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末日之無上王座

點擊:
一帝二后三皇四尊,七絕城末日爭輝!
當一切重啟,蒼穹下,江峰執掌雷霆,仰望星空!

第一卷

第1章 時空傳送

“滴答~滴答~滴答”,灰暗的房屋角落,一道人影低著頭,破爛的衣服勉強遮擋身體,一柄長劍背在身后,留海擋住眼睛,相貌平平。

江峰蜷坐在地上低頭看著手中的黑珠,苦笑一聲,“該死的沖動”,轉頭看了看窗臺外,月光灑了進來,江峰不禁再次往里躲了躲。

三天前,雷神傭兵團雇傭進化者進入海藍基地市千里之外的森林中尋找一只變異獸,江峰就是其中之一,費了好大勁才找到那只變異獸,雷神傭兵團團長雷戰親自出手以強大的雷霆之力轟殺了那只變異獸,變異獸尸骨無存,事后雷戰卻很失望,仿佛沒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但其實就在那只變異獸死亡的剎那,一顆黑珠從它體內激射而出正好落到了江峰手上,江峰原本想將黑珠交給雷戰,他估計雷戰就是在找這個東西,但不知道為什么一時沖動自己收了起來,在這個時代,沒有強橫的武力是無法保護自己的東西的,特別是江峰拿到黑珠的一幕被另一個進化者看到了,導致雷戰知道了這件事前來追殺他。雷戰此人做事肆無忌憚且瑕疵必報,一旦被他抓到肯定比死還痛苦。

還好雷神傭兵團中有一個江峰好友偷偷告訴了他,江峰才得以提前逃離,即便這樣江峰也被雷神傭兵團堵在了這片廢墟,插翅難飛。

距離江峰千米之外的曠地廢墟上,雷戰雙目赤紅,拳頭緊握,眼中殺意毫不掩飾,“團長,快來不及了,好幾個傭兵團急速接近,甚至連那個人都來了”雷戰身后一個中年人急道。

雷戰哼了一聲,“這群混蛋嗅覺倒是靈敏,那小子拿的東西可是羽皇親口吩咐一定要得到的,算了,你們上飛機,只能孤注一擲了。”

聽了這話,雷神傭兵團所有人員全部面露驚容,迅速坐上飛機升空。

轉眼,地面只剩雷戰一人,“小崽子,算你好運,一死百了,本來還想抓住你好好折磨一番,可惜了”說完,雷戰雙腳踏地,無形的力量升騰,氣浪自雷戰為中心迅速向外噴發,大地仿佛在轟鳴,絲絲雷電自雷戰身體內涌出,轉眼狂暴無比。

上空,飛機內,“快,再升空,被團長的雷暴觸碰到就死定了。”

暗處,一個鬼面人影游走在陰影之中,離開了這片區域。

遠處,江峰左眼上一塊透明鏡片突然發出警鳴,“一道道數值快速上漲,二百,三百,五百……一千,一千二,一千五,一千八,兩千”砰的一聲,鏡片爆炸,江峰駭然看向雷戰的方向,那里,狂暴的雷霆之力肆虐,仿佛一只恐怖的雷霆巨獸在咆哮,“不好,雷戰要將這片大地化為虛無,八級進化者的攻擊力我一碰就死,快逃”江峰心中狂喊,整個人不顧暴露一沖而上逃向遠方。

“現在想跑,晚了,雷——暴”雷戰一聲大吼,雙掌之間雷霆之力轟的射向大地,無盡的雷霆風暴肆意沖向遠方,沿途觸碰的任何事物全部化為飛灰,江峰恐懼地看著巨大的雷霆降臨,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死亡的味道近在咫尺,沒想到剛找到自己的身世就要死了。

陡然間,原本在江峰懷中很安靜的黑珠激射而出迎面撞向了雷霆巨獸,仿佛充能一般將雷霆之力全部吸收,一條黑色通道被打開,江峰整個人被無可抵擋的吸力吸進了黑色通道之中,轉眼消失無蹤,仿佛從不存在過。

……

蘇陽市,下午,夕陽緩緩下沉,繁華的大街汽車川流不息,火車長鳴漸漸遠去,火車道旁一間老舊的民宅中,一個年輕人張口灌下大口白酒,雙眼朦朧地看著電視機,越來越昏,沒一會昏死過去,地面擺滿了酒瓶和泡面。

當最后一絲夕陽落山,大地陷于黑暗,有錢人的夜生活剛剛開始,老舊民宅內一條黑色通道出現,江峰整個人掉落而出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醉酒青年身上,原本就昏死的年輕人被江峰一砸徹底沒了呼吸。

江峰甩了甩頭,這是哪?抬頭看了看四周,恩?眼熟,好眼熟?轉頭看向被自己壓在身下的年輕人,江峰瞳孔急劇收縮,這個人??這個人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等等,這個環境,這個人,想著,江峰一下子站起身沖到床頭拿起手機,時間——2050年7月16號19點27分。

江峰放下手機,看向窗外,世界一片和平,該享受的享受,該工作的工作,這是末日前夕。

難道穿越了?江峰看了看地面已經死去的另一個自己,不對,不是穿越,而是平行時空,記得之前一位學者提出過平行時空理論,可惜未被證實,如今江峰毫不懷疑平行時空理論,因為這里,正是末日前自己住的地方。原本自己喝醉酒直到第三天才行,那時喪尸遍地,還好自己住的地方有很多泡面,最終撐到有人救了自己。

而現在,因為一顆黑珠,自己殺死了自己,還有比這更好笑的事情嗎?對了,黑珠呢?江峰找了找自己身上,胸口處,一顆黑珠安靜躺著,黯淡無光。江峰摸了摸黑珠,不再多想收了起來。

宇宙有無數的平行時空,發生的事情原本是一樣的,但宇宙充滿了偶然性,一個小小的意外有可能造成平行時空的軌變,而那顆黑珠,就是這個意外。

江峰無語地看著地面已經死去的十年前的自己,通道將時間縮短了十年,而這十年剛好是世界大災變的最重要的十年。

2050年7月17號夜里一點十二分,天降隕石砸向太平洋,神秘的輻射瞬間傳遍地球,無論是人類,動物還是植物,甚至金屬都產生了不可預測的異變,有人死亡,有人變成喪尸,而其中有的人脫離原本平凡的軌道超脫世間成為頂峰的存在。

末日時空,江峰是從2055年才開始成為進化者,之前的五年就如同和平年代一樣自怨自艾,浪費了太多機會,那時普通的喪尸已經絕跡,剩下的都是恐怖的強大喪尸和變異獸,這也導致江峰花費了五年時間才達到五級進化者的程度。

而這個時空,一切還未開始。

江峰看了看地面原本這個時空的自己,雖然已死去,但稚嫩的臉龐依舊充滿了無奈和苦澀,那個時候的自己對這個社會深感無力。

江峰抬起地面這個時空的自己放到床上,轉身站在窗臺邊,看向天空,嘴角含笑,目中隱含期待“一切重新開始嗎?一帝縹緲無蹤,二后艷絕古今,三皇雄霸天下,四尊誰與爭鋒,七絕城執掌一方,一帝二后三皇四尊七絕城,那個時空我沒有資格觸碰你們,這個時空我是否能夠觸碰甚至鎮壓你們,快了~~快了!”

看了看手機,還有五個多小時,江峰難得休息一下,坐在床邊拿起遙控器,好懷念的感覺,江峰笑了笑。

“現在播報明天天氣預報,據……”電視內,一個甜美女孩身著職業正裝微笑的播報著天氣預報,江峰看著女孩,眼睛越來越亮,柳翩然,蘇陽市人氣偶像,天氣預報員,即便不是影視歌三棲明星,她的人氣也不遜色于那些一線明星,因為這個女孩長相甜美,用很多二次元腦殘粉的話說就是她是治愈系的。

在蘇陽市,你可以不認識市長,不認識市委書記,但絕不可能不認識柳翩然,她是這個城市的驕傲。

江峰自然不可能是柳翩然的腦殘粉,經歷過末世,什么樣的美女在那個時代都變得一文不值,僅僅只是強者的私有品,是奴隸,讓江峰在意的不是柳翩然人氣偶像的身份,而是她的另一個身份——七絕之一,雨神。

末日時空,毒王許云梟跟柳霸天競爭三皇之位失敗,被柳霸天一刀砍中心脈,必死無疑,死亡前夕許云梟喪心病狂將自己的所有星力凝聚成毒云徘徊在一座大型幸存者聚集地上空,毒云降下毒雨,百萬人口聚集地轉眼間哀嚎片野,瞬間死亡十數萬人,幸好柳翩然及時趕到將自己的光芒治愈之力凝聚為光雨跟毒雨對抗,由于許云梟死亡,毒雨后繼無力被光雨驅散,柳翩然這才得以救了百萬幸存著,被封為雨神,位列七絕之一,而經歷這場雙雨之爭,那片聚集地形成獨特氣候,最外圍被毒雨包裹,時不時下毒雨,喪尸變異獸都不敢靠近,里面被光雨籠罩,住在聚集地內的人不用擔心安全,被稱為末日最安全的聚集地之一,世人稱之為雨城,而柳翩然就是雨城城主,七絕城之一。

第2章 輻射開始

蘇省作為江峰故鄉,長江中下游,魚米之鄉,末日前全省八千萬人口,輻射后總人口差不多還剩余過千萬,誕生的強者極多,即便是在強者浩瀚如海的蘇省,能成功登頂讓世界銘記的絕頂強者也是極少的,其中柳翩然絕對是站在頂峰的。

如果不是看到電視,江峰都忘了蘇陽市,離他這么近的地方會有末日時空的七絕城主之一。畢竟有五年的空白期,末日前期的事情江峰所知甚少。

“既然柳翩然在這,那他哥哥刀皇柳霸天應該也在”江峰突然想到這點,眼中興奮之色一閃而逝,柳翩然戰斗力雖然不弱,但畢竟是主攻治愈,登頂也是因為強悍無匹的治愈能力而非戰斗,而刀皇柳霸天完全相反,據說柳霸天完全是個戰斗瘋子,末日時空讓無數人膽寒恐懼的毒王許云梟他完全不怵,還成功斬殺,正因為斬殺了許云梟,柳霸天才以無可撼動的名望坐上三皇之一的位置。

就這么想著,江峰忘記了時間,他只想多回憶回憶,想想末日時空哪些強者在蘇陽基地市。

叮鈴鈴!

一陣鬧鈴響起,江峰眼中寒芒一閃,看了看手機,還有五分鐘。

伸手將一直背在身后的長劍抽出,用力握了握,好重!江峰嘆了口氣,經過那個時空通道,整個人似乎被壓縮了一樣,五級進化者的力量蕩然無存,只有重新來過了。

還有一分鐘,高空,一道紅點穿過大氣層落向遠方,這時,江峰突然聽到門外一聲慘叫,是貓的慘叫聲,聽到這個聲音江峰一拍腦門,“怎么忘了提前抓一些動物控制起來,等他們變異了直接殺了不就行了。”

想著,江峰走到門外,那里,一只野貓閃爍著綠色瞳孔盯著江峰,爪子伸出低吼著。

這時,一道無形波紋透體而過,江峰身體一顫,眼前一片光芒閃耀,是雷電,異能,異能覺醒。

江峰興奮地看著眼前出現的雷電幻覺,末日時空江峰沒有異能,絕大部分人都沒有,而現在,重新經歷了一次輻射,他得到了異能,而且是號稱攻擊力超強的雷電異能。江峰不知道是因為自己本身就是雷電潛力還是因為雷戰那一擊,這一切都不重要了,當幻覺消失,江峰眼前那只受傷的野貓緩緩膨脹,一道兇悍狠厲的氣息出現。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