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被強奸了之后……/我心哭泣

點擊:
本書描寫的是一個女大學生從應聘到被強奸到最后自己掙扎的一個過程,寫的不錯,就是本人書做的質量稍微差一些,不過確實是本不錯的小說,推薦大家觀看
 
第一章

清晨,我推開校舍的窗戶,一道明亮的金色陽光照射到在我的臉上,我不禁瞇起了眼睛。又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但我的心情并沒有因為今天這樣的好天氣而變的開朗,我在北京市區找工作已找了都一個星期了,但我依舊沒有找到工作,第一次嘗試踏入社會,沒想到社會就給我出了這么一道難題。本來我以為憑自己的學歷,在社會上找份工作,并不是什么太難的事,可沒想到:當人真正與社會接觸時,竟是這么的難。

我把雙手高高舉起,對著從窗戶竄進來的新鮮空氣,張開口“咿”的一聲,伸了個大大的懶腰。

我的家在山東一個偏遠的山村里。1998年,我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北大。成了這個偏僻山村的第一名女大學生。

臨上學的時候,村里的人們幾乎都來了。他們在村頭排起了長長的送行隊伍。那是我一輩子最動心的時刻。鄉親們對我那深深的祝福與期望,幾次讓我熱淚瑩眶。當我離開村莊很遠的時候,我回過頭看見他們依舊立在村頭向我擺手。我幾乎想跪在地上,來向他們感謝他們對我這些年來,對我的支持和關懷!似乎才能讓我一顆不安的心感到稍微的慰悸。

那一刻我咬著自己的嘴唇發誓:一定不要辜負家鄉人們對我的祈望,我要為家鄉爭光!我要功成名就的時候回到家鄉來建設它。

大學的生活緊張而充實。我繼續拼命、專一的學習。在期間,有很多的同學開始在大學里談起了戀愛。有很多的男同學也給我寫來了許多火辣辣的情書:向我表達著他們對我的愛慕之請,祈求我能接受他們的這份感情。但我一封也沒有回,有的情書我甚至連看都沒有看就扔進了我的書箱里。。他們在背后議論著,說我是一個“冰美人”。更有人甚至叫我是:“木頭人”。這一切我并不在乎……因為我心里有更高、更遠的理想……我不想讓自己過早的沉醉在愛河之中!

今年是我上大學的第二年了,放了暑假,我想打工掙點錢,以減輕家里供養我上學的負擔。家里為了我上學已欠下鄉親們許多的錢。爸爸、媽媽幾乎也就只有在我回家的日子里買點肉吃,可每次又都盛在了我的碗里。看著父母越來越蒼老的面孔,還有勞累駝了的背,我無法忍受自己再讓父母這樣為自己辛苦下去。

我寫了封信給家里的父母,告訴他們今年放暑假不回去了。然后就在偌大的北京市區開始找工作。

但找工作的我非常的不順利,都被用人單位以工作時間太短或沒有大學畢業為理由拒絕了,我也只好選擇更低標準的職業。

在學校的門口的小吃部里,我簡單的吃了點食物。然后背著自己的黑色背包,坐上了公交車,又踏上了一天的應聘旅程。

我按照報紙上刊登的招聘廣告接連應聘了幾家公司,哎……都沒有被錄取。

抬頭看看太陽,到跑到西邊去了。看樣今天又沒什么戲了。我沿著街道懶散、灰心的走著,看見街邊有人在賣面包。自己的肚子也真的餓了,停下來花了兩圓錢買了一個。我邊吃邊觀看路邊商店的昭示牌,這上面也許就有招聘的告示。

經過北京華氏投資股份有限公司門口,我眼睛一亮,看見門邊立著一個招聘廣告。我停下腳步,邊吃著自己剛買到的面包邊彎下腰看上面的字。

在最下面的一行寫著:招聘一名保潔員,管吃管住每月800圓。我在門口于是把面包大口、大口的趕緊吃盡肚子,走進了公司。

我趕的正是時候,這是這家公司招聘的最后一天,正在做最后的面視。我要了一份招聘簡歷表,填完。工作人員幫我把簡歷送進了正在面視的辦公室里。

來這家公司應聘的人很多。大多是漂亮、年輕的姑娘,她們都穿著時尚的衣服,臉上都畫著艷麗的妝。而我卻還穿著自己的校服,頭發扎的是馬尾辮。站在她們的中間,我活象一只丑小鴨混進了一群白天鵝里,想到這兒,我不禁啞然失笑。多虧我報的應聘職位是保潔員,要不可真的鬧出笑話了。我躲在她們的身后,向她們打聽,她們都是來應聘總經理助理的。老總正在親自面視呢!

快要下班了,但來應聘的人,沒有被面視的人還有很多。我站在人群最后面東張西望,我想今天也許等不到他們的面視了,正在心里傷感嘆息的時候,我聽見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以為是應聘的人中還有人和我重名,沒有答應。但對方又接連叫了幾聲,我見還沒有人答應,于是竊竊生生的站了出來。

“是你么?怎么這么慢出來?跟我進來!”領我到面視房間的是名女孩,說話兇巴巴的。

我小心的推開房間的門。房間里有幾個人坐在老板桌前,桌字上放著一臺電腦。我走進房間,坐在桌子邊緣的男人指著他們面前的一張椅子向我說道:“坐吧!”我在椅子上輕輕坐下。

他們象看希奇怪物一樣在我的身上掃來掃去,看的我渾身很不自在!我低著頭坐在那兒,不敢抬頭看他們。過了好久在桌子最中間的那個胖胖的男人才說話。

“哦,外表不錯。你做過經理助理么?”

我抬起頭分辨道:“我是應聘保潔員的!”

“哦……沒什么。我們這兒相中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胖男人說道。

“我怕我做不來,再說我還上學呢,只能在這兒做一個月的工!”

“沒什么。我給你每月3000圓工資,做的好再給你加。你覺得可以嗎?”

天!3000圓,我甚至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了!我家鄉的人一戶人家勞累一年也就掙幾千圓。我不禁“呃”的打了一聲響咯,不知是自己剛才在門口吃面包時吃急了噎著了,還是被對方的話驚的。

“好了,你明天來上班吧,我會派人給你指點工作的,很簡單的。”對方的話堅定的你無法反駁。

我感覺自己是迷迷糊糊走出房間的,我真的不敢相信:我會碰上這樣的好事。

出了面視辦公室,我轉進這家公司的洗手間。用涼水洗了一把臉,對著鏡子,用手拍了一下自己因興奮而漲紅的臉,小聲的問自己:“這是真的嗎?”我對著鏡子裂了裂嘴笑了。

我在公司里,很快熟悉了我所做要從事的工作,工作非常輕松。那個胖胖的男人就是這家公司的老總,名字叫張豪。我每天在他辦公室的外間幫他接接電話并做些記錄,有時幫他整理一下業務數據。為了方便工作,我搬進了公司的宿舍。稍后的一個星期里,日子過的分外平靜,悠然自得。

這天下午臨近下班,我正在整理自己桌子上的資料,張豪走到我的身邊笑著問:“工作做的還應手吧?”

我站起身來回答道:“謝謝張總關心,還行!”

“今晚有時間嗎?”張豪接著問。

我以為張豪要讓我晚上加班,于是回答道:“有,張總有什么工作需要我來做的,盡管吩咐!”

“哦,工作就不用了。你都來公司這么長時間了,工作做的也很不錯,我想請你吃頓飯。”

“張總,也太客氣了。我也沒有做出什么出色的工作。張總還是不要破費了!等我發了工資,還是我請張總吃飯吧!”

張豪見我這么說笑的更開心了,說:“呵呵……你請我吃飯?你這點工資還是省著吧!不過,你說話還真是傻的非常可愛!我就喜歡你這點,你不象那些見了錢就什么都可以做的女孩。我喜歡你這個樣子!”

聽張豪這么說,我感覺自己的臉變的好燙好燙,我不禁底下了頭,用手擺弄著桌子上的資料。

“好了,別人讓我請她吃飯,我還不請呢!咱們也熟悉、熟悉,怎么說你在我的公司里工作,不能天天見了象個陌生人似的。大家不僅只要在工作上交往,在生活中,也要多多交往、相互了解,可以做好朋友嗎!”

張豪不再與我分辨,扔下一句話:“就這么定了,下午下班我在門口等你!”說完就走了。

下班以后,他在門口把我截住,我推辭不過去,就只好坐進了他那黑亮的轎車。

在吃飯時,張豪向我講了他許多的個人經歷和商場上的笑話。剛開始我還很緬片、拘束,但很快被他爽朗的笑聲和精彩的故事所吸引,自己慢慢融合在了這活躍的氣氛中。

吃過飯,服務員到桌前報餐費,這頓飯竟花了一千多圓錢,驚的我張著大口半天沒合上,但張豪滿不在乎的就結了帳。

張豪開車送我回住處。我坐在車里,聽著車內飄揚的輕音樂,這一切讓人的心感覺很興奮,我靜靜賞受著此刻的美妙感覺。

夜幕下的北京,到處燈火輝煌。路上的車輛如水般涌流。我在心里想:如果有一天,我也能開上自己的車該多好呀!正當我陶醉與此景遐想時,我卻發現車子駛出了市區。

“張總,走錯了吧?我們怎么出市區了?”我忙喊道。

“哦,我是老北京了,你以為我會走錯路嗎?我在郊區買了一棟別墅,今天我高興。帶你來看看。”張總回答道。

但我的一顆心卻不由自主的緊張了起來,我努力讓自己不要往壞了想。從張豪的臉上,看上去他是很善良的,我不相信他會對我做出越格的舉動。

天空陰沉沉的。星星不知跑到哪兒去了,一顆也找不到。月亮只是偶爾從云彩里伸出頭,打個哈欠,伸個懶腰,又躲進云彩里睡覺去了。

我們來到一處偏僻的別墅群里,在一座兩層別墅前,張豪停好車。帶我走進了房間。

房間裝修的很豪華。客廳里吊著斑斕的吊燈,潔凈的地板幾乎能照出人的模樣。張總邊對我介紹邊帶我走向二樓,二樓有間書房、衛生間和臥室。寬大的臥室放著一張大大的柔軟的床。

“怎么樣?喜歡嗎?”張總問我。

“喜歡,太美了。這要很多錢吧?”我邊看邊回答,完全被這精美的房間所陶醉。

“那給我做情人吧?我把這房子送給你過來住。”

我一驚,沒想到張總會對我說這樣的話。

“張總,你別跟我開玩笑了!”

“我什么時候和你開過玩笑了?我說的是真的!”張總一臉認真的說。

“我……我沒這個福分。”我喃喃的說,我感覺有股不詳之云向我攏來忙又說道:“張總,這么晚了,我們回去吧?”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