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漂浮在東莞的眼淚

點擊:
本文是一部在東莞厚街各個鞋廠真實、感人的打工回憶錄.作者自2000年來到東莞,十年以來一直漂流在厚街各個鞋廠。《漂浮在東莞的眼淚》是作者親眼目睹、親身經歷在鞋廠的打工生涯,愛情的起浮、命運的轉折、商場的腐敗、現實的殘酷、人心的貪婪和自私、企業的斗爭兩敗俱傷最終值得讓人感慨和深思;《漂浮在東莞的眼淚》反映了現實社會的進步發展,作者憶苦思甜,對故鄉父母、親人、老屋、同齡人以及貧窮家庭背景的真實、辛酸、傷感對比和回憶;《漂浮在東莞的眼淚》再以母愛的無限、東莞飛速進步和發展、東莞2009年成功創建全國文明城市而自豪、金融危機、雪災、汶川地震的抗戰勝利反映現實中國的實際國情和國家領導人對東莞和災區人民的大力支持和關懷;《漂浮在東莞的眼淚》最后以文明東莞,文明奧運為亮點,奧運會的成功舉辦和神州七號飛船載人上天的盛大壯舉為重心,強烈突出了中國才是最強大的,東莞才是最美麗的而結局.....

第一卷

第一章 茫然之間進鞋廠

當你在一個工廠艱苦奮斗取得一個很高的職位時,請不要那么心安理得,說不定哪天隨時會有人代替你的位置;當你開著一臺靚車行駛在公路上時,請不要太高傲,要記住你曾經創業時的艱難;當你奮斗了多年還沒有取得什么成就時,請不要著急,說不定哪天你就成了老板;當你已經成了老板,家財萬貫、每天享受燈紅酒綠時,請你不要那么得意,說不定哪天你會變得一無所有……

當你擁有一份美好的愛情時,請你不要太沾沾自喜,說不定哪天你們就會分道揚鑣;當你對愛情沒有一絲奢望時,請你不要太悲觀,說不定你早已成為別人心中的渴望……

這就是在記憶中現實的廣東省東莞市……

東莞,一個成千上萬個打工人用淚與汗水澆鑄的城市,有一種無形的魅力讓所有人為它前赴后繼,每個人都在以不同的方式追求自己心中的夢想;打工,每個人只是一位匆匆過客,為了自己的夢想,都在不停地辛勤付出,得到的是太多無奈;人與人之間只是一種相互被利用的關系……

今夜又是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雨水不停地敲打在玻璃窗臺,發出清脆的響聲,把我從沉睡中驚醒;遠處仍舊是一片燈火闌珊、紅綠輝映,鼎盛時代、厚街大酒店、喜來登大酒店矗立在眼前,從樓層的最高處閃爍出不同顏色的明燈。

我輾轉難眠,打開手機再次翻讀大哥發來的信息:“小弟,媽媽說你接親的日子訂在這個月9號,請做好回家的準備。”鼻子又是一陣酸痛,心中波濤洶涌澎湃,“是呀,是要回家了,時間過得太快了,轉眼間在東莞漂泊快十年了,馬上就要成家立業了。”在東莞厚街的多少個日日夜夜,多少回艱苦辛酸,隨著那潸潸的淚水浮現在面前……

就在那個寒冷的冬天,我不顧父母的勸阻,和幾個同學豪情萬丈地來到了人們稱謂”黃金遍地”的廣東省東莞市。當時第一感覺就是天氣很好、氣溫較高,即使下雨也不是很冷;到處是房、是路、是車、是人,全是一片陌生的跡象,但比起老家這里更加美麗和漂亮、熱鬧和輝煌,我們都知道此行的目的,不是來游玩,而是來追尋屬于自己心中的一個夢想。

“在家千日好,出外時時難”,我不得不把這句話的含義理會得更加透徹。經過了近十幾天的奔波找工作,我們身上所帶的錢已剩無幾,盡管每天我們吃得是很簡單的快餐,住得是最低檔的旅館,但每天覺得開銷還是很大,對于從未掙過錢的我來講是很難承受的。

有錢人西裝革履、滿面春風、腰間掛著Call機、牽著漂亮的女孩有說有笑;沒錢人臉上看不到一點笑容、衣衫不齊、甚至靠別人的施舍過活。

身在陌生的城市、面對著陌生的臉孔、尋覓在陌生的大街小巷、我們像無頭蒼蠅一樣橫沖直撞,每天都是早出晚歸,傍晚街燈喧嘩時才拖著疲困的身子回到了旅館。

因求職心切,我們根據馬路消息去了一些地下職介所,雖然早有聽說過是專門騙人的,但我們還是在抱有一種僥性心理去了,只因為他們的招聘書上寫得太誘人了。那些人往往抓住我們的這種心理,口頭上各方面都可以保證,將一切在我們面前描述得有聲有色,還說如果不好的話可以找他們退錢,并給我們開了一些押金收據,還有一個個鮮紅的印章。其實這些都是一種表面的心理安慰。他們是可以帶我們進廠,但都是那些招不到人的廠子,他們把我們帶到一個廠里和里面的人交待一下后就會離我們而去,不管我們的死活了。當我們上了兩天班后又得馬上出廠,再去找那個職介所時已人去樓空,我們只能喊冤。

我心里很泄氣,一遍一遍地反復責怪自己當初沒有聽父母的話,要是等明年二哥帶我過來該是多好呀,我有了打道回府的念頭,心里頭都不是滋味。其他同學都說自己有親戚和熟人在深圳工作,就都去了深圳,留下我一個人,現實真的是太殘酷了,這個陌生的城市第一次讓我感覺到害怕。

我努力地尋求著一切有可能的希望,最終我可以清楚地記得二哥的通迅地址,還有他的CALL機號碼,我請求了幾位電話亭的阿姨幫我CALL號,二哥的傳呼機上面顯示的也都是劉女士,所以他也沒有回及時回電話,一連幾次都是杳無音訊。最后是一位先生幫我CALL了號后,二哥很快回了電話,我百感交集,握住電話早已泣不成聲。

二哥還在上班,暫時沒有時間來接我,我只好按照他給我講的路線坐車,告訴我在一個叫“赤嶺虹橋”的地方下車,還說旁邊有一個娛樂公園,鼎盛鞋廠就在公園的旁邊。我上車以后,以央求的目光多次叮囑售票員要提醒我下車,眼睛卻不停地搜索著經過的每一座人行天橋。

當“赤嶺虹橋”幾個鮮花的大字印入眼簾時,我緊張的心情開始變得松馳下來,我想我馬上就要見到二哥了,我的心激動得怦怦直跳。

稀稀朗朗的行人、吆喝不停的小販、我被迷失在赤嶺虹橋的叉路口。我花了三元錢僅用了15秒鐘時間坐了一輛摩托車繞過娛樂公園,就到了鼎盛鞋廠的大門口,我只佩服出租摩托車的司機賺錢太容易了。當那張熟悉的臉孔突然間出現在我的面前時,情不自禁我已黯然淚下。

二哥怕我吃不了苦,堅決不肯讓我再進鞋廠,說不能像他一樣“一失足成千古恨”,他不顧我的解釋,把我送到了寶屯石角碼頭老鄉家,并一邊上班一邊讓朋友幫我聯系工作。因為我是男孩子,剛步入社會,沒有什么技術和很高的文憑,幾天時間過去了仍無音訊。二哥每天都在不停地安慰我,而我自己也很著急,覺得外出掙錢真的很難,但沒有辦法,我對這里的環境又不熟悉,一個人不敢去找工作,加上那時候到處查暫住證,抓了很多人,我只能耐住性子等待。

時間又是過去了幾天,我實在呆不住了,那天早上吃完飯后,我打算一個人去找找工作。剛走到寶屯公園的那條路上時,有兩個年青人開著一輛摩托車向我奔來,將我堵在路旁,他們其中有一個人拿出一個像廠牌的東西在我面前晃了一下說:“我們是寶屯治安隊的,現在在查暫住證。”并要我出示暫住證,聽到我說沒有時,他們便動手搜我的衣服口袋,我老老實實一動不動地看著他們,他們從我的口袋里掏走了幾十元零用錢,并拿走了我的身份證,最后對我說:“下午兩點鐘帶100元錢去治安隊取身份證。”隨后他們騎著摩托車消失在我的眼前,我卻傻傻地目送他們的離去,心怦怦直跳得厲害。

得知自己受騙后,我心里更加難受,我在老鄉的陪同下來到了赤嶺鼎盛鞋廠門口,找到了二哥,二哥也很無奈,很生氣地說:“怎么辦?回去吧?下午就坐車回去吧?”我說:“我不回去,就進你們廠吧?”“我們廠是可以進,但我擔心你吃不了這個苦,我都不想做了,你還進來干嘛?”二哥斬釘截鐵地對我說。聽說要我回去,我急得要哭了,急忙說:“我不回去,就進你們廠了,我絕對可以吃苦”。二哥還是無奈,想了很久才說說:“好吧,先進吧,到時候吃不了苦再說了,現在身份證都沒有了,我還得想想辦法。”

我在二哥的幫助下找到一位管理干部寫了一個擔保書,進了鼎盛鞋廠成型部。成了一名最低層的普通員工,那是2000年12月18日的下午。

第二章 深夜無眠念親恩

從此我真正成為了一名打工仔,和二哥一起在一個車間里工作。二哥在A線,我在C線,每天上班都可以看見對方。

二哥在工作上和生活上給了我無微不至的關懷,他人緣很好,和那些管理干部都很熟,托付他們照顧我、幫助我,不讓我做重活、粗貨,只做一些簡單的雜活;他每天都要幫我排隊打飯打菜、買夜宵、甚至還要洗衣服洗碗,因我患有風濕關節炎病,他不讓我洗冷水澡,每天都要幫我排隊打熱水,公休天幫我買衣服、買水果,各方面照顧得很周到,讓我很快就能適應了工廠的環境,同時感受到了出遠門有親人的可貴。

上班幾天后,我開始慢慢地品嘗著這種枯燥無味的打工生活,我第一次接觸了來自全國不同省份的人們,他們年紀有的比我大,有的比我小,有的也是剛出來不久,有的已經出來打工很多年。我想,也許是我們都有著同樣的追求或無奈才會相聚在這里。

成型的車間里面有很多的各式各樣的機器,發出不同的聲響,流水線上擺滿了成雙的鞋子,從前面到后面經過幾十種工序操作后完成的成品生產,人坐在流水線旁邊不動,兩手不停地去操作自己的工序,每個人都顯得那么忙碌,動作是那么得熟練,就像一臺機器一樣不停地工作著。

也許是工廠的效益很好,總是有做不完的訂單,趕不完的貨,白天要工作9個小時,晚上都要加班到十二點以后才下班,甚至有時候為了趕貨,中午還要連班,晚上通宵上班,第二天也只能休息一個上午的時間,下午正常上班,晚上加班又是到十二點以后,時間一長,整個人都處于一種迷糊狀態,每個人臉上表露出煩燥、氣憤而又無奈的神情。

當時我在前段做些雜工,每天敲敲打打,工序也是調來換去,經常被管理干部呼來喚去,偶爾犯些小錯誤還要挨批評、挨罵,和我一起前后時間進廠的幾位同事因操作不小心將鞋子報廢了,不但要遭到管理干部的重罵還要被罰款,也有幾個人承受不了這種壓力只能選擇了自動離職。而我為了屢行對二哥的承諾,每天只能埋頭苦干、規規矩矩、老老實實,因為我知道如果我吃不了這種苦頭或者承受不了這種壓力我就得和別人一樣出廠,而且沒有身份證只能回家。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