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圣手官途

點擊:
親眼看到老婆和別人……我發誓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正文 第一章來自妻子的驚喜

“呸,真特么倒霉,這種日子什么時候是個頭兒!”林天啐了一口,重重的關上門。

林天走進浴室,拳頭重重得打在墻上的瓷磚上大罵道:“趙艷麗你這個臭婆娘,每次都把勞動成果占為己有,總有一天要把這個臭婆娘給扳倒,要讓她好看”

隨即打開淋雨噴頭,任由這冰冷的水打在自己身上,自從三年前的那件事后,自己被安排進旅游局規劃發展處,旅游局規劃發展處處長趙艷麗整天刁難他而且每次讓他寫策劃案,最后都是她自己一個人的署名,日子過得實在窩囊,好在的是自己家中有一個如花似玉的妻子,雖說這三年妻子對自己的態度不如從前,而且對于跟自己做那事也經常推辭,但想到這三年妻子都沒有離自己而去,心中倍感欣慰。

林天拿起毛巾擦了擦頭發,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暗暗起誓,一定要扳倒趙艷麗這個老臭婆娘,努力把事業做好,讓妻子過上以前的生活。

林天剛準備打開浴室門走出去時,突然從外面傳來一陣鈴音般的笑聲。

“咯咯咯……你真壞,才出差幾天就這么耐不住性子啊。”

這個聲音不是別人,正是林天的妻子葉晴的聲音,她妻子這句話林天聽得清清楚楚,難道連他妻子也背叛了他?林天心中不由一沉。

“好,好,我到家了,現在就給你看,就穿你最喜歡的那件絲質睡衣,真是的猴急樣。”葉晴笑著說道。

林天句句聽在心里,躺在自己身旁多年的妻子,居然用這種撒嬌的語氣在和別人說話,林天如同被五雷轟頂,剛冷靜下來的心情又一次竄出了火。

林天放下毛巾,輕輕得打開浴室的門,然后悄悄的趴在門上聽著里面的對話,心情無比沉重,沒想到唯一讓自己感到欣慰的妻子也背著自己偷男人?

“好了,給你開視頻,家里沒人,他這時候肯定在公司上班呢,這個沒用的東西,這三年都在原地踏步,當初真是瞎了眼了,得了不說他,你看這個姿勢,是不是很想做點什么呢,咯咯咯……”葉晴邊換衣服邊笑著說。

“砰!”

林天一腳把門踹開,憤怒的盯著那個和自己生活了三年的妻子,現在的她半躺在床上,身上穿的是那件前不久買的絲質睡衣,肩帶半搭著甚至都能看到那半圈的飽滿,睡衣的裙擺半敞開著根本就沒有遮住,能清楚地看到黑黑的一團,里面居然沒穿!

妻子一愣沒想到這個時候林天居然在家,慌忙的想要藏起手機,可是林天這時已經一個箭步沖了上去,一把搶過了手機,看到手機的視頻已經掛斷,對方的頭像是一個背對著身著風衣的男人,林天翻開聊天記錄,里面全是兩人的羞恥的對話和一些裸露的照片。

林天氣憤不已,重重的將手機砸向妻子葉晴:“賤女人,說!這個男人到底是誰,到底瞞了我多久?”

妻子的神情越發顯得慌張,眼神有些躲閃:“沒,沒……老公你聽我解釋。”

“還解釋什么?現在難道還不明顯嗎?難道要讓我抓到你們兩個在床上?”

林天現在被憤怒沖昏了頭腦,看著妻子現在的穿著,滿腦子都是自己妻子和別人上床的畫面:“賤女人,這些年我對你可算是掏心掏肺,有什么好的東西都先給你,你想要什么我都會盡量滿足你,可是你居然還背著我偷男人!”林天走到床邊一巴掌重重甩在葉晴的臉上。

葉晴捂著臉,這一巴掌扇得可不輕,臉上瞬間出現了一道明顯的紅手印。可是她居然慢慢的開始笑了起來:“林天你這個廢物,這三年來你什么樣子難道你自己不清楚嗎?說是好的東西都給我,可是你不看看都是一些什么東西,老娘大好的青春都浪費在你身上,可是你呢?給了我什么?你還有臉打我?”

葉晴這句話,一下子就戳中了林天內心的痛,可是現在的林天滿腦子都是自己妻子出軌,跟別的男人在床上的場景,他死死得盯著葉晴,怒氣滔天得說道:“難道這就是你出軌的借口?難道這就是你這個臭女人偷男人的理由?”

隨即林天用手抓住葉晴,自己一個翻身將葉晴壓在身下:“賤女人,給老子戴綠帽子,還他媽的罵老子廢物,今天老子就讓你看看老子是不是廢物!”

葉晴奮起反抗,粉拳打在林天的身上,可是林天的力氣實在太大,讓她根本動彈不得。漸漸的葉晴放棄了反抗,任由林天折騰她。

時間慢慢流逝,不知過了多久,林天停了下來,起身將浴袍撿了起來回頭罵道:“真他媽的賤,賤人!”

林天轉身向門外走去,只聽到后面葉晴罵道:“你他媽的更賤,有本事混出點人樣來給老娘瞧瞧,整天被你那個規劃發展處的處長剝削,還他媽有臉罵老娘,就知道窩里橫?你這個廢物!”

林天轉身對著葉晴說道:“明天早上9點,民政局門口見,老子要跟你離婚!”

“離婚?呵呵,你以為那么簡單就想離婚,別忘了,這房子當初買的時候,老娘可是出了錢的,這房子還有我的一半!”葉晴輕蔑的笑道。

林天聽到后心里一驚,憤憤地盯著葉晴,這房子是當初結婚時候林天父母湊錢給付的首付,而葉晴也就只出了兩萬塊而已,而且貸款也一直是林天在還,結婚之后林天還用自己的存款給葉晴買了一輛車,工資卡平時也是葉晴在管,林天唯一有的也就只有這套房子了,現在葉晴給他帶了綠帽子還想要分一半錢?簡直是癡心妄想!

林天憤怒的對著葉晴罵道:“不要臉的賤女人,老子工資卡都給你,買的車一次都沒開,現在給老子戴綠帽子,還好意思說要房子?”

“就你那點工資夠干什么?幾個月的工資還不夠老娘買個包的,老娘大好的青春都耗費在你這個窩囊廢身上,我這身子,你也沒少用,難道還不要補償一些?”葉晴笑了笑,淡淡得說道。

“賤女人,小姐都比你干凈。”林天罵完便轉身離開了。

林天出門后走在大街上,感覺自己的人生已經失去了意義,迷茫無措,不知道自己人生該往哪走,漸漸的天快黑了,他站在江邊,看著南城市五光十色的夜景,心中感慨萬分。

林天三年前曾在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醫療小組工作,名字雖說是醫療小組,但是這可是醫院院長親自組建的,里面匯聚了市里乃至省里最優秀的醫療人才,是專門為重要人物治病的一個特殊小組。

林天剛進醫院不久,憑借自己多年學習中醫的技術治好了多起棘手的病案,一時間被院長所注意,且院長多次帶著他去給幾位老領導醫治多年的頑疾,這種頑疾西醫是很難治療的,在中醫方面林天使用針灸配合中藥調理,病情漸好,幾位領導都提出將其留在身邊,可是被院長婉拒了,林天一時間成為了院長跟前的大紅人,甚至有意將其培養成醫療小組的組長。

也就在這時候,林天認識了現在的妻子葉晴,兩人迅速擦出愛的火花,并且熱戀三個月后迅速閃婚,那時候的林天可謂是人生贏家,事業如日中天,愛情抱得美人歸。

可好景不長,半年后的某一天,林天隨著院長去給某軍區領導看病,遭人陷害,醫療工具被人掉包,好在及時送去醫院,搶救及時。

隨后首長大發雷霆,直接革去院長一切職務,并且將林天趕出了醫院,對外宣布所有醫院不得錄用林天。

可謂是樹倒猢猻散,當初多少人想要巴結林天,可是當林天出了這事之后,大家都紛紛與林天撇清關系,好在老院長這么多年有幾個關系比較鐵的朋友。

由于林天畢業于東陽市人民大學政治系,所以老院長托好友安排林天進入南城市旅游局規劃發展處,有意讓他走上政途。

之后老院長也隨之離開了東陽市。

正文 第二章施針救人

林天越想越頭疼揉了揉腦袋找了個地方獨自喝起了悶酒,三瓶啤酒下肚,打電話給他的好兄弟萬飛,可是萬飛說他正在泡妞,然后隨便兩句就掛斷了電話。

“這個死萬飛,不知道還要禍害多少良家婦女才肯善罷甘休!”林天搖頭嘆息,一個人喝酒感覺索然無味,便結賬離開。

林天晃蕩在馬路上,今晚是不想回去住了,正想著開一間賓館住一宿,轉過一個街角,看到前方一群人圍成一團不知發生了什么,林天走上前去,發現是一名老人暈倒在地上,旁邊有一名女子正在實施急救。

林天在旁邊觀察老人,他暈倒前有嘔吐現象,且老人嘴角邊有流口水,林天立刻判斷老人為腦中風發病倒下。

見到旁邊的女子用雙手擠壓老人胸口、掐人中,這是一個比較通用的方法,可是在現在并不可行,于是林天撥開人群來到老人面前對正在實施急救的女子說:“讓我來吧,你這樣不行的。”

林天看著女子抬起頭,女子一張圓圓的鵝蛋臉,眼珠子黑漆漆的,兩頰暈紅,周身透著一股青春活潑的氣息約莫二十二三歲,膚光勝雪,眉目如畫,看得林天竟有些入神。

“看什么啊?”邊上有路人冷笑:“人家可是醫生,你是誰啊?喝醉了的酒鬼也敢逞英雄扮醫生?”

“就是。”旁邊就有人點頭,望著林天的目光中滿是不屑:“不懂裝懂,有行醫資格證嗎?”

“姑娘,別管他,繼續救人。”也有人拿出手機拍攝:“別讓這種酒鬼耽誤了治療時間。”

“喂,你干什么,這可是救人,你這人一身酒氣,別在這里搗亂!”女子被林天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怒聲說道。

林天被女子一說,回過神來對女子說道:“你這種方法是沒用的,你看這有嘔吐物,且嘴邊有口水流出,分明是腦中風病發了!”

“說得跟真的一樣,那你說說該怎么辦?”女子聽林天說得頭頭是道,仿佛現在就在醫院而林天就是主治醫師一樣。

林天沒回話,從包里拿出那個有些發黃的工具包,在地上攤開,里面全是大大小小的銀針,然后拿起老者的手開始號脈。

女子一雙清澈的眼眸看著林天,眼中的懷疑之色竟然漸漸暗淡隱去。沒一會兒之后林天放下老者的手,從工具包內拿出一根粗細中等的銀針在老者的頭上扎了進去,緊接著又是一根,林天手上動作飛快,不一會林天已經在老者頭上扎了六根銀針了,然后取出最細的一根在老者的人中處扎下,隨即開始緩緩旋轉,可老者依舊沒有任何反映。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