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官樣

點擊:
電視臺小科員葉天生武藝高強,卻屢受新來的女上司折磨,葉天生一怒之下和女上司鬧僵,工作陷入危機,卻又偶然救了新任女縣長,迎來人生轉機,走出了一條另類升遷路,本以為人生圓滿,葉天生卻突然發現自己的出身蹊蹺,他并非真的孤兒,身份成迷,殺機又接踵而至……

正文 第1章苦逼的人生

“葉天生,把這垃圾給我拿出去倒了,對了,待會順便把我的辦公室地板拖一拖。”歐陽欣看著眼前高大帥氣的葉天生,頤指氣使的使喚道。

“歐陽臺長,這活不是我干的吧,臺里有保潔阿姨,你讓保潔阿姨去干唄。”葉天生撇著嘴抗議道。

“我讓你做就做,領導的話你當耳邊風是嗎,還想不想干了。”

“保潔阿姨每天都有拖地板,這地板已經很干凈了,沒必要再拖了吧。”

“我有潔癖,一天想多打掃幾次,不行嗎?叫你拖就拖,你啰嗦什么。”歐陽欣從辦公桌后面走出來,她的身高比葉天生矮,但腳底下一雙恨天高穿著,卻是幾乎要跟葉天生一樣高。

葉天生氣得快瘋了,這臭婆娘,純粹就是在整他!媽的,長得漂亮就能不講理了嗎?信不信老子把你辦了?

葉天生心里恨恨的想著,咬牙切齒。

“咋的,不爽?有本事你就辭職呀。”歐陽欣看著葉天生嘲諷的笑道。

“老……老子……”葉天生差點就想說老子就不想干了,最終還是理智戰勝怒火,生生把這口氣咽下了。

如果他只是臺里聘用的合同工,那這份工作他直接就不干拉倒,沒啥可惜的,但他是事業編制,是縣電視臺里為數不多的事業編的員工,換句話說,他在臺里的地位,比那些局聘、臺聘的合同工包括各種臨時工強多了,在臺里儼然是屬于‘上等公民’,這么一份工作,葉天生打死也舍不得辭掉,這年頭,錢難賺,找個好工作難呀。

而且當初這個事業編,他除了參加考試外,還是他那在縣廣電局工作的師兄幫他活動了不少關系,這才好不容易弄到的,葉天生無論如何也舍不得辭掉。

不舍得辭職,那咋辦?認慫唄,只能接受歐陽欣這個變態婆娘的欺壓,誰讓人家是副臺長。

葉天生氣哼哼的拿著垃圾桶去倒垃圾,回來后又在歐陽欣那‘虎視眈眈’的眼神監督下,不情愿的把歐陽欣辦公室的地板拖了兩遍。

一天的時間,被歐陽欣這么折騰幾下,又干了點毫無意義的處理文件的工作,時間就這么過去了。

傍晚,葉天生踩著時間點下班,從電視臺大樓出來,葉天生陰郁的心情總算是好了許多,馬勒戈壁的,以前他在電視臺的小日子那叫一個滋潤,自打歐陽欣來了,端的是要多苦逼有多苦逼。

收拾了下心情,葉天生提起精神,趕緊到附近的花店買了一束鮮花,準備去給自己的女朋友高小艷一個驚喜。

高小艷在縣農行工作,是農行的一朵花,多才多藝,人長得又漂亮,在電視臺和農行的一次活動中,葉天生認識了高小艷,經過長時間的猛烈攻勢,葉天生總算是在昨天把高小艷給拿下了,兩人正式確定了戀愛關系。

電視臺離農行不遠,葉天生騎著自己的小電驢過去。

葉天生原本晚上是約了高小艷一起吃飯的,高小艷卻是回信息跟她說晚上要加班,晚點才有空,葉天生尋思著兩人剛確定戀愛關系,怎么說也得來獻一下殷勤,所以買束鮮花屁顛屁顛的過來。

縣農行自己建了一棟辦公大樓,除了自用的幾層,其他也租給別人辦公用。

葉天生熟門熟路的來到三樓,這是農行的辦公區,他之前在追求高小艷,農行的員工也有不少認識他的,一看到他捧了一束鮮花,一名男員工登時嚯了一聲,“葉哥,這是準備對小艷同志使大招呢?”

“那當然。”葉天生咧嘴一笑,心說老子都已經把你們的行花給拿下了,還用得著使大招嗎。

“小艷呢。”葉天生瞅了辦公室一眼,沒看到高小艷的身影。

“在我們行長辦公室呢。”男子微微一笑,笑容帶著些莫名的意味。

“是嘛,那我等她出來。”葉天生坐在高小艷的辦公位置上等著,感覺男子的笑容有些猥瑣,也沒多想。

葉天生等了一會,便有些坐不住,他本就是生性好動的人,干坐一會便覺得渾身不自在。

這會早就過了下班時間,辦公區里除了三兩加班的人,也空蕩蕩的,至于那些行長副行長的領導辦公室,門都緊閉著,估計行長們下班比誰走得都快。

葉天生站起來閑逛了一下,不知不覺就晃悠到了行長辦公室外。

知道高小艷在里面,葉天生不由嘀咕了起來,心說這下班時間,一個大行長找高小艷這個綜合辦公室的文員干嘛。

在門外站了一會,葉天生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尼瑪,里頭隱隱約約傳來的聲音怎么有點那啥?

偷聽了一會墻角,葉天生臉漸漸綠了!

草!葉天生怒發沖冠,朝門一腳猛踹。

門從里面反鎖著,沒人想到葉天生竟能一腳把門踹崩了,連門板都裂開了,這得多大的勁啊!

里頭的人被這突然一聲巨響嚇得不輕,待看到葉天生時,女子的尖叫響了起來。

馬勒戈壁!葉天生看到眼前的場面果真如自己想象的那般時,氣得差點吐血,只見高小艷衣衫半解的坐在一名中年男子大腿上,兩人竟然在干那事。

狠狠的瞪著高小艷,葉天生睚眥目裂。

時間過了不知道多久,好似一剎那,又好像過了漫長的時間,葉天生看著手慢腳亂穿衣服的一對狗男女,本想打人的他,突然自嘲一笑,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門外,剛剛和葉天生打招呼的男子目瞪口呆的看著葉天生,他著實沒想到葉天生會那么生猛。

葉天生沒和對方說話,徑直離開,他這會總算是明白對方剛剛那莫名的笑容是什么意思。

葉天生走到樓下,人剛坐到自己的小電驢上,高小艷就追了出來,“天生,你聽我解釋?”

“聽你解釋?你想解釋什么?解釋你怎么坐到你們行長大腿上,積極配合他行茍且之事,取悅他是嗎?”葉天生嘲諷的看著高小艷,就當自己眼瞎了,碰到這么一個綠茶婊。

高小艷沒想到葉天生會這么說,一下子呆住,臉色漲得通紅。

正文 第2章路見不平

兩人就這么對視著,高小艷慢慢的惱羞成怒起來,“葉天生,你有什么資格說我,咱們不過是剛確定戀愛關系,老娘都還沒跟你結婚,你以為你是我什么人?”

“你……”葉天生好懸沒氣暈過去,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女人。

“行,你牛,咱倆拜拜了,再見,不,再也不見。”葉天生冷笑了一聲,眼不見為凈,他這會連對方的臉都不想看到,以前覺得這張臉很漂亮,現在覺得惡心得很。

“不見就不見,你以為老娘稀罕你?就你這條件,我能答應做你女朋友你就該燒高香了,你還想怎樣?我跟行長那樣,還不是為了工作順利一點,日后要是能提拔成行里的領導,咱們日子也能過得舒服一點不是,要不然你讓我跟你天天坐著小電驢吹西北風?”高小艷看著葉天生的電動車,譏諷道。

“沒見過把自己的下賤和無恥說得這么高尚和冠冕堂皇的。”葉天生氣得一笑,也懶得再跟高小艷廢話,自己之前怎么就眼瞎追求這么一個女人,還花了那么多心思。

“你滾吧,滾得越遠越好,老娘有的是資本找更好的。”高小艷沖著葉天生的背影喊道。

葉天生騎著電動車離開,心里頭憋屈的他,也不知道這會該上哪去,漫無目的的在街上轉悠著,不知不覺,葉天生就來到了師兄王懷江住的地方。

師兄王懷江正好在家里準備做晚飯,看到葉天生過來,王懷江笑道,“你小子過來蹭晚飯不成。”

“嫂子還沒回來嗎。”葉天生瞅了一眼屋里,悶悶的問道。

“接孩子放學去了,順道去超市買菜。”王懷江隨口答著,一邊讓葉天生進來,“天生,你先坐會,我去炒菜,待會可以吃了。”

“師兄,別炒了,出去吃吧,喝兩杯。”葉天生道。

王懷江愣了一下,轉頭看了葉天生一眼,他和葉天生兩人都是孤兒,從小被師父撫養長大,不是兄弟勝似兄弟,對葉天生的了解,王懷江比誰都深,這會看到葉天生的樣子,王懷江一下子猜到這個小師弟遇到事了。

“行,那我給你嫂子打個電話,你先等等。”王懷江爽快的應下。

給妻子打了個電話,讓其回來自個做菜,王懷江便和葉天生一塊出門。

兩人來到街道附近的一處大排檔,點了幾道下酒菜和一箱啤酒,王懷江笑道,“天生,你咋了,看你無精打采的。”

“師兄,你說現在的人咋都這么現實呢,特別是女的,找個男人都非得要求什么有房有車,難道感情就真的需要這么物質?”葉天生撇嘴道。

“你小子是追求那高小艷碰壁了不成?”王懷江聽到葉天生的話,一下子明白了過來,他知道葉天生追求高小艷的事,但不知道葉天生昨晚已經正式把高小艷追到手了,這會以為葉天生被拒絕了,安慰道,“天生,這天底下的好女人多得是,也不是每個女的都那么現實,高小艷人長得漂亮,條件好,對物質要求高也正常,你也別一棵樹上吊死,最近我們局里新招錄了幾個大學生,我瞅著一個女的挺不錯,要不是看到你在追求高小艷,早就想給你介紹了。”

“師兄,我可沒說自個要一棵樹上吊死,你想多了。”葉天生笑嘻嘻的說道,高小艷的事,他自個都覺得惡心,也不想和王懷江,說了都臟了自己的口。

“那你小子還病懨懨的。”王懷江笑罵道。

“我這不是提不起精神嘛。”葉天生無奈的笑笑,他和高小艷昨天才確定關系,其實也還沒算真正的談起戀愛,所以這次的事情雖然對葉天生有些打擊,但要說讓他傷心欲絕也不至于,男子漢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葉天生犯不著為了一個女人要死要活的,只不過感情的打擊以及工作的不順倒是讓葉天生突然覺得日子過得很沒意思。

飯菜陸續上來,酒也拎了過來,葉天生打開酒瓶就和王懷江干了一杯。

“師兄,你說師父從小讓咱們辛辛苦苦練武有什么用?這是現代社會,隨便一顆子彈都能要人命,這武功練得再高又能咋的?對咱們工作生活一點幫助都沒有。”葉天生抱怨道。
英超和西甲转播