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欲望如潮女人如水

點擊:
站在大海邊,看風起云涌時,想那欲望亦如海潮,來勢洶洶,鋪天蓋地!
女人如海水,可以海闊無邊,可以風平浪靜,溫柔如綿羊;可以驚濤駭浪,卷起千堆雪!
如潮的欲望,如水的女人——在這部小說中,會有怎樣的糾葛,怎樣的千回百轉?
不得不去想的女人,不得不去面對的欲望!

正文 第01章 女博士男上司激情狂歡

大年初六,美麗的海濱城市云水,車水馬龍,街道、商店人熙熙攘攘、川流不息,人們依舊沉浸在春節的喜慶氛圍。

趙軍是個例外,他于早晨七點十五分,如上班一樣,準時開車前往市政府辦公大樓。作為市政府外經貿處處長,趙軍覺得早一天上班,就能夠早些安下心來,更好地了解情況,在腦子里統籌安排春節過后的工作,提高辦事效率。

市政府大院,整幢辦公樓安詳沉靜,偶爾有一兩個人進出。門衛也不象平時那么負責認真,大多數時間他們是坐著,而不是象平時那樣站得挺拔威武。

趙軍氣宇軒昂走進辦公大樓,門衛忙起身示意問好,趙軍微微點頭,快步走過。

“叮鈴鈴。”桌上電話響了。趙軍拿起話筒,耳雜里立即傳來那個熟悉的聲音,是譚放如。

“我的老領導,你從長沙回來了我就知道,你會在辦公室。我們的管理人員都象你就好了。”譚放如象機關槍一樣,一陣亂射,也不管聽電話的是不是趙軍。還好,這次她沒有估計錯誤。

“新年好,譚放如小姐。你這幾天如何過都玩了些什么呢”趙軍關心地問道。

“看電視、聽歌,可沒你瀟灑。”譚放如話中帶刺。

“你可正是瀟灑的時候呀,不象我,都是三十歲的人了。”

“不要亂說嗎二十八歲的處長,論虛歲,也才二十九呀,至于嗎趙大處長,你春節殺回老家,美女相伴,樂趣多多呀。”譚放如半諷半譏地調侃趙軍。

“看你,都說些啥。你不也會這樣嗎時間未到而已。對了,明天你有空嗎”

“處長你有何指示”

“是這樣,處里的同事都很想念你,你有空的話來處里一趟,和同事們聊聊,趁著節后上班第一天,大家會相對有空些。”

“這是應該要去的,感謝領導提醒和安排。我明天上午9點鐘到處里來,行嗎”

“行,那就這樣,好嗎”

“不好”

“為何又不好有什么突發情況了”

“明天的事是定好了,我是說我現在不好,你有空嗎”

“我現在不忙。”

“不忙就是有空了有空就好。”譚放如歡快地說道,“你在辦公室等著,我請你吃中飯。”

“不要這么客氣嗎我的北大經濟博士,你還是在校學生,哪能隨便要你請客吃飯呢。”

“可也是,我是學生,但我更是你的下級呀,前秘書請首長吃飯是應該的,不會告你受賄,你放心好了。話說回來,你也不能算是客,該算是自家人吧。”

“對,對,你說得沒錯,我們是自家人。你現在在哪我開車來接你。”

“不用你接,我自己來,是我請你吃飯,哪能要客人來接我的道理。”

“是,主人可我擔心你不方便。”

“也對,既然這樣,那你就在茶亭公園門口等我吧。”

“好,十分鐘后見。”

趙軍和譚放如就在附近的金泉酒家吃中飯,譚放如心情非常好,因為終于見到了渴望相見的趙軍,幾天的惆悵一掃而光。趙軍象一劑心情良藥,再苦悶彷徨的時候,只要有趙軍在都會云散霧開。

譚放如不停地給趙軍說笑話,時不時地夾菜給他。兩人吃吃談談說說笑笑,不覺喝下去了兩瓶葡萄酒,其間趙軍說少喝點,譚放如說高興就多喝,酒逢知己千杯少嗎。

等到飯局差不多結束時,趙軍覺得頭有點暈,譚放如則面頰緋紅,呼吸稍稍加快,并且胸部有起伏加大時弱時弱的表現,男人很容易被女人的胸部擊敗。

“趙軍,我我好累,有點不舒服,我們去開個房間休息一下,好嗎”譚放如吐字不清有些含糊地說道,身子站起時左右搖擺,趙軍只好扶住她。這時的扶已經和擁抱非常接近,譚放如立時有觸電般的感覺,這觸電感讓她陡然間心氣大增,頭腦清醒,她站直了說:“我去買單。”

“不用了,已經辦好了。”

“不是說好我請你吃飯嗎不行。”

“明天你請我就是。明天還要吃飯的。”

“你說話要算話呀。”

趙軍把譚放如弄上汽車,安排好坐在副駕駛座,系好安全帶,然后從車頭繞過去,坐在方向盤后面,開著車子往南公園方向前進。譚放如微微閉上眼睛養神,似睡非睡,很甜蜜的樣子。

“譚放如,到你家了。”趙軍將車停在了一個小區門口。

“這不是我家”譚放如睜開眼睛看了一眼,有點壞笑地說道,“你好壞呀,我要去開房休息,你為何要把我弄回家去呀。不過,還好了,我家沒住這了。我家搬了,沒告訴你嗎”

“告訴我了就不會弄錯了。”

“想告訴你的時候你在長沙呀,你接個電話都沒時間,我來得及說嗎”

“那你家現在住哪里我開過去。”

“有車很方便,是吧。開過來,開過去”

“譚放如,怎么了”

“趙軍,我想和你一起多呆一會。我不要現在就回家呀,就去前面的治金賓館,好嗎”譚放如祈求的目光望著趙軍。

趙軍心亂不已,酒醉后的他無力抗拒這舉手之勞的誘惑。譚放如是他真正喜歡的一個人,一個年輕美麗、智慧而大氣的女性,一個給她寫過浪漫小詩的年輕女子,也是他的前任秘書,現在的北京大學經濟學博士研究生。

你是我的,我要你趙軍在心里狂喊,沒有什么可以阻擋我。

趙軍摟抱著譚放如去冶金賓館開了房間,賓館前臺小姐看著他倆,男的瀟灑,女的漂亮,表情中全是羨慕。

趙軍抱著譚放如進了房間,將她放在寬大的雙人床上。

譚放如眼睛微閉著,她酒醉了,心里清楚著,她在期待趙軍的雷電與暴雨。

趙軍俯下身子,將他的大嘴整個蓋住譚放如的小嘴。四唇緊貼著,那溫熱的舌,那如蛇般靈活的舌在兩人構筑的唇腔世界里穿梭著。

兩個**的生命精靈享受著上帝對生命的寵愛,讓生命在激情下生長出無邊的歡樂。

譚放如少女青春的氣息在**的展現中魅力四射。光滑的臉寵,額頭光滑平整,鼻梁不大不小,恰到好處。雙唇紅潤,是那種不加雕飾的自然美。身材曲線流暢清晰,宛如山間清泉,緩緩流過。那鼓鼓的**高高聳立,端正挺拔,**綻放著如六月含苞欲放的荷花。

正文 第02章 大難不死

春天,萬物復蘇,桃紅柳綠,好一幅生機勃勃的景象。

傍晚時分,華燈初上,一輛黑色本田雅閣車在云水市海濱大道平穩而疾速行駛著,周杰倫那獨具魅力與激情的音樂在車內彌漫著一種意境。

趙軍端坐在駕駛座上,專注地開著車子。他前額寬闊,雙目炯炯有神。28歲的年輕處長,工作高效,成績斐然,他現在是在返回城區的路上。下午趙軍處長前往新城區政府調研進出口項目增幅情況。對于區政府的匯報形式,工作實績,趙軍都感到很滿意。事情辦完之后,就啟程返回。新城區距離市區有三十多公里,區領導盛情邀請趙軍吃過晚飯再回去。

趙軍婉言拒絕了區領導的盛情,不僅僅是因為廉政的問題,而是他答應了晚上回去要與好朋友吳江一起去喝茶。

吳江是一家民營企業的銷售部經理,級別等同于國有企業改革前的車間主任那個職位,他業余時間喜歡買賣股票,是股市里稱做散戶的股民。

“喂,趙軍,你在什么地方了”當趙軍拿起手機接通來電時,吳江那熟悉的嗓門在電話里直嚷著。

“我現在在海濱大道,應該還有半小時就可以到了。你現在是在湖湘茶樓嗎我回城后直接去茶樓吧。”

“好的今天是周末,咱們倆難得有空聚聚,到時我們來他個一醉方休。”吳江和朋友說話只圖熱鬧不經大腦,竟要去茶樓來個一醉方休。

“哈哈,好的。”

“爽我在茶樓大廳恭候,萬事具備,就差你了。”

“哦,我一會就到,不見不散。”趙軍說完收了電話。

在小車拐進市中心主干道的一瞬間,道路左側的樹陰影下突然沖出兩個忘情打鬧的十五六歲高中男生,趙軍為了不把車撞上他們,只得緊急制動,同時雙手猛往右打方向盤,“轟”小車徑直撞向了路邊的夾竹桃叢中。小車自動熄火,趙軍失去知覺暈在方向盤上。

約莫過了10多分鐘,趙軍好象做夢般地聽到自己的身邊有電話鈴響,鈴聲中趙軍好一陣懵懂,不知身在何處,恍惚了一陣,趙軍終于緩緩地回想起了剛才的一幕布,他拿起手機,接通了一直響個不停的電話。

“趙軍,你總算接電話了,我都打無數遍了,你一直沒聽見嗎”吳江在火急火燎地對著電話大喊。

“吳江,我出車禍了”趙軍發出了求救信號。

“你不要動,我立即過來,你在哪個位置。”

“好象是綠江世紀廣場附近。”

“我知道了,你等我,我10分鐘后趕到。”

吳江沖出茶樓,茶樓小姐追上前來,“先生,你的包廂”

“你留著就是,我也不是第一次來了。”吳江說著頭也不回大踏步走了。出得門來,立即走向自己的停車位,在打開車門前,吳江撥通了110、120電話,請他們速去綠江世紀廣場出警和急救。

幾乎在同一時間,算上吳江這一路,共有三路人馬在第一時間快速到達現場。趙軍頭暈沉沉的,但心里感覺高興和欣慰,為有這么義氣和能干的朋友而感到幸福。

吳江快步走到趙軍的車前,拉開車門,看見趙軍坐在駕駛室里,雖然臉色不是太好,但是表情倒不是非常痛苦,略略放心了些。

“趙軍,你開車可一直是很穩的呀。”

“嗯,人算不如天算。”趙軍比較清楚地回答著吳江。

110警察忙著察看現場,120醫生來給趙軍診治,幾分鐘后,醫生說:“送醫院。”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