美國好了!哦,對了,我父親為你挑選的住宿還可以嗎?”那個開朗的卡爾開心問。

“我住的地方也非常好,星塔很豪華,夜城這個城市很美,替我謝謝伯父。”夢熙笑道。

“能有你這句話,我想父親心里一定樂死了,呵呵!他最近可是一直為一個問題糾結。”

“什么問題?伯父有麻煩嗎?”

“不是,不是,伯父沒有麻煩,他只是在糾結為什么結婚時教堂里總有孩子向人討玩具,而不是糖?要知道,糖比玩具送起來輕松多了。”卡爾笑著說。

夢熙擺弄了一下頭發,秀長美麗的頭發批過身后,沒有擋住她的眼睛。

“那是當然,現在的父母都不贊成小孩子吃糖……”

“砰砰砰——”三聲奇怪的敲打聲打斷了夢熙的話。令夢熙有些奇怪。

有人敲門?夢熙的視線掃向房間門,仿佛下一秒,剛剛的敲門聲會再度響起。

不過,讓夢熙詫異的是,她來到中國就遠在美國的卡爾知道,是誰在晚上來找她呢?

或許,不是找她,敲錯門了也說不定。

夢熙正準備把敲門聲放在腦后,繼續和卡爾說話,但是,那敲門聲又突然響起。

“砰砰砰—”這一次,清脆響烈,不過,這個聲音卻不是從門外傳來的。而是從窗外傳來的。這是一陣敲窗聲。

住在星塔的居民都知道,星塔的所有房間都設有賞光玻璃,沒有墻壁,只要打開玻璃,就能感受到數百米高空的涼風。

不過,夢熙卻感到了一絲恐懼,窗外是百米高空,怎么可能有人敲窗戶?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真好詮釋了夢熙的疑惑。

只見一個男人,從窗外吊著拉繩,停浮在夢熙的窗外。

“小姐,請打開窗戶,謝謝!”窗外的風不停地將那男人的聲音吹到別處。

這……這是?夢熙有些傻眼,窗外的這個男人,讓她渾然忘記,自己那對飽滿的玉峰,有一半沒有被浴袍遮住。

“親愛的,其實我想說……我想發玩具給小孩……在我們結婚的時候……呵呵,你知道的,雖然麻煩一些,但是……但是,我覺得這樣我們能更幸福……嗯?……夢熙?……夢熙?你在嗎?”夢熙電話那頭,傳來了卡爾的呼喚聲。

但,夢熙卻把注意力都放到了窗外那個男人身上。

“卡爾,我現在有點事,等會我打你電話。”未等卡爾說話,夢熙“嘀”的一聲掛掉了電話。

“小姐,能打開窗戶嗎?謝謝!”窗外那模糊面孔的男人,正不停地敲打著窗戶說道。

夢熙當然不可能為突如其來人打開窗戶。

他是誰?來干什么?他知不知道,在窗外很危險?他是壞人嗎?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窗外的那個男人,給人一種極度不安全感,而對于這個男人提出的 。

“打開窗戶。”夢熙顯然已經感受到了危險。

“你是誰?……”

夢熙正想試探地問對方。卻只聽“哐啷”一聲,那男人重拳打碎玻璃,破窗而入。

“啊……”夢熙看著這個“危險的男人”破窗而入,頓時大叫起來。

“hi,小姐,請別亂叫!我沒有惡意。”

說話的是一個和夢熙差不多大的年輕小伙子,一頭短發,留著西部牛仔式的胡子,略微帶著紅棕色的臉色證明著他無比的健康。

不過,最讓夢熙感到可怕的是,這個人露著一臉邪惡的笑容。

你沒有惡意?誰相信?有誰見過,一臉壞笑的男人,一邊說沒有惡意,一邊打破窗戶,闖入別人的家中?

他是誰?還是變態狂?又或者是毒癮者?他怎么做這么冒險的事情?他難道不知道窗外離地面有至少有一百米高嗎?

夢熙心中想了許許多多這個人的身份。

此時此刻,夢熙眼前的男人,略微的查看身體后,一臉笑著走向夢熙。

“你……你是誰?你要干什么?”夢熙慌張地問道。絲毫不注意,自己的浴袍已經滑出了半個香肩和白兔。

“新語誠,我叫新語誠。來自于中國,很高興認識你!”這個叫新語誠的男人一邊看著手中帶進來的巨大背包,一邊說道。

當他抬頭看到夢熙此刻的樣子后,臉上露出了一抹邪惡的笑容:“在之前,能否回答我另外一個問題?你是否經常穿40d罩?”

什么?40d罩?夢熙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那對碩大的玉峰,雪白的**,晶瑩剔透,此時此刻正半裸露在外面,挺拔誘人。

她飛快地伸手將她的乳峰塞進浴袍。心中卻是無比的恐慌。

不會是變態吧?

“你……”

夢熙無話可說,當機立斷撥打了報警電話。

“喂,是公安局嗎?我家有人非法闖入……嗯嗯……我在星塔2607房間,嗯嗯!你們快過來。”

“報警可不是明智的選擇……”

新語誠一邊聽她報警,述說著地址及經過,一邊毫不理會地從他巨大背包中拿出一件件器具。

只見,他從背包中拿出一個折疊的鋼筋架,一個黑色的數字小盒子,一個像是機槍槍管的物件,氣割用具,以及一把沖鋒槍的零散件。

當新語誠第一組裝好沖鋒槍之后,夢熙頓時害怕了,她在報警的電話里,對著中國的公安局焦慮道:“還有槍,他還有槍,你們快過來……”

新語誠帶著這些用具來到這個都是布袋熊娃娃的房間一角,動手開始組裝起來,時不時地轉頭對夢熙笑著說:“不要怕,小姐,有我在這里,沒人敢傷害你……”

聽到這話,夢熙心中頓時氣憤,真是個神經病,在這里,你就是最大的危險者呀。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夢熙小心翼翼地問道。她看到眼前

“這個……小姐,暫時不好說,如果你害怕的話,你可以離開這里。不過,福禍相依,最壞的有時也是最好的。”新語誠扭頭齜牙笑道,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

“不明白你在說什么,警察馬上就要到了,如果不想進監獄的話,現在走還來得及。”夢熙不知道從哪里來的膽子,竟然這樣跟他說話。

當話說完之后,夢熙也頓時驚得身上起汗,或許是那人除了舉動怪異外,一直對自己比較規矩吧。

“你威脅我?”新語誠笑了笑,他從地上拿起組裝好的沖鋒槍對著夢熙指了指。夢熙頓時嚇得舉起了雙手,口中結巴:“沒……沒有……不是那個意思……”

新語誠笑道:“不用緊張,這把槍是麻醉槍,雖然上了超強麻醉,但是,絕對不會死人。”

麻醉槍?夢熙放下舉起的雙手。

新語誠搖搖頭,顯得有些無奈,繼續手中的活。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